倪海厦-《伤寒论》第8集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上篇(三三-三五)

倪海厦-《伤寒论》第8集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上篇(三三-三五)

00:00
22:47

  甘草干姜汤,炙甘草四两炙,干姜二两,所以炙甘草的剂量会大于干姜的剂量。芍药甘草汤,芍药跟甘草的剂量是相等,这是我们很有名的让脚的静脉血液循环回来。你们做太太的现在知道了,很多妈妈都是牺牲嘛,生完小孩以后很多人都要静脉瘤。你如果静脉瘤去找西医,西医说正常啊,静脉瘤也没什么好药嘛。那你们呢就可以多吃芍药甘草汤,剂量加重。你说重到什么程度?我曾经治过一个太太,刚开始呢,我们白芍八钱,炙甘草八钱,就两味药哦,就这两味药。吃下去的时候,没有感觉。吃一个礼拜没感觉。再来,把它变成一两一两,吃完一天,第二天就打电话来,“额,吃了这药后为什么会头昏?”中医里面呢,“药不瞑眩疾弗瘳(chōu)”,你吃了药以后如果没有产生瞑眩的时候,病不会好。在经方的时候常常瞑眩。对症,你只要是对症,都会头昏。比如你开桂枝汤,开得非常好,这个人就是桂枝汤。你一剂桂枝汤下去他就头昏,他是麻黄汤证,你一剂下去他就头昏。大青龙汤,你一剂下去他就头昏,所以病人一头昏你就知道她对症了。所以常常开处方,有病人说,奇怪,为什么找那个医生?一吃他的药就会头昏。高手啊。高手才会这样子啊。剂量抓得很准,一下去就头昏。我因为常常有病人打电话来,我就写一个“说明”挂在门上,你吃了药会有这种情形,你不要打电话来。因为他们常常都头昏。刚开始不会,经验多了一看就知道剂量用多少。那你不加其他的药,就这两味药,你用到一两的时候,头昏,到此为止。你知道那个太太多厉害,头一天吃完药,那个静脉,昏眩一下嘛,第二天早上整个静脉瘤消掉大概九成看不到。静脉很粗啊,手指头那么粗啊,九成看不到啦。高兴死了,马上穿迷你裙啦,药还没吃完啦,穿迷你裙啦。为什么给你看?因为她十几年没有穿迷你裙了。好开心了,就一剂而已。你看这经方的剂量用得好的话,效果就到这种程度。
  那你想想看,西医把那静脉血管开刀哦,把那静脉血抽出来再接起来,还会长回来。吃吃看这个。我们还没有听说过吃很多白芍死掉了。还没有。
  调胃承气汤。调胃承气呢,大黄,炙甘草,芒硝,这个“巾”是错的,是这个斤两的“斤”。这个大黄四两芒硝半斤,“那么多?”你不要开“芒硝半斤”哈,现在都不得了,药房都吓死了。一般来说,我们是这样做,炙甘草两钱,大黄四钱,芒硝两钱,这个大黄呢,注意看,“清酒洗”,酒洗。中药里面,在《神农本草经》里面,开宗明义在讲炮制法的时候,只要用酒清洗过以后,酒制过以后呢都是取它的升提。升提的功能。同样的,你如果是生大黄用的时候,吃下去你就拉肚子排掉了。为了要让药清在这个部分,今天我们很确定胃里面有食物,正在消化嘛,结果你医生开错处方了,一开开到发表的药,对不对?他的食物还在这边(堵在中焦的肠子里面),被你用发表的药,结果食物就堵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们会用到调胃承气。为了要把药设计得很好,把药停在这个位置,把这个地方清掉而不会去清掉小肠大肠,所以才会用清酒去洗它。不然的话,大黄又有个外号,叫做川军啦,那个四川的大黄很有名嘛,为什么叫军,将军嘛,如果不用酒炮制一下,“噗”,一下就到大肠去了。吃完马上就去上厕所。用酒炮制一下。那芒硝呢一般来说我们都是生用。芒硝两钱分两包,你如果把芒硝放到汤锅里面去煮,跟那大黄甘草一起煮,煮完了芒硝也就没有了。芒硝就从此消失了。所以芒硝是不能放进去煮的,芒硝是生用。生用的时候有两种生用,一种是煮完以后还有一点点火在那边,汤还在滚,把芒硝倒进去,让芒硝化掉,消失在里面,马上关火。还有一种是芒硝直接放到药碗里面去然后汤直接倒进去让它化掉,倒下去以后让它化掉以后喝掉,那是生用啊,取它的迅捷。迅速。我们有时候要排大便,赶快第把它排掉,我们会用这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稍微缓一点,就是在汤药还在滚的还是把芒硝倒下去再关火,让他烧一下。还有一种,这里呢,诸位看,先煮取一升,再去滓,把那个残渣去掉以后,芒硝放进去煮一下,就是不要那么快,就再煮一下,你不要煮太久了啊。三味药,大黄跟甘草,水三碗煮成一碗的,这个时候如果芒硝下去煮就没有了。芒硝是时候稍微煮一下。
  为什么要用芒硝?我们大便很干很硬的时候,芒硝呢是要攻坚的,攻坚。所以张仲景,我们在研究《神农本草》的时候,如果大便很干很燥矢,宿便很硬的时候,你光是大黄下去,清不出来的。病人像排,排不出来,因为大便有时候拳头那么大,那肛门很小啊,排不出来。这个时候就要靠芒硝,芒硝能够软坚的。如果生用的话,你这样子想哈,芒硝好像马铃薯切片,所以你如果加了芒硝下去以后,燥矢大便,排出来以后像马铃薯一样,一片一片排出来。芒硝就是这样的功能,非常的利。那如果说没有加芒硝,就光用大黄,像我们在小承气,小承气里面就没有芒硝,大承气有芒硝。如果事情发生在你岳母身上,那你岳母呢明明是大承气汤症,必须要芒硝把大便宿食清出来,结果你很担心她,开错处方,心里很慌,越慌就越错,你开成小承气,没有芒硝在里面,你岳母吃下去以后就感觉很想上厕所又上不出来,一整天就坐在那边马桶上骂你,这个庸医真坏哈。就是你芒硝没有加进去。所以下手的时候,明确地知道他要我什么的时候哈,你就下重手,一剂就让他出来。不然他很痛啊,如果发生在你岳母身上你就好看。别人也就罢了。所以要确定知道他的功能是什么。
  经方就是一个症一个处方。你这边看到的这个条辨用的调胃承气汤,用的芍药甘草汤,用的甘草干姜汤,就误用桂枝汤产生的病变,是我们去弥补它的一个措施。从这里弥补它的措施里面,我们也体会到它还有其它的功能在里面。
  诸位现在回头,我们看三十三条辨。


## 三三: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
  如果说你遇到一个病人,医生呢误诊,他这个是不应该要发汗的发表的,结果呢重剂下去发汗,他津液伤到啦。他开得很重。不该用麻黄汤,不该用桂枝汤,不该用发表的药,结果误用发表的药,病人津液丧失掉。然后呢还不够,再加烧针。我们烧过以后红的针再刺下去,好像要杀人。医生呢认为他需要嘛,就把他扎。那冬天的时候,我们有燔针,烧过的针,最有名的是我们治疗脓疡,化脓的时候,那很深啦,化脓很深,针灸直接扎进去,去脓效果很好,化脓。结果这个人呢重发汗,发完汗又给人家烧针,结果呢津液丧失太多,就是四逆汤。
  四逆汤呢,手脚冰冷,从手指头冰到手肘,从脚趾头冰到膝盖的时候,就要靠四逆汤。这样就区分开来了哈。
  所以我们后面有当归四逆汤,很多四逆汤出来,那定义,四逆的定义一定要知道。
  四逆汤的处方呢在这一页,炙甘草,干姜,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真正我们在救逆的时候,附子是生用。诸位读《伤寒论》的时候看到很多地方都是生用生用生用,到近代以后就熟用熟用熟用,再近代的时候,熟用到一片。怕死的话就加一片下去。一片附子,那干嘛,塞牙缝啊?那个温病派的来一片。怕出事嘛,越来越胆小。
  附子生用,你们现在进口的时候,一种生用是你完全没有炮制过,你拿起来就是一个附子,里面水分是不是很多?那就比较重。所以我们不能说一个,再来做剂量。我们现在拿到手上都是干过,烘干过的,红干过它还是中药哦,根本没有炮制过的,那里面水分没有了,是不是比较轻?所以我们说一个一枚。所以你不要说几钱什么的,一枚。我过去丈量过,那生的附子很大一枚,跟我拳头一样,我自己在生的去丈量过,大概就是5钱啦,如果水分干掉以后、晒干以后就变成3钱了。这是我们临床上的经验。
  过去呢,这是生附子嘛,很毒,不敢用。其实呢,生附子非常好用的。最主要人们抱怨呢,历代的经验抱怨就是吃了以后咳嗽不止,就说这个有毒,不好。实际上原因是生附子表面上纤维很多,好像芋头煮烂了,芋头煮烂了那个毛起来跑到表面上,结果一看四逆汤上面黑黑一层毛,那你一喝下去那个毛吞不下去啊,沾在喉咙上,粘黏在那边,一直咳嗽,很痒嘛。就说它有毒。所以我们用生附子的时候,一种情形就是,如果你没有干燥过,我们都是用棉布跟石膏一样,用棉布给他包起来。棉布包起来的时候,你煮的时候再怎么烂,那棉布包裹住那纤维也不会出来。生附子。
  生附子跟炮附子的区别,不一样。生附子呢针对里寒,去里寒的。炮附子专治表虚。所以呢,这个人表虚了以后,毛孔打开来了,汗流不止,脱水了对不对?炮附子一下去,一下汗就收掉了。这个时候“老师,我用生附子下去”,汗还是在流,因为生附子它不走表。里寒出现的时候,我们用生附子下去。所以病人在怕冷的时候,比如说,开完刀以后,或者是意外车祸,病人失血的是会怕冷,里寒的时候,我们用炮附子(口误,生附子)下去,让阳来回头。所以,生附子在救逆。基本上简单讲就是这样。后面很多地方要用生附,包括以后我们治疗癌症的时候也会用到生附子。这里呢,救逆的时候,我们用生附子,这里是三钱,如果是生用的,完全没有经过炮制的,直接田里面采起来,一颗丢下去就好了,那你给它破开来,用棉布袋扎起来就可以煮。
  那吃的时候呢,你看,大附子一枚。喝的时候,并不是一剂就喝下去,三味药,水三升,微火煮取一升,两碗去滓,分温再服。
  那这个汤剂煮完了以后,你有两碗在这边,你喝下去,喝到生附子以后,嘴唇舌头会麻,这是中毒的现象,的确是中毒的现象。当你病人需要的时候,这个毒是补药。诸位不要怕。我的病人常常吃到嘴巴都麻了,我问他好不好,好舒服,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现在会用生附子的人不多,所以中医啊就是一直往下走。我们后面经方里面呢用了生附子很多很奥妙的地方,都是我临床的经验,以后我会慢慢教给诸位。
  所以说,这是第一个,四逆汤出现的时候,手脚冰冷,因为发汗太过,病人里面非常的冷,里阳要绝了,我们用生附子,要回阳。这个四逆汤呢我们又可以称为回阳汤。后面会介绍到麻黄汤,麻黄汤又叫返魂汤,魂没了要给你救回来。所以我们经方有很多的处方名称起得很妙哈。


## 三四:问曰:证象“阳旦”,按法治之而增剧,厥逆,咽中干,项胫拘急而谵语。师言夜半手足当温。两脚当伸。后如师言,何以知此?


  答曰:寸口脉浮而大,浮则为风大则为虚风则生温热虚则两胫挛病证象 “桂枝”;因未加 “附子”参其间,增 “桂”令汗出亡阳故也,厥逆,咽中干,烦躁, “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 “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两足当温,胫尚微拘急,重与 “芍药甘草汤”,尔乃胫伸,以 “承气汤”微溏,则止其谵语,故病可愈。
  症象“阳旦”,讲的就是桂枝汤症。
  看起来好像桂枝汤症,然后你按照桂枝汤的方法啦太阳证的方法给他桂枝汤,越吃病人越坏,症状加严重了,厥逆,手脚冰冷,咽中干。这个厥逆是手脚冰冷哈。四逆是到手肘这边,有一点差异。喉咙里面干,代表说津液都手上啦,他因为你发表发太过了嘛。不应该发表的,结果脚痉,抽筋,而且讲话会乱讲话,就知道那个燥矢宿食堵在肠子里面,大便堵在里面会有谵语的现象。张仲景说这个人呢,如果手足当温,手足温度回来了,虽然你误治了,但是手足半夜温度回来了,他脚能伸起来,不拘挛了。
  为什么这样子呢?他说寸口脉浮大,就是阳脉,浮而大,浮则为风。诸位记不记得刚开始我们就介绍,我们是以浮沉迟数为四大主脉。浮、沉、迟、数这四个脉为主要的脉,其他的脉,当你出现寸脉是浮而且大的时候,浮、大、数、滑、动脉,脉又动得很厉害,这些都是属于阳脉。浮脉呢就是阳脉,阳脉又出现阳脉,是重阳的脉。阳重在一起,重阳脉。
  浮呢是风,大则为虚,这个重阳脉出现的时候,我们要很快很迅速把阳去掉,不然的话阳太过会亡阳。
  那病症象“桂枝”,因为你未加“附子”其间,增“桂”令汗出亡阳故也厥逆,咽中干,烦躁, “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 “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这个条辨呢,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什么时候用甘草干姜汤,什么时候用芍药甘草汤。什么时候用调胃承气汤。这个地方的承气汤就是调胃承气汤。所以这个条辨跟刚刚是相类似的。一种是阳气自己会回复,病人会自己恢复过来;一种是你用药物协助他恢复回来。


## 三五:“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


  我们太阳病呢在《伤寒论》分三种,第一个中风,第二个伤寒,第三个叫做温病。第一个中风介绍了,伤寒还没有到,葛根汤呢,最主要是张仲景设计葛根汤的目的,其实就是治疗温病的。温病派呢他不知道葛根汤是治疗温病的主力处方,所以他们出来,温病派说张仲景没有治疗温病的处方。我们《难经》里面本来就有提到温病。说你北方是冷的,你不晓得南方有温病。所以用这个理由,伤寒论就不去研究他。实际上,张仲景呢,有写到温病。温病不是说南方,而是一种病证。管你在哪里,反正温病就是温病,是一个症状。用葛根汤来治疗它。
  那我们如何使用葛根汤?什么时机?为什么要用葛根汤?这一条的重点是我们对葛根汤的想法是什么?

以上内容来自专辑
用户评论
  • 116阳

    为什么后面时间那么段

    蚩萸山人 回复 @116阳: 每一集长度都不一样

  • 听友371921653

    传播正能量,功德无量!

    蚩萸山人 回复 @听友371921653: 感恩倪师大爱大能,感谢您的学习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