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海厦-《伤寒论》第6集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上篇(二七-三十)

倪海厦-《伤寒论》第6集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上篇(二七-三十)

00:00
28:23

  这里还有个重点,“身必痒”。为什么?因为他不能得小汗出。我们这里那个小管子给诸位作一个例子。如果我今天把这个吸管放到水里面去,我手指头呢按住这个吸管的头,拿起来,水是不是在吸管里面?如果我手指一放开,水就往下出来啦。因为这个物理的原则是这个样子。中药为什么要发表?你一发表的时候,毛孔一开,小便就排出来了。所以,我们很多的利尿剂,不管病人是水肿,排不出来的时候,我们用发汗的方法。你要去发汗,一定药性很热才会发汗。药如果不热,汗怎么会出得来。那我们药有层次上的热,比如我们用到最热的药,比如说,硫磺,很热很热,对不对?“硫磺有毒”,其实硫磺没有毒啊,因为它很热。吃下去很热。你如果没事你吃个硫磺看看,吃完以后你就穿内裤往街上跑,你去裸奔哦。你跑到街上去你不冷啊,天气再冷你不冷啊,因为硫磺很热。所以说,过去我们用硫磺来消水肿,速度很快啊。病人水肿很厉害,一剂下去水整个消掉了,就消掉了。当然,没有必要用那么强。“老师,这只是一个小问题嘛,不需要用到那么强。”我们用中热的药,温性的药,像麻黄呢,辛甘,是温性的药。那吃下去了以后,麻黄桂枝各半汤,我们力量把他发一点表汗,得小汗。小汗一出来以后,小便就排出来了。这是为什么用这个处方,主要的依据呢,就是“身必痒”。汗呢,药发下去的时候,我们要把他汗发出来,有的时候药汗,药没有办法把汗完全透发出来的时候,这个汗已经到了皮肤表面,又没有办法离开皮肤表面,停在皮肤下面的时候,这个时候皮肤,全身就会痒。
  那你当医生的,很简单,你就看他,“老师,这个人皮肤也会痒啊?这个怎么区分?”你把他皮肤拿来看啊,皮肤都好好的啊,他没有什么皮肤病啊,他会痒就是汗没有透发。这个时候我们用桂枝麻黄各半汤,让他发一下汗就好了。
  诸位看这个处方,也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这个桂枝一两十六铢,这个铢,桂枝一颗一颗的,也是一个单位,我猜以前的“钱啊,克啊,”现在的“公分啊,厘啊”,诸如此类的,可能是一两,不是足足二两就对了。但桂枝和麻黄是一样的量。麻黄一两去节。麻黄为什么要去节?麻黄呢长得像竹子一样,一节一节的。诸位如果看到原状的麻黄。麻黄长得就是这样子,一节一节的(如图)。我们采用麻黄的时候,我们把节剪掉,只留茎。因为麻黄的节呢,这个节是止汗的。麻黄的节功能是止汗的。麻黄的身才是发汗的。最主要是桂枝和麻黄的量是相等的。
  如果你把麻黄、杏仁、桂枝、甘草这四味药放在一起的时候,这就是我们后面会介绍到的麻黄汤。那桂枝、白芍、生姜、甘草、红枣,这就是我们的桂枝汤。桂枝麻黄各半汤呢就是桂枝汤里面加上麻黄跟杏仁,就已经是桂枝麻黄各半汤。所谓各半,就是桂枝、麻黄的剂量相等。可能张仲景当年就已经发现安啡他命了,把麻黄先煮一下,把麻黄上面去掉沫,泡末要去掉,这个很毒,人吃了会很亢奋。(沫)这个去掉以后把其它药放进去煮。所以麻黄,一般来说,张仲景在用的时候一定先煮麻黄,煮过以后,去掉一些药沫,再把其它药放进去煮。你看他写的,“煮取一升八合,”把残渣去掉以后,“温服六合”。一升八合就是十八合,六合就是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我们煮成的话,分成三碗来喝。所以我们常常在使用的时候,都用三碗。
  为什么用三碗?我最常用的是九碗煮成三碗。因为三碗的时候,有个好处在哪里?你九碗下去煮的时候,你一次把它煮完,剂量开得比较大,一次煮完的时候,第一个,你省了很多时间嘛;同样是煮,对不对?第二个,你花多一点时间煮的时候,药力比较强在里面。所以我常常,我们习惯留三碗下来。先喝一碗。治内科病的时候,我们让他早上一碗,晚上一碗,另外一碗呢,隔天再喝。那如果是治表证,我们让他发汗的时候,三小时一碗。你吃第一碗没有出汗的时候,隔三小时再喝第二碗,吃了第二碗还没有发汗,隔三小时再喝第三碗。一般来说,严重的话,第二碗就发汗了。剂量的时候,剂量你开的时候,比如说你看这个人,你不敢开,你桂枝开两钱,你芍药开两钱,生姜两片啊,你煮完以后给他吃,你煮成三碗给他喝,他喝完三碗一点汗都没有,代表你的剂量太轻了。太轻了,你就要加重上去。一般来说,我是不客气啦,因为我知道流汗流太多,加点炮附子就把你救回来了啊。五钱,桂枝白芍五钱,因为五钱你煮成三碗的话,你一碗也就一钱多嘛,喝了第一碗流汗了,第二碗就不用喝了。从来没有说喝了出事。至于刚刚那个酒客病,有没有?酒客病如果得到的时候,可以加一些药在里面保护胃,即使你桂枝汤下去,都不会造成病人会有吐血的现象。吐家也不会。
  在桂枝二麻黄一汤我们会得到一个心得:就是这个“汗”。这个“汗”啦非常重要。我们在治病上面我举例给你听,比如说我们治疗肾脏病,肾脏病的时候,中医是肾是水,肝是木,五运嘛,心是火,当我们治疗肾水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治疗心火,再去治疗肺金,然后肾的功能就慢慢就会回复。这是我们治肾。对不对?张仲景说,肝有病的时候我们先去治脾,对不对?再去治肾,然后肝的功能就会恢复。张仲景说“以此类推”,我们就以此类推嘛。我们治疗肾脏,我们先去治疗心脏,再去治肺脏,肾的功能就会回来。我们身上的汗是“心之液”当心脏功能正常的时候,我们从病人排汗与否来判断病人的心脏功能好不好。所以,肾脏有病的人你问他,他不会流汗。他再运动再走,当然他没有办法走十公里,病人已经很虚了嘛,走了一mile两mile一点汗都没有。运动天气再热就是不出汗,代表他心脏功能没有恢复。我们这个汗很重要。所以正常人(运动)一定会流汗。那看你的情形啦,不是说坐在那边没事干看电视猛地流汗,流的什么汗,那是虚汗。一定是运动之后才会流汗。


## 二七:“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


  太阳证这第二十七个条辨,太阳证,你给他桂枝汤吃下去,结果呢,并没有完全好,病人烦躁,病还在那边。这个时候,我们用针灸,刺他的风池风府,回头再给桂枝汤,他就好了。为什么?这个针灸啊,它可以通关活络。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这是太阳症的一种特殊情形。
  一般来说我们吃桂枝汤就解掉了。桂枝汤下去的时候,病人反烦不解,代表说还是有风池风府,这(风池风府)是人风进来的地方,代表说桂枝汤下去的时候,也不是说药力不够强,而是病人还有其他的问题在那边。那你脖子这地方呢是受风寒最严重的地方,汗水很多,身上流汗了啊,但是还没有好。这个时候我们知道是汗水停在风池风府,以为这个就是风进来的地方,我们下针以后这个部位(风池风府的功能)就会完全恢复。
  这个条辨讲的就是说,病人其他身体的症状恶风啊都好了,还是有一点点没有完全去除掉,大部分都好了还有一点根留在这边的时候,(只有烦不解的)这个时候,我们就针他的风池风府。
  这个条辨就是告诉你,风池风府就是我们受风的地方。
  所以诸位呢,以后去哪里风很大的地方,脖子要遮好。脖子要盖好。


## 二八:服桂枝汤,不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如疟,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如果吃桂枝汤没有出汗,脉反而变洪大的,再给桂枝汤。如果出现忽冷忽热,隔日再发,汗出必解。“桂枝二麻黄一”。诸位,如果说当你看到,桂枝汤,桂枝用到、二麻黄用到一的时候,桂枝的剂量比麻黄的剂量多的时候,一定病人是热多寒少。病人感到冷的时间比较短,可能十分钟五分钟,病人冷的现象就没了,可是病人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在发热。
  所以二十八条出现病人感觉热多寒少的时候,诸位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同样的当病人出现热很多很多寒只有一点的时候,麻黄就减量,桂枝就增加。就在这样你可以自己调整的意思。
  桂枝量会比麻黄加重,桂枝一两十七铢,我们用三钱来说的话,白芍也是两钱,白芍的量比桂枝少一点,麻黄把它当做一钱,三二一的比例,杏仁是三钱。平常我开这个处方的时候,桂枝三,白芍二,麻黄是一钱。如果说桂枝和白芍是等量这个可以,不必说斤斤计较。因为这个处方呢用的时间不多。但是你要知道。
  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是在中风和伤寒同时有的现象出现的时候,我们才会使用它。剂量和大小,诸位可以做调整。
  张仲景原则就是桂枝麻黄各半或者桂枝二麻黄一,并没有桂枝三麻黄一这种现象。
  这边一样,只要用到麻黄的时候,麻黄先煮一下。桂枝二麻黄一汤方:桂枝一两十七铢,芍药一两六铢,麻黄十六铢去节,生姜一两六铢,杏仁二十六个去皮尖及双仁,甘草一两二铢,大枣五枚劈;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


## 二九: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伤寒论》呢第二十九条,如果在太阳症没有治好的时候,病会进入阳明。进入阳明的时候分两种,第一种呢,诸位记得,逆行是病态,如果是顺气,六气是顺的话正常,是常态。现在他倒着走。当太阳证它没有好的时候,一种可能就是进入阳明,还有一种可能是进入少阳。进入少阳以后呢,少阳在这边,才会有机会进入进入太阴、少阴和厥阴。
  如果进入阳明的时候后会分两种情形:一种我们称为白虎,一种我们称为承气。这个承气跟白虎呢,阳明症有两种情形,一种是热在经上面,一种是热在腑上面。不管是哪一种,阳明症的基本上的大原则是“但热不寒。”在阳明症的时候只出现热症,完全没有寒症。所以你看到病人一派热症。
  你问他,口渴不渴?“渴”。你想喝热水还是冷水,“我喝最冰的”。热症。经热。如果是腑热,腑热讲的就是承气,就是大便堵到了。当然我们有大小承气啊,有调胃承气,很多。阳明证分的这两种。如果是病人出现纯热症的时候,病人出现大渴、燥渴、壮热,很热,发高烧,津液不够,喝水一直喝,小便一直排,没有办法止渴。这是阳明的经热。
  腑热呢,就是讲的肠胃里面的便秘,堵到了。
  不管是经热还是腑热,我们治这个(阳明)无死症。应该不会死人的。现在有人死啊,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样用白虎也不知道怎么样用承气,死掉了,可以不死的,你知道吧?没有死证才对。
  如果遇到经热的话,就是白虎,白虎讲的就是石膏。腑热讲的就是承气。我们后面等到介绍大小承气啊,怎么样辨证?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用大承气?什么时候用小承气?这里还没有提到。
  这里的处方呢,如果吃桂枝汤,大汗出了以后呢,“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病人原来是太阳中风,吃了桂枝汤。吃完以后呢汗发太多变成了白虎汤症,不是这样子。
  而是说刚好六天走完,你正在吃桂枝汤的时候,病已经转入白虎了。转入白虎汤症的时候你还没有发现到,病人桂枝汤喝下去啦,还是出现白虎汤症。只是说病人桂枝汤吃得太慢了而已,并不是说你医生的处方开坏了。而是病人来的时候正在转变白虎汤症的时候碰到你,处方桂枝汤下去的时候,第二天病人已经变成白虎汤症了。所以桂枝汤你喝多了即使你流汗流多了也不会变成白虎汤症。你流汗流多了里面里虚的时候,我们加点炮附子就好了啊。
  如果说主症状是大烦渴不止,脉还洪大。如果说你看到有人呢跑来,“老师你看大烦渴不解,喝水喝了半天还不能止渴”,是不是像糖尿病?就是糖尿病啊。
  渴症的时候,我在开石膏的时候,我起价就是一两,谁给你五钱啦三钱啦八钱啦,那五钱三钱八钱都是刷牙漱口的,根本止不了渴。一开就是上两,我讲的是我们用到白虎的时候。为什么要用大剂量的?因为它是去热。你在去热的时候,我们会用白虎汤的时候,病人有壮热,壮热的时候有时候病人烧得很厉害,有的时候小孩子发烧病人发烧你去看他,他全身烫喝冷水,盖到被子不放,恶寒啦,这不是白虎汤症啦。所谓恶热,壮热得把被子都踢掉,盖东西,全部都呈现一派热症,才是白虎汤症。你如果给他被子盖上去他开始踢啊怎么样,确定是白虎汤,你可以再试一下。有时候病人不讲话啦,高热病人会谵语,胡言乱语讲不清楚,那你问他又问不出来,你可以看他的动作就可以知道。我们中医一个“望”不只是要看他的颜色,也是要看他的动作,COMMEN SENSE。已经在踢被子了, 被子都盖不住,你还在说“你怕冷吗?”你还在问这个问题,对不对?“老师,我已经告诉你了已经回答了你了,”已经在踢被子了。
  白虎汤里面呢,诸位看白虎汤的处方,白虎加人参汤呢,里面有知母、石膏、甘草、粳米,这个石膏呢我们为什么要用棉布把包起来,因为石膏呢白粉一样煮起来黏答答的,好像那个石灰弄一点水,黏哒哒,汤药都倒不出来,因为很粘稠。你用棉布把石膏包起来以后煮出来的汤才会稀。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为什么要用粳米?我一再跟诸位讲,在中医的观念里面,中医呢认为说,饮水入胃,水到了胃里面以后,胃里面的火(热)就会把水汽化掉,因为你喝的是水。如果是食物入胃,胃咀嚼以后呢到小肠去,小肠是火啊,本来就相火,所以小肠会把食物消化掉,食物的残渣再进入大肠,大肠里面有水和残渣,小肠是火在下面烧,水在上面走。这个水汽化以后回到肺里面,这个水才能够止渴。
  这个白虎汤跟白虎人参汤,什么时候用到人参?这个处方里面有人参哈。诸位看这个图,饮食入胃以后到了小肠,小肠把它消化以后,只有食物里的残渣跟水进入大肠,小肠的火在下面烧,大肠的水在上面,所以汽化掉。所以中医在这点跟西医是一样的,西医说大肠把水吸收掉,只是中医认为说大肠没有那么聪明嘛,大肠那么厉害?光吸收水不吸收残渣?为什么?原因就是火在下面烧。所以水是汽化的,中医讲气。汽化上去以后从大肠进入肺,再从肺到我们的皮肤表面到我们的喉咙,津液就回头。所以说,后面的说,你看他在处方的时候,张仲景在用白虎汤的时候有加这个粳米,就是糯米,甜的这个米,这个好像是煮稀饭一样,有食物在里面。食物在里面的时候,这个才会进入我们的循环系统。所以你只是口渴去喝水的话,就没有办法把口渴止掉。喝下去就汽化掉,喝下去就汽化掉,越喝,嘴巴还是渴的。
  加人参的时机呢,张仲景在经方里面用的最强的补阴的药就是人参就到顶了。最强的。会使用到人参就是病人津液伤得很重,津液伤得很重,才会用到人参。所以你看“大汗不止,大烦渴不解”,口渴不能解。这个时候我们用人参下去把津液补回去。否则平常他不会使用的。
  如果说今天我们不用人参,遇到个病人发高热发高烧,全身是但热不寒,大便很正常。我们知道他是白虎汤。你问他怕不怕冷?“不怕”,风吹到难过不难过?“不难过,风吹到脸还很舒服”。为什么?因为他很热,也没有恶寒,发高烧,大便很正常,这个时候不需要人参,光是白虎汤,一剂下去就可以把这个烧退掉。
  里面的知母呢,一般来说,这个石膏我最常使用处方的时候用一两,知母大概四钱五钱的剂量就够了,这个炙甘草两钱三钱,炙过。粳米呢你不要放太多,太多煮成干饭了,汤都吸收掉了嘛,所以这个六合你不要放六碗下去啊,差不过两钱三钱就可以了,不要太多,不要煮成干饭了那怎么吃?汤被吸收了。你看,“煮米熟汤成”去残渣,喝的是汤汁。看到没有?所以是很稀的稀饭。白虎汤用的非常多。因为石膏白色的,我们又名白虎。
  石膏胖子五到六钱,重用的时候用到一两以上,石膏若用五钱,知母用三钱。粳米一汤匙,也就是两三钱就可以,因为有粳米,所以白虎汤容易酸坏,所以一次开的份量,三碗熬一碗,每次喝每次熬,人参一二钱即可,党参可用到五六钱。
  北派有个说法: “麻不过三,桂不过五”,那是以前的药,以前的药很纯,现在的药都不纯了,所以有的时候麻黄会开到五六钱。
  麻黄是青龙,石膏是白虎,附子是玄武,大枣是朱雀,容后详述。


## 三十: “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烦躁,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宜 “桂枝二越婢一汤”主之。


  诸位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给诸位讲,《伤寒论》里面讲的阳盛和阴盛,还有亡阳和亡阴。这里讲的就是阳没有了。我们怎么知道病人阳没有了?发热恶寒,热多寒少。阳在的时候,这种热多寒少的情况是阳往外走,里面阳就不够了,所以说你看到的就是热多寒少,病人会有烦躁的现象。
  诸位记得,生病最怕就是烦躁。

以上内容来自专辑
用户评论
  • 听友370846858

    感谢倪师,感谢上传人,让大家可以学习这么精辟的中医知识

    蚩萸山人 回复 @听友370846858: 感谢您的学习支持

  • 听友494872764

    怎样能看完整的视频

    蚩萸山人 回复 @听友494872764: 可以的,私信,分享给您

  • 听友29472883

    谢谢分享

    蚩萸山人 回复 @听友29472883: 感恩倪师大爱大能,感谢您的学习支持

  • 来因福

    倪天医

    蚩萸山人 回复 @来因福: 能冠以天的都不简单

  • 听友236225451

    老师讲的太好了

    蚩萸山人 回复 @听友236225451: 感恩倪师大爱大能,感谢您的学习支持

  • 听友371921653

    学习中医,从娃娃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