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莓
 33

野草莓

00:00
08:28

野草莓

选自〈江南草木〉作者:周明

那天在山上看到了绵延一片的野草莓,在一块平地边缘,临

着一曲山溪,溪水是浅的。野草莓生长很旺,淡绿色的叶片茂密

而重叠,委地而生,看上去有些厚实,果子很招人,颜色鲜红,

绿叶红莓。典籍载,野草莓“叶有长柄,开白花,果实红色,味

酸甜”。一派丰盈的自然风情。有朋友弯着腰,一边采着野草莓,

一边往嘴里送,嘴角有草莓汁液散慢地滴落。

山坪上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诗意,自然想起了英格玛·伯

格曼的《野草莓》,是一部充满诗意的老片子。片子中反复出现

大片大片茂密的草莓地,也是在一片绵延的山坡上。那是年迈的

主人公伊萨克·伯雷在旅途中的梦幻场景,少年的乐园,有美妙

的音乐响起,还有少年时伙伴们自由的欢笑声,有初恋情人在采

摘草莓时的欢笑声。初恋情人后来不知所终,大片大片连绵的野

草莓地作为少年的乐园,成为梦幻中永远的记忆符号,留存在人

生安宁的一隅。董桥曾经在一篇文章里写

到,中年人看了英格玛·伯格曼的《野草莓》, 下半辈子会活得更宁贴。按照董桥的说法, 下半辈子的活法,似乎与少年的乐园有着不小的关联。

其实,不是所有野草莓都是可以随意

采摘食用的,乡间有一种称为蛇莓的便不

能采食。乡人认为蛇莓是蛇游过留下的毒

液而生成的,虽然看上去外形与野草莓相

似,而且生长期似乎也是相差无几,也是

近地匍匐而生。小时候听老人说,蛇莓丛中常会有蛇盘伏着,所

以农村小孩一般都会远离蛇莓。李时珍对蛇莓是这样说的:“蛇莓,

园野多有之。子赤色,极似莓子,而不堪啖。”

乡间辨别蛇莓有一套很土的办法,蛇莓的叶片显得更尖一些,

全株被细柔白毛,关键是蛇莓内中是实的,而可食的野草莓内中

是空的,能否可食,一叩即知。这种乡间习俗,也是有依据的,

古籍《草木典》中说:“蚕老时熟红于地,其中空者为蚕莓,中实极红者为蛇莓,人不啖之,恐有蛇残也。”其中写到的蚕莓,

即为可食的野草莓。李时珍还说,蛇莓“就地引细蔓,节节生根,

每枝三叶,叶有齿刻。四五月开小黄花,五出结实,鲜红状,其

根甚细。……又传食之能杀人,亦不然,止发冷涎耳。”从中知道, 也可以从色泽上辨认蛇莓和野草莓,蛇莓较野草莓的果实更为深红,蛇莓开小黄花,野草莓开的则是白花。

到朋友家聚餐,朋友的家在一块坡地的边上,知道我们这些

从城里来的人喜欢尝野味,已经采了一篮野草莓,装盘端上了桌,

满满的两盘。个虽小,形也不甚规则,较之人工培育的草莓却更

为爽口、清淡,又微甜解渴,围坐在一起,嘴角沾着野草莓汁水,

连茶水也省掉了。

朋友家屋后坡地的另一面有一条小溪流过,小溪的两边长满

了野草,野草丛中,野草莓也长得丰茂,一旁有几株松树在风中

招展着,一些老去的松树叶子在风中飘落,落在野草莓上。朋友

们掌中托着刚采下的野草莓,阳光有些白。带着野草莓回家,似

乎带回了一怀天然的山地风情。

后来,想让一位喜欢画画的朋友画一幅野草莓的画。递给他

一张照片,照片是在山上野草莓地上照的,匍匐着一地的野草莓,

果子累累而鲜红。我说,照着照片画就行。朋友照着照片很快就

画好了,看了后,感觉画得很像,简直跟摄影没什么两样,只是

看不出野草莓的那份安宁,自然也就不会有英格玛·伯格曼的《野

草莓》中的那种意味,不会有董桥所说的那份宁贴的感觉。


1条评论
  • 听你的声音很不错,可以互关交流一下吗,谢谢
    回复
    2022-08-08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