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 |江南草木之罗汉果
 40

周明 |江南草木之罗汉果

00:00
07:55

罗汉豆

选自〈江南草木〉作者:周明

祥林嫂的儿子阿毛坐在门槛kǎn上剥豆,竟被狼叼走,还是个春天的清早。这是鲁迅先生小说《祝福》中最为哀惨的一节。

那天清早,祥林嫂盛了一篮豆,叫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等到米下了锅,要蒸豆。“叫阿毛,没有应,出去门口看,只见豆撒得一地……” 阿毛坐在门槛上剥的豆,便是罗汉豆。

鲁迅在很多作品中写到了罗汉豆。《朝花夕拾》的小引中写道:“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

鲁迅在《社戏》中也写道:“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说是罗

汉豆正旺相,柴火又现成,我们可以偷一点来煮吃的。”

周作人在晚年,曾以“罗汉豆”入题作文:“豆类里边我觉

得罗汉豆最有意思,这在别处都叫蚕豆,只有我们乡下称为罗汉

豆,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我喜欢它因为吃的花样很多……”

周氏兄弟对罗汉豆一直念念不忘,可见,在越地尤其绍兴,

这种吃食甚为普遍。

叫罗汉豆的缘故,现存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豆长在荚壳里,几粒豆籽叠成一列,像是叠罗汉;一种说法是,豆剥出后,看上去活像一张罗汉的脸,圆嘟嘟,胖嘟嘟,娃娃脸,佛相,故又称佛豆。

在罗汉豆花样繁多的做法中,有一种做法最为“绍兴”。将

蚕豆放入清水中,加入茴香、桂皮和盐,用文火煮,便是茴香豆。

绍兴人特别喜爱茴香豆,把它当作四季常备的佐酒小菜。因为鲁

迅先生在《孔乙己》文中“温一碗酒,要一碟茴香豆”的描述,

茴香豆更成了扬名天下的绍兴物产。在今天的绍兴咸亨酒店,茴

香豆依然是招牌小吃。

罗汉豆吃法很多,我还是喜欢老豆晒干后,在锅中生炒。先

用旺火,将锅底烧热,倒入老豆,改用文火,不断翻动,至外壳

焦黄,出锅。这种豆做出来特别香,还是豆的本香。硬,铁一样硬,

按周作人的说法是“铁蚕豆,坚如铁石”。有咬劲,磨牙。

还有一种吃法也很不错。将罗汉豆清水煮,放些许盐,涝出

沥干,冷却后,皮发皱,是下酒上佳小菜。清爽且素心。

范寅《越谚》之“罗汉豆”条中是这样写的:“此豆扁大,

只能用菜,吴唤蚕豆。”

李时珍《本草纲目》之“蚕豆”条说:“豆荚状如老蚕,故

名。《王祯农书》谓其蚕时始熟故名,亦通。《本草纲目》中引《太平御览》云:“张骞使外国,得胡豆种归。指此也。”李时珍又说:

“蚕豆南土种之,蜀中尤多,八月下种,冬生嫩苗可茹。方茎中空。 叶状如匙头,本圆末尖,面绿背白,柔厚,一枝三叶。二月开花如蛾状,紫白色,又如豇豆花。蜀人收其子以备荒歉。”

说到罗汉豆救荒,《救荒本草》“蚕豆”条载:“今处处有

之,生田园中。苗高二尺许。茎方。其叶状类黑豆叶,而圆长光泽,纹脉竖直,色似豌豆,颇白。茎叶稍间开白花。结短角,其豆如甜子而小,色赤荏。味微甜淡。救饥:采豆煮食,炒食亦可。”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