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采其芹
 68

薄采其芹

00:00
04:26

选自〈江南草木〉作者:周明



在暮春,阳光和暖。

也是在一个暮春,秋阳被阴云遮去,与朋友去爬山,江南的

山,不高,平缓,有山溪潺潺流过。山腰有座山庄,便坐下来喝茶,主人说还可以喝酒,便喝起了主人家自己泡的杨梅酒,端上来的

几碟小菜中有两碟水芹,一碟凉拌,一碟清炒,清炒时加了些切

得很细的干丝。水芹爽口而脆,伴有山野的清香。本来就喜欢吃

水芹,三下五除二,风卷残云,两碟很快都见了底。

其实水芹还可以制成泡菜,这种吃法很古老了,陶弘景在《名

医别录》中有记载:“二三月,芹作英时,可用菹……”意思是,

早春三月间,水芹鲜嫩时,可以用来制作泡菜。元朝的王祯将此

条写进了《王氏农书》,便流传得更远。鲜嫩的水芹制成泡菜,

别有味道。

《遵生八笺》中也写到了“水芹菜”食法:“春月采取,滚

水焯过,姜醋麻油拌食,香甚。或汤内加盐焯过,晒干,或就入

茶供亦妙。”水芹晒干后入茶,又是别一种古老食法。

山庄的主人带着我们去山庄后面的山溪,溪不宽,也浅,水

边长满了野生的水芹,丛丛相挤,叶片繁密,绿色与褐色相间,

看上去有些细碎的样子。在主人的带动下,我们便学着做了一回

采芹人。水芹茎白且枝节疏长,看上去特别鲜嫩。陆游的爷爷陆

佃在《埤雅》一书中写道:“芹洁白而有节,其气芬芳……”在 清澈的山溪边,采着野生的水芹,吟着“思乐泮水,薄采其芹” 的诗句,似乎有些古意。

偶读《扬州画舫录》,知道扬州地区盛产水芹,是种植在水

田里的。“红桥至保障湖,绿扬两岸,芙蕖十里,久之湖泥淤淀, 荷田渐变而种芹。”还没有看到过十里成片的水芹,也定是一番 好看的风景。不过,在成片的水田里的采芹,似乎难有《诗经》 中“思乐泮水,薄采其芹”的意味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