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博物院 | 元七君子墨竹图:拼接的“小七”
 1.02万

试听180苏州博物院 | 元七君子墨竹图:拼接的“小七”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0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元七君子墨竹图



(局部)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上一集,咱们到六朝古都南京转了转,今天,我们要离开南京博物院,前往运河沿岸的另一座重要城市——苏州看一看。


苏州是京杭大运河上的重要城市,大运河苏州段,北起苏州和无锡交界的新安沙墩港,南至江苏、浙江两省交界处的鸭子坝,全长81.8公里,占到江南运河的40%。这里面,尤其是苏州的古运河,把苏州古城围了一圈,有盘门、胥门、觅渡桥等等著名景点。自古以来,运河就在苏州的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直到今天,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全线都是四级航道标准,即便从全国来看,这都是十分难得的。


提起苏州,大家一般都会想到“鱼米之乡”、“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些话,历来文人墨客也留下了很多描述苏州的诗句,比如“扬州驿里梦苏州,梦到花桥水阁头”等等,总之,都是赞美之词。其实,苏州园林也好、吴文化也好、鱼米之乡也好,苏州的历史文化底蕴,想必大家早有耳闻,苏州有多好,咱们今天不做赘述,还是请大家跟随我,一起去苏州博物馆转一转



苏州博物馆(新馆)


苏州博物馆,分老馆和新馆。新馆是1999年邀请著名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2006年10月,苏州博物馆新馆建成并正式对外开放,就在拙政园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太平天国忠王府附近。老馆呢,现在尽管还属于苏州博物馆,但是已经不展出文物了。说起苏州博物馆的老馆,它本身,就是一件应该被保护起来的文物,它的前身是忠王府,大家都知道历史上著名的太平天国运动吧,苏州博物馆的老馆,就是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的府邸。


关于苏州忠王府最早的历史,能追溯到明孝宗弘治三年。当时,有个御史叫王献臣,因为执法无私得罪了东厂太监,被诬陷参与边界军事事件,贬至福建省上杭县做县丞。王献臣可以说是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想想自己的家乡,再看看官场的黑暗,“莼鲈之思”马上就来了,心想我还不如回家享福去。这不是他一时赌气,他是真的有这个经济实力。王献臣出生于官宦世家,父亲也曾任监察御史,家中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于是王献臣回到苏州,就准备造个园林,满苏州城转悠找地儿,给各种旧房子看相。有一天,一个先生跟他说:“城东有块地不错,地势平,还有自来的活水,南朝名士戴顒、唐朝诗人陆龟蒙都在这儿住过,但是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您要是看得上,这块地是很适合盖成一片好园子的。”王献臣一看,果然不错,于是买下来盖了园子,并将新盖的园子取名叫“拙政园”。这个拙政园,可以说是大名鼎鼎,是苏州园林的典型代表,在中国园林史上,也有着属于它的重要位置。



拙政园


这一转眼就又过了350年,1860年夏天,太平天国的忠王李秀成,出其不意地攻破了清军的江南大营,乘胜一口气拿下常州、无锡、苏州、嘉兴,短短几个月,给太平天国楞打下一个“苏福省”来。守着这么个风景宜人的地方,忠王殿下当然要享受享受。太平军进驻苏州之后,忠王李秀成就看上拙政园,邻着拙政园的几家大财主的豪华府邸又都盖的不错,忠王大手一挥,以拙政园并东面的潘爱轩宅、西面的汪硕甫宅,合建成了忠王府。


忠王想享享福,那这座忠王府自然是规模宏大、精致秀美,以至于后来李鸿章刚把太平军从苏州打跑,就也急急忙忙搬进忠王府办公了。可能是因为忠王府修葺和维护的实在太好,这之后时代几经变迁,这里一直受到重视和珍爱,保存得挺好。1960年,它又被选为苏州博物馆的馆址,隔年就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苏州博物馆的老馆咱们简单介绍完了,接下来重点说说贝聿铭先生设计的新馆。新馆一点都不比老馆差,占地面积约10700平方米,建筑面积19000余平方米,从建筑外观来看,既带着江南水乡典型的“黑瓦白墙”特征,又有现代艺术的抽象几何感,再加上园内平静的水面一衬托,真是天上一世界,水里一世界,美不胜收。


当然了,苏博的藏品质量也是没的说——馆藏文物4万多件套,一级文物就有865件套。这里咱们必须特别提到一点,就是苏博收藏了大量的古籍善本——以往咱们节目里,基本给大家介绍的都是器物,很少涉及图书。但实际上,图书是记载历史、传承历史的另一条主干道,同样极其重要。从去年,也就是2018年的6月份开始,苏州博物馆古籍图书馆,开始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您要是身在苏州,有空真值得去好好看看。

古籍馆


去到苏博,除了新开的古籍图书馆,您一定要试试看运气是否足够好,看能不能看到苏博的“三大镇馆之宝”之一——《元七君子墨竹图》。


《元七君子墨竹图》也叫《元赵天裕、柯九思、赵原、顾定之、张绅、吴镇六家墨竹卷》,画芯全长约10米,宽36.5厘米,是把元朝六位画家画的墨竹,收裱在同一长卷里面,一共由七件作品组成,所以得名“七君子图”,又叫《七友图》。


《七君子图》是我国书画作品中极为珍贵的一轴手卷,与五代秘色瓷莲花碗、北宋真珠舍利宝幢,并列为苏州博物馆的三件镇馆之宝。由于太过珍贵,这幅画作很少展出。2011年10月,在苏博二楼的书画展厅办的特展上,这件文物才第一次露面。当时,苏州博物馆为这件文物特别制作了十米长的展柜,相信很多苏州当地的朋友应该是有印象的。


虽然名字叫《“七”君子图》,但是,这幅手卷一展开,卷首却赫然看见乾隆年间的藏家乔崇修写的三个大字:“六逸图”,再往左看,金石家张廷济又写了四个字“六君子图”,再往左,才是吴昌硕写的“七友图”。等等,不是说好的“七君子图”吗?怎么还说法不一致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儿,还得从这件宝贝最初的藏家——苏州顾家说起。


顾家最主要的人物,是生活在清朝道光-咸丰-同治时代的顾文彬。这位顾文彬,当过浙江的宁绍道台。他,也就是第一代的“过云楼主”。“过云楼主”可不是什么江湖称号,而是说顾文彬是江南著名的私家藏书楼——“过云楼”的主人。作为“楼主”的顾文彬,在卸任官职回到家乡后,耗资20万两,修建了著名的苏州园林——怡园,也修建了位于苏州阊门内的“过云楼”,顾文彬当初修这座楼,主要就是为了收藏。今天在苏州干将路,还有复原的过云楼,大家可以去看看。


过去,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的说法,到了顾文彬的孙辈——顾则扬先生这一辈,过云楼已经收藏有珍贵的宋元本50多种、明版书300多种,清刻本170多种,另有大量的书画。1951年、1959年,顾家的传人根据顾则扬先生的遗嘱,将大量书画、藏书捐赠给了国家。


听到这里,大家能感受到“过云楼”藏书和书画的巨大体量了吧。那么,顾文彬作为第一代“过云楼主”,是不是家境不错,靠着厚厚的家底积攒了众多书画与古籍呢?其实并不是。顾文彬小时候家境很普通,先祖们都属于自食其力的平民阶层,在几代人的努力下,特别是到顾文彬这代,才通过“学而优则仕”的方式,改变了顾家的走向。据档案记载,顾文彬的父亲顾大澜,酷爱读书,但因为家道中落,不得不弃文从商。而顾文彬受父亲的影响,也酷爱书画和古籍,尤其钟情古书画的收藏,他一生殚精竭力,多方搜求,还专门修建过云楼用于这些珍品的收纳存放。


苏博的这件宝贝——《七君子图》,就是顾家后来的收藏之一。根据记载,这幅手卷最早的名字是《竹林七友》,但是画家只有五个人——赵天裕、柯九思、赵原、顾定之、张绅。那为什么会有七幅墨竹画?是柯九思和顾定之各画了两幅,这才有了七幅墨竹。到了乾隆时,《七君子图》被江苏藏家乔崇修收藏,但是此时的《竹林七友》,却成了“六友”——顾定之的一幅墨竹图已经丢失了,所以这幅画也改了名,叫《竹溪六逸》,这就是为什么咱们看到乔崇修会在卷首写“六逸图”三个字。


后来,顾文彬的儿子,也就是第二代“过云楼主”顾麟士,从一位藏家手中买到了这件《竹溪六逸》。恰巧,顾麟士又得到一张元朝画家吴镇的墨竹横幅,尺寸、题材正好能和原来的六幅匹配上。所以,经顾麟士重新装裱,这张图就从“六逸”又变成了“七君子”。所以说,“七”这个数,始终指的是画的数量,而不是画家的人数,这些墨竹的画家,一共只有六位。


为首的一位,是元朝初年的赵天裕。赵天裕的画,从风格上看,是典型的“承宋启元”,他的墨竹图带着浓浓的宋朝画风。第二、第三幅,都是元朝画家柯九思画的,整体风格为之一变,与赵天裕不同,柯九思用的是“写竹”的手法。中国画里,用工笔双钩设色,才能叫“画竹”。(什么叫“双钩设色”,咱们在上一季讲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时候提到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复习复习。)而采用水墨写意的画竹法,叫做“写竹”。柯九思的这两幅竹子,虽然是写竹,但是墨色的运用上,浓淡非常讲究,每一片竹叶的墨色都很通透。第四幅墨竹,出自赵原之手,风格又与柯九思不同,虽然同是“写竹”,但赵原画的是一枝弯弯曲曲的竹子,竹叶就画了几片。这种竹子,叫“龙角”,竹笋小时候受到过伤害,以后越长越畸形,就会变成这样。这幅竹子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古怪,而下一幅,也就是第五幅——顾定之画的竹子——就更古怪了,现实生活中,恐怕就算遇到七八级的大风,您也很难看到这样的竹子,整株竹子极度扭曲,呈“S”型,竹干淡墨飞白,竹叶十分刚健,寓意着“弯曲的竹子,宁弯不折”。赵原这么画,意思是说,要像这弯曲的竹子一样顽强、不屈服。第六幅墨竹图,是张绅所作。到张绅这里,田园风格更为浓郁,少了顾定之那种气宇轩昂。张绅以擅画“推篷竹”闻名,这幅墨竹是张绅唯一一张传世的绘画孤品,所以极为珍贵。最后一幅,就是顾家后来收到手里的画家吴镇的作品。吴镇与画出了《富春山居图》的黄公望齐名,论画画的功力,绝对没得说,他这幅墨竹图,画了新竹两只,竹叶细长向上仰起,就像迎着风一样,十分灵动。


咱们前面提到了,《七君子图》,只有第一幅是“画竹”,其他六幅,都是“写竹”。所谓“写竹”,就是用书法的笔法画竹。画竹竿,就是在写横、竖,画竹叶,其实就是在写点、撇、捺,与其说是画墨竹,不如说是在写一幅关于竹子的书法作品。这显露出一种鲜明的文人画特征。什么是文人画呢?咱们上一集说到吴门画派、扬州八怪的时候啊,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东南这带的画家,他们的画,为什么常常透着一股“怪”劲儿呢?其实,与其说是“怪”,不如说这是“个性”。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富有个性的画风,与“文人画”的兴起,是密不可分的。


中国的文人画,萌芽于唐,兴盛于宋元。《了不起的博物馆》两季节目,咱们此前也讲过不少文人画了,仔细回想一下,你会发现,宋元以前,咱们国家“文化圈”的分工是很细的:画画的往往就专门画画——比如顾恺之,他专攻绘画,可以说是个职业画师;写书法的就专门写书法——比如颜真卿,只有书法作品,没听说还有什么画作之类的传世;作诗的呢就专门作诗,李白、杜甫、白居易等等,都是盛唐诗坛的瑰宝,但他们并不会在书法、绘画上下太多工夫。可是到了宋元以后,就不一样了,文人们除了读圣贤之书、有诗情文采,往往还能写会画,动不动作诗、书法、绘画——“诗书画三绝”。文人画区别于民间绘画和宫廷画院的院体画,讲究诗情画意,要求“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而要在画外看出文人的感想,抒发情怀、追求意境是第一位的。


墨竹,就是文人画里最受欢迎的母题之一。那么墨竹图的作者们在表达什么呢?我们知道,松、竹、梅这三种植物,因在寒冬时节仍然可以保持顽强的生命力而组成了“岁寒三友”,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高尚人格的象征,那么,竹子作为“岁寒三友”之一,自然也是高洁的象征。墨竹图的作者们,就是在通过画作,表达他们的心情、他们的志向、他们心里的不平。就拿刚才咱们说到的、画了“龙角”竹的赵原来说吧。他一生擅长画竹,所画的竹子,被叫做“龙角凤尾金错刀”。赵原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并称“元四家”, 明清时代受到董其昌等人推崇,还常被置于其他三人之上。赵原与当时江南一带的诗文名家和文人多有交游,深受影响,性格刚强。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叫他进皇宫,为皇家画功臣像。面对朱元璋这种“刑用重典”的酷政皇帝,一般人大都会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顺着皇帝的意思去做,但是赵原偏不,“以应对不称旨,坐死”——没说皇帝爱听的话,结果被朱元璋给杀了。赵原其实完全可以选择妥协、圆通一点,但如果一遇到压力就退让、就妥协,人人如此,那么有一天真的也会变成假的,好的也可能变成坏的,我们的世界也就黑白颠倒,是非不明了。


可以说,要不是历代文人的这种坚持,江南的文脉也流传不到今天。下一集,咱们还继续在苏博参观,您会发现,还有更多的江南文人留下的奇迹,在等待着您。好了,这集就讲到这里,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