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讲|《乡下人家》:自然、和谐的田园风景画
 2.00万

试听180第四讲|《乡下人家》:自然、和谐的田园风景画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47

课本内外 

陈醉云

陈醉云(1895~1982),嵊州人,谱名载荣,又名逸、载耘,字醉云。对于陈醉云这个名字,现在的读者已很陌生,可在民国时期,他却是一个各种文学体裁都涉足的大作家、电影编剧家,颇有名气。其中,散文《蝉与萤》曾入选台湾华文教材,散文《乡下人家》入编当今小学四年级下册《语文》教材。


郦师点拨 

这篇《乡下人家》描写的是一幅幅田园风光的写意画卷,你看房前顺着棚架爬上屋檐的碧绿的藤蔓,门前空地上依着时令开放的美丽的鲜花,还有屋后伴着春雨,从土里探出头来的嫩笋,觅食的鸡群,还有戏水的小鸭。除了静态的景物之外,还有呢?乡下人家在门前的树荫下边吃晚饭,边闲话家常,其乐融融,夜里伴着纺织娘美妙的歌声甜蜜地进入梦乡。


这是一篇现代文,但是其实也和我们前面学过的古诗词一样,通过一个个自然和谐的场景,使人如临其境,仿佛与乡下人家在一起享受生活的乐趣。作为一篇现代文,同学们在学习的时候首先要注意的是这篇文章的写作顺序,这也是郦老师在多篇课文的讲解中反复强调的一点,具体而言,文章在这里是采用了从分到总的写法,而每一段的描写则颇像一幅幅的中国水墨画,同学们来看第一自然段,是不是就像一幅瓜藤攀沿的国画。不仅如此,为了强调乡村独特的自然繁富、生机勃发之美,作者还把这幅图画与某些“高楼门前蹲着一对石狮子”,或是“竖着两根大旗杆”的单调画面做了对比。


那么第二自然段里则描绘了两幅画面,作者在这里把各种按照季节顺序开放的花一并写出,这就有着浓郁的中国风味,不仅是对中国风物的呈现,把不同季节的花呈现在一幅画面上的做法,在强调写实的西洋油画里,其实是很难看到了,而这正是中国画的常见手法。关于竹园的描写也是穿越时空的,作者并不是只写眼前景,而是从眼前的竹子想到以后满园的春笋,给读者呈现了一幅诱人的、生机盎然的画面。到第三自然段描写了母鸡带领小鸡林中觅食,雄鸡四处巡视的场景,同样画面感十足。


第四自然段,则又把捣衣女作为近景收入画中所要表现的不仅是动感的画面,更想表达人与动物和谐共处的思想。第五自然段着重描绘的是乡村人家夏天在户外吃晚饭的情景,再次渲染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氛围。这幅图画处理中不乏豪放,平常中透着几分浪漫。第六自然段着重描绘的是乡下秋天的晚间风情。一句“纺织娘寄住在他们屋前的瓜架上”,巧妙地与前文呼应,很自然地让人察觉到时光流逝,和岁月静好。而且这一段以“辛苦一天的人们甜甜蜜蜜地进入梦乡”来做结,暗示忙碌的一天已经结束,新的一天即将开始,这就给人以安慰和希望。


最后一段就是全文的总结了,“乡下人家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什么季节,都有一道独特迷人的风景。”因为有了层层的铺垫,所以这样的总结到此就可谓是水到渠成,恰到好处。通过一段段分析,文章看上去好像是信手拈来,把看到的乡村生活的场景,娓娓道来,似乎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其实作者是颇花费了一番心思的。就写作顺序而言,这篇文章是空间和时间的叠加,既按照房前屋后的空间顺序,又按照春、夏、秋三个季节,以及白天、傍晚、夜间的时间顺序进行交叉描写,从而全方位地展现了乡下人家自然和谐,充满诗意的乡村生活,也体现出乡下人家热爱生活,用自己的双手去装点自己的家园,去装点自己美好生活的这种美好品质。这个顺序其实既是作者的巧妙安排,也是源于生活的实际体验。我们的人生不就是由这样的空间坐标和时间坐标,共同编制而成的吗?


除了写作顺序的学习之外,这篇课文还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对景物的拟人化描写,以及描写时所使用的动词。比如第一段写的是种瓜,这段话共三句话,头两句是写景,后一句是抒情。写景的句子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一是瓜藤的动作:攀上棚架,爬上屋檐。作者用了一个“攀”一个“爬”就写出了藤的生命力。两个动词意思其实相同,作者为了避免动词的重复,才使用了两个不同的词。同样的意思、不同的用词,这其实正是我们伟大的母语,汉语独特的审美所在。正是因为我们的母语,我们的汉字有音形义极为丰富的特点,所以同义近义现象在汉语中尤为突出,这一点其实在古诗词中表现得就要更丰富了。而古诗文的一种独特的审美,其实也正源于我们这样独特的母语。


又比如第二段,写种花种竹,种花的句子,作者列举了4种花:芍药、凤仙、鸡冠花、大丽菊,它们依着时令,顺序开放,要注意依着时令中的“时令”这一词,即季节轮换的时间。另外大家还要注意“顺序”这个词,它和我们平常使用的不太一样,在这里它是“顺着一定的时序”的意思,写竹,要注意“成群地从土里探出头来”,这个“探”字,就把新生的竹笋给写活了,还显得有点羞涩,有点胆怯,同时又充满了渴望。整个画面是雨后春笋,而课文的语言其实比“雨后春笋”这几个字要形象生动得多。


再比如第三段写养鸡同样十分生动,比如“率领”这个词就把母鸡写活了,写出了母鸡的那种责任感,也写出了小鸡的幼小,需要母鸡的照顾。再比如写公鸡的“大踏步地走来走去”,使公鸡那种骄傲形态跃然纸上。第四段写养家,当中有几个词也用得十分精妙,一是“游戏水中”,这个“游戏”在这儿是动词。即“在水中游戏”的意思。把鸭子的悠闲自在表现出来了。更妙的是这一段的最后一个词——“它们也从不吃惊”,这一句“从不吃惊”就表现出动物与人、自然与人的和谐。对于动词,包括形容词的运用,是郦老师在我们的语文启蒙课中多次强调的。运用好了动词和形容词,不仅能够让文章显得富有文采,更重要的是可以更好地打开呈现事物的大门。因此,同学们在学习这篇课文的时候,要格外仔细地去体会,作者善于运用最合适的动词,去把最平凡的事物、最普通的场景写得丰富多彩,令人神往。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