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以宋徽宗的视角看《清明上河图》是什么感受?
 24.85万

福利:以宋徽宗的视角看《清明上河图》是什么感受?

00:00
38:00

今天跟大家聊一聊中国画中最有名的一幅——《清明上河图》。说它最有名应该是没什么争议,反正我人生听到的第一幅名画就是它。《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叫张择端,生活在北宋转南宋的那段时间,具体生平不知道,没有历史记载过他。


我们在《清明上河图》的题跋上看到了一点关于他的记录,大概说的是张择端,山东人,一开始想考科举,结果考不上就进了画院,看来他不是个单纯的画家,知识分子才是他的底色。在画院里呆了多久不知道,只知道后来又被逐出宫廷,流落江湖靠卖画而生。

《清明上河图》题跋(局部)张择端生平


宋徽宗的签名很有意思,因为他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所以不能签赵佶这个诨名,太普通;也不能写皇帝,太俗,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很精巧的签名,两横一竖带个弯,看起来不象个字,但仔细一分析,好像是天下一人这四个字的组合。天下一人这名够阔气吧。明末清初的也模仿他设计了一个很巧妙的签名,他号八大山人,这四个字巧妙的组织成了一个符号,看起来像个表情,后人就解读成哭之笑之,来反映他的性格。

宋徽宗签名 天下一人


朱耷 八大山人签名(哭之笑之)


一张张看,眼看天色要到中午,徽宗有点累了。画也到了最后一张。呈上来的是一个中年画家,名字叫张择端。徽宗认识他,知道他擅长画亭台楼阁,就问他,爱卿今天呈上的画叫什么名啊,张择端说,皇上,画叫《清明上河图》。


“奥,画的是清明节上坟吗?”


“不是,我画的是当今清明盛世下的汴京都城。”


“好,有觉悟。如今确是清明盛世啊。快乘上来看看。”

《清明上河图》局部1


一开始原野,一排枯树,小桥人家流水。很有意境,而且树画的不错,每一株都不一样,树干遒劲,枝桠分明。小路上还走来了一排驴,好像是一个运输队,有个快递员熟练的指挥着头驴向前走。人物和驴只有指甲大小,但是画得活灵活现,简单准确。

《清明上河图》局部2

顺着小桥向左,空地后是一片农屋,高低错落各有不同,几间房子后面围着一块空地,中间放着一个碾子,那是给麦子脱壳用的。


几株枯树之后是一条官道,又宽又平。远处一个接亲的队伍缓缓地绕过一个弯向我们走来,这条路被设计成一个反s型,又是处理空间感的一个标准动作,无论中西都会使用的。古中国画家们也不是完全不懂透视,从这张画里完全可以看出近大远小,无论是树还是人。新郎在后面骑着马,隔着几个结亲的人前面有一座花轿,是真的花轿,上面插着很多枝叶,因为太小所以没画花瓣,但是隐隐的染上了一层粉色,露着喜气。

《清明上河图》局部3

花轿的前边画风突变,几个人惊慌的指着什么,嘴里好像还在大喊大叫,原来是一批马惊了,大家喊着去抓他,住在路边的农妇看到这个情景,赶紧过来搂抱还在路上玩耍的孩子,路对面的茶馆里,歇脚的人也听到叫喊声,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有两头老黄牛却毫不理会,悠然自得的带着休息,怪不得叫对牛弹琴,在他耳朵里啥都没意义。


只见大路一转,场面一下就热闹了起来。河边停泊着两艘大船,大到足可以装上几十吨的货物,船梯连到陆地,一伙劳工正在搬运粮食,穿深色袍子的监工坐在袋子上休息,单手指挥者人们继续干活,刚卸下一代粮食的搬运工双手支着膝盖在那喘气,其他人还弯着腰用力的搬运,这一代得有一百斤啊,够吃多久,哈哈,我大宋国富民强,没想到被你用一个小景就点透了,高。


再看搬运工们身后,一个穿长袍的道士打着旗幡,正被一个年轻人拉扯,年轻人短衣打扮,不像是富贵人,他身后饭店的小二正在引两位进去坐下边喝边聊,这年轻人是要算一命啊,算姻缘还是算仕途呢?

《清明上河图》局部4

大运河在这转了一个弯,露出宽阔的水面,四五艘更大的船停泊在了岸边,大船描绘极为精细,每一块船板,每一个铆钉,每一根绳索,甚至船内休息的工人慵懒的表情都被描绘的极为清晰。汴京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漕运码头,连接着南北,每天无数货物从这里上船下船,供养着这座百万人口的巨型城市。公元1100年,百万人口,再横向对比当时的世界,说它有一天会城破人空,谁会相信呢。


我们继续回到船上,最前面的那艘大船有两样东西指引着我们继续向左,一个是桅杆上的绳索,一个是船上的人们。绳索被拉得很长很长,另一端是走在陆地上的纤夫,我们按下不提。看船上的人在干什么,他们有的正在钓鱼,有的手指远方张口惊呼,好像在河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一样,什么事呢?我们往前看,奥,原来时一只船正在急停转向,船上的人都集中在了船头船尾用力摆着大桨,口中呼喝有声。好好的在河里行着,干嘛要急停啊。看船上和岸上人们的目光,似乎向着更远的地方张望,在那一定发生了什么。张择端,你又在卖什么关子,你让我们不得不打开下一幕,你可真是个好导演啊。

《清明上河图》局部5


虹桥之上,那叫一个热闹。可能平时还没这么多人,但有了撞船事件,大家都涌到桥上,桥立刻就显得窄了。桥中心的两侧都是看热闹的,桥边的两侧则是摆满了摊位,只留下一条小道供行人穿行,可见当时东京之繁华,要知道这还没进城呢,进了城得是啥样。


在桥中心的路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四个黑衣人一伙,抬着一顶轿子,这次不是花轿,没花,所以应该是官轿,为首的黑衣人张着双臂正在和对面的汉子讲理,对面数不清几个人,都穿着短衣,围着两批大马,马上坐的要么是武官,要么也是富贵人家的人。看来世道路太窄,两伙人都想优先通过,正在那比拼内力,啊,不是内力,是权力。谁官大谁有权谁先过,徽宗看到这苦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继续向左展开。


过了桥,大河恢复平静。陆地上却是越来越热闹。近处一个高高大大的脚手架显示着店铺正在装修,什么店铺要建这么阔气的门脸呢?正好门口有块牌子,上面写着脚店。脚店的意思就是提供人们餐饮歇脚和住宿的地方。和大酒楼不一样,这接受五湖四海的人,不分贵贱。脚店建在码头附近,很明显是要招待往来的商贾,从它大修门脸可见当时的商业贸易有多发达。徽宗看到这,脸上的红润又回来了。众人也开始恢复神采,手指着脚店二楼里的客人们,豆大的人物,被张择端画的千姿百态,有的正在推杯换盏,有的正斜倚着护栏,头放到胳膊上远眺。饭桌上的食物虽然看不清楚,但也能感觉的丰盛,满满的摆了一桌子,看来这一行必是有所收获了。

再往前看,大河一转,向北消失在视线之中。

岸左开始出现热闹的街巷。临街的房子都是商户,街中心有人牵着高头大马,却来租用一头驴子拉货,看来是真的舍不得自己的宝马。马多贵啊,尤其是在战争年代,骑兵是绝对的优势兵种,一万骑兵对十万步兵取得胜利是很经常的事。后来金朝打到汴京,先把城里所有的马都掳走了,从宋辽金蒙这四个政权的食物链上看,也是谁更善马谁掌握主动权。


所以马是不能干活的,再一个它的负重能力还真就没有牛和驴强,这不,你看近处走来一头牛车,两头牛拉着,又平又稳,车上装着伞盖,里面装饰豪华,就跟现在的房车差不多,非常适合长途旅行。

远处两个木匠正在打制一辆大车,看来人们出行的需求还挺旺盛的。盛世搞旅游吗,也很正常。在“宝马公司”对面,围着一群人,中间一个书生打扮的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排排的字画,原来他是个卖画的,徽宗喜欢书画,宫廷画院就热闹。城市变大,中产阶级增多,民间的艺术市场也开始繁荣,只不过画太小,我们看不见具体是什么风格,是不是也像徽宗那样喜欢吉祥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字画摊旁边又是一家脚店,因为地方不够所以临时在房檐外面搭了棚子,扩大营业面积,里面坐着四五个客人喝茶歇脚,房后一株古树,看起来有几百年的年纪,粗壮诡异,上面布满了树瘤。一个年轻人正倚着老树歇息,虽然茶铺近在咫尺,看来他也掏不起那一碗茶钱。

看到现在,这个年轻人是整张画里为数不多的孤独的人,其他所有人都被牵扯到某一个情节当中,只有他在纷乱里躲起了清闲,也不知道它既不寂寞,脑子里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徽宗看到这又一次皱起眉头,他隐约的发觉张择端画的并不仅仅是一张盛世汴京,这其中似乎还有深意,但是张择端隐藏的巧妙,大家都没看出来。所有人都被他精绝的构图,生动地描绘和高超的技法所折服,就像自己走在汴京城中一样,四下张望,所见所闻充满市井热气,张择端把自己善于观察的眼睛借给了读者,在熙攘但平凡的大街上收获着发现的喜悦。

他的斜后方是一间算命的摊铺,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算命先生了。宋徽宗崇尚道教,自己退位的时候还保留着教主道君的称号,相当于是道教的总教主。


在算命摊身后,是一扇大门,几个人慵懒的坐在墙角晒太阳,甚至还有人干脆趴在地上。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猜测起来他们可能是士兵,因为墙上倚着旗子和长枪,院里面还有马匹在休息。当兵的慵懒,是世道和平的体现,徽宗治下,灭了宿敌大辽,收复了燕云十六州,平了无数民间叛贼,这是何等的功绩,军人们也该休息休息了。


兵营一般都会被安排在护城河边,对城市有卫戍功能。看到他就意味着要看到真正的城市了。一个郊区尚且能够画成这样,那城里又得是一片什么样的繁华景象呢?


蔡京 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家

269条评论

  • 芃大小姐

    在能書善畫天下一人的宋徽宗書畫院中,張擇端呈現「清明上河圖」的一幕在張老師的敘述中栩栩如生歷歷在目。回憶起在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昏暗燈光的展館裡,正中玻璃展櫃中,如展開電影畫卷一樣細賞此幅傳世之作的震撼。作品還原了北宋百萬大都市汴京的(令人發指)細節,更重要的是張擇端畫中用心良苦的句句諍諫。一幕幕鏡頭:驚了的馬、險些撞上了橋的貨船桅桿、慵懶的大運河上工人、賣畫為生的書生、古樹下買不起茶的孤獨清貧書生、道教文化盛行的算命先生、休整的士兵、一批等待銷毀鬥爭檄文…張擇端以畫家善於觀察的眼睛帶著未來世世代代的後人穿越回危機重重的繁華古都。畫中的歷史真比文字的歷史更真實。張老師的福利更新是生日清晨的幸福驚喜
    回复
    2018-11-30 22:50

    听友82168894 回复 @芃大小姐: 加个微信553411791

  • 蒙德里安的红

    这一集讲的很生动,说书的形式也很妙,感觉张老师又回来了!不过老师采用的角度我持不同见解。前半集讲画卷的部分活灵活现,但后半集的点评太过侧着政治功过了,这是我最不能苟同的。宋徽宗在政治上为千夫所指,这一点政治家们都讲的太多了。可是我们这是美术史啊!美术史难道不应该更侧重宋徽宗对艺术的贡献么?我们搞美术的不给宋徽宗一个本领域客观公正的评价,那这个事情还有谁能做呢?我们美术史为什么要跟着政治走?此外,据故宫研究员考证,王希孟的死至今是个谜。累死的可能性更大。宋徽宗爱才如命,一个天子可以亲自教一个17岁的少年画画,他可能会因为要当鸵鸟而把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送进大牢么?这说不通啊!
    回复
    2018-11-30 23:06

    春风之和煦 回复 @蒙德里安的红: 美术跟时代背景是有好大关系的呀

  • Miaowow

    一张画,三个人,三个说法,有没有人问过画家到底是什么想法? 我们看古人的画似乎也是和看当代艺术类似啊,你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随便怎么想都可以。 艺术小白,一边横着手机,一边听着老师叫故事。感叹这样的长卷要花费作者多少心思啊,这样一点点的展开,就像看电影一样,很是享受,但这幅画到底想表达什么我猜不出,或许只是个纪律片呢?
    回复
    2018-11-30 22:53

    箐罗小扇 回复 @Miaowow: 古人写一首诗,做一幅画,都不是单纯的只是想作一首诗,画一幅画。特别是跟政治有关的诗人画家,理解一首诗,需要根据作者的当时经历和当时社会的背景的。同理,一个在朝中的画家和一个平民的画自然是表达不同意义的。哪怕就像你所说的当时张择端可能只是做了一个纪录片,那么这个纪录片里就隐藏着这些祸患,哪怕张择端本没有故意去表达这些祸端,他还是一个祸端。

  • 鲁美学士

    渐入佳境,这期感觉诶,非常好!这样讲述的话才像法中老师。不要感觉收费了就紧张。刚开始几期的,应该是磨合,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因为都是普通人嘛。从无偿的,到有偿的,都有个缓慢的心理接受的过程。放松才是最佳状态,不是嚒?!
    回复
    2018-12-01 10:33
  • 爱一听

    西方的坐标系是十字交叉的,非正既负,非对即错;中国的坐标系其实就是太极,是不断处于变化之中的,没有绝对,所以才有中庸。不同的坐标系决定了不同的文化发展方向,艺术也是文化的重要内容,所以中外的艺术才会有距离感,这距离感是必然,也构成人类文化、艺术多种多样的框架。
    回复
    2018-12-02 11:18
  • 子夜_nyd

    这期好 千里江山王希孟 古道热肠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让张老师讲活了 真棒 老师加油
    回复
    2018-12-01 00:43
  • 芃大小姐

    我记忆中“清明”二字是天下一人宋徽宗加上去的。不知道我是否记错了?
    回复
    2018-11-30 21:57

    辯者不見 回复 @芃大小姐: 就是啊,是徽宗命名的。所以張老師說,愛卿,你這畫叫啥名?答,清明上河圖。是改編版

  • 吉利亚特19

    请问21天打卡返现怎么操作?感觉喜马拉雅这种操作,以后谁都不买首发了。
    回复
    2018-12-01 02:14

    天蓝蓝蓝蓝蓝藍 回复 @O迦缘O: 咋打卡啊

  • 1500720chow

    讲的非常生动有趣
    回复
    2020-03-09 20:47
  • chcchc

    天才的口才,灵动的思维,博学的头脑。
    回复
    2019-02-22 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