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被低估的现实主义大师(上)
 26.90万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被低估的现实主义大师(上)

00:00
17:47

五代十国中南唐人物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被誉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和《洛神赋图》《千里江山图》《富春山居图》《清明上河图》等并列。

韩熙载夜宴图

这幅画是典型的故事长卷,像电影胶片一样,一格一个故事。韩熙载分别在画里出现了五次,也就是说画里一共有五个不同的场景。


第一个场景叫做“听乐”


本集文稿 


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聊一下五代时期的画家顾闳中,和他唯一的一件存世作品《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的名气非常大,被誉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和《洛神赋图》《千里江山图》《富春山居图》《清明上河图》并列。可见这幅画在我们美术史中的地位。


和这张画的名气比起来,作者顾闳中的名气却很不匹配。


保大五年,也就是公元948年,正月里下了一场大雪,南唐中主李景看到雪景开心得不得了,带着文武百官到城头看雪,光看不过瘾,又命令文人们每人即兴赋诗一首。写诗是文人们的看家本事之一,基本上都是信手拈来,大家你一手我一手写的也特别高兴,写完之后中主又命当时南唐的大才子徐铉作序,把诗歌集成一册。这还没完,国王的雅趣显然还没消,于是又派画家们把这个场景给画了下来。


注意,重点来了。南唐地处江苏安徽江西,自然条件优越,国家特别富足,所以文人为了逃避战乱,很多都聚集到了这。画家也一样,南唐的画家现在拿出来看,不但数量多,而且个个都是大师。比如徐熙,人都说黄筌富贵,徐熙野逸,说的就是这个徐熙。还有董源,这是南派山水画的开山鼻祖。剩下的还有巨然,周文矩,赵幹,曹仲玄,高冲古等等数不过来。这些人受国王所托来画这幅雪景赛诗,也是一人画一张吗,哎,不是。大家一起画一张,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画画中的一部分。具体的安排是这样的:


高冲古平常经常给中主画像,所以这个中心人物由他来画。周文矩因为擅长人物画,所以就由他来画其他的角色,包括赋诗的文人们,和旁边奏乐的乐工们。朱澄擅长画亭台楼阁,所以建筑物由他来画。雪景,寒林这些自然景观,当然要让南派山水画的宗师董源来画,剩下的池塘啊,鱼啊,花草,由徐崇嗣来画。徐崇嗣是徐熙的长孙,继承了他爷爷的花鸟画风,当时也算是一绝。


大家注意到没有,在诸多分配里,居然压根就没有顾闳中这个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的作者,难道连个合唱都参加不了吗。这个太匪夷所思了。会不会是这时候顾闳中还年轻,没进入核心团队呢,我们算一下,顾闳中大约出生在910年左右,照理说现在已经三十八岁了,周文矩呢,比他还小几岁,这合唱团里有周文矩,但是没有顾闳中,看来肯定不是岁数的问题。那还有什么原因呢,难道顾闳中当时病了,或者因为什么巧合没来。难不成当时顾闳中在画院里只是个小角色吧?如果堂堂十大名画的作者在当时只是个小角色,那我们这个问题就有意思了,《韩熙载夜宴图》是人物画,人物画最讲究功力,也就是基本功,在比拼基本功的道路上是很难出现黑马的。一个功力不够的小角色绝不可能突然就画一张名画出来,这就好比达芬奇在文艺复兴时期只是个不起眼的地方画家,偶然间画了个蒙娜丽莎就成了卢浮宫的镇馆三宝一样,完全不合逻辑。


那么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到历史中翻翻看,看看这孤鸿中有关的记载都是怎么说的。


宋代有个全才皇帝,诗书画无一不精的宋徽宗,他在位的时候命令部下搜集天下图画,汇成一本《宣和画谱》。这本画谱基本上就是中国当时的绘画百科全书,几乎所有的艺术家,古代的当代的都有记载,并且这本书还把每个画家的作品也都标注了下来。这其中记载了周文矩名下的作品有上百幅,而顾闳中只有可怜的三幅。我们比比看,十大名画的作者里,只有王希孟比他少,但王希孟画完成成名作就死了,人家那是特殊原因。顾闳中活了70来岁,他的作品没理由这么少啊。


看来这个线索还是不能说明问题,我们继续找。


找来找去,我们发现在各个时代的文本当中,很少能见到关于顾闳中的记载,如果你找同时期的董源,徐熙,资料都很丰富。有一个关于韩熙载夜宴图的记载,能够稍微我们提供一点信息。他是这么说的,韩熙载这幅画在被发现的时候,没有印记,没有提拔与题诗,也没有印章,更没有名字。就是空荡荡一幅画。这个信息告诉我们一件事,在这张画诞生的时候,是没有引起什么重视的,说白了,就是没人认为这张画有多好。有了这个信息,再加上我们之前的资料,我们基本可以推定,顾闳中在当时是真的不太优秀。他,只是南唐画院里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今天的国宝,为什么在当时被认为是一张很一般的画。这张画又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被推上国宝之位的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进入作品分析,从作品里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中的原因,我隐隐觉得,一旦我们找到原因的时候,可能就会发现一个大秘密。


这幅画名叫《韩熙载夜宴图》,肯定讲的就是韩熙载这个人举办的一场大爬梯。那韩熙载是谁呢,我们要简单介绍一下。他从历史上来说,可比顾闳中出名多了。刚才我们讲那场雪中赛诗,其中作序的那位大才子徐铉,历史上和韩熙载齐名,被合称为韩徐。有点李白和杜甫被称为李杜这个意思。至于为什么那场赛诗会里没有他,我们会在下期说明,秘密得一点一点挖开,这样故事才会精彩。


韩熙载擅长音乐美术书法,尤其是擅长碑碣,古时候管长方形的用于刻字的石头叫碑,管圆头的石头叫碣。碑碣就是我们现在认为的碑文,写碑文要求字得漂亮,文也得好才行。所以韩夫子的才华自不必说,著名诗人陆游曾经说他:为当时风流之冠。那时候说人风流可一点贬义都没有,全都是仰慕。


韩熙载我们大概了解了,那他的这场夜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要值得用画去记录一下呢。这就要从画里的内容说起。


这幅画是典型的故事长卷,像电影胶片一样,一格一个故事。韩熙载分别在画里出现了五次,也就是说画里一共有五个不同的场景。第一个场景叫做“听乐”,这是整幅画卷的启首部分,画面里一供12个人,从左起一个弹琵琶的女音乐家,穿着一身白色衣服在画面里格外的明显,外面披着两件深浅不同的丝质外罩,看起来穿衣很有品位,所以我说他是音乐家,不是一般的歌女。我们看他弹琴的姿势很有意思,象现在的吉他,不像我们习惯的琵琶弹法。这是因为唐宋时期,琵琶还没有改进到今天的样式,弹拨动作也和今天有所不同。挨着他的是一位客人,歪着头扭着身体,看起来正听得如痴如醉,甚至都忘了自己这个动作并不舒服了。我们在做什么入迷的时候也经常会这样,反应过来的时候脖子已经开始疼了,所以他这个动作很生动的说明了音乐家的演奏技巧。


不仅是这位客人,他身后的几个下人也在凝神倾听,门缝里还有位女眷偷偷的探出了头,按理说女眷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的,看来也是被音乐吸引,不由自主地想来看看情况。画面中间有两个桌子,一左一右,同时向内收缩,形成一个八字型,很巧妙的表达了画面的空间感。虽然中国传统绘画中没有一点透视,但这并不意味着画家们不注重画面的空间感,我们如果细心的话,在中国画里,可以看到很多种空间的表现方式,这就是其中之一。


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堆碟子,里面盛满了点心和干果,画家化的也是事无巨细啊。可以看得出来,正餐已经撤下去了,现在进入了餐后娱乐时间。桌子的最后端,一位客人用另外一种方式阐释着陶醉,他轻轻歪着头,手上打着拍子,眼神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去了,视觉在这一刻完全让位给了听觉。画面近端背对我们的人则是关注着音乐家的动作,沉浸的同时还没忘记自己的形象,看来是为谨慎的谦谦君子。


在卧榻上坐着两个人,一位穿红袍的年轻人,一个戴高帽的长者。红袍年轻人的坐姿看起来并不雅观,他和那位长者一样,都选择了最放松最舒适的动作,很明显他们在这个环境下是最坦然的人。那位长者面目肃然,似乎随着音乐进入了沉思,如果音乐家弹奏的是一首悲伤的曲子的话,他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泪来。


最右下角一位白衣侍女恭顺的站在一旁,随时等候着主人的差遣。这十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同样是在听音乐,但他们的表情和动作已经暗中说明了他们的身份。


现在我们就把身份还原,看看顾闳中表现得到底怎么样。


那位弹琴的女士,确实不是一个歌女,他是教坊副使李嘉明的妹妹。李嘉明掌管着宫廷乐队,自己也是一位优秀的音乐家,但在演奏琵琶方面,显然不如自己的妹妹更出色。所以在这次隆重的宴会上,主人请他带妹妹来,为大家演奏一曲,也算是提高宴会的规格吧。在旁边扭头观看的那位就是李嘉明,他离妹妹最近,动作上也是自然生动,丝毫没有出于男女有别而微襟正坐得样子,这正是因为他和妹妹的关系,如果换个别人,做这么近恐怕连歪一下头都不行了。


坐在最里面的那位有点胡须的拍手客,从面貌上看应该年龄不大,但因为续了胡须所以可以断定他已经进朝为官,成为一家之主了。这个人是谁呢,他是韩熙载的学生朱铣,朱铣擅长书法,韩熙载很喜欢她,不但把技巧都传给她,还推荐他当了一个文官。所以朱铣很敬重韩熙载,在这个场合下他也尽可能地表现出恭顺,丝毫不敢在老师面前放肆。


他对面这位背身长者,是主人的朋友,太常博士陈志雍。太常博士是个小官,而且没有什么实权,顾闳中没有特殊的表现他,也正符合了他一个平庸的身份。


床榻上的两个人,红衣服的是新科状元郎粲,虽然还未任任何官职,但状元的身份基本上就等同于一个级别较高的官员,所以他被请上座,而且可以像主人一样摆出放松的姿势。至于他是因为与韩熙载相熟,还是因为考了状元的自负,而丝毫不顾及形骸,这点我们就无从确定了。最后长须的长者,肯定就是主人韩熙载了。无论他的动作,表情,位置以及精神状态,我们都能一眼看出这屋子的主人就应该是他,这是画家的本事。从整幅画面来看,这几位主要人物交代得一清二楚,只要我们说出身份,我们就很容易找到对应的形象。就这一点来说,西方到了达芬奇才有了这种能力。在达芬奇之前,所有的画家画《最后的晚餐》的时候,都头疼如何在12使徒中标记出犹大,他们有的在犹大头上画个小恶魔,有的把十一个人画成正面一排,只有犹大坐在桌子对面背对着我们。反正没有表现人物角色的能力,就只能用这些赖招了。所以达芬奇才是三杰,毋庸置疑的划时代的人物。我们看顾闳中轻轻松松就把这件事做到了,中国画的写实由此可见一斑啊。


但是,这么出彩的一张画,在当时怎么就没引起轰动呢。


有过一些艺术史知识的听众这时候应该急得不得了了,这么出名的一张画,我们都知道她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后主李煜派韩熙载去韩熙载家画的一张间谍图吗。我们早就知道了,这点伎俩还想聊中国美术史,真是太小瞧我们听众了。


没错,这确实是一张间谍偷拍图。


韩熙载一身才学,后主李煜希望委以重任,但听说他沉迷声色,所以想去打探一下虚实,于是就派宫廷画家顾闳中和周文矩去韩熙载家参加晚宴,这幅画呢,就相当于顾闳中如实的把晚宴的场景拍下来呈给皇帝的证据。这没什么可隐藏的,地球人都知道。我关心的是李煜那么好的艺术修养,收藏无数名画,难道看不出这张画好吗。如果看出来了,他一定会找人好好装裱,在上上面盖章收藏,那这张画后来被翻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是有款的。但我们开头说了,事实并非如此。这背后的原因,才是韩熙载夜宴图真正承载的秘密。那么究竟这个秘密是什么,我们下期再说。

入群福利

如您已购买《张法中讲中国美术史》,请添加小助手微信ZFZAssistant01,加入VIP粉丝交流群。


175条评论

  • 了之和尚

    我是一名一线工人,对艺术历史上的东西也是知之甚少,夜班的时候无聊偶发性的听到张老师的音频节目,对西方的艺术史产生兴趣,之后包括听其他老师的节目加深了解,后来想想自己作为中国人现在对西方的艺术了解的比中国的还多,甚至一点都不了解中国的艺术!就一直期盼张老师能讲讲自己家里的艺术史!这不我的愿望实现了,收到推送之后立刻购买了!感谢张老师在多少夜里的陪伴!
    回复
    2018-11-07 23:15
  • 桃夭01

    试播沙发,张老师,提个小建议,能不能把提到的画都放在文字区,这样可以对比看
    回复
    2018-11-06 20:02
  • 道途行乐

    这是我听喜马拉雅节目两年多来第一次购买的付费节目,因为张老师的西方美术史已经成为我最好的陪伴,可以做家务听 ,吃饭听,睡觉听,分享给好友听,也可以充实自己提升审美能力……,一次购买收听终生受益
    回复
    2018-11-07 10:27
  • 二狗子高

    第一次花钱不犹豫,因为我知道值得,老师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2018-11-07 08:30

    洋葱头_g2 回复 @二狗子高: 同,之前西方美术史听了两三次,希望能多更点

  • Heung_7k

    考研现场确认的路上有张老师的美术史陪伴不孤单 哈哈
    回复
    2018-11-06 20:38

    菩提本无树_on 回复 @Heung_7k: 一样一样,握手

  • 18703813qvv

    我是来还债的。感谢张老师给我们贡献了那么好的美术史呀。
    回复
    2018-11-07 10:29
  • Trista8316

    继续为张老师疯狂打call,一口气听了新节目已经更新的5期,惊叹张老师知识面之广,一幅《韩熙载夜宴图》,从画讲到历史,从主人公经历讲到画家经历,特别是还融汇了西方美术的内容,让从西美史开始粉张老师的听众们十分过瘾。不愧是学美术里讲故事讲的最好的,讲故事里美术学的最好的,强烈推荐👍
    回复
    2018-11-07 22:36
  • lixuezheng1987

    下载喜马拉雅是因为两年前第一次听到张老师的美术史,讲解精彩,感情充沛,无比喜爱。每期节目反复听了几遍,有些还听到十几遍,还把一些小孩能听懂的分享给小学的女儿,她也格外喜欢。今天我购买了喜马拉雅第一个付费栏目,这两年来,感谢有张老师的陪伴,有艺术的滋养。
    回复
    2018-11-07 09:46
  • 打酱油的小白兔_SoMo

    韩熙载是个人物吗,听了半天一直以为是韩熙载画的,原来是顾宏,主播你顾宏的发音是不是不准确,我听成了故宫……
    回复
    2018-11-12 11:24

    修炼山 回复 @打酱油的小白兔_SoMo: 画家的名字顾闳中...

  • 芃大小姐

    讀畫?讀史?讀音?讀心?解密? 韓熙載夜宴圖,聽過幾遍已經數不清了,零零總總的筆記散落在幾個筆記本中,每次試圖串起來的時候,又會想再聽一遍。遙遠的持畫筆的那個:對抗繪畫傳統的顧閎中、間諜身分的顧閎中、在他的時代裡,連大合唱都沒有資格參加的顧閎中、等待了千年才被認可的顧閎中。畫中那個:生不逢時,懷才不遇,卻非常識時務的韓熙載:聽樂時的自在;觀六幺舞時的真情投入;床榻休憩時的放鬆;輕吹時的天性放飛;和最後曲終舞罷散宴時的心事重重。最扎心的還是故事大背景下的那個多才多藝,卻不得不面對命運萬分無奈的後主李煜,以及他最後善待韓熙載的一片苦心。 原來畫,可以這樣去看、去讀、去深度地挖掘。谢谢张老师。
    回复
    2020-03-06 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