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在欢宴之中,巨眼识穷途(下)
 16.42万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在欢宴之中,巨眼识穷途(下)

00:00
19:20


在欢快的宴会中我们感觉不到他的欢乐,

在散宴的时候却掩饰不住悲凉。


本集文稿 

大家好,今天我们接着聊《韩熙载夜宴图》,上一期我们聊的主要内容是顾闳中的艺术和中国传统是有些距离的,这更能显出一个艺术家的自觉,中国一直以来都有崇古的传统,在艺术界也是,每个画家师法哪位古代大师都是非常明确的,但是我们都知道,艺术的本质是创造,如果一味的学习古人的话,中国美术史就不会这么发展了,也不可能这么的灿烂。


无论文化上如何提倡,真正在艺术史中被留下来的那些大师还是创造者,还是不守规矩的人。不过有些人不守规矩的度一定要把握好,比如沈周是明四家之首,在当时他的创新就非常受欢迎。100年后的徐渭师从沈周身上学到了写意的那部分,并且把他发阳光大,也能够被认可,但如果沈周直接画成徐渭那样就完蛋了,当时的人们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顾闳中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走得太远了。


今天我们聊这张画的后半部分,不仅仅是画,还有他承载的中国内涵。

图:《韩熙载夜宴图》第二个场景:观舞


画卷的第二部分的主题是“观舞”,这是紧接着琵琶演奏的第二个节目。一名蓝衣舞伎在人群中央翩翩起舞,这名舞伎是当时非常著名的王屋山,跳的叫做“六幺”舞。或者叫绿腰舞,琵琶行里面就有“先为霓裳后绿腰”,说的就是这个舞蹈,算是唐朝很流行的一种独舞。第一页的琵琶据说弹的也是“六幺”曲,我们只能说,唐代的娱乐业真的是有点贫乏。


不过韩熙载不会这么觉得,他乐在其中,换上浅麻色的便服,撸起袖子亲自击鼓奏乐。他的门人舒雅击打响板助兴,还有人击掌相和,一时间热闹非凡。


这一章里有两个人比较显眼,一个是红衣状元郎粲,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的斜坐在椅子上观舞,另外一个是个和尚,上一章他并没有出现,在这一章里他也是低着头,避开了舞蹈者的身姿,很明显是在意自己出家人的身份。这个和尚也是韩熙载的老友,法号叫德明,之后我们还会提到他。


这幅画面相对上一幅来说,人物较少,也不是那么引人入胜。看来只是顾闳中用来记录韩熙载的行为,并没有过于着重绘画的表达。

图:《韩熙载夜宴图》第三个场景:歇息


画卷的第三部分的主题是“歇息”。一曲舞罢,所有人都需要休憩片刻,来缓解刚才的亢奋。韩熙载坐在围床的一边,屏风与床围合成一个半封闭的私人空间。他一边在使女的服侍下洗手,刚才敲鼓敲了一手的汗,洗掉之后清爽一些。一边与知近的家人、女眷聊上几句闲谈。而其他客人没有出现在画面上,想必是在别处歇息。画面此时由动转静,由刚刚的嘈杂转入现在的平静。


我们在古画上看到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同在一个床榻之上,好像不会有任何质疑,但是换到现在这个情况一定不会出现,即使出现也不会这么的和谐。这群女人全都是韩熙载的情人,无论感情还是生活都要依靠着他,他是一切的准则。我忘了看到谁说一句话,中国古代的文人,都是皇帝的情人,想想这句话真的很有意思。

图:《韩熙载夜宴图》第四个场景:清吹


画卷的第四部分的主题是“清吹”,是这次宴会的第二个高潮,也算是这幅画卷的华彩部分。五名乐女并做一排,其中两人吹奏横笛,三人吹奏筚篥。筚篥是一种由西域传入中原的乐器,今天在新疆少数民族地区仍可以见到,他的声音很悲凉,用它吹奏出来的曲子应该也不会那么欢快,实际上宴会已经从这开始进入到了另外一种气氛。


乐女的坐姿明显是被顾闳中规划过了的,很有构图意识,四个人挤在一起非常整齐,有一个稍微隔开一点距离,构图上马上就生动了起来。韩熙载一步一步的放飞自我,从开始的沉浸式听乐,到后来的撸袖子敲鼓,再到这直接袒胸露腹,手执纨扇,盘坐在椅子上欣赏乐女们的吹奏,越来越没有了严谨的儒生样子。


不知道他是知道了顾闳中奉后主之命前来打探,还是天性使然,反正现在的他看起来已经不适合再去做国家的二把手治理江山了。在这一节里,顾闳中对演奏细节的刻画极其入微,乐女们手指按压乐器的位置,以及击打响板动作的配合,是完全符合音律的,比电视剧里那些尴尬的演奏镜头专业多了,我们甚至能够脑补出多声部之间的和谐。

图:《韩熙载夜宴图》第五个场景:散晏


画卷的第五部分的主题是“散宴”。曲终舞罢,在无声之中宣告着夜宴进入尾声,宾客与乐女的亲昵之态既是一番调笑也是一番告别。在画幅最左侧,由侍女搀扶而行的男子步伐踉跄,手还不老实的去me too了人家,完全一种假醉耍流氓的意思。韩熙载仍是身着便服挥手作别,在依依不舍的神情当中夹杂着心事重重的样子。等到客人们渐次离去,主人的府邸也会渐归寂静,忽然之间,一股悲凉的情绪油然而生。


我是最怕热闹的,不是我不爱热闹,是我很怕热闹之后的那股空寂。每次盛大节日的时候我总是先想到他走了之后的样子。估计韩熙载也是一样。


顾闳中的画风上承唐朝的张萱、周昉,下启宋朝的李嵩、苏汉臣,是当之无愧的一代人物画巨匠。此画虽然是因为窥探所作,但仍然不失为人物画当中的极品之作,对后世的影响可谓深远。纵观通篇画卷,没有一处不是匠心凝聚,仅以画功而论,顾闳中的勾线和渲染的技巧都是极其高超的。每一条细致勾勒的线条,不但分毫毕现,而且落落大方、张弛有度,无论是钉头鼠尾描还是铁线描都是相得益彰。


在浓重的色调下,大红、石青、石绿、牙白等颜色的配置恰到好处,例如,大红色袍服点明了状元的身份,也增添宴会气氛的浓烈,石青色衣裙配合上舞姿的轻盈,凸显一番别致的韵味。这种浓丽的敷色毫无艳俗之感,在渲染贵族气度的同时又多出了几分雅致,另人叹为观止。


后来经人考证,《韩熙载夜宴图》应该不是原作,而是是宋人的摹本。还有一种说法是宋代的画工临摹,之后原作就消失了,元代又有一位画家根据临摹作品又临摹了一遍,这也能说明这张画里面没有明代之前提拔的原因。不过我是没有这个能力鉴别,对于艺术,我感兴趣的是他背后承载的文化。说这张画是宋人临摹的,理由很简单,第一章里的屏风泄露了天机。这扇屏风上上画了一幅山水,他的风格在五代时期还没有出现,至少到北宋才有人能勾画的这么简洁。这个理论我服气,文人画虽然在唐代就已经有了,但真正发挥和画工的画有所区分确实是在宋代。


好,关于这幅画我们就介绍到这,下面我们聊一下因为这幅画我自己的一些胡思乱想。


我们先说一下韩熙载,上篇介绍过他的生平了,这次我们多说一点,说他的政治抱负和遭遇。年轻的时候韩熙载考中了进士,同届中有一位叫李谷的人,他们俩是好朋友,互相仰慕。后来韩熙载家族遭遇变故,他不得不逃往江南,在临走前,他曾和李谷饮酒,顺便互诉理想。李谷说,如果我在北国当了宰相,一定挥师南下一统华夏。韩熙载说,如果我在南国当了宰相也会同样带兵北上,到时候我们看谁来平定天下。两个人这一分别注定要成为对手,四目望去全都是伤感和豪情。


到了江南,韩熙载凭借才学很快就进了宫廷,但是因为他不喜欢拍马屁,所以一直没有受到重用。直到二世时期,也就是唐中主李景在位的时候才算进入核心权力圈,不过即使如此,在权力斗争中,他的品格太过刚硬,导致经常被奸人诬陷,迟迟不能真正的施展自己的抱负。少年时的好友李谷,现在已经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当上了北周的宰相,带兵南下进攻南唐。南唐求和失败只能硬着头皮迎战,这场仗由最能打的王爷李景达担任元帅,但是中主李景担心弟弟权力太大对自己形成威胁,所以又拍了一个亲信做督军,实际上就是看着李景达。韩熙载知道那个督军是个嫉贤妒能的小人,所以苦劝皇帝,甚至自荐去替代他。但是李景不但没有同意,还认为韩熙载和李景达有所串通。李景这个人面宽心窄,上一期我们提到的《重屏会棋图》里你看他对弟弟们多么慈爱,实际上完全不是那码事。


后来南唐果然败了,割让大片土地,每年向北国交付大量赔款,甚至连国都都搬到了南昌。李景忧愤而死,后主李煜即位。李煜是历史上有名的大文人,但是并不是一个好皇帝,他治理下的南唐更加疲敝,高额的赋税让老百姓怨声载道,自己却躲在宫中夜夜笙歌,曾经安宁富庶的国家已经一片狼藉。


韩熙载耳闻目睹,逐渐地丧失了斗志,再也无心抗争,只是声色之中消磨时光。


在顾闳中的画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消沉悲愤的韩熙载,满面愁容。在欢快的宴会中我们感觉不到他的欢乐,在散宴的时候却掩饰不住悲凉。其实李煜和他有什么区别呢,不单是李煜,陈后主,隋炀帝这些荒唐的皇帝们,哪一个不是用一时的鼓噪来麻痹自己呢。后来的韩熙载家财散尽,李煜同情他给他钱粮,在他死后追封他为宰相。不正是李煜希望善待另一个自己吗。


曾经在画中的那个德明和尚问他,现在后主请你去坐宰相,这是你施展才华的好机会,你为什么不去呢?韩熙载说,江南疲敝,之差最后一击。只要北国出现一位明主,这一击就要来了。他说的这位明主,就是后来的宋太祖赵匡胤。


明代有一个大文人叫张燧,他写了一本很杂的历史书,名字叫《千百年眼》。其中就提到了韩熙载的这段话。张燧说:五代时期,知道赵匡胤真实实力的人,只有韩熙载。因为韩熙载宁愿败坏名声也不愿去当亡国的宰相。我们南唐之所以还能苟活,都是因为中原还没有出明主,一旦有了明主,国家马上就会倾覆,而现在这个明主已经出现了,就是赵匡胤。既然已经毫无可能,我还去做这个勉强的宰相又有什么意义呢。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样的对话好像在哪见过。在哪呢,奥,在唐代传奇小说《虬髯客传》里。


王小波写过一本小说叫《红拂夜奔》,是根据唐代杜光庭的传奇小说《虬髯客传》改编的,我们熟悉的风尘三侠就是来自于这个小说。小说里说的是一个叫虬髯客的大胡子,有钱有势,有才华有野心,一心想招揽天下英雄推翻隋朝的统治自己当皇帝。后来呢,在别人的引荐下遇到李世民,结果大为震动,经过两次考察之后他就把自己所有的资财都赠给了拜把子兄弟李靖,让他去辅佐李世民起义,建功立业。而自己呢则是远走他乡,到了偏远的扶余小国当了一个土皇帝。为什么虬髯公只看了两眼李世民就放弃梦想了呢?这正是“巨眼识穷途”、“慧眼识英雄”。


你看,这两种情况是不是非常相似?会不会是文人们受了上级的指示,通过文字去鼓吹统治者呢?你如明成祖朱棣篡位之后就命令文人们大改历史,杜光庭和张燧也是这样吗.答案是否定的。


杜光庭是唐末的作家,他后半生是在五代十国的前蜀度过的,他没道理再去因为政治任务而吹捧李世民。


张燧是明朝人,后半生漂泊日本,他和宋代的赵匡胤毫无关系,他对韩熙载和赵匡胤的评价,肯定是没有任何政治压力的。那他们说的这番话只能来自于两个原因,一个是对传奇人物的敬仰,比如李世民,比如赵匡胤和韩熙载。而另外一个则是背后的隐情,是对于天命的臣服。


对于传奇人物敬仰全世界都一样,但是过于相信命运,却成了中国文化特有的一部分。他实际上说明了无数次的反抗,和无数次的无可奈何之后,开始选择屈服于命运,把一切都归结为天命使然,慢慢这种经验就变成了文化,而文化变成了千古的衰落。

136条评论

  • Trista8316

    继续为张老师疯狂打call,一口气听了新节目已经更新的5期,惊叹张老师知识面之广,一幅《韩熙载夜宴图》,从画讲到历史,从主人公经历讲到画家经历,特别是还融汇了西方美术的内容,让从西美史开始粉张老师的听众们十分过瘾。不愧是学美术里讲故事讲的最好的,讲故事里美术学的最好的,强烈推荐👍
    回复
    2018-11-07 22:34
  • 蒙德里安的红

    我是从西洋美术栏目过来的,今天早上我还在跟我老公啧啧称奇,说张老师太实诚啦一期节目能说上小一个钟头,始终滔滔不绝始终高质量竟然还不收费。可是这边的收费节目时长为啥缩水了呢?是不是张老师有顾虑不敢抡圆了说了啊?其实我们就喜欢张老师的信马由缰和至情至性哈。再者,主题图画的印章和提拔部分能否也请张老师介绍一下?便于我们跟深入的研究。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手上没有手卷,可以考虑下载一些高清素材,这样一边听一边细看收获会更大啊。
    回复
    2018-11-09 10:59

    有毛的马达 回复 @蒙德里安的红: 同感,时间短倒是其次,关键感觉没有张老师原来的味道了,为了说而说,商业味很浓。

  • 止一_t8

    推荐大家一个看画的软件——中华珍宝馆——里面的图非常高清 边看边听很有意思
    回复
    2019-02-09 20:24

    13708101oeb 回复 @止一_t8: 感谢分享!!!

  • 声音导师高通

    老师讲的真好。如果配的文字和图能再大一些就好了
    回复
    2018-11-07 22:40
  • 张説怿

    张老师讲的太细了 晚宴的开心和韩熙载最后离别的悲凉一开始光看画没那么强的感受,最后听了一场韩熙载的悲催经历突然对前面的画感受强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说实话我在学校听老师讲课老师讲的都没那么细,原来中国的画是要这么感受的…
    回复
    2018-11-13 10:49
  • Illu_vh

    免费的西方美术史是命,付费的中国美术史是运,定数是可以通过愿力改变的。喜马拉雅多年来首单,收费是件互益的事,老师加油,带薪使节才能心无挂碍专心布道
    回复
    2019-03-06 18:09

    张法中 回复 @Illu_vh: 感谢!

  • y65y8jxvrh3un4dr8bqi

    哈哈..张老师能不能介绍一下你算命的朋友...
    回复
    2018-11-08 10:01
  • 舞者_j1

    真正提出文人画的人是苏东坡,所谓“士夫画”
    回复
    2018-11-07 08:00

    1563230qgpd 回复 @舞者_j1: 董其昌的南北宗论的提倡有云:禅家南北二宗,唐诗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文人画的这一词是较晚才提出的,但是文人画的概念在唐代就开始了

  • 芃大小姐

    終於等到了! 馬上購買!
    回复
    2018-11-07 00:37
  • 熊孩子_nf

    我有时候在想,现存的《韩熙载夜宴图》是宋人摹本,从屏风上的山水构图习惯可以看出临摹者可以根据时代而更改原作内容,或者说精进原作技法,有没有可能原作者其实并没有表现写实这么高深的技法,只是宋人临摹者根据时代对南唐的政治理解根据历史事件修改出的乱世的最后一场狂欢,狂欢过后曲终人散,留下的是无限江山。
    回复
    2019-03-07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