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年味就是炸带鱼时满屋子的香味儿
 39.67万

试听180139 年味就是炸带鱼时满屋子的香味儿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6:5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有一种幸福叫单位门口领年货

 

大概是从50后到80后,提起过年吃的各种美食,第一反应印象最深刻的,恐怕还应该是带鱼

 

 

三四十年以前过日子,跟现在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人人差不多都得有个单位。像我这种没单位的闲散艺人,放在那年头根本不能算是正经人。

 

那时候的单位不光是个上班的地方,还是种生活的保证。一个人只要有了单位,从上班报到那天开始,直到去八宝山,就都算有人承包了,好多事儿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就拿过年的年货来说,直到90年代末,每年只要进了腊月,好多单位都能看见这么个西洋景儿。就是职工统一发过年的东西。

 

当时单位发东西的地方多数都是放在大门口,人行便道上。意思就是让走过路过的人全瞧瞧,我们单位发东西啦!用现在的话说这就叫晒幸福

 

 

每个单位效益不一样,有穷有富,发的东西也不一样。有的单位效益差点,过年最不济,也得发3样儿东西。1桶油,1袋米,外加1盒儿冻带鱼。

 

年货多少得看单位效益好坏

 

我年轻那会,每到过年前的这个时间段,跟大街上用不着走多远,准能看见有单位乱哄哄地跟那发东西。男女老少一大帮人,跟单位门口儿堵着等着领东西。

 

 

单位管发东西的人,左手拿花名册,站在那儿点名。点到了谁,谁就过去领自己那份儿东西。赶上单位发的东西多,自己一人儿拿不回去,还得把老婆孩子叫过去帮忙。

 

那个时间段儿跟大街上溜达,单看来来往往的人手里拿的东西,您就能大概判断出来,他那个单位效益怎么样。

 

 

单位效益好自行车前筐、后架子东西都装满了,骑都没法儿骑,只能慢慢儿推着往家走。要是单位效益不好,带鱼都没有,就一桶油一袋米,分量还都不大,自己一只手就能拎着回家。

 

菜市场是走错了的动物园

 

70年代,就是我刚上小学那会,单位不发东西。每到过年城市居民可以拿着家里的副食本去副食店、粮店、菜市场这些地方,买几样春节物资。

 

 

春节物资跟后来单位发东西不一样,不是说您凭着本可以直接领这么一份东西走。意思是说凭着家里的副食本才可以花钱买这么一份东西走。您要是光有钱没本,人家也不卖。

 

70年代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市场上卖的东西,全都是统一定价。一样的东西,甭管去什么地方买价钱也都一样。

 

话虽这么说,一样都是带鱼,副食店、菜市场进货的渠道不一样,再就是货到了以后保存的条件不一样,品质也就有高有低。

 

 

老百姓兜里就那几个钱,过日子必须精打细算。谁都愿意花一样钱能买着最好的东西。所以买带鱼以前,必须得搞搞调查研究,看哪个地方卖的带鱼品质最好。

 

就拿我小时候住的白塔寺来说。那片儿的居民平常买东西,最近的副食店就是白塔寺副食店。平常我们家要是买个油盐酱醋什么的,全是就近去这个副食店。唯独过年买带鱼,必须舍近求远去西单菜市场

 

 

西单菜市场就是现在您去西单逛街,君泰百货那个位置。原先是个水泥的二层建筑,里边就跟眼下超市生鲜区的意思差不多,分柜台卖东西。

 

那时候像我这岁数的小孩,放了学没事也都爱逛逛西单菜市场。因为菜市场里边都是活物,您去趟动物园还得花钱买门票,逛菜市场没限制。有些品种的动物,正经动物园里边还没有。

 

 

过年买带鱼别忘带个搪瓷盆儿

 

西单菜市场的东西全品质好,那时候西单附近的居民,过年买带鱼首选都是去这个菜市场。带鱼您都见过,腥了吧唧,还容易流汤儿。

 

所以那时候家家户户买带鱼,都得拿个专用的“神器”。就是那种老式的小搪瓷盆。老北京管这种小盆叫浅子,意思就是说这种家伙什比盘子深,比正常的盆稍微又浅点。

 

 

七八十年代老百姓过日子,家里多少都得有这么几个小搪瓷盆。平常日子可以洗菜用,可以和面用,家里吃面条的话还可以捞面条用。要是想买点儿豆腐、生肉、带鱼这类容易流汤儿的东西,也可以端个小搪瓷盆去。

 

我小时候到了过年排队买带鱼那几天,您就看去吧,排队的人,人手一个小搪瓷盆。颜色大概就两种,要么是白的要么就是浅黄色,上头多少还都带点儿蓝花儿、红花儿。

 

售货员穿着蓝大褂儿,戴着套袖,胶皮手套,站在木头案子后头卖带鱼。排队的要都是老年人,妇女什么的稍微还好点。

 

 

最怕的就是有那十七八岁、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身强力壮,脾气也暴。眼瞅着这么长的队,自己没那耐心烦儿老老实实排着,就得想点歪门邪道。

 

赶上排队的还有别的小伙子,也是年轻气盛,看见这位加塞儿不顺眼,嘴里立马就能嚷嚷出来。听见后头有人嚷嚷,明知道理亏,嘴上也得硬撑着回那么两句。一来二去,当场就能打起来。

 

 

年味儿就是炸带鱼时满屋子的香味儿

 

甭管单位发的带鱼还是市场上买的带鱼,拿回家第一件事都得抓紧收拾出来,要不然容易坏。这种鱼的好处就是肚子里没什么东西,身上也没有鳞。

 

 

收拾的时候,最多就是把脑袋铰掉,尾巴铰掉,肠子掏出去,鱼身子铰成一段儿一段儿的洗干净。洗干净的带鱼段儿马上就得下锅油炸,为的是让鱼肉定型减少水分,延长保存时间。

 

炸这个带鱼段儿有讲究,只能炸到八九成熟,相当于是半成品。鱼段儿炸好了以后,也是找个干净的小搪瓷盆,放在里边盖上盖儿,搁在院子里阴凉的地方冻起来。

 

 

如果您真正想吃炸带鱼段儿的时候,那就从外面把带鱼段儿回个锅,使劲儿再炸炸,撒点椒盐就能上桌。

 

那时候老百姓过日子都细,为了省煤气,过年炸带鱼用的多数都是屋里取暖用的蜂窝儿煤炉子。炉子风门打开,火烧得旺旺的,上头架口小铁锅,锅里倒满了油。

 

这一锅油也不光是炸带鱼,捎带手还得把过年吃的排叉儿、咯吱盒、素丸子、炸豆泡儿、炸松肉、炸藕合儿,这些个炸货,全做出来。

 

 

各种炸货漂在滚烫的油锅里刺啦、刺啦地一响,屋子里飘起油烟子的香味,立马儿就能找着过年的感觉。

 

尤其是腊月二十九那天夜里,得提前把第二天吃的带鱼炖出来。临上床睡觉的时候,装满了带鱼段儿的铁锅,搁在炉子上,小火儿满咕嘟着。

 

 

小孩床头放着第二天穿的新衣服,闻着炖带鱼的香味关灯睡觉。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事儿,没准还能听见大人从床上起来给锅里的带鱼翻身,怕时间长了糊锅。

 

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锅里的带鱼炖得是骨酥肉烂,盼了整整一年的这个年就算是到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