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拜与梅花鹿的传说 讲述/施立学
 1.31万

鳌拜与梅花鹿的传说 讲述/施立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52



在长白山哈达岭的余脉,有个苏完部(今吉林双阳)。当时,苏完部有个首领姓瓜尔佳氏,名索尔果。明万历十六年,也就是公元1588年,索尔果率领十个儿子及族人五百户归附了建州部努尔哈赤麾下。在索尔果的影响下,周围的许多部落也纷纷投靠了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授索尔果的二儿子,年仅二十五岁的费英东一等大臣,处理政府事务,并将努尔哈赤长子台吉褚英的女儿嫁给了费英东,成为额驸(清宗室、贵族女婿的封号)。后来,由于费英东战功卓著又成为辅政大臣、一等总兵官,先后被皇上封为直义公、一等公,死后配享太庙。其次,是将索尔果的第九子卫齐,授予世袭备御一职,后来还进入十六大臣之列,成为太宗文皇帝的八门总管。

明万历三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610年春节前后的一天晚上,卫齐的夫人在睡梦中,梦见了一只长有龙角的梅花鹿从天而降,不顾一切地摔到怀里,撞得夫人身子向后一躲,却一脚把睡在身边的卫齐,给踹醒了。从此,夫人就怀上了孩子。这是继卫齐次子卓布泰出生以后的第三次怀孕。

怀孕没多久,突然传来战报,海西女真窝集部,掠夺了努尔哈赤所属建州部一部分领地,还有向建州部进一步入侵的可能。

为了让夫人顺利生产,情急之下,卫齐只好派人用马车把夫人送到苏完河东岸的卢家屯(现为双阳卢家满族村部所在地)。卢家屯是卫齐夫人娘家世居地。

提起苏完河,大家很陌生。其实,她就是今天的双阳河。那时老辈人还叫她苏瓦延河、苏斡延河、酸河等名字。为什么这么称呼呢?因为这条河每年到汛期时,上游的地表黄土被冲刷汇入到河水中,使河水变成浑黄。汉语“黄色”或“浑黄色”译成满语就是“苏完”、“苏斡延”、“苏瓦延”等词汇。而“苏完”、“苏瓦延”、“苏斡延”等满语音转成汉语与拼音“shuangyang”特别接近,于是便把这些满语发音转音成为“双阳”。

这条河,除了发黄还有个特点,河槽是泥沙质的。每到汛期,河水暴涨,致使河水经常改道,冲毁良田。还是在苏完部归顺努尔哈赤建州部之前,索尔果曾率领部族在苏完河上游一个弓形急弯处,仿照中原龙王庙的样子,修建了一座大龙王庙,用以祭祀苏完河河神,祈求风调雨顺。后人也有到大龙王庙求子求财、驱病去邪的,都很灵验。为此,大龙庙长年香火不断。

按照时间推算,卫齐夫人怀有身孕已至十三个月,孩子早该出生了,可就是不见动静。娘家人纳闷,是不是未出世的孩子有问题了!不少娘家人问夫人感觉咋样?她却说:“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小胳膊小腿经常踢打。”可娘家人盼着孩子早点来到人世,便四处打听如何处理这样的难题。有位年长的老太太出了个主意:让夫人到大龙王庙敬香拜神!

有病乱投医,遇事瞎想辄。有了辄就试试吧。第二天,夫人吃过早饭,就在娘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大龙王庙求神。说来也巧,夫人上了香,许了愿,叩了头,还没等起身,肚子就真的疼痛难忍了。与此同时,本来还是好好的天空,却突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惊吓之余,夫人竟然把孩子生在了庙里。

孩子下生后,双膝跪地,仰头痛哭不止,好像极不情愿来到这个世界似的。

回到娘家后,孩子仍然哭闹不止,便派人到苏完街请郎中看病。郎中看着孩子那可怜相也是毫无办法。无奈,娘家人只好请来了大龙王庙的住持法师。法师作法三天三夜,孩子总算止住了哭泣,平静下来了。

娘家人感激之余,忙问孩子的吉凶祸福,法师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孩子不是凡人,只是生不逢时。如果不是夫人求子心切,再过两天莲花怒放之时出生,那就是贵不可言喽!”停了一会儿,法师又说道:“尽管如此,小家伙儿出生时,莲花已生蕾,将来仍是大富大贵之人。可最终的结果如何,就看小家伙儿的造化了!”

这个生在大龙庙里的孩子,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瓜尔佳氏.鳌拜。

满族人有个习俗是抓周,就是在孩子长到一周岁似懂人事时,取些“小玩艺”让孩子抓。孩子先抓什么,就预示着孩子长大后的志向。瓜尔佳氏是个满族大户人家,当然也不能破了老例儿。

小鳌拜满周岁那天,母亲准备了一堆小玩儿艺,有小弓、小箭、小刀之类的物品,还有用布做的小猪、小马、小鹿之类的动物。抓周开始时,小鳌拜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看了看,最后一手抓了把小刀,一手抓了只小鹿。夫人看到小鳌拜的举动,想起了怀孕时做的那个怪异的梦,莫非这孩子将来真有什么特别之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战争,让社会动荡不安,致使已经长到三岁的小鳌拜,不能回到建州部同父亲、哥哥们团聚。

一天,夫人正在娘家和小鳌拜做游戏。突然,一只梅花鹿惊慌失措地冲进屋里,前腿跪在夫人面前,眼汪汪地看着夫人,似有求救状。见此情景,夫人连忙把鳌拜放到炕上,关上门向屋外走去。

刚走出屋子,见一位气喘吁吁地猎人从屋后跑来,问夫人:“看没看见一只梅花鹿?”夫人用手向南一指说:“已向南山跑去了。”猎人听后快步向苏完部南山追寻。

看着猎人走远了,夫人回屋推门一看惊呆了,却见小鳌拜骑到了梅花鹿的背上。梅花鹿却一动不动看着开门进来的夫人。夫人赶紧把小鳌拜抱到炕上,又想起过去怀孕和抓周的情景,便在炕柜里找出了二尺多长的红丝绸,两手扯着向梅花鹿示意。梅花鹿好像领会了夫人的用意,将头伸到夫人两手间。夫人把红丝绸环绕到两只毛茸茸的鹿角根部,系了个扣,说道:“猎人走远了!鹿儿快快逃命吧!”夫人说完了,梅花鹿真的跑出屋子。但见梅花鹿两步一回头、三步一转身,恋恋不舍地往南面的光屁股山密林中跑去。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四年。一个雨后初晴的早晨,小鳌拜在姥姥家院子的索罗杆基座旁边,骑着木制小鹿玩儿耍。忽然间,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只梅花鹿。只见梅花鹿奔到小鳌拜面前,用系着红布条的鹿角,顶住小鳌拜骑的木制小鹿,快速往院外推去。梅花鹿边顶边高声鸣叫,夫人和娘家人见此情景,惊讶不已,急忙往院外追赶。追出没多远,只听身后“轰”的一声巨响,小鳌拜姥姥家的整栋房子倒塌了。庆幸的是由于家人着急追赶鳌拜,没有人受伤。烟雾散尽,人们却看到:梅花鹿前腿跪地,用舌头舔了舔鳌拜后,就跑进了光屁股山密林中。看着梅花鹿角上系着的红布条,夫人喊道:“就是那只过去被救过的梅花鹿!”

大家不约而同地说:“小鳌拜和梅花鹿肯定有缘!”

一家人大难不死,庆贺三天,又把大龙王庙的住持法师请来做法事。法师作法三天三夜后说道:“要带孩子沿着苏完河往南走,等见到七眼泉方可停留,喝这七眼泉水。这孩子将来还要在南方做大事,必成大业呀!”

后来,夫人按照法师指点,向南找寻,在光屁股山脚下发现了七眼泉。并把鳌拜安顿在七眼泉边住了七天七夜。鳌拜喝着七眼泉水,练了七天七夜的武功。

再后来,鳌拜长到二十几岁时,跟随皇太极袭击朝鲜、围攻锦州、占领山东、征讨湖广、夺取四川等等,立下赫赫战功,号称“巴图鲁”。在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被玄烨追封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男爵)。雍正年间,胤禛恢复了鳌拜一等公爵位,赐封号为“超武公”。

据说,鳌拜曾是龙的第九子鳌的化身,曾驮着老仙翁和五只梅花鹿下凡到今天的双阳。为此,御龙温泉曾围绕着这一传说打造成一座雕塑,放置在温泉洗浴场,还将鳌,作为御龙温泉的标识给予推介宣传。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