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贞:东北最美女土匪 讲述/施立学
 1.29万

张素贞:东北最美女土匪 讲述/施立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11

这位传奇的女匪,名叫张素贞,辽宁辽阳人,长相十分漂亮,也善于打扮,在民国时期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张素贞自小母亲就死了,她四处漂流。逢乱世,加之年幼无知,不幸被人拐骗到长春。卖入妓院。落进烟花,沦为妓女。她当时只有十六七岁,本是良家儿女,极力想逃出火坑。她在妓院里结识了“仁义军”的匪首大龙,俩人情投意合,订为终身,大龙用高价将张素贞从妓院赎出。

从此,张素贞与大龙成为夫妻,并随大龙参加了土匪绺子,率匪二千余众,经常活动于宾江道属五常、榆树、双城等县。一直到1923年(民国十二年),大龙在攻打德惠县万宝镇善人屯纪家大院时,被长春县保安队击毙后,张素贞便自任土匪大当家的并报号驼龙,因其枪法较好又有“双枪驼龙”之称。不久其匪队被击溃,驼龙无奈又隐匿于娼门。驼龙这伙土匪无恶不作,老百姓恨之入骨。官府悬赏捉拿驼龙。于1925年在公主岭妓院被擒,同年一月在长春被处决,年仅24岁。

张素贞,年纪轻轻被卖到长春的妓院当妓女,流落烟花之地,尝尽人间酸甜苦辣。16岁时,她被摩天岭仁义军王福堂看上,做了他的压寨夫人。


张素贞的情商极高,而且善于适应环境,她并没有如寻常女子,入了匪窝后哭哭啼啼。相反,她很快便适应自己的新身份,积极与绿林认识并打交道。王福堂非常喜爱张素贞,不仅因为她相貌出众,更因她情商、智商皆过于常人,于是教她射击与骑射等技能。

张素贞果然聪明,在王福堂的悉心教导下,她的战斗技能成长迅速,山寨一般男人都绝非她的对手,张素贞也因此积累了崇高的威望。1923年(民国十二年),兵打乱石山,死了大龙。

乱石山在德惠万宝镇善人屯的北面,山不算高,东西而卧。屯西头有条沟子,每当暴雨倾盆之时,常从山上冲进沟里一些石头,人们便把此山叫做乱石山。

1923年10月5日(民国十二年的阴历八月二十五日),清晨4点多,天还黑咕隆冬的,便从乱石山善人屯屯西进来一伙土匪,共有一百多人。“仁义军”匪首大龙率“爱国”、“九龙”等几个土绺子直奔屯中摸来。

正是深秋大忙季节,东毛家沟有个农民叫赵普,赶车上西刘家窝堡去拉地,当他走到善人屯屯西的时候,迎面碰上了这伙土匪。赵普见事不好,急忙磨过大车,顺着屯后的大道就往回跑。胡子假装追撵赵普的大车,紧紧跟在后面,进了屯子。老纪家发现胡子跟在后面,也没敢开大门,赵普的大车就直奔屯东下去了。

胡子过了护村壕,纪家大院发觉了,胡子不是追撵大车,而是来打窑的,便向胡子开了枪。胡子一边还击,一边破口大骂,说是借道走走,等抓住你们非把狗崽子的“嘎拉哈”摘出来。老纪家西面是张凤和老黄家,这两家窑小,被胡子几枪就打进去了。胡子进屯时,屯里有的人正在山上割地,有些人听说来了胡子都吓跑了。没有跑出去的,都被胡子赶到张凤和老黄家,叫他们烧水做饭。

胡子这次进善人屯,是来打纪家窑的。老纪家是善人屯最大的富户,自己不种地,依靠土地出租,坐地分成。老纪家的院套很大,分为老院和二院,是座连环窑。住在老院的哥俩,当家的叫纪惠文。住在二院的也是哥俩,当家的叫纪炳文,外号“纪花脸子”,枪法很准。纪惠文和纪炳文系亲叔伯兄弟。老纪家常年雇用着打杂的、小猪倌和大师傅,并建立了地方保卫组织,叫做大排,共有二十多人,使用快枪,还有手榴弹等,为纪家日夜护院。大排的头子叫甲长。当时任甲长的叫孙向廷,因为讲话总好摆手,人送外号“孙老摆”。纪家大院的院墙1丈多高,墙顶上带垛头子,院墙都是用草辫子裹大泥垒起来的,比较坚固。大院的四角都修有炮台,并架设着台枪(一种比洋炮大些的火药枪),紧贴院墙内堆放着树枝子,里边暗下带弦地枪,一碰上就响。为防备胡子打窑、绑票,老纪家做了各种准备,还把砖用煤油浸了,一旦夜间有事,用火点着扔在外面照亮,以便防守。

由于胡子是几个绺子汇合起来的,人多势猛,很快就占据了屯中的各家各户,包围了纪家大院,使其成了一座只能困守的孤窑。胡子使的全是清一色快枪,他们把临近人家的墙头、房山抠开做枪眼,向纪家大院射击。老纪家嫌老陶家的房,遮挡眼目,有碍防守,就在箭上绑了棉花,沾上煤油,用火点着,把老陶家的房子射着了。因为老陶家的房子离老纪家的房子较近,因此,纪惠文家的五间厢房也被烧了。胡子一边打,一边呼喊着,以壮声威。有些冲到院墙下面,抠开了一截墙,打进了院里。就在这时,他们碰上了暗弦,下在树枝子里面的地枪响了,再加上院里的火力很猛,进了院的胡子又被打了出来。就这样,胡子在明处,老纪家在暗处,从日头一出来一直打到晌午歪,也没攻下纪家大院,胡子很恼火。原来“搬舵(无所不能的人物)”先生搬道时,定的是半夜子时打善人屯(不知是什么原因来晚了),眼瞅着这种费劲难打的局面,都嘟嘟嚷嚷地发泄着不满:“这能像他妈逛大街? ”有个胡子头来找大龙。

大龙正跟老婆驼龙在张凤家抽大烟,大龙一听,拎枪就去了。不大一会儿,大龙负了重伤被人背了回来。这时,长春的保安队足有一连人,跑步赶来了,一齐攻进了善人屯。保安队在外面打,老纪家在里面打,把胡子夹在当中,使他们腹背受敌,形成了内外夹攻之势。不到半个钟头,胡子伤亡惨重,渐渐支持不住,便骑上马突围了。临撤时,他们把负了伤的大龙掫到马上。还没等突围,大龙就咽了气,只好把他扔在了南大洼的九节坟,慌忙往西南逃窜了。保安队在屯里没有站脚,码着胡子的逃路,在后面紧紧追赶。追出不远,便转回长春去了。

驼龙领着败兵跑到吴家窑,才稳住了神儿。摆设香案,成仔儿地烧香,哭喊起大龙来。乱石山这一仗,胡子被打死二十多人,连胡子头大龙在内,统统都被保安队剁了脑袋,拿到长春为凭证,领取子弹去了。善人屯只死伤了三个人,老陶太太、张大神的老儿子、大排的甲长“孙老摆”被打掉了一个指头。事后,光子弹就拣了几箱子,可见这一仗是何等激烈。

自从这一仗后,善人屯的南面虽然还时常过胡子,但是,因为胡子在此惨败,又被打死了匪首大龙,有些忌讳,一直再没来打过。后来,人们便把这次战斗叫做兵打乱石山。

兵打乱石山,大龙阵亡,张素贞凭威望与能力,继承仁义军头领之位,报号为“驼龙”,山寨中几千男人无不心服口服。

由于张素贞能力非凡,摩天岭的业绩也越干越大,驼龙这个名号逐渐响彻东三省。


作为知名女匪,张素贞虽不是良善之辈,但却也说得上盗亦有道。她做事既有原则性,她带领2000人,主要抢劫达官贵人、财主土豪,不将枪口指向贫民百姓。而且,她即便打劫富豪,也从不将其家产洗劫一空,总给人留下部分赖以为生的钱财,留了一条活路。抢夺而来的钱财,张素贞除了分一部分给手下兄弟,也经常拿出部分接济贫困。此外,张素贞由于自己出身烟花之地,深知此处女子的无助、无奈,甚至悲惨,所以她经常为窑姐们出头 。

正因如此,张素贞在平民百姓口中,并非如一般土匪声名狼藉。但她即便再盗亦有道,毕竟也是土匪,作为东北最高司令长官,张作霖岂能让张素贞在他的地方上为所欲为?于是决定将巨匪张素贞剿灭。


土匪出身的张作霖,对付土匪张素贞可是行家里手,他在一青楼布置伏兵,只等张素贞入瓮。一日,张素贞果然来到张作霖设伏的青楼,被东北军李杜抓捕。

自抓到张素贞,李杜先后收到了张学良和吴俊陞的电报,这两封电报都是要救张素贞的。张学良是因为看过张素贞的照片,一见倾心,想见一见这位最美的土匪,就命令李杜把张素贞押去沈阳,而张学良的府邸就在沈阳。但是李杜却知道不能放了张素贞,把张素贞押往刑场的时候,张素贞仍然毫无惧色,还大喊“来吧!我不怕死”。当地的百姓还流传着一种说法,据说主持剿匪的张作霖,曾下达了招安张素贞的命令,张作霖认为,驮龙这样的女匪能力过人,若能改邪归正,当为东北军一名将。但是已经晚了。

张素贞的故事后来不仅被改编成了戏剧,而且还被拍成了叫的电视连续剧《烟花女驼龙》。

然而,当时现场指挥抓捕张素贞的并非张作霖本人,而是东北军的某一军官。张作霖于是让张学良写信给某军官,要求他放过张素贞,并将其押至自己府邸。不料,张作霖的信送到该军官处时,张素贞已被处决。

张作霖得知,勃然大怒,气得连骂“妈了个巴子”。据说,张素贞被处决时,该军官给予了她一项特权——可以不穿囚服,以留其尊严。而且,当时竟还有不少人为她送行,有人甚至留下泪眼。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