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时习关乎国家亡
 1.93万

5. 时习关乎国家亡

00:00
14:15


同样是伐君,汤王、武王的英明千秋万载,王莽却臭名万世,时不同而已;宋襄公伐郑结局却惨败,错失时机而已。公天下当如何诤谏,家天下又当如何诤谏,是君子还是小人,是明君还是昏君,皆可以“时”来分辨。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这个“时”字可说是非常重要,孔子之所以称为“时圣”,就是因为善用这个“时”。


能否适“时”攸关君子、小人之分。好像《论语》的这一句,邦有道,谷,说国家有道,什么叫有道呢?有明君,有良臣,讲个道理大家来评评理,可以评断出个道理来,那叫邦有道。讲个道理评断不出来,越评断越模糊,没有主轴,那叫邦无道。谷就是吃俸禄。国家有道的时候,良臣齐聚一堂,可以来握持国家的大纲,这个时候我们一起去共襄盛举,去吃国家的俸禄,去为国家开创太平的根基,这是非常光荣的。所以邦有道的时候,应当赶快到国家朝堂里面去效劳。邦无道,谷,耻也,说“邦有道,谷”这当然是正确的;邦无道,还谷,邦没有道,当然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说,他是圣人、他是贤人,他无视于旁人的污秽,他一个人可以独闯出一股清流;但有时候你有这个愿望,却是非常的困难。你虽然可以守住自己的清廉,可是旁边还是一塌糊涂,这种情况你没有办法只手回天。因此,这种情况与其去助纣为虐,不如悄然隐退,不必要再跟他们趟这个浑水。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还在那边吃着俸禄,看着国君行无道的事,对于百姓的赋税越征越多,府库里面越来越充满,百姓越来越空虚,岂不是助纣为虐吗?这个时候还吃什么俸禄呢?还抱着这个俸禄不放,耻也,说这是最羞辱的事。所以同样是为国家服务,有的时候是一种光荣,而有的时候是一种耻辱。也许你会说,“我都一样的认真,我一样守着我的清廉,”可是有时候是足以助纣为虐,所以,君子会说“耻也”。


这个就是一个“时”的不同,你的“时”有你的时空的位置,朝纲上有朝纲上的人物,有它的气氛,这些有的时候是你没办法改变的。这个就是时机,君子要识时务者为俊杰。


再看《庄子》这段,差其时,逆其俗者,谓之篡夫,譬如说王莽,他也是篡位。当其时,顺其俗者,谓之义之徒,例如说汤王、武王。王莽也是篡位,逆其君。武王、汤王也是一样,逆其君。但是在历史上,武王汤王虽然伐他的君,可是他的英名千秋万载。王莽同样是逆他的君,可是他臭名万世。这个差异差在哪里?“时”。这个“时”是面临纣王、夏桀这样的暴君,百姓内心的愿望是赶快让他下来。为了救百姓于水火,所以这样做,所以养百姓的仁,他的功德唱到千秋万世以后。而王莽虽然同样是逆他的君,可是却不同,那时本不该这样做,天下苍生也没这个愿望,也不期盼他这样做,而他竟然做这样,这个就是“时”。如果王莽他篡位的时机是在汤王跟武王的时机,然后今天会怎么样?那就截然不同了。我们歌颂的会变谁?就会变王莽,就完全不同。


另外能否适“时”也攸关智愚之分。好像《论语》这段,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这个人有程度,你所饱满的有程度的学问这个时候应该对这个有程度的人讲;这个人有德性,你所握有的深入的学问应该跟这个有德性的人讲,然而你却死守着握在身上不放,那这个叫做失人,这个就是不当时。像古代的武术,或者你握有一个什么样的术,非常厉害,可是它可以帮助很多人,它也可以残害很多人。那你就要看呐,看他三年,看他五年,看他的德性如何,看他的智慧如何。觉得他德性很好了,然后偷偷教两招给他。德性很好,可是我想我教给他,我就会少赚很多钱。你开班授徒,你教了很多徒弟,然后他们来跟你学习,然后已经学到什么班,又进阶到什么班,他已经有程度可以接受这个学问,而你却还是盖着不给他,那这又是为什么?这就是德性上会有亏损,这叫做失人。你浪费他的生命,你浪费他的青春,你美其名说,你在握有一个什么资产,保护一个什么资产,其实内心的心思谁能知道?这个就是失人。


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这个人现在不适合跟他讲,这把枪拿给他,他现在会去抢银行,你这个时候这么厉害的武器却给了他,那这样是不是残害到更多的大众?这个时候的“时”也不对。慢慢培养他,慢慢改造他,到他是可以信赖的,到他是可以接受的,是对大众有益的,那个时候把最有利的利器要给他。但是如果时机不当而却跟他讲了太多,这个就叫做失言。


失人也不当,不当时;失言,也不当时。该讲不讲,这是不当时;不该讲也讲,这个也是不当时。这个就是有关我们去分辨一个人智愚,他的贤愚怎么样来分?就根据这个来分。


我们再看这段,子夏说:君子信而后劳其民。信,就是他的德泽、他的用心,百姓已经感受到了。而后百姓感受到有一个明君在上,有一个好的主人,不会残害他的,信任他了。而后劳其民,这个时候国家需要什么样的劳役,需要充多少的百姓来做这些劳役,这个时候你发布政令,他们会相信你,心甘情愿地去做。未信,则以为厉己也,如果你现在是有这个需要,你也一心为公,可是百姓还在观察,因为还不认识你,可是你发布了一道很大命令,征调很多民兵,那百姓会认为什么?哦~果然没错,那个暴君来了,我们要准备怎么样怎么样来对抗他。这个就是“时”,时机还没到,那个信还没有建立。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到一个朝纲上去服务,这个国家是他的,古代就是这样,你看春秋时代不都是私家的嘛,谁是诸侯那这个国家就是他的。他传给谁?传给他儿子,儿子传给孙子,这就叫做私家。跟以前的尧舜时代是公家,是不太一样的。公家的时候有明君在世,是不这样谈论的,跟他诤谏,诤谏不行,因为这是公家的,几次诤谏还不行,就要想办法把你弄下来啰,为什么?因为天下是谁的?天下是公家的。我去你公司上班,几次诤谏不行,我能不能把你赶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这公司是谁的?公司是你的。像这种情况又不同,所以这是私家的情况,我诤谏几次都不行,我要改变我的方式,或者还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我可以求去,我离开,挥挥衣袖走就好了。如果你要在这里,你又必须要改变你的老板,那你要怎样?信而后谏。你慢慢展露你的才华,让他看到,让他信任,而后你讲话开始会有分量了,你来诤谏,这是私家来说,跟公家则又不同;未信,则以为谤己也,彼此的信任度没有建立,他不了解你的情况,这个时候你说太多,他总是会认为你是在毁谤他,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他,他也不了解你,这个就是“时”。


同样古代也有那样的贤臣,那样诤谏,还有拍桌子,骂国君的,还有那种诤谏的方式,晋文公成了霸王之后,然后在朝堂上咆哮:“哈哈哈,天下还有谁敢对我怎么样?”然后在旁边奏乐的那个乐师,弹古筝的,怎么样你知道吗?把整个古筝抱起来,整个就丢过去,丢在晋文公身上,晋文公一闪,然后那个龙袍子衣袖,撞在墙壁上,还破了一个洞。国家有明君,臣就敢这样干。那个国君如果再昏庸一点,这个乐师会怎么样?他的人头马上就要落地。这个就是“信”,就是我知道他有这样的德,但他一时会昏庸,我有这样的勇气,我相信我这样做他还不至于做这种动作。这是国有道的时候,危言危行,讲话很犀利,做事很利落,非常直接,不管你是谁,对就对错就错。国家无道的时候,危行言孙,说话客气一点,做还是非常犀利,因为你还是做对的事。如果不能够危行,那请问你,你在朝纲上做什么?混口饭吃。那不如包袱捆一捆回家去,如果你还想要有一点奉献的话,那就不同。


所以“时”很重要,你要看,这是公天下还是家天下,公天下有公天下的做法,家天下有家天下的做法;明君又有明君的做法,昏君又有昏君的做法,这就是“时”的选择。


能否适“时”也攸关成败的关键。譬如《东周列国志》里面有这么一段,宋襄公恨郑国尊楚为盟主,当时的战国时代二十几国一直战,战到最后七国,一直战,战到最后一国,这个中间就有很多合纵连横的政策。郑国尊楚国为盟主,宋襄公又得知郑公如楚行朝礼,到楚国去朝拜他,把他当成盟主。大怒遂起倾国之兵,亲讨郑罪,宋襄公请倾国之兵要去攻打郑国。然后郑国就向楚国求救,楚兵来救。公孙固,宋襄公的将军,请于襄公曰:楚兵明始渡河,我今乘其半渡,突击之,他就赶快跟他的国君说,现在正在渡河,渡一半,还没有全部过来,现在我们去突击他,他在河中央,也很难抵抗,这样子胜算就大了。襄公指大旗曰:汝见仁义二字否?他的大旗上面写“仁义”。其实他是不是真的仁义?不是真的仁义,真的仁义我管你跟谁一伙,你跟他在一起能够幸福,那我就祝福你。“你看到仁义两个字没?”寡人堂堂之阵,岂有半而击之之理?当小偷一样的行为我是不干的。楚尽济,公孙固又请于襄公曰,已经都渡河了,兵都渡完了,说楚方布阵,尚未成列,急鼓之必乱,他们正在排列、阵势,古代打仗都要这样的阵势,像现在我们虽然是科技时代,也要不要有兵法?也是要有兵法,武器怎么排,部队怎么排,先什么而后什么,这就是所谓的阵势。现在还没排成,急鼓之,一打他就开始乱了,排不成。襄公唾其面曰,吐一口口水在他脸上,说“你也配当我的将军?”汝贪一击之利,不计万世之仁义耶?“你只贪一时打胜仗,不计万世的仁义了?”不过这个宋襄公可能忘了一件事,他这个时候来伐郑到底有没有仁义啊?这是毫无仁义可言的。此时他却大谈仁义,其实他只是为了胜负,对不对?而在这关键时刻却谈起仁义来。即至两军交战,襄公身被数创,中了好几箭,右股中箭,公孙固扶襄公于车上,这才是一个忠臣你知道吗?谏了好几次都还不听,最后背他的是谁?还是他,被他吐口水的是谁?也是他,最后还是背着他的主人逃跑了。奋勇杀出,宋之甲兵,十丧八九,十丧八九你知道多少万人吗?这是无以数计的生命。一个人的昏庸,你看牺牲多少人,这是非常非常大的代价。


这个就是“时”,第一个“时”告诉你,你不能掌握;第二个“时”不能掌握;第三个“时”不能掌握,这是明君还是昏君?这就是昏君。因为这么多百姓的生命是要跟谁讨?就是昏君。这叫做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对吧?以上是从外王角度来谈“时习”。


我们就谈到这里。




28条评论
  • 听友7750009

    老师讲的很有道理啦,可是别人说时习是时常学习,那还怎么解释给他们听呢?
    回复
    2017-06-05 00:56

    黄庭心学 回复 @听友7750009: 经典的主轴是心性,学什么?阳明先生说:学 去人欲存天理。

  • 住斋山地

    感恩!!202101280722
    回复
    2021-01-28 07:22

    住斋山地 回复 @住斋山地: 感谢讲师!!!20211016

  • 桃之夭夭_5tu

    当言不言,失人;不当言则言,失人或失言都是因为心中有挂碍。
    回复
    2021-07-05 17:55
  • 听友256724152

    哪里有书卖呢
    回复
    2021-05-18 18:05

    黄庭心学 回复 @听友256724152: 目前还没出,以后会出

  • 小白团长

    半部论语治天下
    回复
    2019-10-03 18:12
  • 地天泰004

    失人失言比较印象深刻,感谢讲师
    回复
    2020-10-21 14:30
  • 學必有師

    禮定
    回复
    2019-02-22 14:00
  • 1377288jehl

    时也事也
    回复
    2019-04-20 07:09
  • 笨笨的素素

    “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因为自己有点好为人师的习气,所以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失言,而如果是顺时的言行,心上是会轻松自在的
    回复
    2018-12-08 17:18
  • 再回首_uf

    泓水之战 放在现在人的观点真的无法理解。
    回复
    2018-09-10 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