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时乃应对进退法
 2.67万

试听904. 时乃应对进退法

00:00
09:13


古之圣人怎样才能把握"时"切中在推动天下的一个节度上。伯夷,能退不能进,伊尹,能进不能退,柳下惠,三进三退,孔子是时圣,能进能退,根据时的变化通达权变。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再看《孟子》这段,伯夷这样一个人,我们看他怎么样用时。目不视恶色,他律己甚严。耳不听恶声,非其君不事,不是像尧舜禹汤的明君,他不屑于去当他的臣。非其民不使,不是像上古时代淳朴的民,他不屑去教他们。各位那这样还找得到官可以干吗?在他的世代是永远找不到的。治则进,乱则退,他就在想,如果百姓也很乖君上也很聪明,那我就去当官吧;如果上面乱七八糟,下面也乱七八糟,那就算了吧。各位,他到底是来享受的还是来平乱的?他可能也还没搞清楚。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横政出来的地方,暴民出现的地方,不忍居也,快速走过,他连停都不愿意停。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跟粗俗的村人一起坐在那边、站在那边聊聊天,他浑身不自在,他觉得就像穿着朝堂上的礼服坐在烂泥巴里面一样,非常难过。当纣之时,居北海之,以待天下之清也,在纣王的时代,他躲到北海边去,等待天下清明。


各位,他有没有掌握“时”?他只能掌握尧舜禹汤的“时”,其它的呢?他就只能够像那条匏瓜,挂在藤上让它烂。但是,他清不清廉?我们刚读下来就知道他这个人非常清廉,所以他还是有他的教化意义。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你看,很能够振奋人心,对不对?在那样的乱世还有这样清廉的人,他有他的作用,但是他能不能很精准的去“时习”,去握有一个他应当发挥的“时”呢?这是有困难的。


伊尹呢?另外一个人,伊尹怎么样的握有“时”呢?何事非君?何使非民?什么样的君不能侍呢?什么样的民不能去管理呢?治亦进,乱亦进,君有道也照样去当官,君无道还是照样去当官。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纳之沟中也,他在想,如果天下的平民百姓有一个人不能够受到尧舜禹汤那样的恩泽,那样的太平盛世的好处,他就好像把自己推到沟壑中一样,那么样的难过。伊尹能不能掌握“时”呢?可以,他可以掌握进的“时”,可是该退的“时”,他没有办法掌握。


刚刚那个伯夷能不能掌握该进的“时”呢?他没办法掌握。不过退的“时”,他掌握得很好,所以他一直都退在北海滨。而这个伊尹该进的“时”都能掌握,可是该退呢?所以他必须奔波于道路,他不能慎重于去选他的“时”。


柳下惠,不羞汙君,不辞小官,就是再烂的君,没关系啦,反正他烂是烂他的,我的清廉是我的,他就去当官了。再怎么样小的官,怎么样羞辱他,才干这么高,给他一个很小的官,无所谓啦,反正是为民服务。与乡人处,由由然不忍去也,他跟伯夷刚好完全不相同,他跟乡村的老人、俗人在那边相处,他爱乡土的情,不忍离去,刚刚那个伯夷好像穿着礼服坐在烂泥巴里面一样,他跟一般乡土的民接触是那样的,亲是亲到那样。柳下惠说,尔为尔,我为我,说你是你,我是我,虽袒裼裸裎于我侧,袒裼裸裎,就是露肩露膀的,不怎么穿衣服的,在我旁边,尔焉能浼我哉?他能够污染得了我吗?那个“浼”是污染,他还是污染不了我,反正你是你,我是我。他的宽和未免也太宽和了,对不对?


伯夷的那套不能拿来教育百姓,教育完了每一个人都(台语)柳下惠这套也不能拿来教育百姓,教育完了之后很无礼。那个“时”就是不能切中一个能够推广于天下,不会产生不良副作用的一个节度,做不到。


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但是他还是有好处,在那样狭隘、拘碍的,你你我我计计较较的世代里面,听到柳下惠这样宽和的心,反而有一种教育作用。鄙夫心地宽了,刻薄的人变敦厚了。这个是柳下惠他懂得掌握与大众相处的“时”,却不知道去掌握应该保持距离的“时”。


看看孔子吧,孔子去齐,受到晏婴的排挤,很嫉妒孔子,很怕孔子在齐国留下来当官,会把晏婴给盖过,他就排斥他。然后他就要离开齐国了,接淅而行,淅就是洗米水,他准备要走的时候,弟子正在外面煮饭,野炊嘛,大路人马出去都是在外面野炊。“走啦走啦走啦”,洗米水刚好洗一半,就把洗米水倒掉,把米捞出来,然后包起来,“走啦走啦”。意思是说有没有煮饭?没煮饭,未免太急了吧?很急,为什么?因为这里已经不值得再留恋一分钟一秒钟,我们赶快为下一个前程去打拼,为天下众生去打拼,所以说接淅而行。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可是同样是离开国家,离开鲁国他说,“慢点慢点,我们再等一会”,这边再看看,那边再看看,为什么?这是去父母国之道也,内心感念我们的国度,感念这里的一草一木,感念这里的人事物,那种感怀之情溢于言表,迟迟吾行也,慢点慢点嘛,再看看嘛,走慢点


孔子是不同的,孔子可以速则速,可以久则久,可以处则处,可以仕则仕,这个就是孔子。看情况,去创造一个情况,然后看情况。像他进了鲁国当了相位,看情况,干得不错,结果鲁君昏庸、好色,中了齐国的计。(齐国)送了三十几个女乐来,中计了,劝一天,鲁君不早朝,劝两天,不早朝,劝三天,不早朝,然后他没有急着走,等时机。刚好等到一个祭典,本来应该送他一块肉,那块肉刚好没送来,不脱冕而行,赶快走啦走啦走啦,然后人家问为什么走啊?祭祀的时候我是何等的地位,应该给我一块肉,竟然没有给我,所以他就走啦。会不会给人家笑?你这么爱吃肉。就是要给人家笑,他掌握到“时”,因为要让你们笑我,不要笑我的君,这样了解意思吗?心是这么样的深,这么样的宽。然后掌握“时”就走了,因为要去往下一个国度,去看看还有谁可以用他。


孟子写完上一段,他就评判说,伯夷,圣之清者,伯夷,这么多人学他,他成圣了,是圣里面有“清”的德性的人;伊尹,圣之任者也,他愿意挑起任何重担的人;柳下惠,圣之和者也,什么人都好;孔子,圣之时者也,在圣人里面堪称“时”的,“时圣”,孔子集其大成,称为“时圣”,你听过这个名称吗?叫“时圣”。他也称为“素王”,就是没有官阶的王,是真正的王,因为他的教化已经可以王天下,叫做“素王”。


这个就是为什么“学而时习之”的这个“时”,这个学问,去时习这个“时”的学问是如此的重要,而摆在《论语》的第一行。当然后面的那几行,都跟这个主题是有关的,所以这个“时”字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


我们就谈到这里。



17条评论
  • 温哥华泛熊

    很精彩!感谢感恩张庆祥老师!
    回复
    2020-09-08 07:28
  • 书觉先生

    不得不说张老师熟读四书五经,可是如果没有一定的儒家知识体系和对孔子,孟子的了解,对春秋时期的时局的了解,绝对会被绕晕,一句学而时习之,用如此长的时间去解析,几乎绕了一大圈,难道一个刚入门的学子,真的不会被搞懵嘛?还是听得人都极度有天赋?
    回复
    2020-10-14 10:19

    上官文欣 回复 @书觉先生: 论语的首章和首句,何其重要,多花时间解析很有必要

  • 地天泰004

    结合传习录在听一下论语,有不同的感悟
    回复
    2020-10-19 15:43
  • 捕鱼人1

    讲得好!谢谢老师
    回复
    2018-01-08 08:43
  • 住斋山地

    感恩!20210128
    回复
    2021-01-28 07:12

    住斋山地 回复 @住斋山地: 感谢讲师!!20211016

  • 静坐的小丸子

    听了之后感受到孔子的能进亦能进,正是因为有对比,伯夷退的道守得好、伊尹进的时守得好、柳下惠能进能退,但没有尺度太大,缺少了礼。虽然都是圣人,对比起来,孔子的“时”把握的最好!
    回复
    2020-04-07 16:24
  • 宣承志

    签到
    回复
    2018-08-01 08:16
  • 听友49338299

    我喜欢这个节目,请问怎样购买呢
    回复
    2018-02-21 09:49

    黄庭心学 回复 @听友49338299: 喜马拉雅APP,注册一个帐号后登录,根据提示购买(购买时登录的帐号务必要记住)

  • 陈玉芳_33

    我去年买了,让我好好的听吧!我不会玩手机,抱歉!丨
    回复
    2018-11-29 10:54

    听友213000214 回复 @陈玉芳_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