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剧】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下)
 15.04万

试听180【有声剧】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下)

00:00
16:33



迎春正因他乳母获罪,自觉无趣,心中不自在,忽报母亲来了,遂接入内室。奉茶毕,邢夫人因说道:“你这么大了,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他。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迎春低首弄衣带,半晌(shǎng)答道:“我说他两次,他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邢夫人道:“胡说!你不好了他原该说,如今他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分来。他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如今直等外人共知,是什么意思。再者,只他去放头儿,还恐怕他巧言花语的和你借贷些簪(zān)环衣履(lǚ)作本钱,你这心活面软,未必不周接他些。若被他骗去,我是一个钱没有的,看你明日怎么过节。”迎春不语,只低头弄衣带。邢夫人见他这般,因冷笑道:“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hè)赫(hè)扬扬,琏(liǎn)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但凡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又有一话说;只好凭他们罢了。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你虽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该彼此瞻顾些,也免别人笑话。我想天下的事也难较定,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到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也不能惹人笑话议论为高。”傍(páng)边伺候的媳妇们便趁机道:“我们的姑娘老实仁德,那(nǎ)里像他们三姑娘伶牙俐齿,会要姊妹们的强。他们明知姐姐这样,他竟不顾恤(xù)一点儿。”邢夫人道:“连他哥哥嫂子还如是,别人又作什么呢?”一言未了,人回:“琏(liǎn)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听了,冷笑两声,命人出去说:“请他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他伺候。”接着又有探春的小丫头来报说:“老太太醒了。”邢夫人方起身前边来。迎春送至院外方回。
绣橘因说道:“如何,前儿我回姑娘,那一个攒(cuán)珠累丝金凤竟不知那(nǎ)里去了。回了姑娘,姑娘竟不问一声儿。我说必是老奶奶拿去典了银子放头儿的,姑娘不信,只说司棋收着呢。问司棋,司棋虽病着,心里却明白。我去问他,他说没有收起来,还在书架上匣内暂放着,预备八月十五日恐怕要戴呢。姑娘就该问老奶奶一声,只是脸软怕人恼。如今竟怕无着落,明儿要都戴时,独咱们不戴,是何意思呢。”迎春道:“何用问,自然是他拿去暂时借一肩了。我只说他悄悄的拿了出去,不过一日半晌(shǎng),仍旧悄悄的送就完了,谁知他就忘了。今日偏又闹出来,问他想也无益。”绣橘道:“何曾是忘记!他是试准了姑娘的性格,所以才这样。如今我有个主意:我竟走到二奶奶房里将此事回了他,或他着(zhuó)人去要,或他省事拿几吊钱来替他赔补。如何?”迎春忙道:“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绣橘道:“姑娘怎么这样软弱。都要省起事来,将来连姑娘还骗了去呢,我竟去的是。”说着便走。迎春便不言语,只好由他。
谁知迎春乳母之媳王住儿媳妇正因他婆婆得了罪,来求迎春去讨情,听他们正说金凤一事,且不进去。也因素日迎春懦弱,他们都不放在心上。如今见绣橘立意去回凤姐,估着这事脱不去的,且又有求迎春之事,只得进来,陪笑先向绣橘说:“姑娘,你别去生事。姑娘的金丝凤,原是我们老奶奶老糊涂了,输了几个钱,没的捞梢,所以暂借了去。原说一日半晌(shǎng)就赎的,因总未捞过本儿来,就迟住了。可巧今儿又不知是谁走了风声,弄出事来。虽然这样,到底主子的东西,我们不敢迟误下,终久是要赎的。如今还要求姑娘看从小儿吃奶的情常,往老太太那边去讨个情面,救出他老人家来才好。”迎春先便说道:“好嫂子,你趁早儿打了这妄想,要等我去说情儿,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何况是我一个人。我自己愧还愧不来,反去讨臊去。”绣橘便说:“赎金凤是一件事,说情是一件事,别绞(jiǎo)在一处说。难道姑娘不去说情,你就不赎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凤来再说。”
王住儿家的听见迎春如此拒绝他,绣橘的话又锋利无可回答,一时脸上过不去,也明欺迎春素日好性儿,乃向绣橘发话道:“姑娘,你别太张势了。你满家子算一算,谁的妈妈奶子不仗着主子哥儿多得些意,偏咱们就这样丁是丁卯是卯的,只许你们偷偷摸摸的哄骗了去?自从邢姑娘来了,太太吩咐一个月俭省出一两银子来与舅太太去,这里饶添了邢姑娘的使费,反少了一两银子。常时短了这个,少了那个,那(nǎ)不是我们供给?谁又要去?不过大家将就些罢了。算到今日,少说些也有三十两了。我们这一向的钱,岂不白填了限呢。”绣橘不待说完,便啐(cuì)了一口,道:“作什么的白填了三十两,我且和你算算账,姑娘要了些什么东西?”迎春听见这媳妇发邢夫人之私意,忙止道:“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的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到好。”一面叫绣橘倒茶来。绣橘又气又急,因说道:“姑娘虽不怕,我们是作什么的,把姑娘的东西丢了。他到赖说姑娘使了他们的钱,这如今竟要准折(zhé)起来。倘或太太问姑娘为什么使了这些钱,敢是我们就中取势了!这还了得!”一行说,一行就哭了。司棋听不过,只得勉强过来帮着绣橘问着那媳妇。迎春劝止不住,自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
三人正没开交,可巧宝钗、黛玉、宝琴、探春等因恐迎春今日不自在,都约来安慰他。走至院中,听得两三个人较口。探春从纱窗内一看,只见迎春倚在床上看书,若有不闻之状。探春也笑了。小丫嬛们忙打起帘子,报道:“姑娘们来了。”迎春方放下书起身。那媳妇见有人来,且又有探春在内,不劝而自止了,遂趁便要去。探春坐下,便问:“才刚谁在这里说话?到像拌嘴似的。”迎春笑道:“没有说什么,左不过是他们小题大作罢了。何必问他。”探春笑道:“我才听见什么 ‘金凤’,又是什么‘没有钱只和我们奴才要’,谁和奴才要钱了?难道姐姐和奴才要钱了不成?难道姐姐不是和我们一样有月钱的,一样有用度不成?”司棋、绣橘道:“姑娘说的是了。姑娘们都是一样的,那(nǎ)一位姑娘的钱不是由着奶奶妈妈们使,连我们也不知道怎样是算账,不过要东西只说得一声儿。如今他偏要说姑娘使过了头儿,他赔出许多来了。究竟姑娘何曾和他要什么了?”探春笑道:“姐姐既没有和他要,必定是我们或者和他们要了不成?你叫他进来,我到要问问他。”迎春笑道:“这话又可笑。你们又无沾碍,何得带累于他。”探春笑道:“这到不然。我和姐姐一样,姐姐的事和我的也是一般,他说姐姐就是说我。我那边的人有怨我的,姐姐听见也即同怨姐姐是一理。咱们是主子,自然不理论那些钱财小事,只知想起什么要什么,也是有的事。但不知金累丝凤因何又夹在里头!”那王住儿媳妇生恐绣橘等告出他来,遂忙进来用话掩饰。探春深知其意,因笑道:“你们所以糊涂。如今你奶奶已得了不是,趁此求求二奶奶,把方才的钱尚未散人的拿出些来赎取了就完了。比不得没闹出来,大家都藏着留脸面,如今既是没了脸,趁此时纵有十个罪,也只一人受罚,没有砍两颗头的理。你依我,竟是和二奶奶说去。在这里大声小气如何使得。”这媳妇被探春说出真病,也无可赖了,只不敢往凤姐处自首。探春笑道:“我不听见便罢,既听见,少不得替你们分解分解。”谁知探春早使个眼色与待书出去了。
这里正说话,忽见平儿进来。宝琴拍手笑说道:“三姐姐敢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黛玉笑道:“这到不是道家玄术,到是用兵最精的,所谓‘守如处女,脱如狡兔’,出其不备之妙策也。”二人取笑。宝钗便使眼色与二人,令其不可,遂以别话岔开。探春见平儿来了,遂问:“你奶奶可好些了?真是病糊涂了,事事都不在心上,叫我们受这样的委曲。”平儿忙道:“姑娘怎么委曲?谁敢给姑娘气受,姑娘快吩咐我。”当时住儿媳妇儿方慌了手脚,遂上来赶着平儿叫:“姑娘坐下,让我说原故请听。”平儿正色道:“姑娘这里说话,也有你我混插口的礼!你但凡知礼,只该在外头伺候。不叫你,进不来的,几时有外头的媳妇子们无故到姑娘们房里来的例?”绣橘道:“你不知我们这屋里是没礼的,谁爱来就来。”平儿道:“都是你们的不是。姑娘好性儿,你们就该打出去,然后再回太太去才是。”王住儿媳妇见平儿出了言,红了脸方退出去。探春接着道:“我且告诉你,若是别人得罪了我,到还罢了。如今那住儿媳妇和他婆婆仗着是妈妈,又瞅着二姐姐好性儿,如此这般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账折(zhé)算,威逼着还要去讨情,和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姐竟不能辖(xiá)治,所以我看不过,才请你来问一声:还是他原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还是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平儿忙陪笑道:“姑娘怎么今日说这话出来?我们奶奶如何当得起!”探春冷笑道:“俗语说的,‘物伤其类’‘齿竭(jié)唇亡’,我自然有些惊心。”平儿问迎春道:“若论此事,还不是大事,极好处治。但他现是姑娘的奶嫂,据姑娘怎么样为是?”当下迎春只和宝钗阅“感应篇”故事,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忽见平儿如此说,乃笑道:“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众人听了,都好笑起来。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bì),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迎春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一语未了,只见又有一人进来。正不知道是那(nǎ)个,且听下回分解。



76条评论
  • 痴笑入梦乡

    自己怕去对线,至少保一下秀菊这个队友呀,别个真心诚意为你干事。
    回复
    2019-08-30 18:15

    冉冉尚声 回复 @痴笑入梦乡: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这些个叼奴专检软柿子捏!迎春性子也太好了。

  • vickyyl

    迎春的悲剧,其自身的懦弱性格也占了很大的部分
    回复
    2019-12-27 08:12
  • ljjsjln

    刁奴难惹,看来人一味的心善也不是好事。
    回复
    2019-06-21 16:12
  • 李丫头_m3

    又忍不住要说一声:探春配音不行,听起恼火。真正的威严并不是声音尖锐地大声吵闹
    回复
    2020-11-03 21:30
  • 圈圈小熊熊

    迎春这个性格也是环境逼迫的,黛玉若没有老太太照管着,怕是也强不到哪里。
    回复
    2019-12-14 10:46

    1805095dsvf 回复 @圈圈小熊熊: 探春的生存环境也是一样差,还有赵姨娘整天来闹腾的,但探春有自己的思想主见,还是可以活得不被人欺负。

  • 我留着陪你

    太上感应篇,道家思想--自然。在迎春的性格中体现了出来。“送来……,不送来……”“我可以隐瞒……若瞒不住,我也没法”。迎春性格太佛了!
    回复
    2020-02-14 22:25

    1805095dsvf 回复 @我留着陪你: 是的,佛系的人在非常友善高素质的环境里可以生活得好。一旦环境凶险,别人恶意欺负她,她就活不下去了。

  • 安之宁兮

    善良有个度,如果善过了头,就不是真善,是软弱,是纵容了!好比父母不管教孩子,让孩子成了祸害,便是害人了!
    回复
    2019-06-23 13:20

    青山隐隐遮不住 回复 @安之宁兮: 迎春不是善良,是懦弱。

  • 行者_uvZ

    迎春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回复
    2021-08-01 10:28
  • 巴爾思

    佛系迎春
    回复
    2019-09-01 00:54
  • 李丫头_m3

    又忍不住要说一声:探春配音不行,听起恼火。真正的威严并不是声音尖锐地大声
    回复
    2020-11-03 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