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29.96万

试听18093、【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00:00
26:38


一、课程原文    

 

《红楼梦》第73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痴丫头是贾母的粗使丫鬟傻大姐,懦小姐是迎春。傻大姐在大观园的山石掏蟋蟀,拣到了一个绣春囊,上面绣着两个赤裸的男女拥抱,这就在贾府引起了轩然大波。迎春有一件首饰叫攒珠累丝金凤,就是用细金丝上面编着一些珍珠,这个首饰被迎春的奶妈偷了去赌博了,迎春生性怯懦不肯追问,探春看不过,替她出头。

    

72回的结尾,赵姨娘和贾政说,宝玉早就有了通房大丫头了。正在说这个事,听到外面有响声,赵姨娘赶快出去一看,是窗屉没有扣好,开了,带着丫鬟上好了,打发贾政休息。这个时候,贾宝玉刚刚睡下,他的丫鬟也正要休息,突然有人来敲院门,原来是赵姨娘房里的要小鹊的一个丫鬟,问她什么事,不回答,直接跑到贾宝玉的房间里面来。

 

大家看,赵姨娘的丫鬟来干什么?你是什么事,这个时候你跑来?小鹊对贾宝玉说,“我来告诉你一个信,刚才我们奶奶如此这般在老爷跟前说你了,你仔细老爷明儿问你的话。”一个送信的,就叫小鹊。这个小鹊也怕叫别人知道她来过,赶快就走了。贾宝玉一听,就好像孙悟空听见了紧箍咒,不自在了。想来想去,既然我爹要叫我好好读书,明天肯定得考我。我如果明天我的书不出问题,也就可以搪塞了。就赶快爬起来要读书,有一点后悔,原来以为老爷回来就不会问我了,早知道这个样,我得天天温习才行。现在想想,我能够马上背下来的,不过就是《大学》《中庸》,而孟子就有一半是夹生的了。五经里面只有诗经还熟一点,其他的就不行了。古文,连左传、国策、公羊、谷、唐宋这些古文,这些年都没有好好的读,我一时怎么能复习过来来呢之特别是时文八股一道,因平素深恶此道,原非圣贤之制撰,焉能阐发圣贤之微奥,不过作后人饵名钓禄之阶,这是贾宝玉的很重要的思想,就是八股文都是沽名钓誉用的,这也是红学家们在研究贾宝玉的思想的时候,很愿意引用的一段。

    

虽然贾政当日起身时选了百十篇命他读的,他根本就没好好读,如果明天要是问这个,那今天晚上根本有复习不过来。他就在这临阵磨枪,他的丫鬟们就只好都陪着,那小丫鬟就困的前仰后合,晴雯就骂这些小丫鬟,“什么小蹄子们,一个个黑是白夜挺尸挺不够,偶然睡迟了一次,就装出这腔调来了。”晴雯骂的时候,恰好有一个小丫鬟,在那里坐着打盹,一头撞到墙上了,咕咚的一声吓醒了,正好晴雯那骂,这个丫鬟就以为晴雯打了她,“好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大家就都笑了。贾宝玉临阵磨枪,丫鬟们都不得安宁。

 

就在这个时候,现在改名叫金星玻璃的芳官从后门跑进来,“不好了,一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了。”晴雯马上就想出来一个办法,宝玉这么费劲,明天未必就能通过老爷考试,有这么一个从墙上跳下来的由头,干脆就说贾宝玉吓着了,贾宝玉就同意了,马上就传起上夜的人打了灯笼到处找。这些查夜的人就说,“小姑娘们眼花了,这是风摇树枝。”晴雯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别放诌屁”,多么生动,连屁都可以是诌的,“你们查的不严,怕得不是,还拿这话来支吾。现在宝玉吓的浑身发热,我如今还要上房里取安魂丸药来。”晴雯就要去拿药,说宝玉吓病了,王夫人就赶快派人里看,园子里面灯笼火把,闹了一夜。

    

贾母知道了,就问是怎么回事,贾母听到他们汇报之后说,“我必料到有此事。如今各处上夜人都不小心,还是小事,只怕他们就是贼也未可知。”因为这个时候,凤姐病了,探春、李纨等等在那里理家,探春就出来向贾母汇报,“近来因凤姐姐身子不好,园子里的人比过去放肆了一些。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三四个人聚在一块,掷骰或斗牌,熬困。现在竟开了赌局,有头家局主,三十吊五十吊一二百吊的大输赢。还有了争斗的事。”

    

贾母说,“你知道这个事,你为什么不早来回我?”探春就说,“我想太太事多,太身体又不好,就没回。”贾母就说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话,这是一个老的当家人对管理一个封建大家庭的经验之谈,也是对现在大观园已经出现和将要出现的乱相做的一个概括。

    

贾母说,“你姑娘家,如何知道这里头的利害。你自为耍钱常事,不过怕起争端。殊不知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况且园内的姊妹们起居所伴者皆系丫头媳妇们,贤愚混杂,贼盗事小,再有别事,倘略沾带些,关系不小。这事岂可轻恕。”这个老太太太有经验了,她似乎就能预计到大观园会出现绣春囊之类的事情,而这个就是从夜晚守夜聚赌引起的。

    

探春就没话说了,凤姐就赶快说,我又病了,赶快把林之孝家的这些叫来,当着贾母教训了一顿,贾母马上就查了赌博的来了,当着贾母就把林之孝家教训一顿,查了头家赌博来,大头家三人,小头家八人,聚赌的二十多个人,都来给贾母磕头。贾母一看,这三个大头家一个是林之孝的两姨亲家,一个是柳嫂子大观园厨房总管柳嫂子妹妹,一个是迎春的乳母。

    

贾母就说,把他们的赌博用的骰子烧了,所有的钱没收,分给那些不赌博的,为首的人每人四十大板撵出去,不许再进来。参加赌博的,一个人二十大板,革去三个月的月钱,去打扫厕所去。贾母这是快刀斩乱麻,处理的非常严谨。林之孝家的,因为他自己的亲戚也在里面,就感到很没趣。迎春的奶母也在里面,迎春也据的没意思。

    

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看到迎春的奶母就在这里,就起身向贾母求情,“这个妈妈素日不玩的,不知怎么也偶然高兴。求看二姐姐面上,饶她这次罢。”贾母不给这个面子,贾母说,“你们不知。大约这些奶子们,一个个仗着奶过哥儿姐儿,原比别人有些体面,他们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恶,专管调唆主子护短偏向。我都是经过的。况且要拿一个作法,恰好果然就遇见了一个。你们别管,我自有道理。”贾母连薛宝钗和林黛玉的面子都不给,这是很少有的。但是她说的,是实话,治这个家庭,出现聚赌的,哪怕她是奶过哥儿姐儿的,也必须得严厉的处理。大家就没办法了,贾母生气了,都在这等着吧。邢夫人在王夫人那坐了一会,就想到园子里散散心,这一散心,散出更大的问题来了。

 

邢夫人发现绣春囊

 

她看到大观园门前贾母房里的一个粗使丫鬟傻大姐笑嘻嘻的走过来了,手里拿着一个花红柳绿的东西,一边走一边低头看。撞见了邢夫人,这才站住了。邢夫人说,“这痴丫头,又得了个什么狗不识儿这么欢喜?拿来我瞧瞧。”傻大姐是个粗使丫鬟,邢夫人用了一句土话“狗不识”,一个什么好玩意,拿来我瞧瞧。这个傻大姐是刚挑上来给贾母大嫂院子提水,十四五岁,长得体肥面阔,两只大脚,干活简捷爽利,而且她的一无知识,行事出言,在规矩之外。贾母就喜欢她干活很麻利,而且说话还可以发笑,就给她起了个名叫傻大姐。她就是有一些失礼的地方,也不怪罪她。

 

这个丫头贾母不使唤她的时候,她就跑到大观园来玩。她在这里掏蟋蟀,在山石背后得了一个五彩绣香囊,她觉得这上面体好玩了,上面赤条条的两个人抱着,下面还绣了几个字。因为她是个傻丫头,她不知道这是“春宫”,她就说是两个妖精打架,要不然就是两口子打架,我拿回去给老太太看看。笑嘻嘻的一边看一边走,邢夫人这么说,她说太太,您说的真巧,真是个狗不识。

    

邢夫人拿过去,一看,连忙死紧攥住,“你在哪儿得的?”傻大姐说,“陶蟋蟀,在山石上拣的。”邢夫人说,“不要告诉别人,这不是个好东西,连你也要打死,因为你是个傻子,以后别提了。”这个傻大姐稀里糊涂被吓唬了一顿,吓黄了脸,说再也不敢了,磕了头就回去了。

  

懦弱的迎春

  

这个邢夫人竟然被绣春囊吓的魂都快掉了。为什么?因为邢夫人不管怎么样愚蠢,怎么蛮憨,她是贾府国公府的夫人,她知道这个事情的分量在什么地方,所以她非常的害怕,她再看看自己周围都是些女孩,也不能递给他们,就塞到自己的袖子里面,然后不动声色的就来到迎春的房里。迎春的奶母不是因为聚赌被处罚了,迎春正在那里不高兴,忽然听说母亲来了,就赶快接进来,给邢夫人捧上茶。

 

邢夫人就开始教训她了,“你这么大了,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他。现在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迎春是个什么态度呢,低着头,玩弄自己的衣带,停了半晌,“我说她两次,她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她说我的,没有我说她的。”邢夫人道:“胡说!你不好了她原该说,如今她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分来。她敢不从,你就回我去。她在外面开赌局,恐怕她会巧言花语找你借一些首饰,你心活面软,未必不周接她些。如果你被她骗去,我是一个钱没有的,看你明日怎么过节。”

    

迎春其是低着头,在那里弄衣带,邢夫人一看,一肚子火,开始挖苦贾琏和王熙凤了,“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然后就说,你也不我养的,你是大老爷跟前的人养的,那个探丫头也二老爷跟前养的,你们出身是一样的,你两个的娘,你娘比赵姨娘强十倍,你也应该比探丫头强才对,你怎么连她一半都不及,幸亏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也不能惹人笑话。”这个时候,有人汇报,琏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就冷笑,请她出去养病,我这儿不用她侍候。又有探春的小丫头来报告,“老太太醒了”。邢夫人这才走了。

 

迎春把邢夫人送到院外回来,她的丫鬟绣桔说,“怎么样,前儿我问姑娘,那个累丝金凤哪里去了,姑娘也不问一声。我说必定是老奶奶拿去典了银子去赌博了,姑娘您不信,您说司棋收着呢。司棋虽病着,但她明白,她说没有收起来,还在书架上匣内暂放着,准备八月十五日恐怕要戴呢。姑娘就该问老奶奶一声,现在找不着这个累丝金凤,明天过节要戴,没得戴怎么办?”迎春就说,“还用问吗,当然是奶妈拿去暂时借一借用了。她悄悄的拿走,再悄悄的送回来就完了,谁知道她忘了。”

 

绣桔说,“她哪是忘了,她是试准了你的个性,线了我有这么个主意,我走到二奶奶房里面去,把这个事回了她。或者是二奶奶派人去找奶妈要,或者是二奶奶拿几吊钱来替她赔上。怎么样?”迎春说,“算了算了,省点事吧。就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呢?”绣桔就说,“姑娘这么软弱,将来还连姑娘都骗了去呢。”这真是一语成谶,迎春将来就是要被孙绍祖给骗了去。

    

迎春的奶妈的儿媳妇王住儿媳妇,正因为她婆婆获罪了,想来求迎春去讨情,听到他们正在说金凤的事,看到绣桔坚决要去回凤姐,她就进来给绣桔说,“姑娘,你别去生事。姑娘的金丝凤,原是我们老奶奶输了几个钱,暂借了去。一日半晌就赎的,现在还是求姑娘看从小儿吃奶的份上,到老太太那边去讨个情面,把她老人家救出来。”迎春就说,“你趁早打了这个妄想,叫我去说情,到明年也不中用,刚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家说情,老太太还不依呢。”绣桔就说,“赎金凤是一件事,说情是一件事,你别搅到一块说。难道姑娘不说情你就不赎了?你先把那个金凤赎回来做说。”

    

这个王住儿媳妇听到迎春拒绝她,绣桔说话又说的这么厉害,就对着绣桔说,“你别仗势。现在满家子,哪一家的奶妈不仗着主子多得些益,偏咱们这就不行。”然后就说,“自从邢姑娘来了,我们倒往里赔了好多钱。”迎春听到这个说“行了行了,你不拿金凤里,你也别在那里牵三扯四,我也不要了,太太要问,我就说丢了。”绣桔这个时候,本来就和那个王住儿媳妇要算算账,“你怎么赔进去的,我给你算算。”现在听到迎春这么说,又气又急,“姑娘你倒不怕,我们是作什么的,把姑娘的东西弄丢了,她还赖姑娘使了她的钱,那是我们在里面就中取势了?”一边说一哭。

 

司棋不是病着吗,现在就只好勉强过来,帮着绣桔问那个媳妇,迎春一看,她控制不了这个局面,怎么办呢?拿着《太上感应篇》去看去了。《太上感应篇》是什么?是近代的葛洪托名太上老君写的书,宣扬因果报应,劝善惩恶。就甭管人生当中发生什么荣辱得失,你都要无动于衷,这是《太上感应篇》的主要的内容。

    

这个时候宝钗、黛玉、宝琴、探春这些人把迎春不自在,就都来了。探春走到院里面就听到他们在那里吵。从纱窗里一看,奶妈的媳妇那吵,迎春在那看书,好像听不见。探春他们进来那个媳妇一看有探春在里面,就要走。探春说,刚才谁在这说话,好像拌嘴。迎春说,没是什么,小题大作。探春说,“我刚才听见什么金凤,又是说没有钱和我们奴才要,谁和奴才要钱了,难道姐姐和奴才要钱了不成?”司棋和绣桔就赶快说,“姑娘说的是,如今他们说姑娘用钱用过了头,叫他们赔进去了。”探春说,“姐姐既然没有找他们要,必定是我们和他们要了?你叫金她来我问问。”迎春就说,“这话又可笑,我们又没有沾碍,何得带累于她。”

 

探春说,“我和姐姐一样,姐姐的事就是我的,她说姐姐就是说我,咱们是主子,不理论那些钱财小事,想起什么要什么也是有的,但是不知道累丝凤怎么又夹在里头?”王住儿媳妇怕绣桔把这个事说出来,就赶快进来掩饰。探春就说,“如今你奶奶已经得了不是,你赶快求求二奶奶把刚才要没收了,要散人的前,拿出来把这个金丝凤赎回来就完了。”这个媳妇被探春说出真病,也没法赖了,但是她还不敢去找凤姐说这个话,探春就说,“我既然听见了,我就得替你们分解分解。”

    

她怎么分解的呢?探春在这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使了一个眼色给她的丫鬟,待书就出去了。干嘛呢?叫平儿。这还说着,平儿就进来了。宝琴就拍着手笑,“三姐姐有驱神召将的符术?”黛玉就说,“倒不是道家玄术,倒是用兵最精的,所谓“守如处女,脱如狡兔”,出其不备之妙策也。”两个人还在那里说着玩,宝钗赶快给她两个使眼色,不要这样。探春看到平儿来了说,“你奶奶好点了吗,病糊涂了吗,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叫我们受委屈。”平儿就说,“谁敢给姑娘受气?姑娘吩咐我。”这个王住儿媳妇就慌了手脚,就上来赶着平儿说,姑娘坐下,我说给你听。”

 

平儿就板着脸说,“姑娘说话,也有你我混插嘴的礼吗?你但凡知礼,只该在外头侍候,不叫里进不来,也有外头的媳妇无故到姑娘房里来?”绣桔说,“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没礼,她爱来就来。”平儿说,“姑娘好性儿,你们就该打出去,然后再回太。”住儿媳妇红了脸就退出去了,探春就对平儿说了一番连讽加刺的话,对平儿说,“我且告诉你,若是别人得罪了我,倒还罢了。如今那住儿媳妇和他婆婆仗着是妈妈,又瞅着二姐姐好性儿,如此这般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帐折算,威逼着还要去讨情,和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姐竟不能辖治,所以我看不过,才请你来问一声。”

 

听众朋友们听听,她问平儿的话,连讽加刺,而且带有威胁,“还是他原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还是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言外之意就是是不是王熙凤在干这种事,平儿忙陪笑,“姑娘怎么今日说这话出来?我们奶奶如何当得起!”探春就冷笑,“俗语说的,‘物伤其类’,‘齿竭唇亡’,我自然有些惊心。”平儿有问迎春,这个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好处置,但是现在是姑娘的奶嫂,姑娘你看怎么办。

 

迎春还在那看《太山感应篇》,现在有一个人陪着她,薛宝钗陪着她看。探春说了些什么,她都没有听见。现在平儿来问她了,她就说,“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

    

迎春这位金陵十二钗之一的贾府的二小姐,在这之前,曹雪芹没有对她做过专门的描写,到了这一回里面,就给这个懦弱的小姐用非常简练的笔墨做了一番描写。她的丫鬟司棋搞了一些非法活动,后来被撵出去了,迎春一直不知道,她的奶妈,奶妈的媳妇,弄了她的首饰出去当了,赌钱,她也不知道。知道了以后,她也没有办法。就是这么一个懦弱无能的,而且她自己不久也要被她的父母送到虎狼窝里面去了。因为她本性懦弱,她也只能任人摆布,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去世了。

    

我们今天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二、知识点补充

 

1、《太上感应篇》: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被誉为“古今第一善书”。此书源出于《抱朴子》,后经宋代李昌龄、郑清之等先贤发扬光大,流通于世,影响深远。上至朝廷,下至民间,刊印传播者众多,到明清时期达到高峰。旨在劝善,简称《感应篇》,作者不详,内容融合了较多的传统民族思想,树立了人在世上的正确形象,许多内容至今仍然具有积极意义。

143条评论
  • 刘艳艳昂

    马老师讲的很好~作为一名大学的教授,而不是所谓的某某家,我认为马老师这种尊重原著,不随意猜想和发挥的讲解,更有助于听众保持独立的思考,能有助于形成听众自我的心得体会。我认为这正是马老师严谨治学的态度,非常感谢老师的讲解,快要结束了,很舍不得。
    回复
    2017-12-26 14:09
  • 为安图

    快更完了,舍不得啊
    回复
    2017-12-25 15:11

    芵子ldy 回复 @为安图: 恨红楼梦未完。

  • 蜗牛壳壳_os

    我觉得我就像迎春一样懦弱,不会说话,脑子慢慢的。。没有存在感
    回复
    2021-01-10 19:05
  • 听友378220363

    迎春的懦弱无能是导致她后期被家暴致死的原因之一,自己不强大,谁都可以来欺负一下,活该。真不知道她这个小姐怎么当的,一点大家闺秀的谋略都没有
    回复
    2021-11-30 17:09

    听友255704903 回复 @听友378220363: 你这话说的不好,天有十日,人有十等,这十等专指男人,在没用的男人也比妻子高一等。所以被男人所打在那个时代看来无关女人刚强个懦弱之说。王熙凤可以说是整个红楼梦最聪明伶俐的女人,当贾琏拿着剑追着打时也不能反击。这是时代错误而不是个人错误。若按照你这么说懦弱、家暴和该死就拉上等号,也就合理化。

  • 獭宝儿otter

    迎春母亲早死,贾赦这一支又没有贾政那一支得宠,这边儿的贾琏凤姐又都不是做伴说话儿的人,下人们看人下菜碟前几回也提了连下人都对迎春不怎么待见吃什么要什么兴许经常被忽略,所以才会形成了这“二木头”的性格。
    回复
    2020-04-01 10:38
  • 清晨花语

    二木头: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回复
    2021-06-03 21:45
  • 卐继山是座什么山卍

    马老师演说的绝好,曹雪芹写的后四十回,怎么就没能流传下来呢?真乃千古遗恨
    回复
    2020-12-24 11:21

    1872462zsiv 回复 @卐继山是座什么山卍: 像维纳斯一样残缺的美

  • 佳逸_41

    快讲完了,好留恋啊!
    回复
    2017-12-25 21:34
  • 绵糖超人

    如饥似渴 等了好几天终于更新了,好听好听
    回复
    2017-12-25 17:18

    杏坛君 回复 @绵糖超人: 周六周日不更

  • 修奇_ac

    每次马老师模仿人物语气说话都特别传神 可爱极了
    回复
    2021-06-19 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