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博物馆 | 马王堆汉墓:尘封两千年的家族记忆
 8360

试听180湖南省博物馆 | 马王堆汉墓:尘封两千年的家族记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2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素纱襌(dān)衣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


从这一集开始,第二季的《了不起的博物馆》就进入到了“收尾”阶段。今天咱们来参观荆襄古道上的最后一家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



湖南省博物馆,简称“湘博”,位置在长沙市开福区东风路50号,藏有很多国宝级文物,比如 “皿方罍”、“战国御龙帛画”、“商代大禾人面纹方鼎”等等。据资料显示,湘博现有馆藏文物,已经达到18万余件,很多文物都可以称得上镇馆之宝。


但是,在这18万余件文物中,尤其以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商周青铜器、楚文物、历代陶瓷等最为重要,最值得一看。马王堆古墓在20166月,被评为“世界十大古墓稀世珍宝”之一,在新中国的考古研究历史中,也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今天,咱们的湘博之旅,就从长沙马王堆汉墓开始。



1972年正式发掘之前,关于“马王堆”,流传有各种说法。有人说,这是五代十国“楚王”马殷的墓;有人说,它是西汉长沙王刘发的母亲的墓。


1952年,专家对这里进行了分析,发现马王堆不是自然形成的,但到底是谁的墓,当时也没有定论。到了1971年,全国都在“深挖洞、广积粮”,马王堆所处的地方也需要挖防空洞。在挖放空洞的过程中,工人发现防空洞的洞顶、洞壁开始出现塌方的现象。为了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工人就用钢钎插进了防空洞的土层,进行测试,谁知道,拔出钢钎的时候,一股凉气顺着从地下冒出,工人们这才意识到,这土层下面居然是空的!于是工人们立马通知了湖南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现场,钢钎弄出的孔,还在冒着气咝咝作响,用火柴点燃气体之后,专家发现,这里的火焰呈蓝色。这种现象,俗称“火洞子”,也叫“火炕墓”。一般来说,用白膏泥、木炭封闭的地下古墓,长时间密封后,会形成碳氢混合物类的可燃气体——与“沼气”类似,主要成分也是甲烷。当墓穴的密封性受到损坏,这些气体就会因高压而从墓葬内逸出。虽然可燃气体对勘察人员来说有些危险,但从考古角度来说,出现“火炕墓”,意味着这座古墓,很可能从未被盗过。这对考古学家们来说,是一件令人兴奋地事情。


1972年,马王堆一号墓的挖掘工作正式开始。经过70多天、1500多人的参与,一个长6.72米,宽4.88米,高2.8米的完整大椁室被发现了。这个尘封在地底两千余年的汉代墓葬,终于出现在了人们面前。紧接着,1973年到1974年,马王堆二号墓、三号墓也相继都清理完成。


经过考古学家们的研究和对文献的考查,发现二号墓里埋的是西汉初年长沙国的丞相“轪侯”(dài hóu)利苍,而一号墓的主人,是他的妻子“辛追”夫人。而三号墓的主人,迄今为止还没有定论,但普遍观点认为,墓主是利苍的儿子“利豨”(lì xī)。这三座墓葬出土的文物,前后共计3000多件,湘博的众多文物,都来自马王堆汉墓。


我们说,马王堆汉墓中埋葬的是西汉长沙国的丞相——轪侯利苍一家。西汉长沙国,是湖南境内历史上第一个诸侯分封国,它的第一任国君,是西汉开国功臣吴芮。西汉开国,封了8个异姓的诸侯王。这其中的六个,司马迁都给写了“列传”,唯独燕王藏荼和吴芮没有。燕王因为在西汉开国初期就造反了,司马迁没给他写传记,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吴芮并没有造反,他可是一直忠心耿耿的,怎么也不给他立传呢?


这跟吴芮的经历有关。吴芮并非刘邦嫡系,秦末战争一开始,他投奔了项羽。不但如此,吴芮的女婿,还是“汉初三大名将”之一——英布。他原本是项羽手下的大将,后来,英布背叛了项羽,投奔刘邦。汉朝建立之初,刘邦为了巩固江山,着手肃清异姓王,英布也在其中。英布战败后,逃到了吴芮的领地,结果,吴芮的孙子——已经成了长沙哀王的吴回,诱骗英布,把英布直接给害死了。


按照史籍记载,桂林、南海、象郡这几处地方,当年刘邦是封给吴芮的。在马王堆三号墓,出土了一幅《长沙国南部地形图》,按照这幅地图所载,长沙国的南部疆域,西边只到广西,东只到湖南新田一带。难道马王堆的地图画错了?



地图没画错,长沙国真实的地盘,根本不包括桂林三郡。还记得之前讲过的南越王吗?当时,这三郡是南越国赵佗的地盘,并不是长沙国的地盘。显然,这纯粹是刘邦“慷他人之慨”。不单单是这三郡,还有豫章郡,名义上应该在吴芮治下,可豫章郡的实际控制者,却是吴芮的女婿英布。那么,刘邦为什么把别人的领地封给吴芮呢?


因为刘邦对吴芮并不放心!开国的异姓诸侯王,全部被刘邦肃清,就只剩下吴芮。所以,吴芮的封地,其实只是名义上的封地。吴芮呢,也深知刘邦的意思,但是他却毫无怨言,还主动把领土让给刘氏子孙。但就算吴芮示弱,刘邦也还是不放心。怎么办?那就派个人盯着他。这就要说到咱们马王堆汉墓的主人——利苍了。刘邦就是派利苍去盯着吴芮的。为什么派利苍做这件事呢?因为他是刘邦的宠臣,刘邦比较信任他。利苍原本封地在“轪”,管着几百户人。“轪”在哪儿?在今天的河南省。为了监视吴芮,利苍从河南跑到了长沙。在汉朝,“不就国”是可以的,对利苍来说,当丞相不是目的,监视吴芮才是目的。利苍应该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死后也是倍极哀荣,墓中更是随葬了大量精美器物。


利苍本人和他的妻子辛追,都死于汉文帝时代。咱们之前说过,汉文帝一辈子崇尚节俭,当时规定,贵族下葬,不许用金银器、青铜器陪葬。但正是因为,利苍是刘邦的宠臣,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器物如此精美、规格如此之高了。


今天,咱们在湖南省博物馆里,能看到辛追夫人的复原蜡像。从复原的样貌来看,辛追夫人是名副其实的汉代美女。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中,最有名的,就是辛追夫人保存完好的尸体。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现在辛追夫人遗体已经不再展出。辛追夫人的尸体,历经千年,保存得惊人的完整。不但皮肤仍有弹性、四肢可活动,甚至血管、内脏等都依然保存完好。正是由于辛追夫人的尸体不同于以往任何类型的干尸、木乃伊,所以,现在已经把与辛追同类的尸体,称为“马王堆尸”。


辛追夫人


1972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批示下,考古人员对辛追夫人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发现,这位夫人患有冠心病、动脉粥样硬化、多发性胆结石等等,都是“富贵病”。而且,在辛追夫人的胃里,还发现了多达138颗的甜瓜子。专家分析,辛追夫人有可能是因为食用了过多的甜瓜,死于胆绞痛引发的冠心病发作。


马王堆一号墓出土了上千件文物,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有一大堆食物和食器。食物,包括6种兽类、12种禽类、6种鱼类,有兔子、鹿、斑鸠、大雁、鳜鱼这样的野味。同时,还有大量粮食和蔬菜水果,包括米、麦、豆、枣、梨、梅等等,甚至有一件云纹漆鼎里,竟然还保存着半鼎姜拌藕片汤。


食物多,食器也多。在一号墓里,发现了“遣策”——大致相当于陕西扶风法门寺出土的《衣物账》,就是陪葬品的明细清单。遣策记载,辛追墓里陪葬了大量酒器和食器,包括杯、卮、盘、盂、匜等等。虽然是2000多年前的物品,但从审美角度上来说,比今天一些现代器物都要有品位。这些杯子、盘子,大多是漆器,很多器物底部写有“君幸食”或者“君幸酒”的字样,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请您多吃点、请您多喝点”。


辛追夫人不但喜欢吃,也喜欢穿。所以,马王堆一号汉墓,不但是汉代食物、食器的博览会,也是汉代丝织品的博览会。绢、纱、锦、绣、绮,等等等等。


咱们讲福建博物院的时候,介绍过福州出土的南宋黄昇墓。那里面的丝织品,有一件“深烟色牡丹花罗背心”,十分轻薄,重量只有16.7克重。而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素纱襌(dān)衣”,衣长达到了128厘米,通袖长190厘米,由上衣和下裳两部分构成,比南宋黄昇墓那件背心要大得多,竟然只有49克重。为什么能做得这么轻呢?


深烟色牡丹花罗背心


马王堆的这件素纱襌(dān)衣,之所以能做到这么轻,首先是因为做这件衣服用的丝,来自三眠蚕,而不是四眠蚕。只休眠三次、蜕皮三次的蚕,就叫“三眠蚕”,它们吐出的丝更细。今天,咱们普遍养殖的,是四眠蚕,吐的丝要粗一些。如果我们把三眠蚕的蚕茧和四眠蚕的蚕茧放在一起比较,您会发现,三眠蚕的蚕茧,明显小得多。用三眠蚕吐的蚕丝做出来的衣服,必然比较轻薄。


素纱襌(dān)衣之所以能做的这么轻薄,除了用的蚕丝特殊,和纺织的手法也有关系。纱,与绡(xiāo)、纨(wán)、绫、罗等相比,是最早出现的丝绸品类,制作工艺相对简单,采用一般的“平纹交织”手法就能做出来。《古今服纬》中说,纱,“言其孔可漏沙也”。意思是说,“纱”,之所以叫“纱”,就是因为它孔眼多,空隙大,能漏下沙子去。纱这种东西,织得不那么密,当然就轻。而且,马王堆素纱襌(dān)衣用的纱,是无花薄纱,按照《类苑》一书的记载,这种纱正式的名称应该叫“轻容”,是众多种类的纱里,尤其轻的那种。用丝特殊、织法特殊,两相结合,这件蜚声中外的素纱襌(dān)衣才会如此飘逸轻盈。


好了,关于马王堆汉墓,关于湖南省博物馆,咱们还有很多其他故事要讲。下一集,再给您做进一步的介绍。今天的节目就先到这里,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感谢您的支持,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