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博物馆 | 西汉古尸:两千年的不腐奇迹
 7656

试听180荆州博物馆 | 西汉古尸:两千年的不腐奇迹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1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西汉古尸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上一集,咱们初步了解了一下楚文化。这一集,咱们来到一座崭新的城市——荆州。咱们楚文化的“第二课”,就要在荆州博物馆开始啦。


既然要说楚文化,那么有关楚的一些背景,就有必要先多说两句——楚国历史,在先秦各国历史中,可以说是最复杂、最有戏剧性的。楚,虽然在南方,但根据研究发现,南方楚人,他们的老祖宗,其实是中原人,而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是所谓的“南方蛮夷”。


楚国人自己说,周王室瞧不起楚国人,这主要是因为楚人的老祖宗鬻熊死得太早,没有给后辈留下有力的靠山。但实际上,这是楚国人自己编的历史。据专家分析,楚人之所以不受周王室重视,可能和当年灭商的时候,楚人没有坚定地站在周人这边有关。


《史记》记载,楚王鬻熊那一辈,还居住在“京宗”,也就是关中地区。周成王时期,也就是西周早期,他们被周王室边缘化,迁居到“丹阳”这个地方——这就是史书上所谓的“辟在荆山”。“辟”,在这里不当“开辟”讲,而应该是“躲避”的意思。后来,随着周、楚关系恶化,楚人沿着丹江谷地,再一次南迁,来到汉水中游的襄宜平原,开始“以郢为都”。


随后很多年里,楚人又是多次迁徙都城。但是这里有个值得一提的现象,那就是无论迁到哪里,楚人都要在都城名字里加个“郢”字。比如“樊郢”、“为郢”、“鄂郢”等等。所以,春秋时候的人,干脆拿“郢”来指代楚国,有个成语,就叫“郢书燕说(yuè)”。


这个“郢”字,到底什么意思呢?根据多年的研究,专家发现,“郢”原来有两层意思。第一是“王邑”,也就是指王所在的地方。而第二层意思,就比较复杂了。“郢”这个字,古籍里还有一个写法:浧。这个字,今天有了新读音,念“争”,是指将沼泽的积水排干之后,筑起的干燥高地。连在一起,意思是说,当年,楚国选择一些有沼泽的地方,特意排干水后,在上面垒起干燥的高地,修建城堡居住。


今天,就在荆州古城北约5公里处,有一处重要的文化遗址——纪南楚国古城。据说,这就是楚国人从丹阳迁徙出来之后,落脚的楚国郢都故址。根据一般的说法,从春秋早期,一直到战国楚倾襄王时代,楚国一直定都在这里。



然而,这个说法现在遭遇了质疑。20087月,清华大学收藏了一批战国竹简。经碳14测定证实,这些竹简都是战国中晚期文物,文字风格主要是楚国的,一共约2500枚。这些竹简中,有一部分的内容,涉及楚国早期王室家族的迁徙过程,专家给这部分竹简起了个名字,叫《楚居》。


当然,由于发现的年代比较近,对这些竹简的真伪,专家还有一定的怀疑。不过,在从丹阳谷地到纪南古城的这条路上,的确发现了不少楚国早期遗址痕迹。把《楚居》里的内容拿过来一对照,发现很多可以和考古发现暗合。


现在,有考古学者,结合对《楚居》竹简的研究,以及实地考古研究结果,认为,位于湖北省宜城市境内的“郭家岗遗址”,才是楚人从丹阳迁出之后,第一个建立都市的地方。第一个“郢”,其实是这里,而不是纪南古城。



那么,早年楚国人为什么要特地排干了水,找出空地来建城呢?


专家分析了郭家岗遗址的地理特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古代的湖北不像今天,它的全境都陷在一个巨大的古代湖泊湿地群里,这个湖泽群,就是云梦泽。


云梦泽——其实应该念做“云漭(音蟒)泽”。因为这个“梦”(mang)字是古楚方言,意思是“大湖”。从汉代开始,长江、汉江带来的泥沙,就开始填充云梦泽。此后,历朝历代,云梦泽越缩越小,终于变成了大量分散的小河流和湖沼。


咱们所说的郭家岗遗址,周围方圆几公里以内,水系就非常丰富,光水库就好几个。倒退回遥远的春秋早期,这里其实是一片泽国。在这样的地方,要想找块干燥的地方来建城,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说,郭家岗遗址确实是楚国迁出丹阳以后最早的落脚点,那么,楚人为什么又要再次迁徙,跑到纪南古城呢?要知道,这两地之间,隔着300多公里。


没办法,这都是被逼的。


楚国人一开始的日子,那是相当不好过。周王室讨厌他们,把他们放在离自己不远不近的丹阳,崇山峻岭之中,地理位置很尴尬。到平王东迁,西周结束,周王室地位一落千丈。晋、郑、卫等国,都发生了弑君夺权、家族内斗的事,楚人一看机会难得,趁乱携家带口,玩了一场“胜利大逃亡”,跑到了宜城。


楚人远离了中原是非之地,这才开始拓展地盘。北有虽然暂时混乱,但中原各国实力依然强大。楚国的南边呢,还有一大片生猛的陌生小国。这种状况,只有“披荆斩棘、打出生存空间”这一个选项。他们先是向东,和随国(也就是曾国)开战,同时,连续攻克权国、罗国、卢国等一系列小国。


随着楚国的早期扩张,楚国的早期都城,也一再迁徙。这就是为什么,从丹阳到荆州纪南古城这段路上,发现了那么多楚国早期遗址。专家认为,包括宜城地区的“楚皇城遗址”等在内,众多城郭,都可能曾做过这一时期楚国的都城。


至于荆州纪南古城,其城址和周边墓葬的年代,并未上溯到春秋中期。纪南城,应该只是楚国在战国时代的都城。之所以迁来迁去,最后选择了纪南,是因为战国时代,楚国早已升级,再也不是那个从周王室监视下逃亡出来的小国,而是一个雄踞南方的大国。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有力的都城“郢”。



而荆州地区,在长江非常罕见地曲折起来了,这样一来,泥土堆积,当地就有了肥沃的平原。再加上荆州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向上游,能控制巴地;向下,能顺江而下,直取吴越。直到后世,这里都是战略要冲,兵家必争之地。所以,底气足了的楚国,就选了这里,作为战国时代的都城。



咱们今天要说的荆州博物馆,位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荆中路166号。从荆州博物馆的位置,到战国的楚都——纪南古城遗址,距离只有11公里多一点。今天,荆州博物馆馆藏文物13万余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492件套。


1958年,荆州博物馆创建之初,这里的文物,其实并不多。一直到1975年,荆州博物馆还只有几千件藏品。这一切,都在1975年,被一件特殊的文物改变了。这件文物,就是一具死尸。今天,这具古尸已经成了荆州博物馆最吸引人的镇馆之宝。


之前,咱们的节目里没少介绍尸体,尸体作为藏品展出,并不出奇。不过,荆州博物馆的这具男尸文物,自然有它的特殊之处。找到荆博的“珍品楼”,一进门,一层摆着男尸当年的棺椁。双棺分为头箱、边箱、椁室三个部分,仿造死者生前居室建造,材料都是上好的楠木,表明死者生前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沿着楼梯走到“珍品楼”二层,您会看到一具漂浮在液体里的古尸,用一具透明棺材封住,摆放的位置在楼下,参观者从上往下看,才能一睹这镇馆之宝的尊容。


那么,荆州博物馆的这具古尸,特殊之处究竟在哪呢?原来,这是一具西汉古尸,历经两千多年,古尸的皮肤居然还有弹性,全身肌肉纹理都看得很清楚,人的面目依稀也还能看到。那么,这具古尸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远在公元前278年,楚国被秦国暴揍一顿,都城被毁。这之后,纪南古城一带,慢慢成了秦汉时代人的墓地。1975年,考古人员对这片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发掘。其中,168号墓,就是今天展览在荆州博物馆的这具西汉男尸的墓,墓中出土了五百多件文物。其中,古尸嘴中叼着一枚汉白玉印章,专家据此推断,此人的名字叫“遂”,是西汉时代的人,死的时候约60岁。




根据出土资料显示,“遂”是本地人,生前是个“五大夫”,相当于西汉二十等爵的第九级。下葬时间,是西汉文帝十三年,也就是公元前167年,到1975年出土,过去了整整2142年。


最令人惊讶的,就是古尸出土时外形基本还保持完整,他的身长有1.66米,体重52.5公斤。四肢关节都还可以活动,连32颗牙都是齐全的,颅骨完整,脑膜血管清晰,内脏器官齐全,骨骼正常。


保存得这么好的尸体,我们一般称为“软尸”。为什么能保存得这么好呢?第一是埋得深,墓葬坑深达到了十米。第二,用的是楠木棺材,而且密封得特别好;最后一点,就是棺材里发现了碱性绛红色棺液10万毫升。


棺液,就是棺材里的液体——尸体,就泡在这里面。据研究,棺液里的主要成分,是朱砂、水银、香料等等,还包括一些中草药,考虑到棺液多达10万毫升,我们说,这很可能就是古人配制的“防腐药水”。正是靠着这种棺液的保护,一直到今天,尸体的大量软组织才能依旧保持完好。


荆州博物馆,此前展品数量不多,所以来参观的人也不多。但是,这具西汉男尸,改变了一切。1975年当年,“江陵凤凰山168号汉墓专题陈列展”在荆州博物馆举办,展览获得空前成功,荆州博物馆一时门庭若市。


咱们说回古尸。虽然说,遂下葬的时候,已经是汉文帝时代了。但是,熟悉历史的人,却能从他的墓葬里,看出浓烈的楚文化味道。这怎么讲呢?墓里的一件东西,很能说明问题。当初,168号汉墓里,出土了很多木简。其中一枚木简,上面是这么写的——


“十三年五月庚辰,江陵丞敢告地下丞。市阳五夫遂,自言,与大奴良等二十八人,大婢益等十八人,轺车二乘,牛车一两


——这说的是坟墓的陪葬情况——墓里陪葬了以一个名叫“良”的奴隶为首的二十八个大奴隶,还有以一个名叫“益”的为首的大婢女,一共18个人。同时,还有轺车两乘,牛车一辆,等等等等。


“地下丞”,就是地下世界里的小官的意思。木简上文字的意思是说,“江陵的小官”给“地下世界的小官”写信——我们阳间有个五大夫“遂”,带着自己的奴隶和婢女,还有马车牛车,就要到你们地下世界去啦,请接收!


不过,这座汉墓里可没有人殉,这里说的奴隶、婢女、车马等等,都是陶俑,今天也在荆州博物馆里展出。而这种简牍,在楚地的墓葬里,有大量发现。它有个学名,叫“告地书”。因为写在竹木简上,所以又叫“告地策”或“告墓牍”,功能相当于从阳间到阴间的“过路条”。著名的马王堆汉墓三号墓,就出土了“告墓牍”。同类文物,还有“荆州高台18号墓告地书”、“胡场汉墓汉宣帝本始三年告地书”等等。这些告地书,无一例外,全是在楚地发掘出来的。


地处南方的楚国,巫术一直盛行。根据古籍记载,当时楚人的祭祀仪式,先要“射兕”,也就是在云梦泽里射一头大水牛,回来献祭用。然后,男巫开始“下神”,也就是鬼神上身了,男巫会剧烈颤抖。咱们今天读《楚辞·招魂》,可以知道当时的男巫会说些什么——“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suō)!”、“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suō)!”这些巫术、神鬼信仰,今天看来都是迷信,但实际上,它们在楚国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正面的、负面的都有。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个问题,咱们还得留到下一集,再跟您细讲。


好了,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感谢您的支持,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