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博物馆 | 划时代意义的馆藏:西周玉柄铜芯铁剑
 8010

试听180河南博物馆 | 划时代意义的馆藏:西周玉柄铜芯铁剑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5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莲鹤方壶



本集文物2:西周玉柄铜芯铁剑



本集文物3:《四神云气图》



莲鹤方壶本身有两件,都是1923年从河南新郑李家楼春秋郑国国君大墓出土的。目前,一件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件收藏在河南博物院。那么,这件河南博物院的宝物——莲鹤方壶,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这一对方壶,是新郑南街一位当地的绅士,在雇人打井的时候发现的。挖出这一对方壶的时候,还挖出了其他宝贝,这个人马上把其中的几件铜鼎,卖给了文物贩子。正好,当时吴佩孚的手下——北洋第14师师长靳云鄂,视察来到新郑,听说了这事,马上命人去制止,这位姓李的绅士,才把20多件文物上交,已经卖出去的铜鼎,靳师长也都花钱买了回来。靳云鄂把这件事向吴佩孚报告,征得吴佩孚的同意后,开始对现场进行进一步的挖掘。这一挖,就挖出了李家楼春秋郑墓。

挖墓历时40天,清理完整文物147件,碎铜片和贝币670片。这些文物的发现,当时引起了轰动,北洋政府国务院、北京大学、天津博物院派人来调查,就连美国的史密森研究院,都给吴佩孚写信,表示希望能给他们几张青铜器的拓印,方便研究。

咱们今天说的莲鹤方壶,就是这批出土文物之一。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这件文物和其他5000多件文物、1000多件拓片,以及1000多册图书一起,被当时的河南省博物馆打包,转移到了汉口的法租界,后又一路辗转,落脚在重庆的中央大学。抗战之后,内战又起,这件文物就一直留在了重庆。1949年冬,莲鹤方壶本要被运往台湾,结果被解放军在重庆机场拦住,这才让我们有幸今天在河南博物院还能看到这件方壶。

我们看莲鹤方壶的造型,能看出它明显受到了楚文化的影响。专家分析,莲鹤方壶两侧的龙形耳,以及壶底的虎形足,与淅川下寺楚墓、寿县蔡侯墓出土的方壶非常相似。

那么,位于“天下之中”的郑国,为什么会出土一件大有楚风的文物呢?这跟郑国当年的处境有关系。

20世纪50年代,三门峡市发现了规模宏大的虢国墓葬群。90年代,考古工作者又在同一区域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挖掘,先后两次,共发掘出墓葬500多座,出土的珍贵文物,一共达到33000余件套。其中,在90年代的一次发掘中,发现了编号为M2001的“虢季墓”,在这座墓里,出土了今天河南博物院的“九大镇馆之宝”之一——西周玉柄铜芯铁剑。

这把剑,从外表看来,可以说是其貌不扬,不经介绍,我们很难想象它是一件镇馆之宝。但它的意义,可是划时代的。咱们都知道,铜器时代之后,就是铁器时代。工具升级的意义,和工业革命意义差不多。人类文明史,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部材料学历史。1836年,丹麦考古学家C. J. 汤姆森在自己的论文《斯堪的纳维亚古代指南》里,第一次提出了“三时代系统”,把史前史分为了“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可以说,从铜器时代上升到铁器时代,意味着人类对材料的掌握,上升到了一个新阶段,人类社会历史,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算是在今天,人类对材料的控制和掌握程度,对生活的影响依然很大。比如智能手机,一般有45种以上的化学元素——外壳是镁合金的,可以阻燃和抗信号干扰;制造芯片要用硅;焊接要用锡和铅。我们所说的手机制造技术,通俗来说,就是对材料的掌握技术。再比如咱们之前在节目里讲过的瓷器——西方的各种试制,本质上就是为了弄懂材料和配方。

说完这些,咱们再来分析河南博物院的这件镇馆之宝,估计您就更容易体会它的划时代意义之所在了。

西周玉柄铜芯铁剑,于1990年出土于三门峡虢季墓中。这把剑,剑身由铁制成、柄芯由铜制成,而剑柄呢,是玉质的。三个部分嵌接组合,这叫“玉柄、铜芯、铁剑”。出土时,剑身外还裹着皮革剑鞘,但是,剑鞘早已被铁锈渗透,与剑身紧紧地粘合在了一起。

由于这把剑在埋藏过程中,曾经折断过,所以,咱们今天看到的剑,它的长度,只有34.2 厘米。其中,柄长12.2 厘米,剑身只剩下22厘米。对于剑来说,这个长度太短了,以至于考古人员刚发现它的时候,还以为它是一把匕首。

其实,虢季墓里还出现了另一件含铁的兵刃——铜内铁援戈。这件戈,和玉柄铁剑,一起组成了虢季墓出土文物里最闪耀的“明星文物”。原因很简单——这两把武器,是人工冶炼的铁器。

虢季墓的玉柄铁剑没被发现之前,我们一度认为,甘肃灵台县秦墓发现的铁剑,才是中国最早的人工冶铁。而虢季墓发现的铁剑,把我国的人工冶铁时间又向前推进了近200年——也就是距今2800年前的西周初期。

虢季墓玉柄铁剑的制造方法,是先制造铜芯,作为剑的骨架,然后将块状的炼铁加热锻打,和铜芯熔为一体。锻造的时候,炼铁和炭火接触,碳渗入铁中,剑的锐利程度也就大大增加了。最后,再在铁剑身上刻槽,以便于嵌入绿松石。

在虢季墓玉柄铁剑出土后,就一直有专家推测,冶铁这种在当年绝对称得上是划时代的技术,能被虢国掌握,恐怕和周天子有关。因为,虢国和西周王室都在陕西、甘肃一带,虢国东迁之前,就与西周王室关系亲近。这就是说,很可能是周天子,把这种冶铁技术,传给了虢国。

考古事实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甘肃灵台县秦墓出土的秦铁剑,就发现于西周故地。尤其是宝鸡益门村秦墓中,发现了三件金柄秦铁剑,据推测,其冶铁工艺也来自周王室。

不过,即便是后来一统天下的强秦,也还没有真正迈进铁器时代的门槛。今天,在战国秦墓中发现的铁兵器、铁容器、铁质饰品,数量其实并不多。一直到临近秦统一六国的时代,铁器使用的普及程度,才明显增加了。在目前出土的秦墓铁兵器里,不但有大铁刀,还有大铁戟、铁钺,等等等等。一直到汉朝,中国才彻底、全面的进入铁器时代。不但铁质兵器、工具多,而且铁也被大量地用于制造农具和生活用具,冶炼技术得到了极大的进步。

生产力得到进步的时期,艺术往往也会随之获得较大发展。今天,在河南博物院,有一件重要展品,也是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馆之宝之一——《四神云气图》,就能带我们领略汉代的艺术气质提升。

1986年,河南省永城市柿园村,一位当地的农民朋友,放炮采石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座汉墓。考古人员进入墓室后发现,在墓室顶上,有一幅巨幅壁画,其中,墓室顶部画着的一条龙,是壁画的主体部分。

专家对墓中出土文物进行了研究,确定了这座古墓是西汉梁共王刘买的陵墓。刘买的父亲,是梁王刘武——他是汉景帝的亲弟弟。古墓发现的时候,墓已经被盗过,而刘买墓里的这幅《四神云气图》,因为是画在了墓室的顶上,所以保存得比较完好。由于壁画所处的环境比较恶劣,为了保护壁画,1992年,河南省古代建筑研究所,整体揭取了这幅壁画,1994年将其移交给河南博物院,取名“四神云气图”,使之成为了河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整幅壁画长5.14米,宽3.27米,面积为16.8平方米。《四神云气图》,也是目前发现的我国年代最早、墓葬级别最高的墓葬壁画珍品,专家赞誉它是“敦煌前之敦煌”。

咱们知道,敦煌的壁画艺术十分精美,那么,《四神云气图》,难道比敦煌的艺术水平还要高?这个判断咱们不好下,但如果有机会看到这幅壁画,您会发现,“敦煌前之敦煌”,这说法真的所言不虚。

《四神云气图》壁画的中心,是一条长达7米的巨龙,在一片云气之中凭虚飞行。蜿蜒曲折的龙身,上有朱雀,下有白虎,四周还点缀着灵芝、云气纹。巨龙怒张着大口,獠牙外出,狰狞而又威严。朱雀伴随着巨龙飞舞,白虎则踏在云端,咆哮着望向巨龙的方向。这幅壁画,以鲜艳的红色作为底色,整幅画透露出极为磅礴的气势。 

很显然,给这幅壁画取名为“四神云气图”,和画面中出现了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神”有关。四神崇拜,在崇尚修仙的汉代很流行,可是您注意到了么?画中显眼的位置,只有青龙、白虎、朱雀“三神”,那这“玄武”哪儿去了?

对于这个问题,学者们众说纷纭。目前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壁画上巨龙用龙须卷住的,就是玄武。画上的玄武,看起来外形有点像鸭子,也有点像鱼。这是因为,不同的时期,玄武的形象也在不断地变化。

比如说,满城汉墓窦绾墓中,出现过青龙、白虎、朱雀、骆驼在一块组成的“四灵图”。而《左传》里曾说,“龟、蛇二虫共为玄武。”《礼记》、《周礼》中则记载,玄武是乌龟。可是,《四神云气图》为什么没把玄武画成龟呢?其实,汉代很多表现“四神”的画,都尽量不用龟蛇的形象。比如,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漆棺的侧板上,画的是龙、虎、鸟和麒麟。但也有例外,东汉张衡写的《灵宪》里,说四神是“青龙、白虎、朱雀、灵龟”,这里,就用了龟的形象。可是,我们又会注意到,《左传》里提到的“蛇”——这一玄武的“组成形象”,偏偏没有真的出现过。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要从汉朝的建国历史说起了。当年,汉高祖刘邦是在芒砀山“斩蛇起义”起的家。据传说,当时刘邦喝醉了,斩杀了一条拦路的大白蛇。没想到,原来白蛇竟是“白帝之子”的化身。而“白帝之子”就是汉代人眼里的“暴秦”。既然蛇代表着万恶的暴秦,那么,涉及蛇的形象的时候,汉代人自然要尽量回避一下,那么,《四神云气图》上没有蛇的影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新的问题又来了——让汉代统治者避讳不已的“暴秦”,到底是个怎样的王朝呢?这个大变革时代,和咱们讲的荆襄古道,又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些问题,咱们下一集再说。好了,朋友们,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