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与朱丽叶》3:刘洪涛|从纨绔少年到痴情男子汉
 16.98万

试听180《罗密欧与朱丽叶》3:刘洪涛|从纨绔少年到痴情男子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2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我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刘洪涛。上一节我介绍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这部剧的本事素材、产生的背景,以及大致的剧情,那这一节我就来分析罗密欧究竟是如何从一个纨绔少年成长为真诚恋人的。


你也许会有疑问:罗密欧曾经是一个纨绔少年吗?不错!与朱丽叶相爱之前的罗密欧,是一个不折不扣贵族公子哥,纨绔少年。纨绔少年有什么特质呢?斗殴、好玩、追女,罗密欧身上一样不缺,为什么这样说呢?


有两个根据。第一,他是一群维罗纳“富二代”的头领,第二是因为他追求罗瑟琳。


先说其一,本剧的第一幕第一场戏,就是蒙太古和凯普莱特家族之间的斗殴,罗密欧的堂兄班伏里奥开始时还在劝架,但经不住对方三言两语挑衅,也加入了战团。随后班伏里奥和罗密欧在街上遇到凯普莱特家的仆人,那仆人正拿着一张名单,奉主人之命去邀请名单上的人参加家里举办的舞会。但仆人不识字,他拦住班伏里奥和罗密欧,请他们念名单给他听。二人由此知道,罗密欧追求的罗瑟琳,也在受邀请之列。


堂兄班伏里奥立马鼓动罗密欧去参加晚会,说要让他见识一下全城的绝色名媛,他声称,在罗密欧眼中像天鹅一样美的罗瑟琳跟那些真正的美女相比,简直就是一只乌鸦。这种猎艳心理,非纨绔公子哥不为,是不是?


不仅如此,要知道,去仇家参加晚会,在仇家眼里,那是来砸场子。对二人来说,自然是极其危险的,罗密欧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没有多少犹豫就答应了,他的理由是要去看看自己的意中人如何艳压群芳。当天晚上,罗密欧带着他的朋友班伏里奥、茂丘西奥等人,戴着面具,打着火把,吵吵嚷嚷“擅闯”凯普莱特家的晚会。


尽管罗密欧这个时候感到一丝不安,也知道这样做很不礼貌,但他在这群狐朋狗友当中,与大家打嘴仗、说俏皮话、讲黄段子,他是十分老练的。这是几个花花公子、纨绔少年长期混迹于一处形成的默契和融洽。


他们的冲动和轻率之举,很快就招致了不堪的后果,什么样的后果呢?


在晚会上,罗密欧虽然戴着面具,仍然被凯普莱特家族性子最火爆的提伯尔特给认出来,如果不是凯普莱特死命按住,提伯尔特当即就要动手。后来提伯尔特在街上遇到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他们互相叫阵,提伯尔特提剑把茂丘西奥杀死;又向随后赶来的罗密欧挑衅,被忍无可忍的罗密欧用剑杀死,一场悲剧就此拉开了大幕。


在伊丽莎白时代,有身份的男子,都会随身佩剑,一则防身,二则装饰。那个年代,街头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带一把剑招摇过市,跟谁谈不拢,或看着谁不顺眼,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


莎士比亚的朋友、大学才子派成员、剧作家马洛就是在一家酒馆与人打架被刺死的;他另一位好友、剧作家本·琼森,在一次决斗中杀死过一个演员,被控谋杀罪遭到起诉。莎士比亚自己在1596年,也曾被以袭击他人的罪名起诉过。统计显示,莎士比亚戏剧,有三成以上提到过比剑,或有比剑情节。由此可见,莎士比亚熟悉和热衷于此道,并把这种情形移植到《罗密欧与朱丽叶》当中。


从剧情可知,凯普莱特家的提伯尔特凶狠好斗,就是仗着自己剑术了得。但他的剑术,却受到罗密欧的朋友茂丘西奥的嘲笑,说他“跟人打起架来,就像照着乐谱唱歌一样,一板一眼都不放松,一秒钟的停顿,然后一、二、三,刺进人家的胸膛”。


按照茂丘西奥的描述,可以判断,提伯尔特使用的是当时在英国流行的意大利剑法,这种剑法讲究形式的美感,花架子多,茂丘西奥调侃的就是他的这个剑法,罗密欧使用的则是传统的英国剑法。


罗密欧能杀死剑术高明的提伯尔特,可见他也绝不是吃素的。当然,罗密欧杀死提伯尔特,并不说明他粗野蛮横,凶狠好斗,他是为好友报仇、为了荣誉,也是在忍无可忍之下才动手的。但这同时也说明,在维罗纳贵族子弟拉帮结派、招摇过市,打架斗殴中,罗密欧并没有完全置身事外。


说罗密欧是纨绔少年,第二个理由是他追求罗瑟琳。


罗密欧第一次上场,就陷入到恼人的单相思之中。他追求罗瑟琳,但罗瑟琳不仅不为所动,还发誓终身守贞不嫁。剧中的这位罗瑟琳并没有出过场,我们对她的了解很有限,只知道她是凯普莱特的亲族。这个身份可是非同小可,因为这代表罗密欧爱上的是仇家的人。


罗瑟琳坚决拒绝罗密欧,除了认为他的爱情华而不实之外,或许还有“仇家不结亲”这一层的考虑。至于罗瑟琳的其他方面,例如相貌如何,我们很难做出客观的判断。罗密欧“情人眼里出西施”,当然觉得她美若天仙,但罗密欧的朋友班伏里奥并不认为罗瑟琳有多美,还据此嘲笑他用错了对象,浪费了情绪。但无论如何,罗密欧陷得很深。


在好多天里,他都是一大早跑到郊外的榕树林中走来走去,长吁短叹。等太阳升起时,又溜回家里,一个人躲在屋里,拉上窗帘,把太阳拒之窗外,彷佛要给自己制造一个“人工的黑夜”。这个时候的罗密欧表现出一种对恋人的崇拜和追求不得的忧郁。


街道上遇见班伏里奥后,他向班伏里奥诉说起他对爱情的感受,使用的是一连串自相矛盾的词语,什么“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这些故作高深、夸张做作、花里胡哨的语言,说明罗密欧对罗瑟琳的爱情有装腔作势、刻意模仿书本中特定程式的味道,并非出自他的真情实感。


这种造作的情感,用中国宋代诗人辛弃疾词中的两句“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这个时候的罗密欧对待爱情的态度是轻浮的,是故作忧伤、多愁善感,他也因此失去了本真的面貌。所以,等后来他与朱丽叶相爱,去请劳伦斯神父为他们证婚时,神父仍不相信他对朱丽叶的爱情是出自真心。


在神父面前,罗密欧为自己申辩,说自己现在和过去不同了。劳伦斯一句话点出了他对罗瑟琳爱情的实质:“罗瑟琳知道你对她的爱情完全是抄着人云亦云的老调,你还没有读过恋爱入门的一课呢?”还责怪他朝三暮四。


但这一次遇到朱丽叶,罗密欧真的是变了。让我们先来看罗密欧是如何与朱丽叶一见钟情的。前面已经讲过,罗密欧是在凯普莱特家的舞会上见到朱丽叶的。他原本被朋友拉着到舞会上散心,自己也想趁机见到意中人罗瑟琳,但他一看见凯普莱特的女儿朱丽叶,立刻就惊呆了。为什么?因为朱丽叶的美貌。朱丽叶到底有多美呢?


罗密欧一连用了几个比喻,来表达他的惊叹,他说朱丽叶比黑夜里的火把还要光彩照人;说她的脸颊洁白明润,宛如非洲女孩耳畔佩戴的璀璨珠环;又像是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乌鸦中间。


对罗密欧来说,这简直就像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啊!他连呼“绝世佳人”,同时意识到,此前自己对美女罗瑟琳的爱情并不真实,因为罗瑟琳给他带来的绝对不是这种怦然心动。


罗密欧没有片刻迟疑,马上走过去向朱丽叶致意,邀请她跳舞。罗密欧的嘴巴很甜,长得又帅,进攻意味十足,朱丽叶的应答则得体、聪明,最关键的是,二人的对白流淌着浓浓的诗意。


罗密欧说:“如果我的俗手亵渎了你这双天仙般的玉手,请让我用嘴唇的亲吻来祈求你的宽恕。”朱丽叶回答:“不要侮辱你的手,掌心的密合远胜过亲吻。”罗密欧问:那么嘴唇还有什么用呢?朱丽叶回答,是用来祷告神明的。罗密欧说,那么请你允许我把手的工作交给嘴唇。


罗密欧想和朱丽叶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他的恭维和请求都很聪明,但没有说假话,他的确是把朱丽叶奉若神明的。如果一个男人始终把一个女人奉为自己的神明,并且始终充满虔诚,很少有女人不被打动的。


朱丽叶当然被他的话打动了,同意了。于是罗密欧亲吻了朱丽叶。什么叫一见钟情?这就是。短短几分钟时间,电光火石一般,爱情的烈焰就在两个人之间熊熊燃烧起来,到了非对方不娶不嫁的地步。


罗密欧爱上朱丽叶后,告别了故作的忧伤,完全沉浸在由衷的喜悦和幸福之中。他安排好和朱丽叶的婚事,与朋友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见面时,他们发现罗密欧变得异常风趣、飘逸。朋友祝贺罗密欧恢复了本色,都觉得这时候的他才是真正的罗密欧。真爱让罗密欧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也带给他发自内心的幸福和快乐。


罗密欧身上因爱情发生的这种转变,在莎士比亚的早期喜剧中十分普遍。如果你读早期莎士比亚的喜剧,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女主人公都率直、优雅、热情,在追求爱情中极有主见,相比较之下,恋爱中的男性不免有些笨拙,幼稚、狼狈。


例如《第十二夜》中的奥西诺公爵,他爱上了一个美女奥丽维娅,却鼓不起勇气去求爱,而是叫侍臣、仆人替他传情达意,自己宁愿空对着满园的鲜花长吁短叹,让仆人听他感叹爱情。


在《爱的徒劳》当中,纳瓦拉国国王和他的三位侍臣分别爱上了法国公主和她的三位侍女,每个人都自作聪明,吟诗作赋什么的,以为讨得了意中人的欢心,不成想却被戏弄。只有在卓越女性的帮助下,在爱情的磨练中,这些男性才得以改正错误,走向成熟。


罗密欧也是这样在真爱中走向成熟的。而随着爱情的发展,罗密欧身上更多美好的品质纷纷绽放了出来。


话说回来,像罗密欧这种富二代、贵族子弟,满身的轻浮、纨绔习气,朱丽叶是用什么特质打动和改变他的呢?是什么让罗密欧如此狂热地爱上朱丽叶的呢?且听我下一节为你详细讲解。这一节就到这里。我是刘洪涛,我在喜马拉雅等你,下次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