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灵兰秘典论】身体就是一个国家(2)
 3.40万

试听180041.【灵兰秘典论】身体就是一个国家(2)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5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家好!上一讲我们讲到一个身体就是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国王就是心,宰相就是肺,大将军就是肝。那么其他大臣又是什么呢?我们接着讲《灵兰秘典论》,听一听岐伯的回答: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


胆,是中正之官,中正,就是刚正果断、不偏不倚,中正之官应该是检察官、法官。人的决断由此而出。检察官、法官处理案件必须秉持公正,果断判案,不可拖泥带水、优柔寡断。胆就是这么一个官。胆呈囊形,附与肝之短叶间,与肝相连,肝和胆之间有经脉相互络属,互为表里,有一个成语就叫“肝胆相照”,肝主谋虑,胆主决断,因此只有肝胆功能正常,人才善于思考做出正确决断,所以被称为中正之官。


“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


中,是臣使之官,奉行国王的命令布施气化,心这个国王的喜乐由此而出。注意这里的“膻中”不是指膻中穴,膻中穴是在两乳之间、胸口的地方。这里的膻中是指心包,也叫心包络,顾名思义就是包在心脏外面的包膜,具有保护心脏的作用。


膻中心包是臣使之官,好像国王的使臣,又像国王身边的太监,他的主要职责有两个:一个是行令,代表心这个国王传达命令,表达了心的意志。第二是代君受邪,他要保护心脏这个国王,当外邪侵犯心脏国王时,他要挺身而出,要先承受邪气,保护国王不受侵犯。因为心包络是心的外围,所以邪气犯心,总是先侵犯心包络,这样就保护了心脏不受邪气的侵害。


心包这个使臣、太监是最接近于心这个国王的,所以国王的情绪总是通过太监表达出来。心在志为喜,膻中就传达心的喜乐情绪,因此说喜乐从此而出。心的阳气舒展,情志喜乐,如果阳气不舒展,那么情志就不安,人就悲伤,也通过膻中心包表达出来。

“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


脾和胃,是仓廪之官,就是管仓库的官,仓廪简单的说就是仓库,分开来说,储藏未去壳的谷物称为仓,储藏已去壳的谷物称为廪。但脾胃这个管仓库的不仅要管储藏,还要管加工和运输,相当于“后勤部长”。


脾胃既要接受、容纳饮食水谷,还要化生精微、把营养成分输送到全身,总的来说脾胃要负责饮食五味的消化、吸收和运输,所以说饮食五味由此而出。这里的五味,指水谷精气。


脾的最大功能就是主运化,可以运化水液,运化水谷,把吃进去的粮食、水谷精微营养的物质以及水液输送给其他的脏器,起到了一个传输官的作用。脾的这种传输的作用对生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医把它称为后天之本。


先天的根本在于肾,后天的根本就是脾。脾和胃是互为表里的,脾主管上升、升清,胃主管下降、降浊。脾把吃入的食物进行加工,其中的精华精微也就是营养部分通过脾的“升清”送到心肺、头目通过心肺的作用化生气血以营养全身;胃则负责降浊,把没有用的糟粕部分下灌入肠,从体内排出。

“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


大肠,是传道之官,负责传送食物的糟粕,并把它化为粪便排出体外。传道,传就是传送,道就是“导”,导出糟粕的东西。“变化出焉”,指变化成糟粕之物从这里出来。水液可渗出膀胱,糟粕转化为大粪。大肠在小肠的小面,传化糟粕腐秽之物,称为传道之官。水谷经小肠吸收传至大肠的糟粕,再由大肠将水液输至膀胱,有形的糟粕之物化为粪便排出体外。


六腑以通为用,大肠排泄功能的正常,对于身体健康至关重要。有两句谚语:“若想不死,肠中无屎。”“若想长生,肠中长清。”就是说大肠要保持畅通,要清爽、干净。这对身体十分有益。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小肠,是受盛之官,负责传受胃中下行的食物,分化清浊。小肠位于胃下,受盛由胃传下来的糟粕,为受盛之官,姚止痷就明确指出这个过程,“承奉胃司,受盛糟粕,受已复化,传入大肠。”小肠有泌别清浊的功能,可将水谷化为精微和糟粕,精微赖脾之升清输布全身,糟粕靠小肠的通降向下传导入大肠,升降相因,清浊分别,这就是化物出焉。小肠升清降浊的功能,其实是脾之升清和胃之降浊功能的具体体现。


“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


肾,是作强之官,负责贮藏精气,精盛则发挥强效使人能够使用各种技巧。“作强”是什么意思?各家有各家的说法,没有统一。我认为“作强”可能跟工匠有关系,肾的“官职”是主管技巧,主管发明创造的。各种技巧、各种发明创造都从它这里面出来的。

工匠是创造器物的,肾脏是创造生命的,所以肾脏就好比是一个创造生命的工匠,它具有创造力,是生命的原动力。肾作用强大,技能精巧,主要源于肾藏精,主骨生髓,通于脑,与人的聪明智慧密切相关,肾精充沛,则人的精神调和爽利,肾精虚,则神情痴呆、反应迟钝。


另外肾主生殖,肾精充足,人类才能繁衍,脑髓不足,骨髓不足都属于肾精不足,肾气不足,所以养肾是非常重要的。肾为水脏,它对人体内水液生成、分布、排泄起着重要的作用。

肾位于腰部,左右各一,所以有“腰为肾之府”的说法。肾主纳气,就是接收气。气是从口鼻吸入到肺,所以肺主气。肺主的是呼气,肾主的是纳气,肺所接收的气最后都要下达到肾。

“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


三焦,是决渎之官,负责通利水道。“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决,是通调;渎,是指水道;决渎,就是通调水道。三焦有疏通水道,运行水液作用,是人体水液升降布散及浊液排泄的通道,所以说水道出焉。

决渎之官,古代相当于总督河道之职,非常形象的比喻了三焦的功能。人体水液代谢是在脾、肺、肾、膀胱等脏腑相互作用下共同完成的,但水液布散及排泄,都离不开三焦决渎行水的功能。


吴崑说“上焦不治,水滥高原;中焦不治,水停中脘;下焦不治,水畜膀胱。故三焦气治,则为开决沟渎之官,水道无泛滥停畜之患矣。”因此,三焦功能正常,则水液输布顺畅,浊液外泄通利,如果三焦功能失常,水道不通,则水液输布受阻,浊液外泄有碍,就会出现小便不利,肌肤水肿,小腹胀满等症状。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膀胱,是州都之官,负责蓄藏津液,通过气化作用将尿液排出体外。“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州,是水中的陆地;都,是水泽;州都,是水泽汇集的地方。膀胱,位置在人体的最下方,形状是中空囊状,是全身水液汇聚排除体外的场所。

在人体的津液代谢过程中,水液在肺、脾、肾的作用,布散全身,发挥濡润机体,被人体利用之后,“津液之余”下归于肾,再经肾的气化,升清降浊,清者回流体内,浊者下输于膀胱,变成尿液。膀胱有司开合的作用,可以维持人体贮尿和排尿的协调平衡,所以称为州都之官。而膀胱的气化,实际属于肾的气化作用,若肾的固摄和气化功能失常,则膀胱气化失司,开合失权,就会出现小便不利或癃闭,以及尿频、尿急、遗尿、小便不禁等。

这十二个器官,虽然分工不同,但其作用应该彼此协调而不能相互脱节。所以君主如果明智顺达,下属就会安定,用此养生之道就能够长寿,终生都不会生重病,用这个道理来治理天下,国家就会繁荣昌盛。如果君主不明智顺达,那么人体十二个器官都会有危险,如果各器官发挥作用的通道闭塞不通,就会使人体遭受严重伤害,用这种方法来养生,只会招致灾殃缩短寿命,同样的道理,如果让昏聩不明的君主来治理天下,那么政权就危险难保了,千万要警戒。

五脏的官职


心为“君主之官”——是国王


肝为“将军之官”——是将军


肺为“相傅之官”——是宰相


脾是“仓廪之官”——是仓库总管


肾是“作强之官”——是掌管发明工匠的官

这里的五脏六腑已经超越了具体的组织器官,上升为若干种官制,通过这几种官职把同类功能的组织器官整合在一起,没有提到名字的器官都归这些有名称的官员统帅。五脏实际上就好比是一个国家里面的五种官职。再通过经络,把身体这个国家统领起来,各官员把身体这个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功能齐全的网络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


“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殁世不殆,以为天下则大昌。”


一个国家,只有君主清明,官员各司其职,相互为用,整体协调,才能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一个人的身体,五脏六腑,心为之主,君主神明,则十二官各安其职,因此在五脏养生当中,养心最为重要。

人体是由脏腑经络等组织构成、气血津液循行其间的生命整体,各脏腑之间的活动虽各司其职,错综制约,但都是在心神的统合下协调有序地进行,神藏于心,应当内守平和,不适宜妄动躁扰。“无为惧惧、无为欣欣”的精神情绪,才能促使脏腑安和,保证生命形体的正常生理活动。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所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嫠之数,起于度量,千之万之,可以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黄帝曰:善哉!余闻精光之道,大圣之业,而宣明大道,非斋戒择吉日,不敢受也。黄帝乃择吉日良兆,而藏灵兰之室,以传保焉。

【语译】最深奥的道理是微妙难测的,其变化也无穷无尽,谁能清楚地知道它的本源!实在是非常困难啊,学者勤勤恳恳地研究,谁又能掌握它的精要!大道玄妙深远,怎么明白哪些是精华!那些似有若无的数目,是产生于微小的毫厘之数,而毫厘又是产生于更微小的度量,如果把这些数目成千上万倍地累积下来,推衍增大以后,就形成了世间万物。


黄帝说:太好了!我听到了如此精要明彻的道理,这真的是圣人才能建立的事业,如此宣畅明了的宏大理论,如果不诚心诚意沐浴斋戒选择良辰吉日,实在不敢接受这样高深的理论。于是黄帝就选择良辰吉日,把这些理论著作珍藏于灵台兰室,以便很好的保存流传后世。所以这一篇就叫做《灵兰秘典论》。

本讲小结


本篇构成了中医藏象学说的主要内容之一,用国家来比喻人体,介绍了十二脏腑的主要生理功能,脏腑间的联系,确立了心在十二脏腑中的君主地位。

心,主宰全身,是君主之官,人的精神意识思维活动都由此而出。

肺,是相傅之官,犹如相傅辅佐着君主,因主一身之气而调节全身的活动。肝,主怒,像将军一样的勇武,称为将军之官,谋略由此而出。

膻中,维护着心而接受其命令,是臣使之官,心志的喜乐,靠它传布出来。脾和胃司饮食的受纳和布化,是仓廪之官,无味的阴阳靠它们的作用而得以消化、吸收和运输。

大肠是传导之官,它能传送食物的糟粕,使其变化为粪便排除体外。

小肠是受盛之官,它承受胃中下行的食物而进一步分化清浊。

肾,是作强之官,它能够使人发挥强力而产生各种伎巧。三焦,是决渎之官,它能够通行水道。膀胱是州都之官,蓄藏津液,通过气化作用,方能排除尿液。


以上这十二官,虽有分工,但其作用应该协调而不能相互脱节。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