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童年阴影】 想要原谅你 但我的委屈无处安放 ——和解
 104.67万

071【童年阴影】 想要原谅你 但我的委屈无处安放 ——和解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1

【童年阴影】  03 想要原谅你 但我的委屈无处安放——和解

学会察觉和解的时机,非常重要。情绪其实是一种我们发给自己的讯号。所以,就算父母亲真的曾经给我们留下了伤害,这份伤害所造成的情绪只要能够得到倾诉,就等于是情绪得到了安放。

【童年阴影】01 你是我生的,我当然可以羞辱你 |伤害

【童年阴影】02 父母两双眼睛,看不到你一颗受伤的心 |忽视

【童年阴影】03 想要原谅你 但我的委屈无处安放 |和解

【第十八周答疑】「嘴上笑嘻嘻,心里MMP」的预防之道

你如果看戏剧里面有好人跟坏人上法院的戏,你一定会希望最后法院能够定坏人的罪,判TA的刑。可是在看到坏人被定罪判刑之后,一定还是会怅然若失,觉得好人的损失可能再也补偿不了了。有可能好人已经因为坏人的行为而得了致命的疾病,受到永恒的伤残,甚至已经死掉了。


幸好在人际关系上面,很少到达这种难以挽回的状况,因为,情绪的转换往往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当我们去寻找我们之所以不快乐的原因,就好像是法院终于能够抓到了坏人,判TA的刑,定TA的罪。可是,好人会得到什么补偿吗?那就建立在,你是否能够培养出寻找快乐的理由的能力。 


今天的情商课,我们要谈的是跟父母的和解。既然感觉到需要和解,就表示之前有什么疙瘩,有什么过节吧?可是要请你先搞清楚,和解不是叫对方来道歉,那叫做受降,就是敌人已经来跟你投降了。


和解一共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我们感觉到了这个需要,时机已经到来;第二个条件是,和解的双方都会伸出手来握手;第三个,我们接受和解的结果是有弹性,可能是复杂的,不见得要分出谁对谁错,而是双方各自能够从这一次的和解当中,得到自己的意义。


如果不符合这三项条件,也就是说,没有感觉到和解的需要,也没有想要伸出手去跟对方握手,也不懂得和解了会有什么意义,那么,和解的时机就还没有到来。

    

有一出受欢迎的美剧叫做《临时家庭》(Casual)。戏里面有一句台词说的是,“我们往往花一辈子的时间,等待父母给我们一个道歉;而我们的父母也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等我们说一句谢谢。结果,父母跟我们双方都得不到我们想要的。”如果你对和解所抱持的态度是等着对方来道歉,那你是高高在上的要接受敌人来投降,这不是和解,这只是受降而已。

    

网络上不少人在追究“自己的父母亲当初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的时候,结尾可能会加一句,“反正他们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会讲出这样的结论,当然就是抱持着如此的心态,觉得“对方错了,对方要知错,然后对方要来道歉。”如果你到目前为止抱持的是这样的心态,那可以试着想想看,是不是我们心里面一直始终有一个定义,希望能够得到一对完美的父母?如果从小就感觉自己的父母没有达到这个完美的标准,就好像是考试没有考及格。


可是如果你有听情商课你就知道,我们的情绪是互相影响的。父母亲的情绪的表现,跟我们自身情绪的表现息息相关,没有人是完美的。如果我们容许自己有情绪,我们当然也要容许爸爸妈妈是有情绪的人。我们不可能是完美的孩子,他们也就不可能是完美的父母。


要求父母回忆往事,然后来跟我们认错、道歉,这不是对于和解应该抱持的态度。如果怀抱这样的期望,可能就表示我们根本没有长大,我们依然是以一个小孩子的眼光,在看待一个只有对错、黑白分明的世界。这是今天情商课想要提醒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情,不要把父母亲留在我们心中的阴影,当成是我们现在生活不顺利的替罪羔羊。把自己性格上或者遭遇上不满意的部分,通通都怪罪到原生家庭的头上当然很方便,可是恐怕解决不了问题。这样做,表面上好像是抓到了凶手,揪出了你会不快乐的原因,可是实际上,这不是完整的情商能力,因为,这不表示你能够找到能够变快乐的理由。


所以要提醒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从儿童迈向了成人,成人是能够精神上自主、独立的。我们培养情商,不是为了能够改变别人,改变父母,而是为了能够改变自己。

    

加拿大的约克大学的心理学家Greenberg教授,他提倡过情绪焦点疗法,Emotion-Focused Therapy。情绪焦点疗法告诉我们,情绪其实是一种讯号,是我们发给自己的讯号,值得我们自己好好地收听这个讯号。所以,就算父母亲真的曾经在我们心里面留下了伤害,这份伤害所造成的情绪只要能够得到倾诉,就等于是这份情绪得到了安放。


也就是说,即使没有父母的参与,你也得到了跟自己的和解。如果父母亲根本已经不在世上,那么,写一封信给已经过世的父母,或者是到他们的坟上去对他们倾诉一番,这都是可以和解的方法。这是今天情商课提醒的第二件事情。

    

那第三件事情是,如果和解的时机还没有到来,或者无法达成和解,都要接受“不和解也是没关系的”。当我们已经认知自己是成年人,那么我们知道,父母亲也就是另外两位成年人。大家都是成年人,各自拥有各自的价值观。即使我们血缘上这么亲近,不表示我们要达成一致的价值观。


能够经过情商的培养而达到这样的心态,就表示你已经不需要那一次形式上的和解来安慰你自己了。这时候,你受困的情绪得到了安放,这就是我们常常说到的“放下”。一旦你能够放下,这就表示,你达成的是与自己的和解,而不需要对方的参与。

    

所以要迎接一次真正的和解,我们自己的准备工作远超过要求别人的准备工作。你是否已经感觉到需要这个和解?你是否已经准备好,能够伸出手来跟对方握手?你是否在和解之后,能够懂得这个和解对你的意义?这就是你的准备工作。


如果你感觉你的父母有可能参与这样一次和解,那可以开始构思一次真诚的对谈。这个真诚的对谈发生在什么样的场景呢?也许是你跟爸爸妈妈一起整理旧照片,一起整理旧东西,在进入往日的回忆的同时,可以开始聊聊彼此的感受;或者是安排一次旅行,能够把父母跟你都从日常的生活场景当中抽离出来,也避开平日亲友的环绕。

    

在安排这次的对谈之前,你可以确认两件事。第一件事情,你所怀抱心理上的角色是一个成年人的角色,你可以是自身情绪改变的发动者;第二个可以确认的事情就是,你只要倾诉,而不是指责跟控诉,说出你的感受,看看父母亲的回应如何。

    

这就是今天的情商课对于与父母和解的建议。今天最后的小练习,请你构想一下,如果真的要跟父母对谈,你希望在什么样的场景之下来进行?

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

140.64万订阅    239

免费订阅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