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32.88万

试听18094、【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00:00
36:07


一、课程原文    

 

第74回是《红楼梦》的非常重要的章节,查抄大观园,回目是“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惑奸谗”是王夫人受到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迷惑,接受她的建议,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是惜春的个性,一直是比较孤僻耿介的,她因为查抄大观园当中,她的丫鬟被查出了从宁国府递过来的东西,她就下决心把这个丫鬟轰走,而且自己也要杜绝和宁国府的来往。

 

因绣春囊王夫人冤枉凤姐

   

上一回末,平儿在迎春那里,处理王住儿媳妇儿金丝累凤的事。宝玉也来了,宝玉为什么来呢?因为大观园厨房的主管柳家的妹子被处罚了,求了芳官,芳官又求了贾宝玉。贾宝玉想约着迎春一块去求情,看到这些人都在这,就只能说些闲话。平儿去处理了金丝累凤的事。回到她的房里,凤姐问她,三姑娘找你干吗,平儿就掩饰,没有告诉她迎春的金丝累凤的事,只是说三姑娘怕奶奶生气,叫劝着奶奶。王熙凤这就说到,其实在大观园里设赌的不仅是厨房柳嫂子的妹妹,柳嫂子是个主使,有人来告发了。我现在想到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他们闹去吧,这样就轻轻地把柳家给放过了。

    

贾琏忽然进来唉声叹气,说他们找鸳鸯借当的事被邢夫人知道了,邢夫人就找贾琏要二百两银子,要过节。鸳鸯借当怎么会被邢夫人发现,这就不知道了。贾府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秘密。贾琏和凤姐就猜到底是谁走露了风声。凤姐特别担心的是,这个事如果传出去,她对平儿说,“在你琏二爷还无妨,只是鸳鸯正经女儿,带累了她受屈,岂不是咱们的过失。”她这个担心后来会不会造成后一部的情节,因为曹雪芹的后几十回丢失,我们就不知道了。还没说完,忽然有人报告太太来了。

 

王夫人脸色非常难看,带着一个体己的小丫头进来,进来以后就喝命“平儿出去”。平儿从来没有见过王夫人这样对待她,赶快应了一声,带着所有的丫头都出去了,而且把房门关了,自己坐在台阶上看门,谁也不许进去。凤姐也慌了,什么事呀。王夫人含着眼泪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香袋,叫王熙凤看。王熙凤一看,就是傻大姐拣到的那两个赤条条相抱的人,绣在这个香袋上。“太太哪儿来的?”王夫人泪如雨下,发着抖说,“我从那里得来!我天天坐在井里,拿你当个细心人,所以我才偷个空儿。谁知你也和我一样。这样的东西大天白日明摆在园里山石上,被老太太的丫头拾着,不亏你婆婆遇见,早已送到老太太跟前去了。我且问你,这个东西如何遗在那里来?”

    

我看到这一段,我就觉得王夫人真是愚蠢到家了。王夫人难道就不知道,给你送这个香囊,实际上是邢夫人向你发起了突袭。是邢夫人给你递话,你的女儿开放大观园,开出什么结果了?你叫王熙凤管理荣国府,管理出什么结果?王夫人给气了个半死,但是她居然把这个绣春囊所有者,她怀疑到王熙凤这儿来了。竟然问王熙凤“这个东西如何遗在那里?”就是你掉了的。

 

王熙凤一听,脸色也变了,“太太怎么知道是我的?”王夫人就一边哭一边又叹气,“你倒问我,你想一家子除了你们小夫小妻,余者老婆子们,要这个何用?女孩们从哪来?自然是琏儿那个不长进的下流种子弄了来,你们又和气,当做一件玩意儿,你还和我赖。幸而是园里人上下不解事,没拣得,如果丫头拣得,你姐妹们看见,还了得吗?或者是丫头拣着,拿出去说是在大观园拣的,外人知道了,我们的性命脸面还要不要?”凤姐儿一听,又急又愧,紫涨了面皮,依炕沿双膝跪下,含泪诉道。又一次紫涨了面皮,上一次是邢夫人向她发难,紫涨了面皮,这是她的亲姑妈向她发难,又紫涨了面皮,而且这次是双膝跪下,来了一段长篇自白,非常巧妙。

    

“太太固然说的有理,我也不敢辩我并无这样的东西。但其中还要求太太细详其理:那香袋是外头雇工仿着内工绣的,带子穗子一概是市卖货。我便年轻不尊重些,也不要这劳什子,自然都是好的,此其一。二者这东西也不是常带着的,我纵有,也只好在家里,焉肯带在身上各处去?况且又往园里去,个个姊妹我们都肯拉拉扯扯,倘或露出来,不但在姊妹前,就是奴才看见,我有什么意思?我就是年轻不尊重,也不能糊涂至此。三则论主子内我是年轻媳妇,算起奴才来,比我更年轻的又不止一个人了。况且她们也常进园,晚间各人家去,焉知不是她们带的?四则除我常在园里之外,还有那边太太常带过几个小姨娘来,嫣红、翠云都是年轻侍妾,她们更该有这个了。还有那边珍大嫂子,她也不算很老,她也常带过佩凤等人来,焉知又不是她们的?五则园内丫头太多,保得住个个都是正经的不成?也有年纪大些的知道人事,或者一时半刻人查问不到偷着出去,借着因由外头得来,也未可知。如今不但我没此事,就连平儿我也可以下保。太太请细想。”

 

王熙凤像是一个推理小说大师,把边边角角的疑点全都扫到了。绣春囊,贾府的奴才媳妇,年轻的侍妾,甚至尤氏都有嫌疑,就是我王熙凤没有,真是讲得有理有力有节。王夫人不能不服。王夫人说,“我知道你是大家小姐出身,焉得轻薄至此。”那就解脱了王熙凤的嫌疑了。然后就说,这是你婆婆叫人给我送过来的。

 

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当家人,现在有了绣春囊事件,她很想利用这个事件来稍微减轻一下荣国府的经济负担。她向王夫人提出来,把年纪大一点的丫鬟,所谓咬牙难缠的送出去,不用了,等于给小姐们裁减了丫头。这样不就减少了费用吗?但王夫人不同意,说,你这几个姐妹很可怜啊,不用远比,她们比林姑娘的妈妈差得太远了。当年林姑娘的妈妈在娘家的时候是怎样的娇生惯养、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是个千金小姐的样子。现在这些姐妹不过比人家的丫头稍微好点儿。她们的丫头不过有两三个丫头像个样子,其他的四五个小丫头简直像庙里的小鬼。如果再裁革了去,我是不忍心的,老太太也未必同意。所以家里虽然艰难,我自己节省一点儿,也不要委屈了她们。

 

王熙凤和王夫人想裁丫鬟,她们谁也不提裁贾宝玉的丫鬟,贾宝玉有十六个丫鬟,八个大的八个小的,而王熙凤夫妇二人只有四五个丫鬟,这个现象在贾府一直存在。这也是《红楼梦》非常奇怪的现象。而王夫人回忆贾敏金尊玉贵,一方面说明贾府今不如昔。也说明王夫人一直对小姑子贾敏有妒嫉之心,对林黛玉有一定的偏见。

 

王熙凤建议,这个事,咱们平心静气暗暗查访,以查赌为名,悄悄地查绣春囊的来历,不要惊动大观园里面的人,更不要惊动贾母。这本来是个最合适的办法,王夫人没有采纳。因为这个送香囊的是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

 

受谗言晴雯被撵

 

王夫人对待邢夫人的得力心腹的人也没有什么二意,现在看到邢夫人又派王善保家来打听这个事怎么样了,她就对王善保家的说,你去回了太太,你也进园来照管照管。这个王善保家平时因为进大观园,丫鬟们不大奉承她,她就不自在。听了王夫人的话,就说,“这个容易,不是奴才多话,论理,这事该早严紧的。”然后就说大观园的那些丫头们,怎么一个一个的都成了二小姐了。

 

王夫人倒替这些丫鬟们辩驳了几句,王善保家的就说,“别的都罢了,太太不知道,头一个,是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生得模样比别标致些,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得像西施的样子,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就立起两个骚眼睛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体统。”晴雯的命中魔星出现了,晴雯不知道怎么着还惹着邢夫人身边的这个王善保家了。而王善保家一说这个话,触动了王夫人心里的一件往事。她就问凤姐,“上次我跟了老太太进园,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为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天一说,这丫头想必就是她了。”

 

听众朋友们听,王夫人对晴雯印象不好,当然是因为她在那骂小丫头,有点轻狂,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晴雯长得像林妹妹。王熙凤还是要掩护晴雯,她就说,“若论这些丫头,比起来都没有晴雯长得好,她原来就轻薄一些,太太说的倒是像她,我可是忘了那天的事了,我不敢随便说。”王善保家的就说,“这好办,把她叫来,太太瞧瞧。”

    

王夫人就派人把晴雯骗了来,叫人到怡红院传话,我有话要问她们,袭人麝月服侍宝玉不必来,有个晴雯最伶俐了,叫她马上来。小丫头就去了,晴雯正不舒服,睡着中觉才起来,一听这样说,也没有仔细的梳妆打扮,穿着日常的衣服就跟着过来了。王夫人一看,她的头发也没有很好地梳,她的头上的首饰也是随随便便戴的,衣服穿得很随便,就有点像西施春睡捧心的那个样子,恰好就是上次自己看到的那个人,就冷笑,“好个美人儿,真像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晴雯一听,知道有人给她进了谗言了。

 

晴雯特别聪明,就跟王夫人说明:宝玉我不管着服侍,我是老太太派了那里去,我闲空还得帮着老太太做针线,我也不过就是十天半月宝玉闷了的时候,大家和他一块玩。他的饮食起坐由老嬷嬷们、袭人、麝月、秋纹这些人管。王夫人就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回了老太太,再撵你。”这就是公开声明她要把晴雯撵走了,然后喝一声,“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地妆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个小姑娘,穿得稍微的漂亮一点,这么一个贵族夫人居然就骂起来了。当然她心里面有成见了,但也是擅作威福。

    

王夫人就向王熙凤抱怨,这几年我越发精神短了,这样妖精似的东西竟没看见。只怕这样的还有,明日再查查。王夫人发怒,凤姐就不敢说话了。又因为王善保家是邢夫人的耳目,她自己婆婆的耳目,经常挑唆着邢夫人办些坏事。她现在是有话也不敢说,因为你说了就等于报告了邢夫人了。她只是低头答应。

    

王善保家这时候就出了一个馊主意,“这个要查也很容易,晚上园门关了,内外不透风,我们带着人到丫头房里搜寻就行了。”王夫人倒同意了,凤姐儿没办法,只好说,“太太说行,就行吧。”这个愚蠢的王夫人,没有用她亲侄女王熙凤的建议,暗暗地访查,居然用了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馊主意,要去查抄大观园了。

    

查抄大观园

 

到了晚饭后,贾母睡了,这些小姐们都进了大观园,王善保家就请了凤姐进去查抄。进了大观园,把大观园的门锁上,先抄了那些婆子们的东西,抄出来一点隐藏的灯油之类的,然后就到贾宝玉这儿来。

 

贾宝玉正在这儿怀疑晴雯为什么这么不自在,来了这么一帮人,直接又往丫头的房子去。宝玉就问是什么事,凤姐说丢了件要紧东西,大家混赖,怕丫头偷了,查一查去疑。王善保家就查了一会儿,别的箱子都打开了,有一个箱子关着,这是谁的?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拿起自己的箱子,“哐啷”一声掀开,两只手提着,底朝上,把所有的东西尽情一倒,王善保家的看着很没趣,但是也没查出什么东西来,就走了。

    

从怡红院出来,凤姐就跟王善保家的说,“我有一句话不知是不是,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听众朋友们听听,王熙凤什么时候和下人说话像避猫鼠?所以我一直认为,查抄大观园似乎王熙凤是令行禁止,实际上是王熙凤从权力的顶峰跌落。现在权势熏天的管家奶奶连奴才都不敢得罪了,还要跟王善保家这样说话。王善保家说,“这个自然,岂有抄起亲戚家来的。”

 

王熙凤说完,薛宝钗那不能抄,接着就带着人进了潇湘馆。难道薛宝钗算亲戚,林黛玉不算?王熙凤门儿清,是不是因为林黛玉在贾府住的时间长,贾母给了她嫡亲的孙女待遇,王熙凤已经把她当成贾府的人了?是不是王熙凤看准了王夫人不喜欢林黛玉,她就要对林黛玉大公无私,她撇清自己?甭管什么原因,那么敏感的林黛玉应该有点反应吧?奇怪的是,什么反应也没有。曹雪芹一个字也不写,从紫鹃那查出来一些贾宝玉小的时候玩的东西,王熙凤做了一番解释,说他们从小在一块混,这不算什么稀罕事,然后就去查贾府三艳了。

 

贾府三艳就是探春、惜春、迎春。探春是带刺儿的玫瑰花,又红又香又扎手。迎春是二木头,甭管什么事,多么倒霉,俯首帖耳。惜春性格孤僻又耿介,就是比较正直,还冷酷无情。探春认为查抄大观园这是自己抄家,等于朝廷抄家预演,很不吉利。她后来不是跟王熙凤他们说,像咱们这样的大家,从外面杀进来一时是杀不尽的,必须先自己家自杀自灭才能一败涂地。既然探春认为抄检大观园是丑态,她就得教训该对这个丑态负责的人。决策人王夫人她不能教训,她只能教训执行的人,她先教训王熙凤。

    

探春发威教训人

 

王熙凤不是要悄悄地抄检吗,探春偏要大张旗鼓,开门掌灯迎接。这是干吗呢,摆出三小姐正义凛然、不容侵犯的气势,你王熙凤不是要抄丫鬟吗?三小姐偏不叫你抄,还不是说我不叫你抄,而就是说我就是窝主,丫头偷来的东西都放在我这儿,我原来就比别人歹毒,她们什么东西我都知道,要抄就抄我的。然后叫丫鬟们打开自己的所有的箱子叫凤姐抄。王熙凤怎么办?小心陪笑,能哄就哄,不能哄就让步,惹不起我躲得起。因为那个时候千金小姐,儿媳妇是不敢惹的。

 

王熙凤先跟探春说,我这是怕有人赖丫头偷了我们一件要紧的东西,我搜一搜是要洗清她们。好像抄检是为了丫鬟好,而且我是奉太太的命令来的,妹妹你别生气。周瑞家的就想帮着王熙凤下台,既然女孩子的东西都在这儿,就不用搜了。

    

按说你三小姐应该见好就收吧。贾探春不依不饶,她得叫王熙凤承认,你们连我的包袱都搜了。王熙凤只好说,我连你的东西都搜查明白了。说一不二的王熙凤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只有被带刺儿的玫瑰花扎手的时候。探春一步一步地故意挑衅,王熙凤是一步比一步地客气退让,三姑娘把琏二奶奶的威风打了一个荡然无存。

    

探春教训的第二个人是王善保家,这就是我把他命名为著名的响了二百年的一记耳光,这记耳光是打到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的脸上。王善保家活该,她自己往枪口上撞,她动手去掀探春的裙子,她说“我连姑娘身上都翻了”。贾府的规矩,老婆子们连小姐的房间都不能随便进,王善保家的竟敢朝着千金小姐动手动脚,这岂不是三小姐的奇耻大辱。小说里写,一语未了,只听“啪”的一声,王善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

 

这一记耳光打出千金小姐的威风,也出尽了贾探春心中的恶气,打了还不算,探春还说,“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这个话很明确,你是个老奴才,竟然敢扯千金小姐的衣服。接着探春就说王善保家,“你是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她这就是说我为什么打你,就是因为你生事,而且贾探春的厉害还表现在我打了你,你还不能诉冤。王善保家跑到窗外去埋怨,说我干脆回老娘家算了。

 

探春斥命待书,“难道你还等我去和她对嘴?”待书口才伶俐地又把王善保家的讽刺了一顿,接着探春说,“我明儿先回了老太太,太太,我再到大娘那边去赔礼。”探春真去赔礼吗?探春要向大娘赔礼,实际上是向邢夫人问罪,她等于叫这帮人给邢夫人捎个口信,你的奴才我打了,你得给我撑腰,你还得给我道歉。探春不会去赔礼的,但是邢夫人却马上做出了很快的反应,把王善保家的打了一顿,嫌她多事。这样一来,探春的这记耳光就获得了全面的体面的胜利。她还说,邢夫人打王善保家是做样子。这个三小姐太厉害了。

 

惜春断绝和宁国府关系

 

查到惜春这儿,惜春的丫鬟入画。入画的哥哥是贾珍的小厮,贾珍赏给她哥哥的东西,入画的哥哥传到大观园,叫妹妹保存。给抄出来了,入画一汇报,王熙凤就明确地表态,如果是真正的也倒可以饶恕。按说以后查明真的是入画的哥哥捎过来,惜春你说入画几句就行了,你不要私相传递。但是惜春做得非常过分。她当场先告诉王熙凤,你要打她,你带出去打。王熙凤的回答,等于间接给入画求情:谁没个错,只这一次,二次犯下,二罪俱罚。就等于说你这次就饶了她了。惜春坚持,嫂子饶她我也不饶!

 

第二天,惜春还把尤氏请来,说入画丢了我的面子,你马上带走,或打或杀或卖,我不管。入画进来求情,姑娘我是从小服侍您,留下我吧。惜春不听,尤氏劝解,惜春不理,最后还是坚持要赶走入画。而且说,那府里面名声很不好,以后我也不过去了。这就是回目当中的“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惜春对服侍自己多年,并没有多大过错的丫鬟,这样的无情,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觉得惜春和探春都表现了对丫鬟的态度。探春呵护自己的丫鬟,惜春无情地抛弃自己的丫鬟,实际上两个人是异曲同工,为什么呢?探春是我的丫鬟你不能抄,抄了丢我的脸。惜春是出了错的丫鬟我不能要。这都不是为了丫鬟,这都是为了小姐本人的面子。惜春要赶走入画,还要断绝和宁国府特别是和贾珍的关系。她和尤氏说,东府有很多不堪的闲话,我必须要远离,否则连我也给编排上了。

 

所谓东府的闲话,我看主要是关于贾珍的闲话,尤氏倒不至于有多少的闲话,如果说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时候,惜春还很小,还不大明白。不久以前发生的红楼二尤的悲剧,这个时候惜春已经长大了,她肯定对她哥哥,对那两个嫂子带来的小姨干了什么事有所耳闻。贾珍这个家伙,他只知道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他不知道爱惜自己唯一的妹妹。这个妹妹为了自己的名誉不受伤害,就只好和名声不好的哥哥断绝来往,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贾宝玉梦游太虚境,看到的金陵十二钗之一的惜春,在曹雪芹的80回里面,查抄大观园是最重要的笔墨。惜春最后是“勘破三春”,看清了三个姐姐的不幸遭遇出家为尼,她也是看清了自己整个的贾府的龌龊,她要求得清净。惜春的结局并不是像流行本百二十回续书写的那样,到环境优美、条件很好的栊翠庵出家,接替了妙玉当了住持,还有紫鹃去侍候她。她是在贾府家败人亡之后,做了普通的尼姑,托着陶制的饭盒,或者是叫陶制的饭盆,穿着尼姑的很简陋的衣服,沿街乞食。这样一个能断然抛弃红尘的人,她当然也很容易抛弃从小就跟着自己的丫鬟。曹雪芹把这一回叫“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意思就是说,惜春做出这样不近人情的事,是因为孤僻更因为耿介,耿介就是个性正直。

    

王善保家的查抄到自己的亲外孙女

 

查抄大观园最好玩的是王善保家的查到了自己的亲外孙女。那就是迎春的大丫鬟司棋的事给揭出来了。王善保家本来是要稀里糊涂随随便便把她的外甥女的箱子装样子翻一翻,就混过去了。而凤姐儿特别要看看她藏私不藏私。王善保家说没什么东西,才要盖箱子,周瑞家的说,“且住,这是什么?”顺手就拿出来了一双男人的袜子,一双男人的缎鞋,还有一个小包袱,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结,这在那个时候,同心如意结都是男女之间互赠的爱情的信物,还有一个字帖,都递给凤姐。

    

《红楼梦》好玩就在于,王熙凤前80回,一直到74回之前,她都不认字,到了74回,她忽然认字了,而且她会读信了。曹雪芹解释说,凤姐因当家理事,每每看开帖并账目,也颇识得几个字了。她看到那个帖子是大红双喜,那么一封信。她看完了那封信,她反而乐了。王善保家就说,可能写的不大明白的账目吧,所以奶奶笑。凤姐说,“就是,这个账算不过来呢,你是司棋的姥娘,她的姑表兄弟也应该姓王,怎么姓潘呢?”王善保家这才解释,司棋的姑妈嫁给了潘家,她的姑表兄弟就姓潘了。

 

王熙凤这个时候就把这个信给念出来了,这个信说的是什么呢?这个信是司棋的姑表兄弟潘又安给她写来的,这个信里面就说,如果园子里面可以相见,你就叫张妈给我捎个信,你送给我的香袋,我已经收到了,我再送给你一串香珠。这是个什么意思呢?那就是司棋送给了她姑表兄弟两个香袋,这个潘又安身上戴着这个香袋,来到大观园里面和司棋幽会。他们两个的幽会被鸳鸯撞破了,匆忙之中,潘又安又把这个绣春囊给掉在山石后面了,就被傻大姐给拣到了。这样一来,曹雪芹就在这个信里面交代了绣春囊的来历了。

 

王善保家一心要拿别人的错,没想到拿住了她的外甥女,恨得没有地缝能钻进去。王熙凤什么表示,不是你跟王夫人提建议要抄检大观园,现在好,就抄出你们家的人来了。瞅着王善保家嘻嘻地笑,向周瑞家的笑道,“这倒也好,不用你们姥娘操一点儿心,她鸦雀不闻的给你弄个好女婿来,大家倒省心。”这不是往王善保家的伤口上撒盐吗。周瑞家的也笑着凑趣,王善保家的就气得打自己的脸,骂“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而司棋惊天的秘密被当场揭开,并没有畏惧惭愧的意思。这也很奇怪。

 

按照现在的观点,司棋是追求爱情自由的,她是刚强无畏的,她和懦弱的迎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我们现在人的解读,司棋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小人物。但是按照曹雪芹小说的布局,司棋属于在野党阵营,这个在野党里面有王善保家的,也有司棋的婶娘秦显家的,秦显家的不是来大观园当了半天的厨房主管,偷鸡不着蚀把米,现在司棋被撵走了,迎春不能救她。不要说司棋的事是有伤风化,不能救。就是不这么严重,迎春也没能力没办法救,她自身都难保。按照曹雪芹的构思,迎春这只羔羊马上就要被中山狼吞噬了。

 

查抄大观园,这是《红楼梦》前八十回的非常重要的章节。她和将来贾家被朝廷抄家有联系了,所以探春就说,你们今天看邸报是甄家犯了罪,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你们也自己抄起来了。按照探春的观点,抄检大观园就是贾府被抄的预演。

 

在抄检大观园之前,贾府已经矛盾蜂起,鸡争鹅斗,就像贾探春说的,像乌眼鸡一样,恨不得我吃了你,你吃了我。查抄以后,这个矛盾就更加公开化、多样化、复杂化了。查抄大观园是贾府矛盾的总爆发,下一步是贾府的彻底败落。

 

我们今天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237条评论
  • LilyYin_LR

    补充一点,个人觉得王夫人的心结并不是贾敏而是赵姨娘,赵能从家生奴才成为姨娘还生了两个孩子,应该是个美女,而王夫人死了一个儿子,只剩下宝玉一个亲生,对抢了老公的女人,作为大家闺秀出身的王夫人虽然不好当面发作(有妇德的要求,要听老公的)但有了心结,所以对宝玉身边长的美的,言语轻狂的丫头总是不自觉的厌恶,在王夫人眼里,这些丫头会诱惑宝玉,成为通房丫头,随后竞争做姨娘(不如粗笨的好)因此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平时把金钏当作女儿的整天吃斋念佛的王夫人会对贾宝玉调戏金钏大发雷霆,因为触到了王夫人的雷区。贾敏和王夫人的关糸,小说中未触及到(也许我看的不够仔细),偶尔只字片语也是中性的,并没体现个人好恶。
    回复
    2018-04-07 22:43

    M_rzj 回复 @LilyYin_LR: 王夫人这种吃斋念佛的最可怕,哪怕恶事做尽,自认为在佛像读佛经就能洗清罪孽,所以做事往往最无底线

  • 1361319bmyr

    最喜欢探春,看得过瘾看来即使是做奴才也得选个像探春这样的主子呀。
    回复
    2017-12-26 20:45
  • 长安海平

    馬老师品读紅樓梦,精彩。准备聽完后,再去看一遍紅楼夢。
    回复
    2017-12-27 08:05
  • 47367317

    马老师解出了书中的人情练达处,嬉笑怒骂声,回头再去读原著,能更解其中味👍
    回复
    2017-12-27 09:14

    15698516zge 回复 @47367317: 讲的好

  • 宝琮云

    晴雯得罪这么多人自己一点问题没有?
    回复
    2019-03-07 13:32

    白芍读书 回复 @宝琮云: 晴雯的为人我没看出她有什么优点,她待比她地位低的小丫头比如坠儿也心狠手辣,做人轻狂。她的下场是可怜可惜,可也怪她自己。

  • 多吉文喜

    不知道马老师评价惜春的“过分”是不是自己的观点。如果“是”,我是不同意的。一则,四小姐有自己的尊严,难道探春有尊严,惜春就没有?二则,她崇尚佛教就应该评价她对丫鬟“无情”吗?那就是说佛教和佛教徒是无情的吗?佛教的智慧之一应该有看透人性、人生等的能力吧? 注:我不是佛教徒。
    回复
    2020-01-08 21:39

    白芍读书 回复 @多吉文喜: 不保护一心照顾自己多年的丫头,所以无情。尤其是那个丫头做的事不是什么大错。

  • 听友67428907

    王善宝查有什么目的呢?能有什么好处,对邢夫人?
    回复
    2021-07-20 22:28

    白芍读书 回复 @听友67428907: 为了大平时不待见她的大观园里面耀武扬威。

  • 寂寞流疏

    贾敬出家子~柳湘莲出家、宝玉出家、惜春出家、~到底是看破红尘还是逃避红尘、精神出尘?
    回复
    2020-05-01 23:31

    白芍读书 回复 @寂寞流疏: 逃避红尘。

  • Lucky_0v9

    真的很反感这个王夫人,一双眼和蒙了灯油一样看不清真真假假,一张嘴和糊了面一样说不出半句好话,一颗心和糊了纸一样光做假好事
    回复
    2021-02-18 14:21
  • 1361319bmyr

    入画被惜春赶走,待贾府没落后也许反而会落个好结果呢。歪打正着
    回复
    2017-12-26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