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外债危机,给中国出了个难题?
 13.62万

斯里兰卡外债危机,给中国出了个难题?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2

讲述听得懂的热点,表达看得见的情绪。大家好,欢迎来到由喜马拉雅独家订制的节目《补壹刀》,我是刀客团的花叨叨。有说法认为,如果当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出现了赤字,那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已经理论上破产。按照这样的说法,斯里兰卡已经破产了。当然,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意义上破产是个专业问题,我们今天暂不讨论,但是一些外国舆论把斯里兰卡如今的困境赖给中国,就有意思了。


最近,斯里兰卡请求以债务重组的方式缓解经济困境,该国总统戈塔巴雅昨天会见王毅国委时提出的这个请求,引发美欧媒体最近两天围绕所谓中国“债务陷阱”的又一阵热炒。


戈塔巴雅在与王毅会晤时主要提出三点请求。


按照斯里兰卡总统办公室声明中的顺序,他一是提议中方协助吸引中国游客前往斯里兰卡旅游。因为旅游业是斯里兰卡经济一大支柱,该国正努力在“生物泡泡”等新防疫标准下吸引游客回来。


二是请求以债务重组来缓解当前经济困境。


戈塔巴雅提出,面对因疫情冲击而遭遇的经济危机,如果能将重新安排债务偿还时间作为一种纾困方案,“那对这个国家来说将是一种极大的宽慰”。


三是请求为从中国进口商品提供“优惠条件”。具体怎么“优惠”,声明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毫不意外,美欧媒体几乎都把重点放在第二点上。


斯里兰卡总统办公室的声明,开头就说这次会谈进一步夯实了两国建交65年来的双边关系。戈塔巴雅还对中方在疫情期间给予斯里兰卡的物资和金融援助表示感谢。


但是这些展现两国友好的信息,被西方媒体过滤掉了。


在报道和大标题中,它们大都着重突出“斯里兰卡请求中国债务重组”这个内容。


为什么这样操作呢?


很大原因,在于正好可以再次将斯里兰卡的债务问题与中国挂钩,迎合“斯方债务问题是因跟中国合作而产生”的对华抹黑论调。它们甚至从中看到了坐实“中国债务陷阱”的良机。


实话实话,斯里兰卡确实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这些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下行,保护主义盛行,又叠加国内的极端恶劣天气、内部政治动荡等,斯里兰卡经济急剧下滑,GDP2020年达到负的3.6%的新低。亚洲开发银行去年9月发布的亚洲发展展望中,对斯里兰卡2022GDP的增长预测是3.4%,远低于亚洲发展中国家的5.4%和南亚国家的7%


再加上政府的高支出和减税措施,致使财政入不敷出。有报道说,目前该国外汇储备只有16亿美元,仅够维持几个星期进口。


外汇枯竭之下,斯里兰卡去年底暂时关闭了驻尼日利亚使馆、驻德国法兰克福总领事馆,以及驻塞浦路斯尼科西亚总领事馆等多个驻外使领馆。


际信用评级机构纷纷下调斯里兰卡的评级,更是雪上加霜。斯里兰卡政府越来越难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筹借新债纾困。


财政危机也日益波及普通民众的生活。


斯里兰卡国内超市的食品配给和基本商品出现短缺。根据斯里兰卡央行数据,去年12月底通胀率达到12.1%。其中食品价格涨幅高达22%。不少民众排起长队抢购奶粉、燃气、燃油等紧缺物资。


一位斯里兰卡学者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外汇储备出现赤字,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已经理论上破产。”而科伦坡现在时刻都面临着国际债务违约的风险。


讲完这番困境,美欧媒体的重点来了:


他们说呢,斯里兰卡债务危机“跟中国有关”。


不少报道“联想”说,过去十多年间,中国向斯里兰卡提供大量贷款,用于公路、港口和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还有斯里兰卡政府的数据显示,20214月前对华负债约占该国350亿美元外债的10%


斯里兰卡欠中国钱,它现在又面临严重债务危机,于是两者就被美欧媒体强行捏成了因果关系。


但是啊,斯里兰卡巨额偿债危机这口锅,真扣不到中国头上。


一方面呢,这样的债务困境,绝非一日酿成。


斯里兰卡85%左右的外债都是偿还期为15年以上的长期债务。


事实上,自1977年实行经济自由化改革后,斯里兰卡的外债就不断积累,1993年前后达到了负债率、偿债率的双重高位。


 2009年,在长达26年的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面临战后重建和发展,该国的外债额屡创新高。


如果一直都是长期中高速发展还好,但凡有点风吹浪打,只能借新债还旧债,拆东墙补西墙,如此这般,外债负担想不加重,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在盯着巨额外债的同时,也要注意到,斯里兰卡长期居高不下的内债。


想想看,总收入就这么些,内债要还,还能有多少来还外债。


2018年为例,斯里兰卡的总债务本息在GDP、政府收入中的比重分别达到14.5%108.8%,其中内债本息的占比就高达7.3%81.3%


而且呢斯里兰卡对外债的使用安排,也不太合理。


在享受和平红利的战后重建与发展中,斯里兰卡的主要投资都流向基础设施领域,而这些投资大多以债务形式提供。由于基建投资回报周期长,短期内无法实现经济回报,还本付息压力自然小不了。


还有,斯里兰卡的贷款利息结构,也不太合理。


一般而言,双边贷款、多边贷款这些呢属于官方贷款,利率较低。而金融市场的贷款利率是浮动的商业利率,属于高利率贷款。


2007年开始,斯里兰卡外债中的优惠贷款、一般性非优惠贷款的比重就迅速下降。2017年该国商业贷款比重高达 42.98%,这些贷款的利率平均高达6.29%


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其实也不是什么新说法。


2017年以来,这个词就像一个框,只要中国与所在国发生债务往来,都可以套上它。其实就斯里兰卡而言,中国仅仅是它的第四大债权主体。


截至2021年底,对华债务在斯里兰卡美元外债总额中的占比约为10%。而据斯里兰卡央行的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贷款在斯里兰卡主权债务总额中的份额有所下降,截至2021年底,约为3%。在双边贷款中,远低于日本对斯里兰卡的贷款,也低于印度的这一数据。


那么,为什么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论”再次被炒作起来呢?


这次是印度烧火,美国浇油。


印度学者早就和美西方学者形成连动,印方构建概念、提供初始材料,美西方负责完善理论并扩大宣传,由此形成“印西联动”的国际分工模式。


在印度的认知中,斯里兰卡是自己的势力范围。斯里兰卡的对外经济合作必须首选印度,在利益上给了中国多少,就必须给印度多少甚至更多。


但是现实很让新德里失望:除了贸易额相当,印度在斯里兰卡的投资和援助等都无法与中国相比。


所以对于中国与斯里兰卡关系的紧密,印度很紧张,也很焦虑。这就让美国抓住了机会。


早在2018年,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首次在官方发言中使用“债务外交”一词,指责中国利用债务压力将汉班托塔港变成自己的海军基地。


由此通过不断的舆论操弄、新媒体传谣,现在提及所谓“债务陷阱”,不少都与中国挂上了钩。只要中外博弈长期存在,这方面的莫须有指责就不会消停。


怎么办,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


斯里兰卡想要走出巨额偿债危机,关键还在于克服经济、外贸结构瓶颈,增强经济造血能力。在这些方面,我们可以在尊重它经济独立和发展选择的基础上,提供力所能及的引导和帮助。


只要斯里兰卡这类债务国家继续增强对中国的信任,密切与中国合作,就是对西方所谓“债务陷阱论”的最好回击。好了,以上就是本期所有内容,欢迎订阅补壹刀,咱们下期再见。


1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