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人有南北佛性无
 6.37万

试听1804. 人有南北佛性无

00:00
21:35

惠能宿昔有缘,安置好老母,至黄梅礼拜五祖;来到五祖的道场,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师徒问答;在这场问答中,五祖知道惠能是对的并且要避免其他徒弟的嫉妒。要知道惠能说了什么?为什么是对的?五祖是怎样保护惠能的?为他成为六祖奠定了怎样的基础?且听张讲师的娓娓道来~


惠能闻说,宿昔有缘,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惠能,令充老母衣粮,教便往黄梅参礼五祖。惠能安置母毕,即便辞违。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礼拜五祖。

祖问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对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做佛?”惠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五祖更欲与语,且见徒众总在左右,乃令随众作务。惠能曰:“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既是福田。末审和尚教作何务?”祖云:“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着槽厂去!”惠能退至后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经八月余。

祖一日忽见惠能曰:“吾思汝之见可用,恐有恶人害汝,遂不与汝言,汝知之否?”惠能曰:“弟子亦知师意,不敢行至堂前,令人不觉。”


惠能闻说,宿昔有缘,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惠能,令充老母衣粮。惠能听买柴的门外的这个诵《金刚经》的人说,他在五祖那边参访五祖,五祖告诉大众要念《金刚经》,可以直了成佛。听了之后心生向往,想要去可是又没钱。可是他有非常好的因缘,有一个客人拿了十两的银子给惠能说,你的老母没有人养,这十两让你去充老母的衣粮,买一些吃的穿的,把她安顿好。


教便往黄梅参礼五祖。请这个惠能说,你尽可放心到黄梅去参礼五祖吧。这种机会多不多啊?各位如果你说你现在想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访道,然后又没钱,家里又有老母,竟然会有一个人拿着钱说你去吧。会有这个事情发生,这宿昔有缘。


惠能安置母毕,即便辞违。惠能买了衣服,米粮,该买的买一买,左右邻居交待交待,就跟他的母亲道别了,要开始去访道了。这个虽然是一句话就交代过了,可是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母子要分别的依依不舍。我们也可以想象得到,他的母亲这么样的贤良,儿子要去访道,然后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家,她也不会哭哭啼啼,没有骂他不孝,也没有拿鞋子打他,都没有,就说你去吧。这样的事情是很好很好的因缘,都发生在六祖身上。


不经三十余日,走了三十几天,便至黄梅,礼拜五祖。就到了黄梅去参拜五祖。不要说三十几天,就是走三天,去访道,各位如果你我,肯不肯走啊?你会说再等等,再看看,再说,有没有?然后拖了三年,再看看,比较有空的时候我就会去,有吉普车载你当然是会去的。走三十几天,他也去了,他的道心坚定,我们可以想象。


看到五祖,五祖问说:汝何方人?欲求何物?你走了三十几天才来,我的弟子里面走三十几天的倒也不多见,都是在附近的。走三十几天,你要做什么呢?惠能对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说我是岭南新州的人,其实这个地方当时不是中原,叫蛮夷,这么远来参礼五祖,只想要求一个成佛作祖的原理跟办法到底怎么做,那个方法。不求余物,什么我都不要,我只要这个。他的主轴可以说非常非常地明确。有的时候我们去访道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很多人主轴开始偏了。譬如孙悟空去访道的时候,过了好多好多年,他的师父说,我教你一个什么道好不好啊?他说这个道能不能超生了死啊?他说不行,但是可以怎样怎样,他说我不要;那不然教你个什么道好吗?这个道可以超生了死吗?他就这样问了,师父说不行,但是可以怎么样怎么样,他说我不要。他主轴有没有偏失呀?没有偏失。


我所看到很多学道者,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心生向往这个道,可他真正要学,开始在入门,在接触的时候,我所看到很多都偏失了他的主轴。例如,他可能会想说,嗯,这样子做的话有什么福报,这样子做的话可能有什么法术,这样做可能会有什么好处,我所想到的都是这些;学这个能不能治病,会不会让我能量充满,会不会看到什么光,我们可能会期盼这一些。但修行的主轴,一定跟这些有关吗?未必有关。他说,惟求作佛。你告诉我怎么从人蜕变到佛,中间到底要经历什么,到底什么办法可以展开这个奇妙的里程,你告诉我这个就好。


看到惟求作佛这一句,不得不对惠能的主轴明确感到佩服。试想,如果你有一天去拜师求道,你敢在那么多前贤面前说这样的话吗?常常可能有三五十个人在场,那个老祖师父问你说,你想干嘛?你说我要做佛。只怕师父还没说话,旁边的师兄师姐早就说,好狂妄的口气,对不对?那可见得旁边在嫉妒,使白眼的那些人,主轴跑掉没?跑掉了。修行不就是为这个事吗,还为什么事呢?各位你想想看。有个学员跟我说,听说张讲师你在提倡做佛呢。我说,对啊,我只提倡这项。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我说,对啊,我是提倡这项。但是一进入了修行的领域,所谓的不就是为了要成就本来的自性真佛吗,这有什么好谦虚的呢。如来佛不就从头到尾告诉你是什么?你是佛啊,你谦虚什么。佛是什么,佛是觉,佛不是高高在上的,他是一个清楚明白的觉知,毫无迷昧。


只有成个觉者,才能帮助众生了脱生死烦恼的纠缠,你掌握了这个妙觉。这样的对自己的清楚,这样的明白,这样对本性的圆满。你才有办法去度人。若是你不了解自性,然后你却度了一卡车,这样的度叫什么?叫一人盲引众人盲。再度上一卡车而已,对吧。你有没有办法掌握对内在本性本心的清真的原貌?进而去传授这样的学问,那叫做度。因此以后人家问你,为什么修行?不用客气,你就说:惟求作佛,不求余物。这样敢不敢啊,就要有这个魄力。


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做佛?”这獦獠就是南蛮,那你是岭南人,南蛮啊,南蛮子,你也配做佛吗?这个就讥讥他、试试他。试想换作是你,走了三十几天去求道,而那个师父竟对着你说,你这个蛮人,也有资格做佛吗?各位你会如何?大半的人恐怕挥他一拳,吐他一口痰,然后忿忿不平离开,对吧?想来真是根器大不同啊,无怪乎惠能可以成为六祖。


惠能说:“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听他这样说,试探他,他也知道,一代的祖师,岂是那么没有程度,当然是有来由的啦。他就跟他陈述他的看法。他试他说,你是一个南蛮子,你也配做佛吗?他说人有南北,但是佛性基本上是一致的。好像台北的一颗鸡蛋跟台南的一颗鸡蛋有什么差别,反正都是要母鸡趴在上面才孵化出来,这有什么差别?没差别,蛋变成鸡的性有什么差别,没什么差别啊。


五祖更欲与语。听他这样讲,言简意当,想要跟他再多说,且见徒众总在左右,乃令随众作务。想要跟他多说说,多探讨,可是他看到旁边很多人,大弟子,二弟子,三弟子,四弟子,都是老前辈站在旁边。然后不便多说,就说,你跟随大众去做事情吧。为什么会这样啊?因为一代的道统祖师知道人心可畏。越是亲近这个五祖的,越是有权有位的,越容易犯这个嫉妒的毛病。你不会去找一个跟你份位差很远很远的人去嫉妒,但当你握有权位的时候,你发现有一个人好像他的注意力正在增加的时候,那个注意力会发生,那个嫉妒心会发生,这就是所谓的人心可畏。为什么五祖想要跟六祖说话,却又欲言又止?这是因为五祖看看围绕在身旁的人都是一些跟随五祖最久最有份量的前贤师兄。又为什么这么多修了这么久的人,德性这么好的师兄在场,反而不能跟六祖多说几句话?因为五祖若跟六祖多说几句话,这些师兄们肯定会有部分的人心生嫉妒。不会是全部,有德性的也大有人在,但也不可能一个都没有,为什么?因为大家都在修行,大家都还不是佛,这中间正在成长,就表示说你的习性还在你的心中,在你的身上。所以,一定会有部分人心生嫉妒。如此一来,这个六祖以后没有日子好过。不止是五祖这么聪明,历代的道统祖师也都这么聪明,他们知道在这么多的徒众里面,资历深的不一定真的能够扫除内心的三毒,这个跟你有没有在这里用功有关,跟你资格老不老完全无关。


拿破伦升了一个资历很菜的人当将军,旁边那个老士官长说,他怎么当将军?我已经跟你那么久了。跟多久了?跟二十几年了。他说你看看旁边那头驴跟了我也很久。不是跟久就能够当将军,不是跟着师父久就能够扫三心四相,这个只跟你有没有在这个关键点上面去时习,只跟这个事情有关。所以,不得不如此来保护他的后学。


惠能曰:“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他叫他说,随众作务,要把他赶走了。然后惠能急着赶快讲话了。如果是你,你也会急着讲话,因为你走几天来的?你走三十几天来,结果被骂说你也配做佛吗?然后呢要把他赶走,那他就很急呀,因为我还有问题没问啊。


我们先看什么是智慧。对自身真相的了彻,才有智慧可言。对真相的彻底的了知,实相的了知,本心本性的了知,才有智慧可言。你对内在一无所知,对外在却非常地清楚,那个叫聪明,那个不叫做智慧。你可以对外在一无所知,一个字都不认识,一句英文都不会讲,可是你对内在非常的了彻,那是大智大慧者所做的事情。


像《大乘义章》第九曰:“照见名智,解了称慧”。在这个心情不动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得到内在的实相的清真,称为智;在心情正在浮动的时候,我们也还能够握持得住这个本无意义的清真的真相,那个叫做慧。又曰:知世谛者名为智,照第一义者名为慧。什么叫世谛呢?喜怒哀乐七情的变化,哦,这个叫喜;哦,这个叫怒,这叫智。难道你发生一个心情,你不知道这叫什么心情吗?你很清楚。可是在了解这个清楚的心情里面,还要有照知这个气血本无意义的能耐,跟不被气血所左右控制的能耐,这叫照见第一义。第一义就是从心里面的真相,这个就叫做慧。


《法华经义疏》第二曰:慧门鉴空。慧门“慧”这个字就是看得透这个空,什么空?气血上本无意义,不被气血挂碍,一点束缚没有的。智门照有。智这个字是照有,表示各种变化的,所以为什么叫觉有情啊?觉是慧,这个有情就是世谛,照这个有就是有情。觉有情就是菩萨,其实就是智慧。


再来我们解什么是福田。田是能生之义,田能长东西。福田是最值得耕耘而能够有最丰收的收获,最大的福气。你只要一耕耘就有很大的福气,那个叫福田。这指什么呢?心性。外面再怎么耕都不是福田。在心性上耕,从心性上成长,因为成佛只跟心跟性这两个字有关。《探玄记》第六曰:“生我福,故名福田”。因为你在这里耕耘就能够得到福,所以才叫福田。


《无量寿经净影疏》曰:“生世福善如田生物”。生你的福,福报就跟生物一样的充沛,跟田里面生草生稻谷一样的迅速。所以叫做福田。这就是福田的意思,指的是你的心性,在心性上下功夫,叫福田。


惠能走了一个多月的路,鞋子不知道磨破几双,此时还没讲几句话,就发现五祖的口气,急着把他支开。在徒众这么多的禅院里面,已经握有权位的师兄何其多,下次如果想要再求见祖师是非常困难的。你不要不相信,你要求见祖师,要得过关斩将,你要相不相信,事实是如此。就不只是古代是如此,在现代也是如此。你要现在到佛光山,随便求见个星云,你不过关斩将是见不到的,这是一样的道理。


六祖心里面想,这一分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见到五祖,因此急着诚心所见。希望五祖能够指正,我想请问师父,这样对不对。惠能急着说,弟子自心常生智慧。六祖惠能那个时候还不是六祖,惠能问五祖说,他发现修行就是在观照自己的自心,弟子的自心,这是第一要务。智慧来自于了彻自己内心的实相,弟子观照自心常生出智慧来,观照内心的什么?内心的实相。所以这个智慧非由外来,万法惟心,全凭心意来用功夫,都是在这个心上,智慧从心上来。


不离自性即是福田。另外,六祖说我还发现心只要一清净自然不会离开自性,自性就泉源不断,这个心性才是修行中最值得耕耘的福田,这样对吗?前面说,弟子自心常生智慧,谈到那个心。后面说,不离自性即是福田。说心跟性是有关的,在心性上来用功夫,才是真正的福田,这样对吗?可见得惠能这个时候,虽然也不识半个字,虽然只是听《金刚经》稍微这么说,其实他平常在生活上所历练所体验的,他所体验到的心跟性是有关的。心跟性是修行的主轴,心跟性是启动本性造化功能的机制,这样子对不对呢?


末审和尚教作何务?方才六祖表明了心迹,然后看着五祖没有进一步的指正,他意思是说,不知道师父您要交待我最主要做什么工作?这句话其实是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在问工作,说你要叫我做什么工作,其实是在问说,除了我方才所说的话以外,要进入真修的话,我必须要进行的功课是什么,不知道你要叫我做什么。这个话,表面上听起来像在问工作,其实是在问说。各位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了要工作,还是为了修行?为了修行啊,一个不失本宗的人,所问出去的话是在问工作还是问修行,当然是问修行了。他既然表面上回答我就表面上的问,当然两个人心里面知道说,你在问什么。


祖云:“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着槽厂去!”他说这个南蛮子太自作聪明了,大利是太自作聪明。说这个南蛮子,别说了,到米场去舂米去吧。每个圣人都是熟于内观自己心源的人,当然了解众徒儿们在道貌岸然的同时依然还有着很多的心思,还没有清净。因此五祖为了保护六祖,故意骂他两句,以免师兄们太吃味,所幸六祖心量广大,没有被激走,也才有今日禅宗的流传。然而这一句话,依旧是个双关语,“着槽厂去”是个双关语。五祖用舂米这个工作比喻修行中的扫心飞相的工程,舂米就是把你要的米留下,把不要的米糠拿掉,就好像我们在修心一样,请把你的智慧留下,把你的那一些知见、攀附的知见怎么样,拿掉。


所以修你的心不是把智慧跟知见统统倒掉,没有的。那个智慧还留着,知见拿掉。好比修我们的法身,修我们的气也是一样。法身中的剥阴取阳,把先天的阳气留着,把先天的纯净留着,把后天的污垢、后天的杂气给剥掉,这叫炼后天返先天工程。像不像舂米啊,把精纯的留着,把屑屑拿掉。


惠能退至后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经八月余。那破柴对他来讲这个不是难事,现在要学一个新的工作。他以前卖柴的,破柴很简单。踏碓,碓是什么呢?古代依杠杆原理所制成的舂米器具,依杠杆原理中间有一个支点,然后一边有一个大大的杵,有个舂,这边人踏在上面,你的身体的重量要够,要让那个杵能够举起来,你一离开他就舂,你踏上去然后一离开就舂下去。所以一边有一个大大的碓去舂米,一边要用你的身体的重量去踩,才能够形成这个舂米的冲力。对于体重不够的六祖来说,操作的时候非常地吃力,他腰上要绑着石头,一边绑一颗来增加他的重量,他个子小小的,但六祖一点也不以为苦。把握这个时习的机会来锻炼精气神。我们刚刚所谈到时习,这个舂米,你现在做的工作就是一个时,在这个时里面时习。改天叫你去煮饭,这是另外一个时,在那个时里面去时习。说不定改天又叫你去带带小师弟啊,那又是是另外一个时。安于你的时,去做时习,去提炼他的精气神,这是很好的运动,有运动精气神提升得比较快。


过了很久了,八个月了。祖一日忽见惠能曰:偷偷跑去见惠能说,吾思汝之见可用,那天你来到道场的时候,我听完你的说的话,说这个话是对的。哪些话啊?“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这些话,他还记得。恐有恶人害汝,遂不与汝言,汝知之否?恐怕有嫉妒的小人会害你,所以不敢跟你多说两句,你知道吗?你会怀疑说,既然五祖知道有小人,为什么不把小人赶走,让好人好过一点。问题不是这样,老天爷派一个佛子下来修佛,派三个魔永远跟着,这就是题目是你要超越的。他不会派人送饮料来跟送棉被来给你,他不会这样做,他是派着魔跟着你的。所以要成就一个道场里面的英雄豪杰,要不要有几只魔?需要的,你以为几只魔都是小师弟来干的吗?没有,不是这样。小师弟干的,阻碍不了大师兄的,各位你了解吗?这是非常务实的。五祖深知并非天天在祖师身旁的前贤一定有纯净的心性,未必如此,当然一定有很纯净的,但会不会有做对的,作梗的,假惺惺的,一定会的。


惠能曰:“弟子亦知师意,不敢行至堂前,令人不觉。”他说我认为我说得对,我也体验得到你的苦心,所以我也不敢去找你,惠能也很务实,总之很务实。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务实,因为我觉得很多人很不务实,一开始修行就把道场想象得圣洁无比,想象得每一个人都成了半仙了,想象得每个人都慈眉善目,然后最后你会发现怎么会如此?我才不干呢!很不屑地,然后就走了。这里很多人都是这样干的,我觉得他们很不务实。你要为一个混乱的道场感到高兴,为什么?因为你可以时习,不是这样吗?那么你以为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你是来时习的,你是来照见你的习性的,你是来磨练你的定力的,不是这样吗?

2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