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述而》10—用行舍藏真勇者
 42

试听180《论语·述而》10—用行舍藏真勇者

00:00
17:22

(十)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注释】

用之则行:有用我的,那么就行道于此世。

舍之则藏:不用我的,那么就藏道于此身。

暴虎冯河:暴虎,徒手与老虎搏斗;冯河,徒身涉水过河。此处比喻勇而无谋。

临事而惧:面临事物要谨慎小心,怕自己做不好。

好谋而成:认真思虑谋划而做出决断。

【解读】

孔子对颜回说:“有用我的,那么就行道于此世;不用我的,那么就藏道于此身。只有你和我能够做到这样啊!”子路说:“先生如果要带领三军行军打仗,会和谁一起呢?”孔子说:“像空手博虎、徒身过河那样有勇无谋,死了也不后悔的人,我是不会和他一起的。我一定会和面临事物谨慎小心,认真思虑谋划而做出决断的人一起。”

【感悟】

用行舍藏真勇者

孔子曾说自己“无可无不可”,也就是孟子所称“圣之时者”,“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不拘泥,不教条,不固化。

用与不用,关乎天时地利人和,情况是很复杂的,不是有才有德就必定见用于世的,那样的话这世界也就太简单了,是不符合实际的空想假设。行藏之间,则取决于我。行就行道,行我志之道;藏就是先离开,行我道于别处,而不在一个地方固执决绝或曲媚妥协。以此思想为核心,还有两个基本要素,那就是德行和仁心,此三者不可或缺。

行,不易;藏,更不易。行藏之间,大智大勇大德。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