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行业与企业】继扇贝跑路后,獐子岛扇贝又离奇死亡【上】
 1960

试听176【直击行业与企业】继扇贝跑路后,獐子岛扇贝又离奇死亡【上】

00:00
09:48

更新提醒 


加入VIP畅听整张专辑,每周一、三、五更新

点击右上方免费订阅↑↑↑


本期原文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今天我们来聊聊水产巨头,獐子岛,从“黄海明珠”到被行政处罚,獐子岛的大起大落背后藏着什么隐患,獐子岛还能挺下去吗,希望能够通过这两期节目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在讲獐子岛的扇贝之前,我先给你介绍介绍獐子岛这家公司。

 

獐子岛是一家海洋产业服务商,以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渔业装备等相关产业为一体。


他的产品包括鲜活食品、冻鲜食品、养生食品、料理食品和休闲食品等五大系列,食材主要包括扇贝、珍蚝、鲍鱼、龙虾和海螺等海产品。

 

獐子岛集团坐落于黄海深处一个叫獐子岛的岛屿上,獐子岛的镇政府也坐落在这里。獐子岛镇由獐子岛、大耗岛、小耗岛和褡裢村四个岛屿组成。

 

在人民公社成立后,渔民都以“大寨”为榜样,过上了集体生活。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公社的居民任劳任怨、多积累少分配,一点一点积攒,截至上世纪70年代,这家公社创造出了单船捕捞和总捕捞量的全国纪录,而獐子岛也因为这个被称为“海上大寨”。

 

直到现在獐子岛集团每天都还会从海中打捞出价值百万元以上的虾夷扇贝、海参、海螺和鲍鱼等海珍品。


而獐子岛集团也凭借着獐子岛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在水产界占得一席之地。

 

獐子岛在黄海的深处、北纬39度,这里海水的交换能力和自净能力都很强,是世界上公认的最适宜海洋生物生长的地区。


当地百姓也因此自豪地称这一片辽阔的海域为“海底银行”。

 

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渔业在深交所上市。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第一大股东是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这家集体所有制企业是代岛上居民持股。


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发行前持5390.48万股,占比63.57%;发行后持5390.48万股,占比46.96%,总资产8.75亿元,净资产2.96亿元。

 

而上市第一天,獐子岛股票以60.89元的开盘价成为国内1341家上市公司中的第二高价股票。


并且由于资本市场的放大作用,獐子岛的股票市值从8400多万元快速提高到70亿元。

 

伴随着股价的上涨,獐子岛集团的市值也不断攀升,最高的时候一度达到了200亿元。


这不仅让董事长吴厚刚进入了亿万富豪的行列,而作为獐子岛集团股东的獐子岛渔民们的身价也都过了50万,家家户户资产超过百万元。

 

然而,上万名獐子岛的居民却没有和獐子岛集团一起突飞猛进。公开资料显示,截至扇贝第一次跑路前一年的2013年底,獐子岛集团上市已经有7年。这7年中,獐子岛的盈利总额将近18亿元。


不过,獐子岛大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多位成员称,他们在这7年时间中,只分得过7000多元的红利。


而分红的依据、规则,集体企业的利润最终用途,他们并不清楚。

 

还没有来得及算好这笔账,獐子岛的扇贝又死了,曾经因为“扇贝跑路”而广受质疑的獐子岛再一次遭遇“黑天鹅”。

 

11月7日,獐子岛启动了秋季底播虾夷扇贝的存量抽测活动。4天过后的双十一,正当人们“剁手狂欢”之际,獐子岛却披露公告称,公司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的比例约占80%以上。


截至2019年10月末上面提到的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

 

11月14日晚獐子岛又发出公告,他们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和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高达2.78亿元,这大约占底播虾夷扇贝账面的90%,这些将会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对于这种情况,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直指獐子岛公司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况。

 

“洗大澡”就是财务术语中的巨额注销,是企业在特定年份对损失和费用的过度确认。


一般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对以前年份收益高汇报的回转,另一种是对未来收益高汇报的准备。

 

而造成獐子岛亏损的源头就是扇贝的死亡,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扇贝?针对上述情况,獐子岛称,公司正在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的原因分析。


但是目前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

 

除此之外,因为这一次的抽测工作还没有完成,并且部分海域虾夷扇贝的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所以暂时没办法判断这一次底播虾夷扇贝死亡的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和核销的具体金额。

 

就在獐子岛组织专家和机构查找扇贝原因的时候,公司的股价开始下跌。


在11月11日到15日,公司股价已经累计下跌18%,最新市值17.78亿元,离2015年高峰已经跌去90%。

 

2019年以来,獐子岛二级市场走势前高后低。虽然从年初到现在已经累计下跌23%,但是在2019年3月13日,獐子岛曾经一度达到2019年内新高5.64元,但是相比目前最新收盘价,还是已经累计下跌51%。

 

而这已经不是獐子岛第一次上演扇贝悬疑剧。早在2014年,獐子岛就曾经遭遇“黑天鹅”,这也是獐子岛历史上第一次上演“扇贝跑路”的一幕。


当时公司给出的说法是: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公司105.64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


也因为受到冷水团的影响,公司前三季业绩“大变脸”,从上半年的盈利4845万元变为亏损8.12亿元。最终,当年公司亏损11.89亿元。

 

董事长吴厚刚当时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他们一家企业讲不清冷水团的事儿,大家都不明白,他们觉得很委屈。但是吴厚刚打算自掏腰包弥补损失。


2014年12月17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吴厚刚自愿承担1亿元损失,并降薪为月薪1元。其中2000万元将在一个月内到位,剩余的8000万元将在一年内到位。

 

2015年,公司再次巨亏2.43亿元,面临戴“ST”帽子的风险。但是神奇的是,公司在2016年顺利扭亏为盈,成功躲过了“戴帽”的危机。


就当大家都以为他会继续平稳的发展下去的时候,2017年的獐子岛故技重施,再次出现“扇贝跑路”的一幕,导致当年的业绩亏损7.23亿元。


2018年,公司又神奇地实现扭亏为盈。獐子岛再次把亏损归罪于不能说话的扇贝。

 

今天我和你分享了獐子岛这个公司的概况和他的扇贝“黑天鹅”,下一期我会和你讲讲他令人质疑的补救措施和人事调整。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和感悟可以在评论栏进行讨论,我们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