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橘树 树犹如此,何况人

123 橘树 树犹如此,何况人

00:00
14:00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欢迎听马瑞芳讲聊斋。


我们今天讲一个轻松愉快的篇目《橘树》,这个似乎是记实散文的聊斋篇目写的是人树之间的感应或者是感情。小小儿童会把树当成不舍得离开的朋友,树会因为喜爱它的人到来硕果累累,因为喜爱它的人离开,枯萎憔悴,树犹如此,何况是人?人和人之间能有这么纯真的感情吗?


陕西的刘公担任扬州兴化县的县令,有位道士送给他一个小小的盆栽,一棵像手指头那么粗的小橘树,县令觉得这叫什么礼物?推辞不要。刘公有个小女儿,只有六七岁,恰好过生日,道士说:“这个不配给大人欣赏,算是给女公子祝贺生日吧。”县令这才收下。


小女孩一见这个小盆栽,非常喜欢,就把它放到自己的闺房里边,一早一晚精心照顾,唯恐小树受到伤害。刘公任职期满要离开兴化县的时候,橘树已经长到一把粗了,也第一次结果。刘公整理行装准备离开的时候,因为橘树太重了,成了累赘,打算把橘树丢下,小女孩抱着橘树悲伤地哭。家里的人骗她说:“我们只是暂时离开,不久还要回来。”那就不必带树走了。小女孩相信了,不哭了,还是不放心,担心树放在盆子里,被力气大的人搬走,亲自看着家人把树移栽到台阶下边,才跟家人一起离开。



女孩跟父亲回了家,这位父亲又担任了什么官职?又到了什么地方?蒲松龄一个字也不写,似乎转眼之间,小女孩就长成了大姑娘,谈婚论嫁了。她嫁给一个姓庄的读书人,这位庄某丙戌年的进士,丙戌年是什么年?有研究者做过仔细考证,结论是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蒲松龄这时已经六十六岁了。而这一年的进士里边确实有一位姓庄的,是扬州人,名字叫庄令舆,他考中进士后进了翰林院,并没有担任地方官职。


蒲松龄又来了个张冠李戴,把他派到聊斋故事里边做地方官,而且恰好是当年他岳父做过县令的兴化县。他的妻子一听说他到兴化做县令,大喜。想到自己心爱的橘树,时间过去十几年,会不会已经不复存在了?等他们到了兴化县,小说里写橘树什么样?“橘已十围”,所谓围,通常是指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拤,大约二十多厘米粗,如果是十围,这棵树的树围二百多厘米了,是不是太粗了?我们暂且不跟蒲松龄算这笔植物学的细帐。


这棵大橘树上结果很多,“累累以千计”,以千计,那就是结果了几千个橘子了。问一直在县衙服役的人,介绍说:自从刘公去后,这棵橘树虽然长得很繁茂,但是总不结果,这是它第一次结果。夫人,也就是当年的小女孩惊奇得很,她的夫君在兴化任职三年,橘树年年结很多果,到了第四年,橘树憔悴了,连花都没开几朵。夫人跟夫君说:你在这个地方任职不长啦。到了秋天,庄县令果然解职了。


人树感应,树人相依,人树情深。刘公女天真可爱、稚气十足,对树的深情,完全是孩子的爱护方式。恋树之情,宛如图画。树对刘女的感情也完全是树的报答方式:以上千美果欢迎刘女复回,以憔悴无华感叹刘女离去。人和树可以如此,人和人之间如何?蒲松龄异史氏曰:橘其有夙缘于女与?何遇之巧也。其实也似感恩,其不华也似伤离。物犹如此,而况于人乎?用白话说大体意思:橘树难道和刘女有夙缘吗?事情为什么这么巧啊?橘树结果好像是在感恩,不开花好像是伤感别离。草木都这样重情,何况人呢?


《世说新语》有件事非常有名,它写的是:大司马桓温北北征经金城,看到他过去种的柳树已经长到十围,感慨:“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桓温攀枝执条,泫然而泣。后来北周文学家庾信写了著名的《枯树赋》,里边有“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后世经常用的就是庾信的话了。桓温这位领兵打仗的大将军,从柳树长得这么大,感叹人生过得这么快,树是树,人是人,树和人之间并没有感情交流。蒲松龄写《橘树》,对“树犹如此”有另外的感慨。


其实,树和人有思想感情的交流乃至同步,早就有人写过,那就是南朝著名文学家吴均在《续齐谐记》里边写的紫荆树轶闻:京兆田真兄弟三人要分家,商量怎么分家里的财产,其他财产都分配好了,家里堂前有一株紫荆树,兄弟三人商量要剖成三片,打算明天把树剖开。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那株树枯死了,好像给火烧了一样。田真看了,大惊,对两个弟弟说:树本同株,听说分开,它们先憔悴了,这是咱们人不如树啊。悲伤哭泣,决定不再分树了。田家兄弟决定不再分树,紫荆树应声复活,树叶扶疏,十分繁茂。兄弟三人不分家,不闹矛盾,成了有名的孝子之家。




刘公的女儿爱护橘树,完全是小女孩的童稚之心,童稚之态,小女孩的娇痴写得活龙活现,正因为她太小了,她的似乎无知却一心护树,就更加纯真可爱。橘树感受到小女孩的爱而回报她,也就可以理解了。有的聊斋专家解读这篇短文,认为这是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蒲松龄写得生动合理,读者就会相信它是真实的。


而我,倒相信这件事可能是真的,为什么?因为有过切身的体会。当年我祖父院子里有一棵杏树,它每年都结很多非常甜美的杏子,我们经常从祖父的院子里吃到比市面上好吃得多的杏子。但是1945年,这棵杏树没开几朵花,到了中秋节,祖父去世,这棵树也枯死了。所以,我还是相信似乎不可能有知觉和感情的树会和人有感应关系。


《西游记》写到过唐僧西行遇到几个树妖,其中杏妖还想和他成亲。《聊斋志异》也写过所谓树妖或者说树神,那就是卷三《柳秀才》,我们简单看一下:明代末年,山东发生蝗灾,沂州县令很担忧,他梦到一位秀才来拜谒,峨冠绿衣,状貌修伟,告诉县令它有御蝗之策。明日西南道上,有个妇人骑着一头大肚子驴子,她是蝗神。哀求她,你的县可免受蝗灾。


县令很惊奇,准备了酒,到秀才说的地方等着,等了好久,果然有个梳着高高发髻的妇人骑着一头老驴子缓缓往北走,县令赶快烧上香,捧上酒,向妇人行礼,抓住妇人的驴不让走,妇人问大夫想做什么?县令苦苦哀求:我这里是个很小很穷的县,请您不要让蝗虫到我这里来。妇人说:可恨柳秀才饶舌,泄我机密!算啦,我叫柳秀才替你们挡住蝗虫,不伤你们的庄稼就是了。


妇人说完,喝了三杯酒,一下子不见了。后来蝗虫来了,遮天蔽日,但是不往庄稼地里落,都集到杨柳上,蝗虫经过的地方,柳叶都光了,县令这才醒悟,那个穿绿色衣服、身材伟岸的秀才就是柳树的神。柳秀才,既有秀才的外貌又有柳树的隐形,写得很妙。这篇短小的文字,引起大文学家王士祯热评:“柳秀才有大功德于沂,沂虽百世可祀也。”冯镇峦评:“叶尽而不伤干根本,柳固无恙也,然功在苍生。渔洋评以百世祀,宜哉。”


蒲松龄有多种笔墨,《柳秀才》写的柳神栩栩如生。可以和橘树对照阅读。

我们下次讲的《青娥》表面上看似乎是个人仙之恋的故事,其实把少男少女的爱情写绝了。


原文 

陕西刘公为兴化令(1),有道士来献盆树。视之,则小橘,细裁如指,摈弗受(2)。刘有幼女,时六七岁,适值初度(3)。道士云:“此不足供大人清玩(4),聊祝女公子福寿耳。”乃受之。


【注释】

1)兴化令:福建兴化县县令。

2)摈弗受:拒绝接受。

3)初度:生日。

4)清玩:清雅闲适的玩赏。


女一见,不胜爱悦,置诸闺闼,朝夕护之惟恐伤。刘任满,橘盈把矣。是年初结实。简装将行,以橘重赘,谋弃之。女抱树娇啼。家人绐之曰:“暂去,且将复来。”女信之,涕始止。又恐为大力者负之而去,立视家人移栽墀下,乃行。


女归,受庄氏聘。庄丙戌登进士,释褐为兴化令(1)。夫人大喜。窃意十余年,橘不复存,及至,则橘已十围,实累累以千计。问之故役。皆云:“刘公去后,橘甚茂而不实,此其初结也。”更奇之。庄任三年,繁实不懈;第四年,憔悴无少华(2)。夫人曰:“君任此不久矣。”至秋,果解任。


【注释】

1)释褐为兴化令:穿上官服做了兴化县县令。释褐,脱掉布衣。

2)无少华:没开几朵花。


    异史氏曰:“橘其有夙缘于女与?何遇之巧也。其实(1)也,似感恩;其不华(2)也,似伤离。物犹如此,而况于人乎?”


【注释】

1)其实:橘树结果子。

2)其不华:橘树不开花。

以上内容来自专辑
用户评论
  • 嘉年华彩虹

    让我赶快去拥抱一下我的金虎和虎皮兰还有那些绿萝们和茉莉花……晚上赶快给我拖个梦吧😌

    马瑞芳 回复 @嘉年华彩虹: 我有虎皮兰,没有金虎,近日种植旱莲成功,己开花。

  • 浅瑶指月

    其实,植物是有感情的。就好像一朵花,开花的时候,你在一边赞美她,她的花期就会长一些,花儿也会开的格外娇艳,这我是亲自试过的,的确如此。我十年前在花市买了一棵小文竹,我很喜欢,就很精心的养护,现在,十年过去,这棵文竹根茎粗壮,枝条柔韧细长,年年开花,小小的,豆青色,非常可爱。所以我相信万物有情,人用真心对待,万物必会回报以真心,以它们各自独有的方式。

    马瑞芳 回复 @浅瑶指月: 木犹如此!

  • 我是书生q

    真心的付出爱总是有回报的,万物兼如此。

    马瑞芳 回复 @我是书生q:

  • 满源cLunsdy

    马老师,现代有很多专业人研究过,植物确实有知觉懂感情。你对植被每天说赞美的语言,经过情绪会让植物茁壮成长,反之对它们恐吓侮辱,它们会枯萎。还有如果不是它熟悉的主人靠近它,它会警觉分泌毒素,主人靠近则不会。这个大千世界真的很不一般,万物皆有灵性,造化大抵如此。

    马瑞芳 回复 @满源cLunsdy: 还有给植物放曲子听的。

  • 1398022无求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 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有类于此。 橘树本如此,得天地四时风霜雨露而盛衰,何关乎人事?诚如异史氏曰遇之巧也而已矣。然则,吾亦信之笃也!

    马瑞芳 回复 @1398022无求: 吾亦信

  • 龙猫_j2w

    是的。我公公家的桔子树也是的。公公走后就不结果了。

    马瑞芳 回复 @龙猫_j2w: 树犹如此

  • 温馨树2

    我家爷爷院里一棵楮树王,和爷爷一同归去了!

  • 超级猕猴桃

    石榴树渐渐枯萎那两年,我姥爷去世了。

  • Scar_let

    想起了白先勇先生的一篇作品

  • 1398022无求

    橘犹如此,因酬小姐不懈三年繁实; 柳竟这般,为护子民舍得十里空枝! 人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