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实验|自愿被吃掉的人:个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呢?
 4.01万
试听90

49.3实验|自愿被吃掉的人:个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呢?

00:00
05:05

今天的内容有点重口,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收听。 


20013月,德国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个叫阿明的人杀死了另一个叫做尤尔根·布兰迪斯的人,并且把它的身体吃掉了一部分。 


但是,后来警察发现,尤尔根·布兰迪斯——就是那个被吃掉的人,他在死之前拍摄了一段录像。 


这段录像里,他自己说的很清楚,是他让阿明把自己杀死,并且吃掉的。而且,他是通过在一家咖啡馆张贴广告,找到了阿明。也就是说,这一切虽然看上去血腥残酷,但都是布兰迪斯自愿的。 


而且在尤尔根·布兰迪斯被杀死之前,他自己服用了20片安眠药和一大瓶咳嗽药水,来减少痛苦。尽管如此,德国的地方法院还是以过失杀人罪判处了阿明8年监禁。 


2005年,这起案件被重审。这次,阿明不仅没有被减刑,反而被加重了判罚。 法庭最终判处阿明终身监禁。 



我们知道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少人吃人状况。但部分都发生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例如海难、空难。 


19721013日,一架乌拉圭航空的飞机,在安第斯山脉坠毁。结果飞机上的幸存者,为了活下去开始同类相食。不过他们吃掉的都是已经失去意识濒临死亡的人。


人类学家也曾经报道过,某些原始部落是有吃人的习惯的。不过他们也一般不会吃自己人,而是吃其他部落的人。 



但是,今天我所讲的这个案例,和其他人吃人的案例有点不一样。 


首先,当事人不是因为饥饿而吃人。 


其次,被吃掉的人主动找别人来吃他。 


所以,我想来借用这个案例来谈一个政治哲学的问题。国家在什么意义上要审判或者惩罚阿明这样的人?


我在正式课程里讲过,美国当代政治哲学家诺齐克提出过最弱意义上的国家。 


按照他的设想,国家的任务好像是一个守夜人。它只要保障国民的基本安全、维护契约履行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可以一概不管。 


那么,按照诺齐克的设想,国家就没有必要去审判和惩罚阿明。就算吃人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不过一切都发生在两个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之间。 


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强迫。而且尤尔根·布兰迪斯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清醒的,是他发出的邀请。 


一个愿意被吃,另一个愿意吃。


所以我们需要来思考的是,国家出于何种意义,具有正当性来干预这样的自愿被吃掉的行为。 


当然,所有的国家公权力都要保障一定的公序良俗。吃人的行为在绝大多数的人类社会当中,都是违背公序良俗的。 


不过,这种干预和保障的边界在哪里呢? 


反过来说,诺齐克式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是不是有问题呢? 


那样的国家是不是做的太少了? 



还有呢,在道德哲学中,用来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正当的标准,也有两条底线原则,那就是知情同意无伤害 


在上面的吃人案例当中,阿明毫无疑问是满足知情同意原则的。但是违反了无伤害原则。 


不过一般认为,在这两个原则中间,知情同意优先于无伤害原则。所以个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呢? 



不过,如果我们用康德的课普遍化原则来检验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样的案例绝对不可以被普遍化。我们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自愿地被别人吃掉。 


但是,尤尔根·布兰迪斯找人把自己杀死并且吃掉,他是把阿明当作了实现自己目标的手段。 


在这个意义上,后者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者。应该受到惩罚的是尤尔根·布兰迪斯,可是他已经死了。国家无法再惩罚一个已经死亡的人了。

用户评论
  • 常不轻行者

    G大调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NO1

  • PHChen

    这样的判罚没问题,法律本来就是为了维护社会和秩序而不是为了维护个人的利益与自由。如果有这么一个社会,非常重视宗教的力量,甚至还是君权神授,而这个宗教认为自杀是对上帝的亵渎;那么一个自杀却失败了的人被立刻判处死刑并残忍杀死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网上盛传的英国法律似乎是个段子,目前英国自杀是合法的,并于2004年开始废除了死刑)。

  • 面条三

    知情同意绝对不能优先于无伤害,否则人生这么苦难,人类都安乐死算了。死亡的过程无法逆转,造成知情同意在死亡一刻终止,从而失去知情不同意的反悔的权力。即使是成年人,也没有人有过死亡的经验。所以,自由的底线就是活着。

    楊希 回复 @面条三:

  • 楊希

    这两天央视放了一个案例:在长期精心照料下的病人,由于生不如死,过于痛苦,要求家人买老鼠药把自己毒死,后来一家人分别被判了五到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给予缓刑。

    复旦郁喆隽 回复 @楊希: 从哪里开始吃呢?

  • 音阙诗听i

    条条框框限制死自己。这不配叫哲学,学的连人性都没了。

  • 1529759vixt

    猛的一听为什么和周濂的课那么像,引用都一样,还有语气,用词也是一样啊,人大的周濂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复旦版本,叫郁喆隽?

  • 此事楞严常露布

    其实人肉真的很不好吃。我家喵星人经常啃我手指半天,最后一脸嫌弃地掉头而去……

    李少白先生 回复 @此事楞严常露布: 这个事情你要问老虎

  • 淡泊宁静淡然

    郁老师改变对哲学的误解,解读清晰,引人入胜,感谢改变对哲学的重新认知,哲学是人生必备

  • verschollene

    关注过很多这样的案子,重审给出的理由是Armin的动机是性满足,这使他有意产生谋杀心理。Armin和Jurgen的生活履历很相似,都属于童年的创伤性经历导致了性倒错。也许国家不是要去惩罚Armin,把他妖魔化,而是更好地研究和发展这方面的心理学。见过的所有案例基本上都是心理和人格在社会中失去了方向,然后逐渐走向黑暗的。这其实是一个看似正常的社会下常有的黑暗。好在Armin自身也支持警方和相关部门的调查。

  • 尘外_71

    被吃的人是我同事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