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喝酒不是我的爱好!
 235.39万

001 喝酒不是我的爱好!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4:05

一提到于谦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咱们一个一个说。

抽烟只能说是癖好,而且还算是个恶癖。因为抽烟确实是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喝酒算一种癖好,但是我现在也不承认我有酒瘾。我是在享受喝酒的那一份惬意,以及跟朋友聚会的时候喝酒的那一份融洽



京城著名酒铺 

地图定位:西城区白塔寺 大茶叶胡同西口

散酒价格:1.35角/两

下酒菜之标配版:两瓣橘子,半拉苹果,几个花生豆,几个开花豆

下酒菜之升级版:一小盘粉肠

下酒菜之脑洞版:雨花石,洋钉子

下酒菜之顶配版:一件摄影背心,兜装各色食物,摆一桌


谦哥之意不在酒 

我特别欣赏的是他们坐在这儿每天要二两酒,老朋友闲聊几句,不管吃点什么,就点什么,喝酒喝的是这份惬意,这种慢生活的感觉。


到现在我落一毛病,在电视里边看见谁大摆桌,山中走兽云中雁,我是一点喝酒的欲望都没有。但是看老电影,地主富农躲到哪儿自个一小油灯,盘腿往炕上一坐,弄一小炕桌,昏暗的油灯下,拿荷叶包两片猪头肉,再给炒个鸡蛋,弄个小壶一倒,吱咂那么一喝,凡是看见这种镜头,非得自己弄二两酒喝一喝,这太馋人了!



第一次醉酒——酒量是练出来的! 

第一次喝酒是十、三四岁。

夏天正热的时候,我和我姨补完课骑着车回来,一身汗,从宫门口那小酒铺路过。那正卸啤酒。那时候啤酒不像现在,那时候都是国产的,也不是瓶的,也不是扎的,是130的大罐车拉着,往酒铺的罐子里边倒,这罐子外面全是冷凝水,看着就觉得凉得痛快。

一升啤酒是3.7角,要了一升啤酒,和我姨喝完了。回到家,睡了一下午加晚上。

第一次喝酒,实际上就这么大点酒量。所以到现在我一直认为酒量是练出来的,不是天生的。


第一次醉酒——“清蒸乳猪”既视感! 

“喝醉过没喝醉过?”你要问这话,就外行了,一看您就不喝酒,喝酒的人哪有没醉过的!只要是经常喝的人,就经常醉。

我印象特别深,上学员班的时候,也就十三、四岁,白天买两瓶酒搁宿舍里藏着,等熄灯了老师检查完了,这几个人,点了根蜡,把酒拿出来。


喝酒实际上不用就什么菜,嘴里有嚼头就行。听人说喝酒就咸菜特别好,农村那种在外边晒成干了的老咸菜,外边挂着盐粒,就那种咸菜喝酒才香。这几个人越说越高兴,也不知是谁提的头,找了一块老咸菜,晚上十点多钟,几个人起来,把酒打开,就在那喝。

我自己干了得有一瓶多,喝完酒晕乎乎的,白天练功又疯跑也累了,倒那就睡了。睡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恶心,开始难受。昏昏沉沉,睡梦当中就开始闹腾,出酒。

第二天早上他们说,谦哥,你知道当时看你是什么感觉吗?一张单人床上,就你穿着一小裤衩在那睡觉,上面还支着蚊帐,就觉得雾气腾腾的里边一个清蒸乳猪。

喝酒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激发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平常挺蔫的一个人,喝了酒以后,他冲劲就上来了。而且也是年轻人在大人面前展现自己,告诉大人自己已经成熟了的一种方式。让大人在旁边一看,这孩子这几句话说得还都不错,社交都游刃有余。



最尴尬的醉酒——“车祸现场版”《汾河湾》 

我记着有一次,戒酒戒了三个月,突然有一天说,咱们可以开戒了。当天下午约了个朋友,一块喝酒。自己喝酒之前心里蛮有底,戒了这么长时间了,身体接受不了,咱们少喝,但是一喝上可就没谱了。


我记得那天晚上还有北展剧场的演出,但喝着喝着没谱了,一扎接一扎,我喝了大概20扎啤酒,一下就酒劲就上来了,就拦不住了,非喝不可。

当时孟鹤堂给我开车,说咱晚上北展还有演出,您不能这么喝,咱该走了。那时候就已经醉了,晕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搭茬!我们再喝会,我知道什么时候走,你知道我知道!”自己心里还有点谱,知道有演出,也知道该走了,掐着时间非常紧张的,孟鹤堂开车带我到了北展,到了北展不省人事了,怎么搀我都下不来车。

他们就拿着矿泉水一个劲的让我喝,喝完了吐在车上。


当天郭老师跟我的专场,前面有一场烧饼和小四的活。因为我下不来车,烧饼和小四第一场节目在台上演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最后终于跟洗胃似的喝矿泉水,终于清醒过来了,迷迷噔噔上楼,洗洗涮涮换上衣服就上台了。那天完全朦胧状态,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演下来了。这就是网上现在传的那版,所谓“郭德纲于谦车祸现场版”的《汾河湾》。

到家夜里3点多了,才真正清醒过来。感觉后悔了,这不是事儿。首先这对不起观众,再有跟郭老师也没法交代。给郭老师打了个电话,先道个歉,这实在是喝多了,下次不会了。

从那开始自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演出之前绝对不能喝酒。

总体来说,喝酒这个事儿给我带来精神层面上的乐趣还是比较大。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自己慢慢成熟,知道什么时候该喝,什么时候不该喝,什么时候可以多喝点,什么时候应该少喝点。当你知道这些了,你也就是真正成熟了。不过到现在偶尔还有往上冲的时候,我觉得这也好,最起码证明我现在还年轻,还能冲。

烫头呢,咱们下次聊!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