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昭】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她说的!
 18.65万

试听90【班昭】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她说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班昭:字惠班,一名姬,东汉女史学家、文学家。班彪之女,班固之妹,家学渊源,高才博学,能文能赋。班昭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师,著名学者马融、郑玄都是她的学生。班昭十四岁嫁给同郡曹世叔为妻,被称为“曹大家”。班昭帮她的哥哥班固完成了中国的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汉书》的写作,还写就了中国第一部完备的女性规范《女诫》,产生了极深远的影响。班昭年逾古稀而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完整文稿
讲解:
中国历史上,东汉女史学家班昭的创作,堪称是对中国女性影响最深远的著作。短短一篇《女诫》,竟然影响了中国一两千年。而这位劝导女人循规蹈矩,在家相夫教子,不与男人相争天下的班昭,自己却反其道而行之,在事业上取得了极大的成就。

先来回答一个问题,班昭有多牛?洋洋大观的二十四史中,她是惟一参与其中的女性,她的哥哥班固创作了《汉书》。班固去世后,她修完了余下的《天文志》和《八表》,空前绝后地成为了帝王的女性老师,并且参政,获得了邓太后的赏识和尊重。班昭之子曹成被破格加封为关内侯,官至齐国的国相。那么,班昭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她又为何要“说一套,做一套”呢?

班昭身世显赫,祖父是广平太守班稚,老爹是史学家和文学家班彪,大哥是编写《汉书》的班固,二哥是“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并打通“丝绸之路”的定远侯班超,姑妈是汉成帝有名的贤妃班婕妤。她自己也习得一身好学问,在天文、史学等方面颇有研究,可谓承袭了家族中的学霸基因。

14岁,班昭就嫁给了师兄曹寿,这个结婚年龄在东汉时期,还是比较常见的。但可惜曹寿早死,所以班昭很早就成了寡妇。守寡这些年,班昭可没有像同时代的其他贵妇那样再嫁人,而是默默地在学术和事业上耕耘,终于获得了朝廷的赏识。

她深得皇帝与太后的厚爱,多次被召入宫,教授皇后和贵人经史礼仪。于是,班昭的身份除了御用历史学家外,又增添了一项——宫廷礼仪导师,并获得皇家赐号“大家”,因其夫姓曹,人称“曹大家”。

本来,班昭可以安分地做一名女学问家,但谁叫她和赵飞燕、赵合德处在一个时代呢?作为一名有些沉闷的女学究,赵飞燕、赵合德的行为在班昭看来,一定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代表。

首先,班昭与赵飞燕、赵合德是有一些私人过节的。为什么呢?因为班昭的姑妈,就是号称汉成帝最有才华、最贤德的妃子班婕妤。本来,班婕妤是很受汉成帝宠的,结果呢,他转身迷上了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这对舞女出身的姐妹,嗯,妇德挺差的,一味地魅惑皇帝,还害得班婕妤失宠,成帝早逝,并且,没有留下子嗣。

班昭每每想到姑妈,心里想必会感慨到:嗯,有贤德、有才华的女子,不被男人珍重,而妖媚、肤浅的女人却在皇宫中呼风唤雨。不行,我的责任就是要好好地倡导女人守道德!

大家知道,有一个词,叫“脏唐烂汉”,因为汉代对女性没有过多的清规戒律,风气开放。班昭便反其道而为之,推崇性冷淡。她写了一本理论指导书,叫做《女诫》。

《女诫》是第一本系统整理编写的,规范女子行为的教材,影响力很大,它精巧地把男女不平等上升到了理论高度,成了女性应当遵守的清规戒律。说起来,《女诫》怎么也得算是男尊女卑的祸首。

独白:
丈夫就是天,女人是卑下软弱的人,是低一等的人;
女性应该忍辱负重,晚睡早起,勤于操持家务;
女性应讲究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妇德就是不必才明绝异也;
妇言就是不必辩口利辞也;
妇容就是只需整洁不必颜色美丽也;
妇功就是不必工巧过人也。
丈夫可以第二次娶妻,妻子没有第二回嫁人的道理;
还要委曲顺从公婆的心思。

讲解:
以上,来自《女诫》的原文翻译。《女诫》之所以能够得以传播,也是因为班昭有相当的政治地位。这个时候,邓太后独揽大权,垂帘听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得以参与机要。

甚至太后的兄长作为大将军辅理军国时,要不要为母亲守孝,也是班昭给太后提建议的。要知道,在后来的明朝,是否守制守孝,经常是内阁们争吵得死去活来,影响过无数顶级官员生死的问题呢。班昭呢?只用了一句话就解决了。

因此,《女诫》得以广为流传,赵飞燕、赵合德输得很彻底。从此,男尊女卑就成了女性道德的基本原则,“三从四德”也成了女人长期摆脱不掉的宿命。

不久,班昭被汉和帝称为“曹大家”,大概和称杨绛为“杨先生”、宋美龄为“宋先生”等同。

没想到单身也可以这么有成就。班昭历经6代君王的兴衰更替——光武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和安帝,还见识过马皇后、窦太后和邓太后不同的行事风格。

《女诫》之后,涌出了一系列跟风之作,都是用来教训女人的,比如说,《女史箴》、《女则》、《女孝经》、《女论语》、《内训》、《闺范》等等,但都再也达不到《女诫》这样的销奇迹和影响力了。

据说,当时的男人对班昭的这一套规矩颇为欢迎,忙不迭地让自己的妻女学习;东汉的学者马融,就曾跪在东观客门外,聆听班昭的讲课,再回去把内容教给自己的家人。

有人评价说,班昭是帝王师,更是乾纲独断的邓太后的幕僚,却主张女人柔顺、听从,岂不是拆太后的台?而且,班昭是大学者,著史、作赋,样样精通,却非要主张女人“不必才明绝异”,女子无才便是德,岂不是自打嘴巴? 

独白:
你们不懂,你们以为我是为难女人,其实,这是天道,是秩序。
女性天生就柔弱,就需要保护;
过于刚强,则会让男性不满,失去了他们的信任和保护。
柔弱,才能承载大德。
算了,我没法告诉你们,女人啊,是弱者,此局已成定势,如果有人还意识不到,以身犯险,下场不一定比赵氏姐妹要好看。
维持秩序和平衡,是皇家需要的,但是有时候示弱,是为了更好地生存啊!

讲解:
班昭获得的地位,跟男人没有直接关系。她靠近权力核心,有理想有抱负,可以参政议政,长袖善舞,堪称历史上最成功的职业女性。可是,她却发表社论,禁止别的女人效仿她。

鉴于班昭的影响力,之后两千年,女人们都好像修道院的修女一样凛冽和严肃,但这究竟该怪谁呢?在那个时代,班昭或许是一心想匡扶淫逸的社会风气,想削弱后宫女权贵们的夺权之心,在她看来,这样做没有错啊!要怪,那就只怪后人的有心利用好了。


班昭到底是造福了女性,还是摧残了女性,听完她的故事,您怎么看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