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与朱丽叶》4:刘洪涛|经典爱情中的诗意与激情
 15.61万

试听180《罗密欧与朱丽叶》4:刘洪涛|经典爱情中的诗意与激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3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我是北京师范大学刘洪涛。上一节我讲了罗密欧如何充当维罗纳富二代的头儿,以及他对罗瑟琳的单相思,还有他爱上朱丽叶之后的转变。那么,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为何相爱,如何相爱?又是怎样演绎真爱的浪漫传奇呢?我们这一节好好讲讲。


罗密欧为何会爱上朱丽叶?对于这个问题,莎士比亚在戏中并没有多做解释;因为戏剧的构成元素主要是对白,不像小说,可以有丰富细腻的描写,来呈现主人公完整的心路历程,戏剧做不到这一点,所以留白很多,给演员发挥的空间、给读者观众想象的空间很大。


从二人在舞会上的表现来看,可以确定的因素有两点:


第一个因素当然是朱丽叶的美貌。罗密欧之前喜欢的罗瑟琳美不美,或者有多美,并不确定,因为他与朋友的看法南辕北辙。而朱丽叶在舞会上一出现,就宛若女神一样,艳压群芳,强烈地震撼了他。


不知你是否注意到莎士比亚一个大有深意的安排:罗密欧原本到舞会上是去见罗瑟琳的,但罗瑟琳却没有出现。这要么是因为罗瑟琳没有来,要么是罗密欧见到朱丽叶之后,眼里面再也容不下其他姑娘了,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因为一个姑娘的美貌而对她一见钟情,这不论在文学作品中,还是在日常生活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对不对?


那么第二个因素呢?我认为是二人在接触过程中,对彼此风度、气质和谈吐产生的激赏与钦慕,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心灵契合。


罗密欧在和朱丽叶跳舞的时候,已经摘下了面具,朱丽叶对罗密欧的相貌无疑也产生了美好的印象,随后是二人风趣、机智、充满愉悦的对话。罗密欧的教养很好,连仇家凯普莱特都称道他举止规矩,“是一个品行很好的青年”。而朱丽叶的教养、智力、才华完全与罗密欧匹配。如果二人只是钟情于对方的美貌,没有进一步去用心灵碰撞心灵,找到心灵的契合,那这种钟情很难发展成爱情;即便有了爱情,也难以长久。


罗密欧与朱丽叶始于容貌的吸引,通过同等教养、智力和才华的展示和交流,建立了心灵的契合,为爱情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罗密欧对之前的罗瑟琳,完全是他的单相思,二个人根本没有交流,怎么可能产生真正的爱情呢?


接下来,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如火如荼地展开,全剧最优美的浪漫抒情场景也不断上演。


首先在第二幕第二场,也就是舞会结束后的当天晚上,罗密欧冒着生命危险,翻墙跳进凯普莱特家的花园,希望能够再见朱丽叶一面。朱丽叶此时也在痴情地思念着罗密欧,她转辗反侧,夜不能寐,于是站在窗前,陷入绵绵情思中。罗密欧欣喜地望着窗内灯光映照下朱丽叶的身影,情不自禁地吟诵出了那段把朱丽叶比作太阳的著名抒情独白。


在这段独白中,罗密欧先是把窗口有亮光的地方称作东方,把他倾心的朱丽叶比作照耀一切的太阳。接着,罗密欧用黑夜中最耀眼的月亮和星星来衬托朱丽叶的美:她的美无以伦比,以至于月亮都因嫉妒而“面色惨白”。


然后他设想朱丽叶的眼睛和天上的星星调换之后的情景,觉得“她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黯然失色一样”,而“在天上的她的眼睛,/会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鸟儿误认为黑夜已经过去/而唱出他们的歌声。”尤其有趣的是,当罗密欧看到朱丽叶用纤纤玉手托着脸颊时,他突发奇想,希望自己能做戴在朱丽叶手上的“一只手套”,以便能“亲一亲她脸上的芳泽”。


罗密欧因爱情而迸发出来的想象力和激情在赞美恋人中得以淋漓尽致的表现,这样情真意切、发自肺腑的独白,把罗密欧对朱丽叶的向往和眷恋之情以及如醉如痴的神态,刻画得淋漓尽致。


那么朱丽叶对罗密欧的爱又是如何表达的呢?


在第三幕第二场,朱丽叶有一段向黑夜祈求的著名独白。朱丽叶在与罗密欧举行过婚礼之后,正急切地期待着夜晚的来临,准备和罗密欧一起度过美丽的新婚之夜。她在独白中使用了一连串充满奇思妙想的比喻,把自己激情饱满、迫不及待要向恋人交出自己的情态真切地呈现出来。


她的倾诉对象是黑夜,她催促着太阳快快落山:“快快跑过去吧,踏着火云的骏马,把太阳拖回到它的安息的所在;但愿驾车的法厄同鞭策你们飞驰到西方,让阴沉的暮夜赶快降临。”在古希腊传说中,法厄同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儿子,为父亲驾驭太阳车。她祈求法厄同鞭策太阳车走快一些,让黑夜快快来临。


紧接着,她渴望黑色的夜幕把行人的眼睛遮蔽起来,好让罗密欧不被发现就能够悄悄来到自己的怀抱。黑暗适合恋人,因为即便爱情是盲目的,恋人们自身美的光辉,足以为双方提供光明。朱丽叶又将黑夜比喻成一个穿黑衣的妇人,这个妇人将教会她如何在一场爱的赌博中输给恋人,因为只有输,才能赢。


接着她把自己比作一只猎鹰,猎鹰被放出去捕杀猎物之前,头上都会罩一个遮光的黑罩使其保持安静。朱丽叶希望黑夜就像猎鹰头上罩的罩子一样,按下自己躁动的心,遮住“脸上羞怯的红潮”。随后她又想象恋人罗密欧犹如黑夜中的白昼,乘着黑夜的羽翼滑行,比乌鸦背上的新雪还要洁白。


朱丽叶祈求这黑夜把罗密欧带给她。在欢度良宵之后,如果罗密欧死了,黑夜可以将他带回,化作无数星星,把天空装点得异常美丽,让“全世界都恋爱这黑夜,不再崇拜炫目的太阳。”


这时的朱丽叶已经结婚,爱情虽然已经属于她,但还没有真正拥有,所以她说:“我已经把自己卖了,可是还没有被买主领去。”又像是穿着新衣服,等待着节日来临的孩子一样。


上述纷繁迭出的比喻,主轴是黑夜和白昼这组对立统一的意象。朱丽叶期盼借着夜幕的掩护,让罗密欧安全地到达自己的身边,让他们能够尽情地欢愉。她需要的唯一光明是罗密欧,因为他是“黑夜中的白昼”;而黑夜之所以可爱,在于它能让这份爱大放光明。


这里,朱丽叶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一语成谶。她假设罗密欧死后会化为黑夜天空的星星,通过星星永存,向全世界炫耀他们的爱。这结局恰恰就被她不幸而言中了。


在这段一场美丽动人的独白之后,奶妈上场。朱丽叶急于从奶妈那里得到罗密欧的消息,就说:“谁的舌头上只要说出了罗密欧的名字,他就在吐露着天上的仙音。”奶妈有意卖关子,朱丽叶的情绪也随之大起大落。


到了第三幕第五场,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新婚之夜。在这短短的一个夜晚,他们的爱已经发展到海枯石烂的程度。他们用最强烈的激情去爱,而且爱得那样彻底。火热的恋情,使双方如醉如痴,他们心里除了对方之外再也容纳不下其他的一切,他们忘记了现实,陶醉在爱的甜蜜之中。


不知不觉间,天光已亮,报晓的云雀开始啼鸣,在耳朵边聒噪。罗密欧知道如果再延迟,就可能被捕处死。朱丽叶也明知道这是真的,天的确亮了,她舍不得罗密欧现在离开,就坚持说他听错了,看错了。于是罗密欧说,只要朱丽叶愿意,他就继续待下去,即便被处死也毫无怨言。但是朱丽叶不想让他死,她立即改变态度,说天的确亮了,催促他快离开。


对这一对恋人来说,最让他们痛苦的就是离别。随着天色越来越亮,他们的内心也越来越沉重。就在这一挽留一催促之间,他们彼此的千般眷恋、万般不舍之情,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那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属于哪种类型呢?


我们应该认识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是世俗的、人间的爱情,而不是把对象当成贞女或天使一样崇拜的中世纪的纯精神之爱,就像但丁在他的诗文集《新生》中写他的贝雅特丽采,彼特拉克在《歌集》中写他的劳拉那样。


罗密欧与朱丽叶在第一次约会之后,就以婚姻相许,用婚姻来考验爱情的真诚与否。在劳伦斯神父为他们主持婚礼后,他们度过了新婚之夜。在罗密欧与朱丽叶这种包含肉欲满足的爱情中,还夹杂着罗密欧的朋友和堂兄的插科打诨,下流的歌谣和粗话,以及朱丽叶的奶妈具有性意味的饶舌,这些都烘托出这种爱情的世俗性。


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又有精神恋爱的某些品质,即恋人们是怀着圣洁、天真、惊讶去追求这种世俗爱情的。在凯普莱特家的舞会上,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的爱情表白就是通过宗教词汇传达的,随后的幽会也始终在庄严、肃穆、神圣的气氛中进行。


这一讲我们领略了罗密欧和朱丽叶爱情的热烈与浪漫、欢愉与圣洁。那么,除了爱情本身,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收获了什么?他们的爱情,可不是普通的爱情,其中还蕴含着更加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们下期再讲。


我是刘洪涛,我在喜马拉雅等你,下次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