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我是妈妈,但我更是我自己
 26.35万

试听18002. 我是妈妈,但我更是我自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4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你是怎么平衡事业与家庭的?这是我每一次接受采访都会被问到的问题。这问题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为什么很少有记者去问男性这个问题呢?难道男人们就不需要平衡他们的事业和家庭吗?有人总结21世纪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三大动力,分别是web(网络)、weather(气候)和women(女性)。在美国、中国这些国家女性已经占到劳动力市场的50%左右。女性在政界、商界的高层管理当中的比例也在不断的上升。在现代商业社会中,女性支配的个人消费和家庭消费更占到消费决策的70%以上。这一切都给予女性更多的参与度和话语权,也有更多的女性成为各个领域的引领者。 


在经济增长乏力的今天,如何更好地释放女性红利已经成为热门的话题。《杨澜访谈录》一直关注世界各国的女性领袖,从女性政要到第一夫人,从商业精英到艺术家,我们需要突破怎样的刻板印象?是复制男性的竞争模式,还是在贤妻良母的惯性思维中内疚不已呢?


希拉里·克林顿曾经是全美排名前一百位的优秀律师,也是学历最高的美国第一夫人。她当过参议员,也成为最有机会问鼎美国总统宝座的女性参选人。作为女人,我们看到她在丈夫的婚外情的丑闻中饱受羞辱。在自传中她写道,保持与比尔的婚姻是我前半生做出的最困难的决定之一。 而她最打动我的一次演讲是她在总统竞选失败时候所做的演讲,她说,无论怎样都不要放弃你们自己的梦想,永远力争上游,坚持信仰。被击倒也要马上站起来,不要让任何人说你不行!2009年2月,她第一次作为美国国务卿出访中国的时候,接受了我的独家专访。当时她访华的日程安排以分钟计算,就是为了及时的赶回家参加女儿29岁的生日派对。女儿长大成人,又于2010年披上嫁衣,希拉里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了。


很多能干的女人都不愿被人称为铁娘子或者女强人,因为这其中含有某种不近人情的意味。有人称陈冯富珍是铁娘子,也有人说她是贤妻良母式的传统女性。 这两种不同的标签同时存在于一位女性身上,让我好奇。2006年11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选举当中,中国香港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获得了约七成的支持,高票当选为新一届的世卫总干事。这也是首位在国际重要组织中担任领导角色的中国人。宣布结果的时候,她用中国人传统的作揖方式表示感谢。那时,从香港飞到日内瓦多日为她煲汤鼓劲的丈夫陈志雄先生,悄悄地从第一排起身,退到涌上来祝贺的各国代表的身后。您可能不知道,陈志雄先生是香港眼科医院的执行总裁,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职业人士。


在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的时候,当时担任香港卫生署署长的陈冯富珍,每天下午4点半都要准时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回答记者们一个个急切而尖锐的问题。在那两个月当中,她基本无法回家,偶尔回家的时候,丈夫和儿子都会拥抱他,给她安慰。从担任重要公职开始,丈夫也开始了妇唱夫随的生活节奏。不过在他们年轻的时候,这种关系正好是反过来的。为了陪同丈夫去加拿大留学,陈冯富珍不惜从文科改学医科。当时大学里的医学总监说,女人回家做饭就好了,但是她的丈夫支持她拥有自己的职业梦想。 


在孩子小的时候兼顾家庭和事业,的确有很多的压力,但是夫妻两人相互体谅,还定下了一条家规那就是每过六个月就要坐下来,把家里的事情总结一下,找到问题一起想办法解决。能有这样相互理解和支持的伴侣,真是幸运而幸福的事。这也再次支持了这样的一种观点,那就是男性和女性在职场和家庭中都要共担责任,才能够找到工作与家庭的平衡,而不是把平衡的责任都推给女性承担。


我有时候会想,孩子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母亲?其实孩子可能并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有多么成功。随着他们逐渐长大,也更需要独立的空间。 父母能够给孩子最好的礼物,一是毫无保留的爱和接纳,二是父母自己能够快乐的生活。


美国前国务卿阿尔布莱特1959年毕业于美国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毕业三天后就结婚了。那时女子上大学的目的就是能够成为更有教养的妻子和母亲。到她45岁离婚的时候,她几乎从未尝试过独立的生活,离婚迫使她从头开始审视自己的人生。因为同时工作和学习,她前后花了13年的时间才拿下了哥伦比亚大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而动力之一就是要给三个女儿做出表率。 


当她毕业的时候,她不再是家庭主妇玛德琳,而是阿尔布莱特博士了。而当女儿们站在她的身后,见证她宣誓就职的一刻,让她充满了一位母亲可以享受的骄傲。她在一次演讲中说,对于个人或者一代人而言,成功没有固定的模式可循,是否具备判断力和抉择力才是成功的关键。如果随波逐流,注定以失败告终。


美国女性活动家贝蒂·弗里丹在她的著作《第二阶段》中曾经阐述到,过去女性要争取自己的权利,需要被认真地对待,往往会采取掩盖自己的女性特征,在穿着和举止上尽量模仿男人的做法。 而今天有更多的女性认同自己的性别特征,并且引以为骄傲。她们在外部世界争取平等权利的同时,也追求根植家庭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这正是女性解放的第二阶段


2008年至2010年,名列《财富》杂志“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榜首的是百事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卢英德,是一位23岁才移民美国的印度裔女性。她说,所谓压力实际上是一种思想状态,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解决问题,而不是自怨自怜上,方法一定会有的。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深吸一口气,然后打电话向朋友们求助,就这样度过一道道难关。敢于求助,善于沟通,是卢英德平衡工作与家庭的诀窍。 要领导百事公司这样一个在全球有近20万名员工的企业,仅仅靠敏锐的市场判断力显然是不够的。在刚刚担任CEO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登上飞机到竞争对手的家中,说服他留下来继续共事,女性的良好沟通能力和合作能力可见一斑。


女人们在经历阵痛,突破社会种种陈规旧俗的同时,我们的社会也在经历着阵痛来适应新一代女性的崛起。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的夫人切丽·布莱尔曾经是英国的御用大律师,她是第一位有自己职业的英国首相夫人。她发现自己的生活在丈夫当选那天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历史上,如果我们想想那些曾经深受称赞的夫人们,杰奎琳·肯尼迪、戴安娜王妃,她们总是明艳照人的站在丈夫的身边,没有人会过问她们究竟花了多少的职装费。两位布什总统的夫人总是以家庭主妇的面貌出现,温柔贤惠,从不多嘴。而当希拉里、切丽、米歇尔这些职业女性开始扮演这一角色的时候,争议就此起彼伏了。这固然与每个人的个性与行为有关,但是同时也反映出女性的上升与社会传统期待之间的矛盾。人们似乎还没有决定到底该怎样面对这些聪明有主见,而且并不打算隐瞒观点的女人们。 


女性正在参与改变的不仅是职场的规则、政策的决定,更重要的是改变既有的观念和思维方式,进而改变人类的未来。对比把事业与家庭对立起来的二元论,今天的女性更看重人生的自由选择。你可以选择相夫教子,也可以选择终身不嫁,只要你愿意,谁也不能够勉强你。这才是尊严,这才是女权。如果有更多的女性选择事业与家庭并重,这个社会就应该尊重她们的选择,并且给予她们提供制度性的保障,比如平等的就业和升职的机会,孕期和哺乳期的健康保障等等。 


如果非要有人问她们如何取舍,她们会直接的把问题顶回去,谁规定工作和家庭只能2选1呢?而我更想问的是,你想找到什么样的幸福?好莱坞明星威尔·史密斯曾经对我说过,这世界上很多的不快乐,就是因为花了没有挣到的钱,买了不需要的东西,送给并不爱的人。所以或许幸福就是把这句话反过来,即花自己挣到的钱,买,或者是创造需要的东西送给自己心爱的人。今天的白雪公主不必等着被拯救,她早就出发自己去找王子了,或者她可以跟七个小矮人一起开一家有机农场。 


我相信幸福要靠运气,但是更要靠能力。梦想的能力,创造的能力,感受的能力和分享的能力。三个字,幸福力。我要的幸福是丰富而有价值的生命,是充满爱和温暖的情感世界。请不要让我取舍,所以请不要再问我家庭和事业,你选哪个。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