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眼泪池边的故事会
 73

第3集:眼泪池边的故事会

00:00
12:32

片头+开场白:

李蕾:嗨,小朋友们,你们好呀,我是李蕾姐姐。

欢喜宝:大家好,大家好,我是欢喜宝!欢迎收听李蕾姐姐读经典,记得关注公号“欢喜盒子屋”,收听更多精彩内容哦。

李蕾:在今天的故事里,爱丽丝和动物们为了把身上湿哒哒的眼泪弄干,开起了“眼泪池边的故事会”。

欢喜宝:故事怎么会有烘干的功能呢?赶紧来听听吧!

(爱丽丝想:)“可能它不懂英语,”爱丽丝想,

(爱丽丝想:)“我猜它是法国老鼠,跟着征服者威廉一起来的。”(凭她全部的历史知识,爱丽丝是搞不清那些事都是多久以前发生的。)她又改用法语说:

(爱丽丝说:)“Où est ma chatte?(我的猫在哪儿?)这是她法语课本里的第一句话。小老鼠一听猛地从水里跳起来,吓得瑟瑟发抖。

(爱丽丝喊道:)“啊,对不起,对不起,”爱丽丝生怕伤害了这可怜小动物的感情,连忙喊道,

(爱丽丝说:)“我完全忘了你不喜欢猫。”

(小老鼠尖叫:)“‘不喜欢猫’!”小老鼠激动地尖叫道,

(小老鼠尖叫:)“你要是我,你会喜欢猫吗?”

(爱丽丝说:)“好吧,大概也不喜欢,”爱丽丝安抚它说,

(爱丽丝说:)“别气啦。不过我还是想让你看看我们的猫黛娜,我觉得你只要见了她,就会喜欢猫的。她又好又安静,”爱丽丝说着,半像自言自语,一面在池子里慢吞吞地游着,

(爱丽丝说:)“她坐在火炉旁咕噜咕噜,舔爪子洗脸——软绵绵,超好摸——还很会抓老鼠——噢对不起!”爱丽丝又大声说,因为这次老鼠浑身毛都竖了起来,她觉得它真的生气了。

(爱丽丝说:)“你不乐意听的话,我们再也不说她了。”

(小老鼠说:)“‘我们’,还真是噢!”老鼠连尾巴尖都在抖,它嚷嚷道,

(小老鼠说:)“说得好像我会说这个话题似的!我们全家都恨猫:卑鄙肮脏下流坯!别再让我听到那个字了!”

(爱丽丝说:)“真的不会再说了!”爱丽丝连忙改变话题说,

(爱丽丝说:)“你喜欢……喜欢……狗吗?”老鼠没理她,她就兴奋地说:

(爱丽丝兴奋说:)“我家旁边有个很可爱的小狗,我跟你说哦!眼睛很亮的小猎狗,你知道吗,嚯!棕色的毛又长又卷!你把东西丢出去它就给你叼回来,它会坐直了请求开饭,什么都会,我连一半都数不上来。它是一个农民养的,你知道吗,他说它可有用了,能值一百镑!他说它能把耗子都杀光——哎呀!”爱丽丝歉疚地大叫。

(爱丽丝说:)“我恐怕又得罪它了!”因为老鼠正拼了命地游开,搅得池水波澜大作。

她在后头好声好气地喊:

(爱丽丝说:)“亲爱的小鼠君!请回来吧,如果你不喜欢猫狗,我们就再也不说它们了!”老鼠听了这话又掉头慢慢游了回来,脸色苍白,

((爱丽丝想:)“被我气的。”爱丽丝想。)它用发着抖的低声说:

(小老鼠说:)“我们上岸吧,然后我跟你说说我的经历,你就明白我为什么恨猫和狗了。”

是该上岸了,因为这时池子里已经挤满了掉进来的鸟兽——一只鸭子和一只渡渡鸟,一只鹦鹉和一只小鹰,还有些别的稀奇古怪的动物。爱丽丝领着头,大家一起往岸边游。

聚在岸上的这一群真是个怪模怪样的派对——拖着羽毛的鸟,毛都贴在身上的兽,全都湿漉漉地滴着水,满脸愠怒,很不舒服。

第一个问题当然是怎么重新弄干自己,他们商量起来,没过多久爱丽丝就很自然地和他们聊得很熟,像从小认识一样。实际上她还和鹦鹉争论了好一番,到头来鹦鹉绷起了脸,只能说:

(鹦鹉绷着脸说:)“我年纪比你大,当然比你懂得多。”爱丽丝不知道它多大,不服,鹦鹉又断然不肯说出年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最后,看上去在他们中间似乎有点儿权威的老鼠大声说:

(老鼠说:)“都坐下,听我说!我很快能让你们干透!”大家马上围着老鼠坐成一个大圈。爱丽丝热切地望着它,觉得要是不赶快干肯定会重感冒的。

(老鼠说:)“嗯哼!”老鼠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说,

(老鼠说:)“准备好了吗?这是我知道的最‘干’的事情,请大家安静地听:‘征服者威廉,其事业颇得教皇支持,未久便使英格兰臣服,是因英格兰彼时缺乏领袖,比年以来,僭(jian)篡侵略,无时或已,内忧外患,习以为常。爱德温与莫尔卡,即莫西亚与诺森布里亚的伯爵……’”

(鹦鹉叫:)“呃!”鹦鹉叫了一声,打了个冷战。

(老鼠说:)“不好意思,”老鼠皱着眉头但很礼貌地说,

(老鼠说:)“你说什么?”

(鹦鹉说:)“没什么!”鹦鹉连忙说。

(老鼠说:)“我以为你要说什么,”老鼠说,

(老鼠说:)“——我继续说,‘爱德温与莫尔卡,即莫西亚与诺森布里亚的伯爵,亦公开拥护;乃至忠贞爱国之坎特伯雷大主教斯蒂甘德,亦觉甚好——’”

(鸭子问:)“掘了什么好的?”鸭子问。

(老鼠不耐烦说:)“‘觉得’,”老鼠有点不耐烦,

(老鼠说:)“你肯定知道‘的、得、地’吧。”

(鸭子说:)“我当然知道‘地’,”鸭子说,

(鸭子说)“从地里通常能掘到一个青蛙或一条虫子。问题是大主教掘到了什么?”老鼠不理会这个问题,只管接着说:

(老鼠说:)“‘——亦觉甚好,遂偕同埃德加阿瑟灵王求见,尊之为王。威廉登位之初尚知节制,但其属下诺曼人目无法纪——’”说到这里它转过来问爱丽丝:

(老鼠说:)“你现在怎么样了,亲爱的?”

(爱丽丝忧伤地说:)“还是那么湿,”爱丽丝忧伤地说,

(爱丽丝忧伤地说:)“这好像一点儿也没让我变干。”

(渡渡鸟严肃说:)“既然如此,”渡渡鸟严肃地说着,站了起来,

(渡渡鸟严肃说:)“我提议休会,另筹更为积极有力之补救措施——”

(小鹰说:)“说人话!”小鹰说,

(小鹰说:)“那些复杂的字眼我一半没听懂,而且我觉得你也不一定懂!”小鹰低头藏住笑,还有几只鸟嗤嗤笑出了声。

(渡渡鸟不高兴说:)“我要说的是,”渡渡鸟不高兴地说,

(渡渡鸟不高兴说:)“我们要变干最好就是兜圈子比赛。”

(爱丽丝说:)“什么叫兜圈子比赛?”爱丽丝问。其实她也不是很想知道,只不过渡渡鸟停下来好像觉得应该有人接话,然而又没人开口。

(渡渡鸟说:)“嗯,”渡渡鸟说,

(渡渡鸟说:)“最好的解释办法就是来做一下。”

它先画出一条赛道,基本上是一个圈,

(渡渡鸟说:)“具体形状无所谓。”它说。所有人站到赛道上,这里那里随便站,没有“一,二,三,跑”,想什么时候跑就什么时候跑,想停就停,因此也不容易知道比赛什么时候结束了。

反正,他们跑了约莫半小时,身上差不多都干了,渡渡鸟忽然叫道:

(渡渡鸟说:)“比赛结束!”大家都气喘吁吁地围过来问:

(大家问:)“谁赢了?”

这个问题渡渡鸟不伤脑筋回答不出来,它一只手指支着额头(你通常见到摆出这个姿势的是画像里的莎士比亚)站了好久,别人就默默等着。末了渡渡鸟说:

(渡渡鸟说:)“大家都赢,统统有奖。”

(大家问:)“那谁发奖?”大家齐声问。

(渡渡鸟说:)“当然是她啦。”渡渡鸟指着爱丽丝说。于是大家立刻围住她,七嘴八舌地嚷嚷:

(大家说:)“奖品!奖品!”

爱丽丝不知所措,无法可想之下把手伸进了口袋,摸出一盒糖果(幸亏盐水没渗进去),当作奖品发给大家,刚刚好每人一个。

(老鼠说:)“但她自己也要有个奖品呀。”老鼠说。

(渡渡鸟庄重说:)“那当然,”渡渡鸟庄重地答道,

(渡渡鸟问:)“你口袋里还有什么东西?”它继而转过来问爱丽丝。

(爱丽丝说:)“只有一枚顶针。”爱丽丝伤心地说。

(渡渡鸟说:)“交给我吧。”渡渡鸟说。

大家再次把爱丽丝团团围住,渡渡鸟郑重其事地把顶针颁给她,说:

(渡渡鸟说:)“谨献精美顶针一枚,敬请笑纳。”短致辞一完,大家都欢呼起来。

结束语:

欢喜宝(兴奋):李蕾姐姐,如果有“干呼呼”的故事的话,是不是还有“湿哒哒”的故事呢?

李蕾:那什么样的故事会“湿哒哒”呢?

欢喜宝:我知道!让人想哭的故事是“湿哒哒”的,让人紧张到冒汗的故事也是“湿哒哒”的!小朋友们,你们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李蕾:好,那我们下集再见。

欢喜宝:恩恩,再见!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