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爱丽丝变成巨人了
 107

第2集:爱丽丝变成巨人了

00:00
15:02

片头+开场白:

李蕾:嗨,小朋友们,你们好呀,我是李蕾姐姐。

欢喜宝(兴奋):大家好,我是欢喜宝!欢迎收听李蕾姐姐读经典,记得关注公号“欢喜盒子屋”,收听更多精彩内容哦。

李蕾:欢喜宝,如果你变得很高很高,连脚都看不到的话,你要怎么告诉左脚和右脚想去的地方呢?

欢喜宝(疑惑):难道我要给我的脚写信吗?那谁来送信呢?小鸟吗?

李蕾:让我们看看爱丽丝会怎么做吧!

欢喜宝:赶紧开始吧!

(爱丽丝不客气地说:)“好了,哭有什么用!”爱丽丝不客气地对自己说,

(爱丽丝不客气地说:)“我劝你这就停下!”她常给自己好建议(虽然很少听从),有时训斥自己太过严厉,能让自己流下泪来。记得有一次她和自己玩槌球的时候作了弊,就打自己的耳光,这个古怪的孩子很喜欢扮成两个人。

(爱丽丝想:)“但现在剩下这么点儿的我,扮一个有人样的人都不够了,哪还能扮两个人呢!”可怜的爱丽丝想。

她的目光很快落到了躺在桌下的一个小玻璃盒上,她打开它,里头有一块很小的蛋糕,上面用葡萄干摆出两个漂亮的字:“吃我”。

(爱丽丝说:)“好,我吃,”爱丽丝说,

(爱丽丝说:)“如果它让我变大,我就能拿到钥匙;如果让我变小,我就从门底下爬过去。怎么着都能去花园,怎样都行啊!”她吃了一点点,就急着自问:

(爱丽丝说:)“大还是小?大还是小?”把手放在头顶,想要感觉自己是在变大还是变小,可是奇怪,她还是原来的大小。当然,本来吃蛋糕也不会让人变大变小,可爱丽丝已经习惯期待不寻常的事发生了,生活若循常规进行,似乎显得乏味而愚笨。

她继而大口吃了起来,很快就把蛋糕吃完了。

(爱丽丝叫起来:)“奇大怪了!”爱丽丝叫起来(她惊诧得一时连话也不会好好说了)。

(爱丽丝叫起来:)“我现在抻得像最大的望远镜那么大!再见,我的脚!”(她低头看脚时,脚远得都快要看不见了。)

(爱丽丝想:)“我可怜的脚啊,这下谁来给你们穿鞋穿袜子呢?乖乖,我肯定是没办法了啊!我离得太远了,照顾不了你们了,你们自己要保重啊,”爱丽丝想,

(爱丽丝想:)“但我还是要好好对它们,不然它们不往我想去的方向走呢!我想想,每年圣诞节给它们送双靴子吧。”她接着设想她要怎么送。

(爱丽丝想:)“得让人送过去,”她想,

(爱丽丝想:)“给自己的脚送礼物,好像很滑稽!哎呀,我在胡说什么啊!”

就在那时,她的头撞到了大厅顶上:实际上她现在已经将近三米高了。她马上拿到小金钥匙开了通向花园的门。

可怜的爱丽丝!她现在只能侧躺下来,用一只眼睛看门外的花园,出去更无望了,她坐在地上又哭了起来。

(爱丽丝说:)“你该感到丢脸啊,”爱丽丝说,

(爱丽丝说:)“你这么大一个女孩(可不是吗),这样哭个不停!快别哭了,听见吗!”但她照哭不误,流下好几十升眼泪,在周围积成一个十厘米来深的池子,淹了半个大厅。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远处有“啪嗒啪嗒”的小脚步声,赶紧擦干眼泪看是谁来了。是那个白兔又回来了,穿得很讲究,一手拿着一对白色小羊皮手套,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大扇子,连蹦带跑急急匆匆,还一面叨咕:

(兔子说:)“哎!公爵夫人,公爵夫人!哎!让她等她会要了我的命吧!”爱丽丝走投无路,不惜向任何人求助,所以当兔子一走近,她就怯生生地低声说:

(爱丽丝说:)“麻烦你,先生——”兔子吓了一大跳,丢下小白手套和扇子,拼命逃到黑暗里去了。

爱丽丝捡起扇子和手套,厅里很热,她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说:

(爱丽丝说:)“天哪!今天怎么每件事都那么怪!昨天还什么都很平常。是昨晚我变了吗?让我想一想:今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和原来一样吗?好像当时感觉是有一点儿不一样。不过假如我不是我了,那么第二个问题是,我到底是谁呢?啊!这真是个大难题!”她把她认识的所有同龄的小孩都想了一遍,看看自己是不是和他们谁互换了。

(爱丽丝说:)“我肯定不是艾达,”她说,

(爱丽丝说:)“她的头发又长又卷,我的一点也不卷;我也肯定不是梅宝,因为我什么都懂,她,唉!她懂的也太少了!何况,她是她,我是我,还有——哎,妈呀,搞不清了!我来检查一下还知不知道以前知道的东西。我想想,四乘五等于十二,四乘六等于十三,四乘七等于……哎呀!这样算下去永远到不了二十!不过,乘法表不能说明什么,试试地理吧。伦敦是巴黎的首都,巴黎是罗马的首都,罗马是——不,全乱套了,我确定!我一定是变成梅宝了!让我来背背看‘小鳄鱼’。”

她像背课文那样把双手交叉相握放在膝盖上开始背,可她的声音听起来嘶哑怪异,字也念得跟往常不一样:

(爱丽丝说:)

“小鳄鱼,小鳄鱼,   

打理它的亮尾巴,

尼罗河水滔滔流,   

金鳞片片刷!

咧嘴乐得多开心,   

爪子张开真干净,

欢迎小鱼来光临,   

笑着吞掉你!”

(爱丽丝说:)“我肯定背得不对,”可怜的爱丽丝说着又眼泪汪汪了,

(爱丽丝说:)“我一定是梅宝了,要去住憋屈的小房子,还没玩具玩,唉,还有那么多课要学!不!我想好了,要是我是梅宝,我就在这下面待着了!他们把头伸下来说:‘回来吧,宝贝!’也没用,我只会往上看,说:‘那我是谁?先告诉我,要是我喜欢当那个人,我就上去,要是我不喜欢当那个人,我就在这下面待到我变成另一个人再说。’——可是,唉!”

爱丽丝哭着,又是一阵泪如泉涌,

(爱丽丝说:)“我真希望他们能把头伸下来!我不想再一个人待下去了呀!”

说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惊奇地发现她说话间戴上了一只兔子的小白手套。

(爱丽丝想:)“我怎么戴上去的?”她想,

(爱丽丝想:)“我一定是又变小了。”她站起来到桌边比比自己——发现她现在差不多六十厘米高,而且还在迅速缩小着。她很快发现是她手里的那把扇子在作怪,连忙把它丢了,还好来得及保住自己,没缩得一点儿也不剩。

(爱丽丝说:)“好险,差点没命!”爱丽丝说。她被突然发生的变化吓得不轻,但很庆幸自己还存在着。

(爱丽丝说:)“那么这就去花园吧!”她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小门。然而,唉呀!小门又关上了,小金钥匙像开始一样躺在玻璃桌上。

(爱丽丝想:)“事情更糟糕了,”这可怜的孩子想,

(爱丽丝想:)“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小过,从来没有!我说这真是太糟了,太糟了!”

说话间她脚下一滑,接着就“扑通”一声跌倒在淹过了脖子的咸水里。她第一个念头是自己不知怎么掉进了海里。

(爱丽丝想:)“这样我可以坐火车回去。”她想。(爱丽丝去过一次海边,就得出一个结论:不管你去英国哪个海岸,都会看到许多更衣车,小孩儿们用木铲子挖沙子,还有一排出租屋,后头就是火车站。)不过她很快发现她身处的是她三米高时哭出来的眼泪池。

(爱丽丝说:)“要是没哭那么多就好了!”爱丽丝边游边说,想找条出路,

(爱丽丝说:)“我现在是被惩罚了,我想,淹在自己的眼泪里,也是蛮奇怪的,真是!不过今天碰到的每件事都奇怪。”

这时她听见池塘的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拍打着水,就游过去看那是什么。开始以为那是只海象或河马,但想到自己现在有多小,才看出那只是一只像她一样失足落水的小老鼠。

爱丽丝想:

(爱丽丝想:)“跟这个老鼠说话不知道有没有用啊?这里什么事都那么不寻常,我看它多半也会说话,反正试一下总没坏处。”于是她说:

(爱丽丝说:)“噢小鼠君,你知道往哪儿能游出这个池子吗?我游得累死了啊,小鼠君!”

(爱丽丝觉得和老鼠说话应该要这样。她以前没和老鼠说过话,但她记得从哥哥的拉丁文法书里看到过,关于站在一只老鼠的不同角度对它有不同的称呼法。)老鼠疑惑地看了看她,好像眨了眨小眼睛,但没说话。

结束语:

欢喜宝(低落):李蕾姐姐,看来我不能老是哭鼻子,不然眼泪太多,就要变成眼泪池了。

李蕾:是呀,我可不想在欢喜宝的眼泪里游泳哦。

欢喜宝(急切):小朋友们,你们有“不哭不哭秘籍”吗? 

李蕾:那我们下集再见吧。

欢喜宝:再见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