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佳栋领读《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它让我思考应该如何过这一生
 4675

试听180邢佳栋领读《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它让我思考应该如何过这一生

00:00
14:08


我是邢佳栋。这两天我认识了一个名叫欧维的男人。他是个瑞典人,对,就是那个冷得要命的北欧国家。那儿的人都长得非常高大,欧维也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那种真正的肌肉块儿


(欧维)“你摁什么喇叭?我车里是新手,还是个孕妇。”


(司机)“孕妇怎么了?孕妇就能堵路吗?一孕傻三年,这么傻还开车呢?”


(欧维)“那你是从王八蛋肚子里爬出来的吗?你要是再摁一声你那辆破法国车的喇叭,以后这世界上就没你了,听明白了吗?”


那天,就这么着,欧维在街上把人给揍了。他先是把人从车上拽了下来,接着揪着他的衣服领子,把他揪的离开地面,摁在他那辆法国吉普上,给了他那句警告。


这时候,路上排起了长队,可是没一个人敢下来管管。为什么呢?


因为路人都瞧见了,被欧维摁在车上的那个年轻人,至少有一百公斤,满脖子都是纹身,不像是个善茬,可是像欧维这把年纪的一个老头儿,轻轻松松就能把他提起来,那谁还敢小看欧维呢?


对,这就是欧维,那个瑞典男人,他已经五十九岁了。正如你所见:欧维,是个粗人。他一个人生活在一栋联排别墅里,他车上的那个孕妇,是他的邻居。


我是通过一本书认识欧维的,这本书就是瑞典作家弗雷德里克‧巴克曼的小说,《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看到这本书的封面的时候我想,嘿,这位作家,是在开玩笑吧?或者,他使用了什么修辞的花招?“决定去死”,是什么意思呢?


(女邻居孕妇)“欧维!快,开门呐!欧维!你在里面吗?你要送我去医院。”


(孕妇)“快,送我去医院。”


(欧维)“你流鼻血了,开门的时候你应该退一步的。不过这不用上医院。”


(孕妇)“不,不是我,是我丈夫从梯子上摔下来了。我不会开车,所以请你送我们一趟。我的老天,这地上是些什么管子?你的车库怎么了?”


(欧维)“哼。”


(孕妇)“怎么了,您不愿意?那我们坐公交车去。”


(欧维)“要是我老婆知道了,我在这该死的世界上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把一个孕妇砸得满脸鼻血,然后让她去坐公交车,还不知道她怎么唠叨我呢!”


(孕妇)“您说什么?”


(欧维)“没什么。这世上竟然有人成年这么多年了,还不会开汽车,这到底是什么毛病?我收拾一下车,你把他带过来吧。”


当这个不会开车的孕妇邻居敲开欧维家车库门的时候,她被扑面而来的汽车尾气差点儿熏得翻跟头,她看见满地上都是塑料软管,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因为着急上医院,她很快就忘了这茬儿。可是咱们不会忘,这个老欧维,自己一个人躲在车库里干什么呢?他在自杀,他在试图用汽车尾气自杀。


这是他在这本书里,进行的第二次自杀,接下来,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噢!这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是真的想死,作家告诉我们的是一句大实话,而且一上来就告诉我们了:他,已经不想活了。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五十九岁、身体健壮,一上街就能直接撂倒好几个小伙子的魔性老大爷,而且好像还是个热心肠,他为什么想死呢?


你也一定跟我一样以为他消极悲观,忧郁厌世,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原因或者重大的打击,导致他起了这种自杀的念头,想要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随着书中情节的推进,随着我们越来越了解欧维,我们才明白过来:是因为他的老伴儿索雅去世了,他才想死的。


对于欧维来说,他拥有的第一辆车是萨博,那就应当一生只开萨博,如果世上没有了萨博,那欧维宁可没有车。同样,他的第一个女人是索雅,当世上没有了索雅,他也就没必要独自活下去了。


傻吗?欧维真傻。可是欧维是认真的。


从索雅去世的那一刻起,欧维似乎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他决定去死。在这整本书里,欧维一直试着用各种方式自杀。第一次自杀,他在天花板上安装了钩子,打算采用上吊这种方式。


可是,他刚把自己吊上去,绳子就断了。唉!欧维闷闷不乐地想:现在的绳子啊,真是太不结实了!


第二次自杀,如你所见,他不但没死成,还必须得送邻居上医院。


第三次,他来到了火车站,准备卧轨,可是还没卧下去,就有一个男人突发急病,一头栽倒在了铁轨上,欧维救了那个男人,还成了人们口中舍身救人的英雄。


第四次,他弄了一杆猎枪,对准自己的脑门,刚准备扣动扳机,两个小流氓就闯进他家来了,然后呢,那俩孩子,差点儿被他手里的枪吓晕过去。


“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穿这么正式非常不妥。肯定会溅一身血,欧维想。有点犯傻。于是他放下猎枪,走进客厅,脱下衣服,把西服仔细叠好,整齐地放在皮鞋旁边的地板上。然后他把委托帕尔瓦娜善后的信拿出来,在‘葬礼’一栏下加了‘穿西服下葬’后,放在了那叠衣服上。信里本来就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不需要冗余的装饰;不需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仪式。只要在索雅身边入土为安就好。墓地早已结算清楚,欧维还在信封里留了运送遗体的费用。于是,只穿着袜子和内裤的欧维回到门厅里再次举枪。……”


刚才我读的,是欧维在这本书里最后一次自杀未遂时,所做的一系列动作。而且啊,还不只这些呢,欧维后来打开了音乐,是害怕枪声惊醒猫,让猫睡不好觉。


他都要死了,可他还在意着一只猫的感受,生怕这只猫不幸福,这种人,你见过吗?


有哲人早就说过,君子慎独,不欺暗室。这就是说啊,一个人当没有人看见他的时候,当他做了坏事也无须承担任何后果的时候,他仍然坚持只做好事,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君子。


所以说,虽然欧维只上过小学,说话很粗,对人态度也不好,还有那么一点儿吓人,冲动起来能在街上揍人,可他真的是个君子。


一直想死,可是一直死不了,不仅死不了,还一路弄拙成巧地做着好事儿。这就是这本书里的欧维奇怪的命运。


第一次自杀的时候,欧维只不过是个孤独的老头儿,可是随着他自杀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救活了孕妇的丈夫和掉进铁轨的男人,教会了孕妇开车,从雪地里捡了一只猫,捍卫了老邻居鲁尼的权利,阻止了他被养老院接走,帮小伙子给他所喜欢的姑娘修自行车,帮助同性恋被他们的父母接纳……


临死之前,他给邻居家七岁的女儿买了一个她一直想要的IPAD做礼物。


(欧维)“哎!你过来,这玩意儿是不是就是那个IPAD?”


(店员)“是的,大叔,您别一只手拿着,容易掉地上。”


(欧维)“IPAD就是电脑?”


(店员)“可以这么说……IPAD就是一种上网笔记本,也称为平板电脑……”


(欧维)“我外孙女要一个IPAD。”


(店员)“那您就买这个。”


(欧维)“键盘呢?”


(店员)“IPAD没有键盘……”


(欧维)“没有?还得再买键盘?”


(店员)“不不,IPAD没用键盘……”


(欧维)“不可能!我又不是没见过电脑!你把键盘藏起来了?”


这画面温馨,还有一些好笑。我们从来没有在一本主人公自杀的书里,读到过这么温馨、这么好笑的场景。嗯,我们喜欢欧维,而且,越来越喜欢了。


读完了这本书以后,我想,这不是一本悲观厌世之书,而是相反。我读了欧维想死的故事,恰恰感受到的是人生的值得。


这是因为啊,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人说起过“忠诚”两个字了,我们始终觉得自己飘在什么东西的上面,一切都轻飘飘的,没有什么是可以紧紧地抓在手里的,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离开的,也好像很久以来,自己都没有体验过那种坚持到至死不渝的感觉了。


就说爱情这件事儿吧!现在的我们好像有一种共识,适合我们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类人,也就是说,一群人当中的任意一个。在这个地球上,在某个年龄区间内,具有某种性格,某种地域特征或者某项专长的女性是你最爱。


她是谁呢?不具体、不确定。她是可以被取代的。如果你更清醒一点,你就会知道,对于我们的伴侣而言,我们也是可以被取代的,这种感觉……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很糟糕。


可是在欧维的世界里,就绝对没有那回事。他认识索雅的时候,索雅是一个女神,欧维爱索雅。几年后,因为一场车祸,索雅瘫痪了,欧维依然爱索雅,同她度过了一生。


当索雅死的时候,欧维认为他必须跟她一起死。你可以说,这个男人笨,有些大家都能想明白的事儿他好像想不明白。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难道不盼望着能被这样的人爱吗?


我是邢佳栋,今天同你们一起读了欧维的故事。欧维是一个粗人,一个笨蛋,一个老想死的家伙,在这本书的结尾,欧维还是死了,而且是死于自杀,他死了以后,有好几百个人一起怀念他。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想,你也是。

3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