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
 5084

试听180铁皮鼓

00:00
22:24

纳粹为何在德国兴起,市侩风气如何导致法西斯猖獗?


听书笔记 


《铁皮鼓》是德国著名作家君特·格拉斯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也是战后德国文学无可争议的一座巅峰。小说以但泽为主要背景,透过一个侏儒的眼光,描绘了从纳粹兴起到倒台这十几年间的德国社会与人们的心理。1999年,格拉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但泽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但泽是一个位于德国和波兰之间的城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城内的大多数居民都是德国人,少数是波兰人,还有其他的小民族,但当时的国际联盟把但泽交给波兰管辖。这种微妙的格局反映到了奥斯卡的家中,他的父亲是德国人,而舅舅扬则投入到波兰的一方,加入波兰的国籍,母亲则是土生土长的但泽人,跟父亲是法律名义上的夫妻,却和舅舅保持暗中的亲密关系。这个一女配二男的格局,象征着1930年代,当纳粹德国在东欧展开扩张时,德国和波兰对但泽这座小城的明争暗斗。作者格拉斯在战后虽然是联邦德国作家,但他一直以但泽人为自己的身份,在小说中,先是母亲病死,随后德国人进攻波兰时枪杀了扬舅舅,通过这一段故事,格拉斯想告诉读者,即便德国消灭了波兰,拿下了但泽,它也并没有真正占有它的身体和心灵。


奥斯卡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奥斯卡的身份十分复杂。他看上去是个叛逆的孩子,在纳粹兴起并掌权的时期,他目睹了家里的变化,看到成年人的愚蠢、狂热,以及家庭成员之间及街坊邻舍里各种见不得人的虚伪勾当,心中厌恶,因此故意不让自己长高,以三岁孩童的面貌出入于成人世界之中,却拥有成人的心智。在家中他一直是个冷眼旁观者,他讨厌粗俗愚蠢的父亲,更加同情母亲和舅舅,但实际上他不仅害死了父亲,也间接害死了舅舅,显示了一种极端的自私自利。他的身高、面貌很容易让他受欺负,可是他也充分利用这一点为自己谋得好处。在小说里,他多次利用喊碎玻璃的特异功能制造混乱,他还曾挎着铁皮鼓,闯进教堂去假扮耶稣,后来又凭着自己的孩童长相诱引少女玛丽亚,让她给自己生儿子。这些行径都显示了他即便不是一个潜在的小纳粹,至少也是乱世中的投机分子。然而讽刺的是,当战争结束,奥斯卡开始艰难地长高,他那丑陋、惊恐、扭曲的相貌,又使他被看作一个病态的、混乱的时代所遗留下的典型代表。


《铁皮鼓》为什么采用一种荒诞的笔法?


小说从奥斯卡外祖母的离奇怀孕开始,诡异的事情层出不穷:奥斯卡用故意摔倒在地窖的方式停止长高,用尖叫喊碎玻璃,广场上游行的德国人突然跳起了舞,教堂里的小耶稣开口说话,奥斯卡的母亲吃鱼致死,奥斯卡的舅舅死到临头了还在打牌,奥斯卡和他的父亲争夺同一个姑娘……这样写,是因为格拉斯看到,从1930年代开始到二战结束,在这段历史中,无数人从理性主义者沦为狂热分子,从极端骄傲转化为极端幻灭,正义和邪恶的标准反复摇摆,常识惨遭破坏,梦想变成妄想,他认为这其中的戏剧色彩,只能用荒诞的情节来呈现。




解读 | 云也退

专栏作家,记者,译者。著有《自由与爱之地》,译有托尼·朱特《责任的重负》、E.萨义德《开端》以及《忧思中国》等。

播音 | 于浩

策划编辑 | 周向荣

音频编辑 | 秦亚希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