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福利】巴菲特午餐、乌镇饭局,聊聊那些知名饭局
 1.27万

【跨年福利】巴菲特午餐、乌镇饭局,聊聊那些知名饭局

00:00
09:57

《秦朔书院:中国企业家创富史》12.31-1.3 限时6.6折,戳此直达


各位喜马拉雅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喜马拉雅正在做一个思想跨年和大咖午餐的活动,我也是参加午餐活动的嘉宾之一,所以喜马拉雅邀请我聊一聊企业家的饭局话题。说实话,我确确实实因为职业的便利跟很多企业家吃过饭,可能你能想到的著名的企业家,我可能大部分都有过饭局,比如说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马明哲,年轻一代的王兴、程维、张一鸣、黄峥。有些企业家,像王石先生,可能还有过很多次的饭局,任正非没有过饭局,但是近距离也采访过两次。


不过我长期坚持一个我们学新闻时候的原则,就是除了正式的采访,以及经过采访对象的许可,绝不把私下场合中的一些话拿出来去公开。


所以今天我也没办法去讲自己的这些饭局,我就讲两个我没有参与的饭局吧,但是也是多多少少有点联系,跟大家助助兴!


第一个是2006年6月30号,大家都知道,段永平是打造过小霸王、步步高的著名企业家,2006年那个时候他是45岁,当时刚好回中国度假,所以在6月30号在网上他花了62万美金,当时说是天价就竞拍到了跟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那钱是捐献给巴菲特的一个慈善的基金,是为了解决穷人问题的一个基金了。那当时因为他在中国度假嘛,我就邀请他做一个电视节目,当时我还在第一财经业余兼职,就主持了一个叫“会见财经界”的栏目,我的本职工作是《第一财经日报》的总编辑,所以他就来了一趟上海,我们做了一个节目。


当时他跟我说,他说事情炒得这么热,我非常意外,不想让事情影响我的生活。他说巴菲特的投资理念让我这些年赚了不少钱,所以我感谢他一下没有什么。而且钱又不是给他本人,是捐给慈善组织的。然后他就讲了怎么跟巴菲特结缘。因为段永平是2000年以后到美国去跟家庭团聚,那么除了陪陪孩子,他觉得总要做点事儿,就想到做投资。那刚好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巴菲特写的书,写了投资理念,他觉得这是一本他看得懂的书,他有信心用巴菲特理念去做这件事情。


那什么理念?就是做投资,最基本的就是,买一只股票就相当于买一个公司,如果要买一个公司,你不了解它的话,你怎么买?所以就是要了解它,当它的价格低于它的实际价值的时候,你就去买,否则就不是投资,是投机。那所以当时就发现了一个案例,就是网易。网易最低的时候股价跌到了0.8美元。然后段永平经过研究发现,网易每一股都有两块多的现金。当然网易当时有一个官司,也有可能被纳斯达克摘牌,但是摘牌并不等于公司解体,这里面有一点点不确定性,所以段永平就咨询一些法律界的人士说类似网易这种情况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后来得到的结果是后果不会很严重,因为他们的错误并不很离谱,而且这家公司在运营上并没有大问题。


那所以段永平就认为说你每股有两块多的现金,你的股价只有0.8美元,那你又不会出很大的问题,所以他就把他当时能用的钱全部都用上了,去买了网易的股票。因为大家都怕,所以段永平买的时候可以买到很多,因为你一买就有人卖给你,所以他把量就买得很大。那就是大家熟知的0.8美元投,最后是涨到过一百美元,那所以是赚了很大的钱。


有人说段永平买网易股票是因为他认识丁磊,但段永平跟我说,我认识老板多了,我如果认识一个就买一个那要买的东西就多了,对吧?所以最主要的不是认识老板,而是对于企业你要花功夫,对产品要深刻了解。


所以他当时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他讲了一个例子,就是在美国他买过一个做租车业务公司的股票,当时股价跌到了五美元,他花了整整半年时间去调查研究,发现它每股净资产有50多美元,那算了一下,就是把它净资产打对折,那还有25美元,所以最后他买了一百多万股,那股票也从五美元涨到过一百美元以上。所以段永平的观点就是说投资不在乎失掉一个机会,而是千万不要抓错一个机会,他跟巴菲特竞拍午餐的时候,用的名字叫fast slow,意思就是欲速则不达。


所以他当时跟我说,做企业跟投资都像开车,其实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开。所以你一味地追求快是没有意义的。做企业这么多年,最深刻的一点体会,包括做投资,最重要的就是你根据自己的自身情况,就自己能够驾驶的速度去发展,而不是盲目的求快。你处理事情只看一个月的一单生意,跟你能够看十年做出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那当然,慢不是说就让你停下了,而是指你要特别的小心。


那当时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还没有跟巴菲特吃饭,后来就问他,我说你这跟巴菲特吃饭准备问一些什么问题,他说其实也不是很刻意的要问很多问题,就是说要感谢。那同时可能也有一些问题,比如说你手里有很多的现金,但是当时你没有很合适的东西,可是心里还是急着要买,那事情会怎么处理?可能就类似这样的问题去问巴菲特。这是我跟大家分享当时2006年我采访时候的一段经历,大家如果有兴趣还可以到网上去搜。


第二个饭局,我想举个例子,这几年中国企业最最出名的就是2017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的饭局,因为有一个“东兴局”,刘强东跟王兴组了一个局,马化腾投资的很多公司都参与了。另外丁磊又组了一个饭局,中国很多企业家也参与了。马云都不在其中。所以当时大家认为,你要么就在丁磊饭局或者东兴饭局中有一席之地,相当于第二世界,因为第一世界就是阿里跟腾讯,那你连桌都不上的话,你就是第三世界。所以2017年的饭局的最大看点就是说哪个局都没有邀请阿里。


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阿里的生态类似于一个日不落的帝国,就是阿里要构建一个全球买、全球卖、全球汇、全球服务、全球运、全球游等等等等的一个商业帝国。我觉得历史上这种帝国,可能只有西班牙跟大英帝国是这样的。所以这是阿里的这样一个模式,阿里所投资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它完全控制的,相当于就是它的下属,你说一个老板找一群下属吃饭,很没有意思。


腾讯的模式,类似于1949年成立的北约,就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每一个成员是独立的国家,但是美国是他们共同的后盾。我当时写文章就说,腾讯就相当于美国,它依靠超强的流量,流量相当于美元的信用跟流动性,以及它的软实力,所以它推动北约不断地扩张。文章出来以后,马云、马化腾他们都看到了,那么腾讯也有高层跟我联系,讨论这样的问题。


马云说这篇文章写得还是不错的,但是我在文章里有一个建议,就是建议2018年乌镇饭局的时候,丁磊请马云,马化腾请马云聚一聚吃餐饭,或者马云广邀英雄去一起吃饭,马云说不行,说写得太low了,好像我们这些人就是在一起吃饭。非常非常有意思,因为跟马云认识非常非常长的时间,所以说话也是非常直接。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饭局,所以2018年就没有饭局了,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那最后再说一个非常小的饭局吧, 2006年巴菲特和段永平的饭局上,段永平带了一个非常年轻的年轻人,去跟他一起吃饭,那年轻人就是在2018年特别红火的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因为他们本科都是浙大毕业的,段永平曾经给过黄峥很多的建议。


前不久我跟黄峥吃饭的时候,黄峥也提到段永平对他其实有很多的影响,本质上就是做任何的事情要特别特别地本分。我们那天吃饭的时候,黄峥是打车半个多小时跟他的一个助手一起过来的,吃完饭我还有一个驾驶员,接着我就走了。后来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看到黄峥和他的助手还在旁边穿马路,在那里,叫出租车。


所以我想,这样一个几百亿身家的创业非常成功的年轻人,其实他在茫茫人海里面,你看到两个人在路边穿着非常普通的衣服,在那里打车。其实我就想到了段永平的本分的这样一种价值观和文化。也就在那一刻,我也突然意识到,中国企业家的本分的这样的一种传统,其实已经从段永平的一代传到了黄峥一代的身上。因此,对于目前还是非常有争议的拼多多,我从内心里面其实是非常相信它的后劲的。


我就跟大家分享这样一些饭局吧。当然我自己会在喜马拉雅的我的企业家创富这方面的课程里面,也会不定期地跟大家讲一些跟企业家交流的情况,但是集中在一些思想和价值的层面,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