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买臣妻】古代版“我的前半生”
 32.35万

试听90【朱买臣妻】古代版“我的前半生”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4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附录:

《汉书·朱买臣传》中云:“朱买臣家贫,好读书,不治产业,常艾最后,朱买臣终于发迹,当上了会稽太守。《汉书·朱买臣传》论及此事,云:“入吴界,见其故妻、妻夫治道。买臣驻车,呼令后车载其夫妻,到太守舍,置园中,给食之。”看见他的前妻与她的后夫正在清理道路,他就把这两人载在车中,最后把他们带到太守府,给他们一点吃的。一个月之后,他的前妻上吊而死,朱买臣给了她丈夫一点钱,下令葬了她。故事还可见明人《烂柯山》传奇及《渔樵记》传奇。

 

(正文)

“覆水难收”这个故事很有名,说的是汉朝名臣朱买臣,把水泼在他的前妻面前,说:你要找我复合?除非这水泼出来还能收回去!看起来似乎很解气,但是啊,真相根本不是这样的。朱买臣的妻子跟他离婚,其实啊,是朱买臣活该!

 

假如生在汉代,建议各位不妨从事婚纱影楼,或者婚事操办一条龙的服务。这是一项很有前途的职业,包管各位生意兴隆,门庭若市,财源滚滚来。皆因当时的律法,离婚自由,不满意了,大可推翻重来。

 

那时的男人,出妻很容易,再娶也很容易。而那时的女人,见势不妙,也照样可以休夫,拔腿就跑。如此一来,汉代的婚恋关系,难免就像走马灯了。甚至有种说法,把汉代叫做“脏汉”,肮脏的脏,可见在后人眼中汉代风气之开放。

 

直到两晋时,男女大妨也不严,君臣同游,皇后妃子可奉陪,女子可单独见男宾,男女可以结伴同游,陌生男女相逢时亦可相互交流。——否则,也不至于当时的美男子潘安一上街,妇女们就手拉手地将他围住,爱恋他的女子还向他抛水果,他满载而归啊。

 

经过这种优胜劣汰,满街晃着的都是些花样美男,女子的离婚率哪能不高呢。

另一方面,离婚既然自由,男人娶寡妇或再婚女人,也没有问题。连汉景帝的皇后都是生了孩子离了婚才嫁给皇帝的。那时的贞节观还没有出现,大家没人在意这些。

 

在这种环境下,朱买臣的老婆看不上朱买臣,想改嫁,就不难理解了。

 

朱买臣家里很穷,到了四十多岁了还以卖柴为生,他的妻子也跟着他一起背柴。这就说明,朱氏一直有陪同朱买臣劳动,并不是嫌朱买臣穷,离婚的理由主要是嫌他不务正业丢人,而且丢人丢到四十多岁了,还不悔改。

面对妻子的责备,朱买臣不仅不听,还变本加厉,并说:“我到了五十岁就一定会发达的,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富贵了一定有你的好处的!”这话能信吗?古人的平均寿命很短,四十多岁都半截入土了,还疯疯癫癫地说自己马上要富贵了,我想,他的妻子有责任一个耳括子把他给打醒喽。

 

朱买臣的言论终于把他的妻子逼急了:穷是小事,但既然三观不合,日子还是过不到一块,便坚决离婚改嫁。

 

(独白)

跟你们讲,嫁人,千万不能嫁那些又穷又自大的。

穷,不是问题;我有双手,我们可以一起劳动;

至少衣食可以自保。

但如果你的男人不仅穷,而且懒;

不仅懒,还要告诉你,他懒,是因为他是天下最聪明的人,

他懒,是为了以后要拯救苍生积蓄力量的。

他懒,是因为像我这样勤劳的人都是蠢货,都是要为他那样的聪明人服务的。

那么,一定要让他滚。

实在不行,自己走也可以。

我十六岁被父母嫁给他,劳作二十年。

但每天迎来的,是他对我的讥笑,是他无比高贵的优越感。

他只说,他一定会发达。

不,就算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有一天,他真的发达了,

我也不稀罕。

因为一个心胸这么狭窄的人,

连天底下对他最好的人都不珍惜的人,

是配不上我的。

 

朱妻离婚时应该也有四十岁了,很快就再婚了。

 

有一次朱买臣一个人在坟间背柴,他的前妻与其后夫一起上坟的时候,看到朱买臣又冷又饿,还拿饭给他吃。

 

没想到,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了,在人生的后半段,朱买臣真的迎来了发际的一天,当上了太守。

 

在当时,大家指责朱妻,不是嫌她改嫁,指责更多的是说她嫌贫爱富,或曰,眼光不够。但再想想看,朱妻很可怜。她只是想老公好好地养家,过安稳的生活罢了。反倒是朱买臣小人得意便猖狂起来,完全不顾念落魄时前妻的照拂[zhào fú]

 

朱买臣当上会稽太守后,一百余乘车送迎他;到了吴地,他看到他的前妻与后夫在路边迎接,他就停下来,把这夫妻二人装到后车上,载到了太守舍,安置在园里,给他们吃的。人家有手有脚自给自足地过着安生日子,你把人家夫妻当众架到府上软禁,这不是折磨和羞辱是什么?这不是在报恩,而是在报仇。

 

就这样,朱买臣竟然把前妻羞辱到自杀为止。

 

其实,在《汉书》里,朱买臣可不是什么好人,心胸极其狭隘。不仅对他的前妻小气,对所有人都小气,一旦发达了,对着前同事们,不是羞辱这个就是羞辱那个,不然怎么刷存在感呢?他一直都那么矫情。没几年,他就被同样小气,但能量更大的酷吏张汤给整死了。我觉得没啥可同情的。

 

平心而论,朱买臣就是官场上最常见的一种人:有点才能,庸俗不堪。他们对女人的态度,也差不多:离开我,就是背叛我。

 

那些津津乐道,把朱买臣妻子自求离去当成“嫌贫爱富”的人,无疑是受了后来编排的影响。比如,元朝的杂戏《朱太守风雪渔樵记》,说的就是这个故事,但关键的结局变了,变成朱买臣当上太守之后,朱妻乞求朱买臣复合,而朱买臣,则很酷地泼水马前,表示覆水难收。

 

其实,“覆水难收”这个成语跟朱买臣没有关系,但现在,人人都觉得它就是朱买臣对前妻的态度了。

 

明朝的传奇《烂柯山》更过份,朱买臣不仅对前妻泼水了,还说:“羞死宜甘,强辞宜补。”其前妻于是投河而死。买臣即把尸首葬于亭湾,名为“羞墓”,羞辱的羞,坟墓的墓,来继续这种羞辱。

 

这种改编不奇怪,因为《汉书》写的时代更接近、更了解朱买臣,而且女人改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元、明时期呢,贞操至上,一个女人要求离婚再嫁,那就是天诛地灭了,不仅要在肉体上消灭你,精神上也要消灭你。

 

朱妻受不了朱买臣这种无端端的侮辱,自杀了,后世还不断强化和继续这种侮羞。其实目的是告诉女人: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说不定人家哪天就发达了呢?可是,嫁了这种无良的小人,他得意了也不会给你好日子过的。换到今天,早离了,哪里等那20年。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