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 堪比玉器展销会的南越王墓
 1.20万

试听180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 堪比玉器展销会的南越王墓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2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南越王铜屏风构件



本集文物2:金缕玉衣



本集文物3: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



本集文物4:西汉角形玉杯

 

 

本集文物5:承盘高足玉杯

 


其实,南越王墓出土了各种文物近千件,咱们上一集介绍的几件,不论是波斯风格的裂瓣纹银盒,还是一系列印玺,只能说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文物。咱们分享的这些文物啊,都跟“海上丝绸之路”这个主题有关,通过介绍这些文物,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轮廓,也就一点点清晰起来了。


上一集说到,南越王当年僭越称帝,对汉朝中央政府的态度,其实是很强硬的。赵昧敢用帝王制式的印玺,甚至把自己夫人的“印”,也称作“玺”,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而且,在南越王博物馆里,还有很多藏品能告诉我们,当时的南越国,不仅仅是在政治上独立,在文化上也已经相当独立。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就是著名的“南越王铜屏风构件”


不过,当初发掘这面屏风的时候,髹漆的屏面早就朽坏了,只有金属制的屏风构件仍保存完好。这些构件共分5类,其中两类,是用在屏风顶上的,包括青铜鎏金铜朱雀顶饰,和双面兽顶饰;还有三类,用在屏风下部,包括用于屏风直拐角托座的鎏金人操蛇底座,和用于正面屏门下方“之”字形拐角处的蛇纹底座,以及用于侧翼屏风外侧下部的蟠龙底座。2002年,国家文物局发布了《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这些屏风构件,就收录了在第一批禁止出境展出的文物名单里。


您可能纳闷,几个屏风的构件,怎么就成了国宝了呢?为什么说,铜屏风构件,能体现出南越国的政治文化独立呢?这事啊说来话长,咱们还得从这些铜屏风构件本身说起。


在这五大类组件之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铜制的朱雀顶饰,整个构件全高26.4厘米,是用来装饰屏风两侧转角顶部的。屏风构件上的朱雀,呈现出一个展翅的造型,通体鎏金。朱雀脖子以下的身体和翅膀,都刻有鳞片状的羽毛,四面都装饰有代表朱雀的火焰形纹。朱雀的头顶上,有一个管状插座,据推测,可能是用来插雉鸡羽毛的。


提起朱雀,许多朋友可能都会联想到“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的说法,其实,这些形象并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它们其实与古代天文和图腾崇拜有很大的关系。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用今天的话来解释,可以称作是天上的四个星座群。按照古代二十八星宿的理论,这四个星座群,分别下辖7个星座,合在一起,就是二十八星宿。您可以找来古代的“星官图”来看一看,“青龙”星群位于东方,白虎星群位于西方,玄武星群位于北方,咱们说的这个朱雀星群,则位于南方,含有井、贵、柳、星、张、翼、轸这“南方七宿”,在南方的天空里,朱雀星群看起来就像一只大鸟。

 

那为什么要用几种动物,来为天上的这些星群命名呢?这和古人的图腾崇拜有关系。根据古籍记载,在上古时代,南方的民族就普遍崇拜鸟图腾,晋朝张华《博物志》里说,“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可见,古代南方百越民族的地盘上,鸟图腾是很时兴的。

 

所以,有专家认为,南越王用朱雀形象,作为自己的屏风顶部构件,是他的一种“大南方主义”的表现。而其他的构件中,还出现了南方力士、蛇、蛙的形象,可以说是处处带有当时南越文化的典型特征,和汉朝同时期的同类文物相比,个性非常鲜明。所以,这架屏风本身,有一种与中原文化分庭抗礼的意味,对于研究南越国历史、古代南越文化,意义都很重大。那么它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其实,关于这架屏风,还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测——根据汉朝《淮南子·天文训》的记载,天上的星座群还不止四个,而是五个。除了依次代表东西南北四方的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还有一个代表中央的“黄龙”。而在这架南越王死后都要带到阴间去的屏风上,构件也恰好是五种。目前,专家已在构件上辨认出了朱雀和蟠龙的形象,那么剩下的蛇纹、人操蛇和双面兽构件,会不会是其他“三灵”在古代南方的变形呢?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的,那么,南越王用天空里的五兽作为屏风的构件,这是多么大的野心啊!这也就难怪南越国和汉朝的矛盾无法调和了。不过,即使这个推测并不可靠,南越王墓里也还有一大堆随葬品,处处透露出南越王的野望。

 

首当其冲的一个明证,便是南越王赵眜自己的遗体,那可是正经用玉衣包裹起来的。熟悉历史的朋友可能听说过“金缕玉衣”。所谓“玉衣”,也叫“玉匣”,和古埃及法老的人形棺有点类似,全部由一片片的玉片组成,好像一副把人整个包进去的盔甲。玉衣主要在汉代流行,汉代人认为,用玉封闭人的九窍,就不会精气外散,人就可以尸骨不腐,方便来世重生。这和古埃及法老的想法,倒是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而“缕”,其实就是用来串起玉片的线。用金线串,就叫金缕,用铜线串就是铜缕。南越王的这件玉衣特别绝——他穿得是“丝缕玉衣”,也就是用丝线连接玉片,制作玉衣。这套丝缕玉衣非常完整,年代也早,与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相比,制作时间早了整整10年。而且,“丝缕”这种形式,在各种文献里也鲜有记载,所以其价值之高也就可想而知了。

 

南越王的丝缕玉衣,复原后身高1.73米,肩宽44厘米,整件玉衣用了2291片玉,分为头套、上身衣、左右袖筒、左右手套、左右裤筒和左右脚套共十部分。另外,在玉衣人形的手套部分,还发现了龙形的玉握,也就是放在死者手中的东西。古人认为,人死了不能两手空空,手里怎么也要抓点什么。这个习俗,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一开始人们抓兽角、兽牙;后来抓贝壳、抓丝织品,到了汉代,一般都是抓一只玉猪,也有抓玉璜的。南越王就很特殊了,他一手抓着一条玉龙。

 

说到玉,南越王墓里的玉器简直太丰富了。别说玉衣盛殓,墓中任何一件玉器的价值都难以估量。通过这些玉器,我们就能看出南越王不可一世的骄横气焰。南越王不但一身玉衣下葬,身上也到处镶金挂玉。除了手里握着的龙形玉握,类似双眼这种身体“开窍”的地方,几乎都有金玉器。比较典型的,是在南越王的右眼位置发现的“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


这件玉佩,用青白玉雕刻而成,大体上是圆形的。玉佩分为内外两圈,内圈透雕一条游龙,龙尾和前爪伸向外圈,外圈则透雕着一只凤鸟,站在龙的前爪上。远远一看,这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Logo——果然,现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馆徽,就用了这件玉佩的造型。


除了九窍有玉、手里抓着玉,墓主人还嫌不够,南越王和几位夫人,还拥有各自成组的玉佩。南越王墓里,这种成组的玉佩,出土了整整11套。

 

听到这儿,您可能会想,南越王把自己身上堆满了玉器,该满足了吧?还真不能。南越王的墓,堪比一个玉器展销会,真正做到了放眼望去全是玉器的效果。甭管是什么设计风格,也甭管是什么用途的玉器,这里是应有尽有。

 

在这成堆成堆的玉佩、玉带钩、玉剑里,有一件东西显得有点与众不同,这就是“西汉角形玉杯”。当初发掘时,这只玉杯放在南越王头顶上方的“头箱”里,和一件铜框玉盖杯、一件玉盒放在一起。杯子呈犀牛角形,通长18.4厘米,口径椭圆,宽处5.8厘米,长处6.7厘米,重372.7克。这件玉杯,是用一整块青玉,经过掏膛、圆雕、透雕等工艺制作而成,看上去有点半透明。杯子的外壁,阴刻着一条立姿的夔龙。因为造型状似犀牛角,所以,这种杯子在古代有个特定称谓,叫“兕觥”。兕,上面一个凹凸的凹,下面一个儿子的儿,是犀牛的意思;觥,就是觥筹交错的觥,特指用兽角做成的饮酒器。


兕觥,在中国的历史可是相当久远。它的前身,就是角形杯,大致源于上古人类把兽类的角切割下来,当成杯子用。目前发现的最早的一件角形杯,出土在河南禹县的谷水河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是用陶制作的。而最早真正意义上的“兕觥”,则是在安阳殷墟出土的一件青铜的角形杯。后来在山西石楼县,又出土了一件类似的商代龙纹觥。到了先秦,兕觥已经很普遍了。《诗经》里就有这么一句:“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意思就是说,我先斟满一大杯酒,省得老悲伤。


另外,我们说了,南越王的这个角形玉杯,外壁刻着一条夔龙,这夔龙缠绕着杯子,从浮浅的浮雕,逐渐过渡到高浮雕。也就是说,杯子的纹样,居然是从平面到立体的,构思十分精巧。有趣的是,角形杯上的这种夔龙纹,在商代以后的兕觥上变得比较普遍。夔,据说是一种怪物,像牛,却只有一条腿。这种动物叫声特别响,发出来的声音是震耳欲聋。据说,当年黄帝和蚩尤打仗,专门用它的皮蒙鼓,敲起来特别能震慑敌人。所以,在角形杯上刻夔纹或者夔龙纹,是把角形杯当成了一种礼器,彰显大国的风范、天子的气度。那么大家可以想想,南越王用刻着夔龙纹的角形杯,是要干嘛呢? 当然是暗示自己是天子啦。当然,这些政治隐喻也都随着历史远去了。南越王墓的这件角形玉杯,现在被列入了我国的“永久禁止出境展出”文物,因为,它是我国目前存世的唯一一件角状高古玉杯了。 

 

不过,这件角形玉杯,还不是南越王墓玉器里最厉害的,咱们最后再隆重介绍一下南越王墓里的终极玉器——承盘高足玉杯

 

当初发掘南越王墓的时候,考古学家们发现主棺室里各类器物大大小小有194件之多,其中对于墓主人赵眜最重要的一件,肯定是承盘高足玉杯。

 

南越王这件承盘高足玉杯,最上面是一只高足的青玉玉杯,下面是一个游龙衔花瓣玉托架。架子和杯子,都放在下面铜制的承盘上面,制作材料包括了金、银、玉、铜、木。这个承盘玉杯,明显是受了汉武帝承露盘的影响。汉武帝这个人,天天求长生。他听了方士的话,在长安建章宫,专门立了两个二十丈的铜人,铜人手持承露盘,为的就是专门接甘露,好配长生不老药。南越王有样学样,死后也要做个承露盘,只不过尺寸一下变迷你版了。汉武帝的承露盘,虽然没人见过实物,但据记载,盘径最大能达到4米。而南越王这件,通高只有17厘米,承露的盘子口径只有20.7厘米。更奇妙的是,您还记得咱们上一集说过的那只波斯风格的银盒吗?那个装药丸的波斯银盒,是放在南越王脚下的,而承露盘则放在南越王的头顶位置。您看南越王多忙,头上顶着承露盘,脚下踩着药丸。所以说,南越王的野望,不止是要当皇帝,还要求永生、当神仙呢。


可是,究竟是什么支撑了南越王的野心呢?南越这个地方,为什么会那么早就和海上丝绸之路产生了联系呢?南越赵氏这么一个秦末才跑来的外来户,怎么会有实力和强大的汉朝分庭抗礼呢?这些问题,我们之后的节目中再做讨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