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呼兰河传》1 | 原著精华:它是用寂寞写就的快乐
 3.82万

试听180萧红《呼兰河传》1 | 原著精华:它是用寂寞写就的快乐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0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呼兰河传》


作者,萧红。


呼兰河是一座并不怎样繁华的小城,只有两条大街,一条从南到北,一条从东到西,最有名的就是十字街了,十字街集中了全城的精华,有各种各样的店。


街上的各种店用不着什么广告,用不着什么招引的方式,要买的比如油盐、布匹之类,自己走进去就会买。不需要的,你就是挂了多大的牌子,人们也是不去买。那牙医生就是一个例子,从乡下来的人们看了这么大的牙齿,真是觉得稀奇古怪,假如他在牙痛,他也绝对不会去用洋法子来让医生给他拔掉,也还是走到“李永春”药店去,买二两黄连去含着。


呼兰河除了琐碎平凡的实际生活之外,在精神上也还有不少盛举,比如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四月十八娘娘庙大会。这些盛举,都是为鬼而做的,并非为人而做的。至于人去看戏,逛庙,也不过是揩油借光的意思。跳大神有鬼,唱大戏是唱给龙王爷看的,七月十五放河灯,是把灯放给鬼,让他顶着灯去托生。四月十八也是烧香磕头地祭鬼。狮子、龙灯、旱船等等,花样复杂,一时说不清楚。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住着我的祖父。


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了。


我家有一个大花园,祖父一天都在后园里边,我也跟着祖父在后园里边。祖父带一个大草帽,我戴一个小草帽;祖父栽花,我就栽花;祖父拔草,我就拔草。当祖父下种,种小白菜的时候,我就跟在后边,把那下了种的土窝,用脚一个一个地溜平,哪里会溜得准,东一脚西一脚地瞎闹。


祖父的眼睛是笑盈盈的,祖父的笑,常常笑得和孩子似的。


祖父是个长得很高的人,身体很健康,手里喜欢拿着一个手杖。遇到了小孩子,每每喜欢开个玩笑,说:“你看天空飞个家雀。”


趁那孩子往天空一看,就伸出手去把那孩子的帽子摘下来,有的时候藏在长衫下面,有的时候放在袖口里面,说:“家雀叼走了你的帽子啦。”


祖母死后,祖父就教我念诗,除了念诗,我还很喜欢吃。


有一次一只鸭子掉到井里,祖父用黄泥包起来,烧上给我吃了。


我吃,祖父在旁边看着。祖父不吃。等我吃完了,祖父才吃。他说我的牙齿小,怕我咬不动,先让我选嫩的吃,我吃剩了的他才吃。


自此吃鸭子的印象就非常深,等了好久鸭子都不再掉进井里,我就想把鸭子赶到井里,就在吵吵闹闹的时候,祖父奔到了,说:“爷爷抓个鸭子给你烧着吃。”我不听他的话,我还是追在鸭子的后边跑着。祖父上来把我拦住了,抱在怀里,于是我在祖父身上挣扎着,喊着:“我要掉井的!我要掉井的!”


祖父几乎抱不住我了。


我玩的时候,除了在后花园里,有祖父陪着,其余的玩法,就只有我自己了。有一天,我在蒿草里面做着梦,等睡醒了回屋去,老厨子就告诉我团圆媳妇来了。


第二天早晨我看见她了,梳着很长的辫子。院子里的人看过后没说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太大方了。


周三奶奶说:“见人一点也不知道羞。”


杨老太太说:“那才不怕羞呢!头一天来到婆家,吃饭就吃三碗。”


过了没有几天,老胡家就打起团圆媳妇来了,打得特别厉害,那叫声无论多远都能听见。左右邻居议论着说早就该打的,哪有那样的团圆媳妇,一点也不害羞。


后俩越打越厉害,不分昼夜,西南角上的哭声一直到冬天才没有了。


虽然没有了哭声,西南角上又夜夜跳起大神来,大神跳了一个冬天,把那小团圆媳妇就跳出毛病来了。


那小团圆媳妇,有点黄。没有夏天她刚一来的时候,那么黑了。不过还是笑呵呵的。


祖父想要她们搬家,每当半夜让跳神惊醒的时候,祖父就说:“明年二月让他们搬了。”


可在这期间,院子的西南角上就越闹越厉害。左右邻居都纷纷去出主意,这时候来了一个“抽帖儿的”。大孙媳妇先过来说:“我家的弟妹,年本十二岁,因为她长得太高,就说她十四岁。又说又笑,百病皆无。自接到我们家里就一天一天的黄瘦。到近来就水不想喝,饭不想吃,睡觉的时候睁着眼睛,一惊一乍的。”


大娘婆婆接着说:“她来到我家,我没给她气受,哪家的团圆媳妇不受气。我也打过她,那时我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我只打了她一个多月,虽然说我打得狠了一点,可是不狠哪能够规矩出一个好人来。有几回,我是把她吊在大梁上,让她叔公公用皮鞭子狠狠地抽了她几回,打的是着点狠了,打昏过去了。可是只昏了一袋烟的工夫,就用冷水把她浇过来了。人在气头上还管得了这个那个,我也用烧红的烙铁烙过她的脚心。”婆婆一听她叫着回家,就伸手去掐她,小团圆媳妇的大腿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婆婆也是一份善心,怕小团圆媳妇回了阴间地狱,就赶快把她弄醒,团圆媳妇以为婆婆又真的在打她了,就从炕上翻身起来,按也按不住,全家人都相信这孩子身上有鬼。于是一些善人们都觉得这女孩被鬼捉弄得可怜,纷纷出谋划策,提出用缸给团圆媳妇洗澡。


大神打着鼓,命令团圆媳妇当众脱掉衣裳,不肯脱就让几个帮忙的人把她的衣裳撕掉了。很快她就被抬进滚熟的热水里去,搅起热水就往她头上浇,这样煮了她三次,她也晕了三次。这样过了不久,终于小团圆媳妇被捉弄死了。


呼兰河这个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我生的时候,祖父就快七十了。我还没有长到二十岁,祖父就七八十岁了。祖父一过了八十,祖父就死了。以前那后花园主人,而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


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


这一些不能想象了。


老厨子就是活着年纪也不小了。


东邻西舍也都不知怎样了。


以上我所写的并没有什么优美的故事,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忘却不了,难以忘却,就记在这里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