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凝《孕妇和牛》1 | 原著精华:它带你感受不可思议的爱
 2.92万

试听90铁凝《孕妇和牛》1 | 原著精华:它带你感受不可思议的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孕妇和牛》

作者,铁凝。

孕妇牵着牛从集上回来,在通向村子的土路上走。


节气已过霜降,午后的太阳照耀着平坦的原野。孕妇信手撒开缰绳,好让牛自在。缰绳一撒,孕妇也自在起来,摆动着两条健壮的胳膊。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地隆起,把碎花薄棉袄的前襟支起来老高。这使她的行走带出了一种气势,像个雄赳赳的将军。


牛与孕妇若即若离,当它拐进麦地歪起脖子啃麦苗时,孕妇才唤一声:“黑,出来。”


黑是牛的名字,牛却是黄色的。牛又啃了两口麦地,才拐上正道。


远处已经出现了那座白色的牌楼。穿过牌楼,家就不远了。孕妇遥望着牌楼,心想多亏我嫁到了这儿啊。每回见到牌楼,孕妇都不免感叹她的出嫁。


孕妇的娘家在山里,山里的日子不如山前的平原。可孕妇长得俊。俊就是财富,俊就叫人觉得日子有奔头儿。孕妇的爹娘供不起闺女上学,却也不叫她做粗活儿,什么好吃的都尽着她,仿佛在武装一个能献得出手的宝贝。他们一心一意要送这宝贝出山,到富裕的平原去见他们终生也见不着的世面。


孕妇终于嫁到了山前,在这风水宝地过着舒心的日子,人更俊了。孕妇怀孕了,越发显得娇贵,越发任性地愿意出去走走。婆婆总是牵出黑来让她骑,怕孕妇累着身子。


黑也怀了孕啊,她想。但她接过了缰绳,她愿意在空荡的路上有黑做伴。


像往常一样,孕妇从集上空手而归,远处依稀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黑点,是那些放学归来的孩子。孕妇相信,她的孩子将来无疑要加入这上学、放学的队伍,她的孩子无疑要认识很多字,她的孩子无疑要问她许多问题,就像她从小老是在她的母亲跟前问这问那。放学的孩子们走近了孕妇和她坐着的石碑,各自按照辈分和她打着招呼。她叫住了其中一个本家侄子,向他要了一张白纸和一杆铅笔。


孕妇一手握着铅笔,一手拿着白纸,等待着孩子们远去,她觉得这等待持续了很久,她就仿佛要背着众人去做一件鬼鬼祟祟的事。


当原野重又变得寂静如初,孕妇将白纸平铺在石碑上,开始了她的劳作:她要把这些海碗样的大字抄录在纸上带回村里,请教识字的先生那字的名称,请教那些名称的含义。


她再次端详碑上的大字,然后胆怯而又坚决地在白纸上落下了第一笔。


她愿意用俊来形容慢慢出现在她笔下的这些字,这些字又叫她由不得感叹:字是一种多么好的东西呵。不知什么时候,黑已从麦地返了回来,卧在了孕妇的身边。它静静地凝视着孕妇,它那憔悴的脸上满是安然的驯顺,像是守候,像是助威,像是鼓励。


孕妇终于完成了她的劳作。她认真地数了又数,那碑上的大字是十七个:


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和硕怡贤亲王神道碑


她的白纸上也写着这些字,纸上的字歪扭而又奇特,有了它们,她似乎才获得一种资格,她似乎才真地俊秀起来,她似乎才敢与她未来的婴儿谋面。那是她提前的准备,她要给她的孩子一个满意的回答。她的孩子必将在与俊秀的字们打交道中成长,她的孩子对她也必有许多的愿望,她也要像孩子愿望的那样,美好地成长。


孕妇将她劳作的果实揣进袄兜,捶着酸麻的腰,呼唤身边的黑启程。黑却执意不肯起身,它换了跪的姿势,要它的主人骑上去。


“黑——呀!”孕妇怜悯地叫着,强令黑站起来。她的手禁不住去抚摸黑那沉笨的肚子。想到黑的临产期也快到了,黑的孩子说不定会和她的孩子同一天出生。黑站了起来。


孕妇和黑在平原上结伴而行,像两个相依为命的女人。黑身上释放出的气息使孕妇觉得温暖而可靠,她不住地抚摸它,它就拿脸蹭着她的手作为回报。孕妇和黑在平原上结伴而行,互相检阅着。孕妇检阅着平原、星空,她检阅着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树上黑帽子样的鸟窝,还有嘈杂的集市,怀孕的母牛,陌生而俊秀的大字,她未来的婴儿,那婴儿的未来……她觉得样样都不可缺少。


“黑——呀!”孕妇在黑暗中小声嘟囔,声音有点颤,宛若幸福的呓语。


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在孕妇的心里涌现,弥漫着她的心房。她很想把这突然的热乎乎说给什么人听,她很想对人形容一下她心中这突然的发热,她永远也形容不出,心中的这一股情绪就叫做感动。


“黑——呀!”孕妇只在黑暗中小声儿地嘟囔,声音有点儿颤,宛若幸福的呓语。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