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除了肤色,黑白黄三大人种的差异其实并不大
 157.45万

1.2 除了肤色,黑白黄三大人种的差异其实并不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12

由于第四纪冰期结束以后,人类农耕文明才开始发育,因此在文明发生的欧亚主大陆上,却在第四纪冰期结束的同时出现撒哈拉大沙漠,这导致南非地区跟文明主区域的交流通道被阻断。由于第四纪冰期结束以后,海平面上升,于是东南亚陷入一片汪洋,这也使得澳洲核心几内亚当地的居民和欧亚文明主大陆的发生区隔断。这是造成这些定居及早区域而闻名不能生成的重要原因。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讲现代智人迁徙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必须探讨文明发生的人种学原因。大家注意,我们一般人提起文明,由于文明的素质分化差异极大,我们很难想象同一人类会产生原始文化和文明的重大分野,这就导致人们很容易对文明和文化素质的根源在不同人种的智力上,寻求原委。

我举个例子,上个世纪,西方有一个著名学者叫马克斯韦伯,韦伯先生是一个著名的文化学者,他曾经专门探讨资本主义制度,为什么只发生在欧美国家、白色人种之中?其他任何地方的文明区域都不会自发产生这种文明制度。韦伯先生研究认为,它和基督教新教伦理有关,但是他在书中做了一个表述,他说我作为文化学者,我只能追究到这个深度,严格的讲,他的更深层涉及人种上的差别。由于人种智力的差别,因此缔造不同的文化和文明形态。他说这个课题的纵深部分得交给人种学家和神经生理学家去研究。

大家要知道,持有这种看法的人不仅是韦伯,我们中国人其实不自觉地也都持有这种看法。我们在哲学上认为,任何事情的发展需要有内因和外因。我们认为内因是发生的,根据外因是发生的条件,如果你持有这个看法,那么你当然也就认为人类文明的差异是人种学上智力状态的差异造成。可是我们看完这张图,我们就会对这个问题产生全新的考虑。

我在这里首先对人种做一个界定,我们通常所说的人种,叫文化学人种。比如说中国有56个民族,这种说法是在文化上,对人种加以分类。

我下面所讲的人种是生物学人种,从生物学上讲,人类只有一个种,这就是智人这个物种。他下面只分三大人种,这三大人种就是非洲黑人——也叫尼格罗人种、欧洲白人——也叫高加索人种、以及介乎于高加索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之间,肤色适中的其他人种,包括我们中国人种在内,总称蒙古利亚人种。我说明一下,之所以把我们叫蒙古利亚人种,是因为12-13世纪,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军队突进到欧洲边缘,曾经对欧洲文明造成重大冲击和威胁,以至于欧洲人认为“黄祸”全都是蒙古人,这是蒙古利亚人种这个名词的来源。那么我们下面就看看这三大人种,这或者说这三大人类亚种是怎样形成的?

4万年前,非洲黑色尼格罗人种迁徙到欧洲。请大家注意这张地图,欧洲这个区域和中国东北这个地区纬度相当,中欧和北欧甚至比中国东北的纬度还高。纬度偏高的地区,光照量就会大大降低。非洲黑人迁徙到欧洲,他们的孩子们会因为一种疾病大规模死亡,这种疾病的名字叫佝偻病,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软骨病。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们人类皮下分布着一层胆固醇,它在太阳紫外线照射作用下会转化成七脱氢胆固醇,而七脱氢胆固醇是维生素D的全称。维生素D是钙质代谢的必需物质。因此迁徙到非洲的黑人,他的孩子们会因为维生素D形成障碍而发生软骨病大规模死亡。只有极个别由于基因突变而导致其皮肤白化的孩子被自然选择存留。在这里理解自然选择这个概念。你要想理解达尔文学说,最重要的就是理解这四个字。

我们再看非洲黑色尼格罗人种迁徙到光照亮偏低的高寒地区欧洲,成年人又会因为一种疾病大规模被自然选择淘汰。这个疾病的名字叫肺源性心脏病,大家都很熟悉。在东北地区,过去他们很容易得一种疾病,叫慢性支气管炎。因为寒冷和干燥的空气对支气管内膜和肺泡细胞会造成严重损伤,因此病人会不停地咳嗽,咳嗽会导致胸压增高,胸压增高会导致肺泡破裂,那么分布在肺泡上的毛细血管就会断裂,从右心室排出的血液经过肺脏氧化进入左心室,从左心室排出的血液营养全身所有组织细胞,我们把它叫大循环。可是大家要知道,大循环的循环血量和从右心室经过肺脏进入左心室的小循环,循环血量完全相等。那么如果肺泡破裂,肺泡上的毛细血管断裂,那么小循环通道就被阻断,右心室搏出的压力就会变得极高,最终导致右心室功能衰竭,从而造成心肺两器官功能衰竭。这叫肺源性心脏病,死亡率极高。迁徙到欧洲的黑色尼格罗人种在当年不像今天有暖气,大部分生活时间在室内。远古时代,第四纪冰期刚结束,比今天寒冷,再加上那个时候人们不在室内活动,主要在室外活动,因此成年人发生肺源性心脏病的概率极高,这就使得他们又大规模的死灭,只有极个别由于基因突变而导致其鼻子变高的人被自然选择存留。为什么鼻子变高?他会在高寒地区形成某种生存优势,是因为鼻子变高,鼻管变长,起到了暖化和湿化空气的作用。这就是欧洲高加索白种人变成白皮肤、高鼻梁的原因。在短短4万年时间里,人类要想发生生物性状和智力状态的重大变革或重大变化,它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生物学家早就研究清楚,任何一个生物性状,或者任何生物的智力状态要发生明显变化,它必须有基因突变,积累上百万年乃至上千万年才能够实现。短短4万年时间,人类仅仅有表皮上的些许变化,根本不足以形成人种上的巨大差异,更不可能形成智力上的巨大差异。

我们再看看非洲黑人为什么会保持尼格罗人种的基本体态?是因为非洲这个地方在赤道周边,太阳紫外线照度过强,于是他们皮下分布厚厚的黑色素,以阻挡紫外线对皮下组织的损伤。由于那个地方空气湿热,因此非洲人全都是塌鼻子。

好了,我们蒙古利亚人种,包括我们中国人在内,由于它的生存区域4万年来一直分布在中纬度地区,而中纬度地区光照量适中,湿热程度适中,于是我们的肤色和鼻子高度就介乎于尼格罗人种和高加索人种之间。

地球上仅有生物学上的人类三大亚种之分别,它们在生物性状,乃至智力状态上,短短4万年里,几乎不可能形成任何重要差别。因此,我们用人种学智力上的状态或区别,想寻找文明的起源,想寻找文明差异的原因显然不成立,我们必须另找原因。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