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阴阳应象大论】按照“天人合一”来养生治病
 3.92万

试听180035.【阴阳应象大论】按照“天人合一”来养生治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2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家好!上一讲我们讲了人体左右的秘密,发现人的左右耳朵、左右眼睛、左右手脚是不一样的,这与天地方位有关系,那么人的头脚和五脏又有什么秘密,和天地自然又有什么关系呢?让我们来听一听岐伯的回答。岐伯首先从自然界说起:


“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纪,地有五里,故能为万物之父母。清阳上天,浊阴归地,是故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纲纪,故能以生长收藏,终而复始。”


天有精气,地有形状,天有八个节气(“八纪”是“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八个节气),地有五个方位(“五里”是指“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因此能够成为万事万物发生和发展的起源。


清阳上升于天,浊阴下降于地。然后就开始说到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脏。”人的头要和天相配,人的脚要和大地相配,而五脏在中央要和人事相配,这是按照天地人三才把人体划分为三部分,所以顺应天以保养头,顺应地以保养脚,顺应人事以保养五脏。


怎么保养呢?头配天,天为阳气,要效法天来保养头的阳气,头是阳气聚集的地方,要使阳气充实,可以干洗脸、干梳头,我们前面已经讲过……这里再介绍一种“鸣天鼓”的方法,将两手搓热,将两手捂住耳朵,手指向后,用手指敲打后面的脑袋,敲打二十四次。这就是坐式八段锦中的“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


要效法大地来保养双脚,大地为阴,可以用手搓脚底涌泉穴,使得阴气充盈,使双脚像大地一样稳重、坚实。对头和脚的重视,是我国传统医学的特色,中国人特别注意保养头部和脚部,如果养成头和脚的保养习惯是非常健康的。比如干洗脸、干梳头、鸣天鼓。还有足疗。


说到足疗、脚底按摩。脚底有一个穴位——涌泉,这个穴位不在脚底的正中间,而在脚掌人字沟的交点上,这是肾经的第一个穴位,也就是肾经的“根”。什么是根?根就是根本、开始,是肾气的起始、精气的源泉。涌泉就是精气源源不断,像泉水一样涌出来。这个穴位最接地气,它直接贴在地面上,因此我们才总是强调脚部要保暖。入冬后,最好每天晚上用热水泡脚,然后先用手的大拇指在这个穴位上按揉,然后用手心劳宫穴按摩。




那么,怎么顺应人事来保养五脏呢?人事以和为贵,人事要和谐,所以五脏也要和谐。如果人事不和谐就会争斗,甚至战争,五脏如果不和谐,也一样要争斗,会损伤身体,严重者就会死亡。


“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yì]:咽喉,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以天地为之阴阳,阳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阳之气,以天地之疾风名之。暴气象雷,逆气象阳。故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里,则灾害至矣。”


那么,自然界和人的五脏究竟又是什么关系呢?自然界的天气和肺相通,地气和咽喉相通(咽喉原文是嗌[yì]风木之气和肝相通,雷火之气和心相通,山谷之气和脾相通,雨水之气和肾相通。六条经脉好像大河,肠胃就像大海,九窍就像水所贯注的地方。


如果用自然界来比喻人体的阴阳,那么人的汗就好像是天在下雨,人的气就好像刮风,人的暴怒就好像打雷,人的逆气就好像久晴不雨(原文“逆气象阳”)。所以养生必须要和天地自然的道理相应,否则就会有疾病发生。


“故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故天之邪气,感则害人五脏;水谷之寒热,感则害人六腑;地之湿气,感则害皮肉筋脉。”


因此邪风到来,就像有暴风骤雨一样。擅长治病的医生,在病邪刚刚入侵到皮毛的时候,就给予及时的治疗;医术稍差的医生,在病邪入侵到肌肤的时候才给予治疗;再差一点的医生,在病邪入侵到筋脉的时候才给予治疗;更差的医生在病邪入侵到六腑时才给予治疗;最差的医生是病邪已经入侵五藏了才给予治疗。


如果病邪已经入侵到五藏,治愈的希望与死亡的可能性就差不多了。人们如果感受到了天的邪气,就会使五藏受到伤害;如果感受到饮食的寒热,就会使六腑受到伤害;如果感受到了土地的湿气,就会使皮肉筋脉受到伤害。


我们好多人都听说过扁鹊给蔡桓公治病的故事。


扁鹊有一天见到蔡桓公,就说:“大王,你的病现在在皮肤,不治疗恐怕会加深。”

蔡桓公说:“我没病。”

扁鹊离开以后,蔡桓公对大臣们说:“医生总是喜欢治疗没有病的人来邀功获利”。

过了十天,扁鹊见到蔡桓公说:“你的病在肌肤了,不治疗恐怕会加深。”蔡桓公不理他。

又过了十天,扁鹊见到蔡桓公说:“你的病在肠胃了,不治疗恐怕会加深。”蔡桓公仍然不理他,很不高兴。

又过了十天,扁鹊见到蔡桓公,二话没说,掉头就走。蔡桓公马上派人去问,扁鹊说:“疾在皮肤热敷就可以治好;在肌肤,针刺就可以治好;在肠胃,用汤药就可以治好;在骨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现在大王的病已经在骨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过了五天,蔡桓公身体疼痛,派人寻找扁鹊,扁鹊已经逃到秦国了蔡桓公于是病死了。


这个故事说明疾病由浅入深的过程,和治疗疾病的最佳时机。


最后,岐伯说一个高明的医生总是“以表知里见微得过”,从外表就可以知道身体里面的病变,看见轻微的情况就可以推测到严重的后果。然后,说了一段怎样针刺治疗的方法,我在上一讲已经说过了。岐伯接着说了一段怎样诊断的方法:


“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审清浊,而知部分;视喘息,听声音,而知所苦;观权衡规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以治无过,以诊则不失矣。”


高明的医生,通过观察病人的脸色和脉搏,就能辨明疾病是属阴还是属阳,是阴虚还是阳虚。怎么观察人的脸色、怎么把脉,我会在后面有关的篇章中再讲。


“故曰:病之始起者,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轻而扬之,因其重而减之,因其衰而彰之。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满者,泻之于内;其有邪者,渍形以为汗;其在皮者,汗而发之;其慄悍者,按而收之;其实者,散而泻之。审其阴阳,以别柔刚,阳病治阴,阴病治阳,定其血气,各守其乡,血实宜决之,气虚宜掣引之。”


最后,岐伯重点讲了疾病在不同时间、不同部位要采用不同治疗方法。疾病在初起的时候,用针刺的方法就可以治疗;等到疾病发展严重一些,可以等到它衰退的时候再用针刺的方法治疗。疾病较轻的,使用发散清扬的方法治疗;病情较重的,要用攻泄的方法治疗;将要痊愈的时候,要防止疾病复发。


对于病人来说,形体比较羸弱的,用味厚的补药;精气不足的,用温补之药;如果病在上焦就用吐法,病在下焦就用泻法;中部胀满的,要用泻下的方法;感受外邪的要用发汗的方法;病情急猛的,要用抑制的方法;如果属于实证,要用发散方法排泄它。


观察病在阴还是在阳,来决定应该用柔弱方法还是刚强方法。阳病应该治阴,阴病应该治阳。要辨明疾病是在气还是在血,使得它们不至于相互伤害,所以血实就用泄血法,气虚就用导引(补气)法。


这里提出了“阳病治阴,阴病治阳”的治病原则,这正是中医诊治疾病的思维方式。我曾说过西医治疗的思维方法是“脚痛医脚、头痛医头”,中医可能是“脚痛医头、头痛医脚”。中医是整体思维,人就是一个整体,上下、左右、前后都是动态联系的,不仅人是动态联系的,病也是动态联系的,所以才可以从阴治阳,从阳治阴,从右治左,从左治右,从下治上,从上治下。


时间、空间也都是动态关联的,所以才可以在已病之前就治未病,才能防微杜渐,以小见大。所以说中医不仅仅是医学,而且是与天地之道相关的人生哲学。


好!《阴阳应象大论》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