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熊熊燃烧
 7.11万

【056】:熊熊燃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12

《指环王》最荡气回肠的一幕不是阿拉贡的王者归来——因为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刚铎的人皇最终会凯旋故土;


指环王的高潮在“山重水复”而又“峰回路转”的《双塔奇兵》。


圣盔谷希优顿王目视围城的半兽人大军——这是一个死局,但他们的背后就

是乡土和爱人,无从逃避。


甘道夫答应矮人王,在黎明前搬来救兵。


但当第一缕晨曦洒下,东部的山崖依然空空荡荡,万事休矣。


希优顿王看了圣盔谷最后一眼,决死冲锋的一瞬,一身白衣的甘道夫骑着白马踏着晨曦,带着洛汗骑兵从60度的山崖冲下,宛如天神下凡,背后万丈霞光。




TI2的阵容现在看起来是如此别具一格——当时DS能拉小娜迦睡的单位,娜迦大、DS拉、接潮汐大就是梦幻Combo。


而TI2的戏剧性在于:IG小娜迦加潮汐阵容被NAVI奇招黑黄杖谜团破解,IG跌入败者组,最终实现惊天一穿四,背水一战杀回总决赛再遇NAVI——出乎所有人意料,最后一手IG依然选择小娜迦潮汐DS,并放出了谜团,然后以一场王子复仇拿下冠军盾。


包括打LGD,三命熊猫的绝地反击,你能看到他们的底力。

巧合的是TI2、TI6,CNDota最辉煌的两届,每届决胜局冠军阵容,都有光法。




从《魔兽争霸3》人族AM,到《魔兽世界》达拉然的安东尼达斯,再到Dota光法的万马冲锋,这就是“宏伟的”回响。



甘道夫、安东尼达斯拯救了世界,但是站在身前的敌法师,已不再是那个伊利丹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固结”,是指一个人在过去某个阶段没有按照理想状态走过,它会刻下难以磨灭的烙印,伴随你一生。


竞技的悲情英雄很多,体育有斯诺克的吉米怀特,羽毛球的李宗伟,星际有万年老二暴风虫族Yellow,唯一被记住的指定亚军输本,吕布和别人打决赛有可能是白门楼,唯独和输本打天天都是虎牢关。


 2010年smm总决赛爹妈大战


那个版本是6.69水人炼金称霸的版本,B神炼金打败马甲水人,B神水人又打败马甲炼金,B神后期被杀一次就买活顺带更新一个大件,用炼金的时候关了h辉耀让马甲水人复制了没有辉耀的炼金。垃圾呆玩火枪,B专门出了把散失解羊刀,出装灵性,细节过人。


当时退役的2009惊叹:B神的理解超越了所有选手。


当时大家战术意识不好,EH坐拥天灾方打盾优势,四人抱团打盾,水人复制自己带中,PIS的SF TP回家守高,结果B神水人直接虚灵一套把PIS打到空血,PIS交了分身,然后水人跟上A了一下收走SF。众人纷纷TP回救,结果水人大回肉山顺利带盾,一波杀死比赛。


岁月流转


三大C之一徐志雷统治了09、10中国两年的Dota1,爹妈时代的九冠王DK,十冠王EH,Ehome的奖杯室没地儿放亚军奖杯,得了亚军奖杯就扔机场,


Burnning拿了多少世界冠军,偏偏没有TI的那一个。就像War3月神moon,在WCG谢幕前都没拿到那个冠军。


生不逢时,他巅峰的时候没有Dota2没有TI。


最有希望的TI1,10年b神要是留在EH也许就夺冠了,但他壮志满怀出走DK,被Pis放了鸽子,怀五夜云的业报,命数弄人。


他说:“没有成绩,呼吸都是错的。”



DK战队的老板富二代是B神粉丝,为了这个低调纯粹的老将,Ti4帮他找4个神队友想圆他冠军梦。


结果B神ti4比UziS8的表现还要拙劣:


十层油的石油巨子、奥运电魂、一级削蓝敌法、蚂蚁缩地撞箭,ti4结束后,基本崩盘。


燃烧哥成了鳖鳖耶夫。


在直播蓝海时代,老板为B神安排好退役以后的路,B神拒绝了,他要打职业圆梦。


B神出道辅助,然后中单。最后打Carry成名,为了出线,放下了冠名敌法,转了五号位。


TI6的预选赛后,人们说:Burning你终究还是老了,人们说燃烧的远征结束了,算了,也29岁了,放下吧。


“宇宙第一赛事SL9说一辈子,9战9C强无敌,TI殿军稳如狗,憋,鳖,用鸟习惯,万磁王,TI4冠军······”


曾经IG在B神走后战绩一落千丈,op在ktv抱着B神哭。


徐志雷最后还是回到了IG,重铸原点——像《一代宗师》里那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又打回carry,但风格变了,曾经人们喷他毒瘤鳖,后来连老怼都说他在IG的年代是他打c最团队的。他真的很想赢。


ti7最后,输给LGD后队伍心态也崩盘了。但B神到最后也一直发育希望去翻盘。ob那句"b神别刷了,你刷不过ame的",无奈中带着苍凉。


上天终于眷顾了他——DAC决赛第一把,IG放了世界最强炼金体系队伍的炼金;第三把,大舅哥的影魔拆掉了OG的三路高地——唯一b神boboka最后的最后抬了另一个唯一b神一手。


本命敌法完美教学4保1的1该怎么打。


Burning老骥伏枥,最后站在了DAC冠军台上,连B黑头子430都哽咽高呼,“吾皇万岁”,今夜我们都是军团人。


我曾以为他放下了,我曾以为我放下了。


原来他根本没放下,我也未曾放得下。


那一年魔兽世界的军团也正好再临,世界再一次熊熊燃烧,这就是另一个“宏伟的”回响。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