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者(1):唯一的案件目击者,居然失忆了!
 1.12万

见证者(1):唯一的案件目击者,居然失忆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37

“醒过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被捆在一把椅子上,嘴里不知道被塞着什么东西。我花了好一阵儿才看清自己在什么地方地面是灰色的水泥,更远的地方还有方方正正的水泥柱子,似乎这是某个还没装修过的写字楼楼层?我看不到身后。在我前方五六米远是一排高大的落地窗,窗前站着一个人,我只能看到背影。看上去应该是个女人的背影,当时她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我试着挣扎了几下,因为捆得很牢,所以我根本不能动。那个女人虽然没回头,但已经发觉到我醒了。她侧过脸,似乎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我。逆光使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脸,不过那个侧面看上去很……很漂亮。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她说。‘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是假的。眼前的这一切,这些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些忙碌的身影,其实都不存在,他们都是假的。只是,他们并没意识到这点而已。当然,你在我说完之前和他们是一样的,但当我说完之后,你和那些人就不一样了。那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也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今天我所告诉你的,对你来说很重要。它将影响到你的一生。’”

 

某天上午,一个留着平头的男人来到诊所,说需要我的帮助。

我认识这个人,他是警察。我们送那个为了逃避罪责而出家的杀人犯投案时,就是他接待的我们,并且做了笔录。他今天来是因为有个比较棘手的案子需要帮助准确地说,是需要我的帮助。一个年轻女人从十几层的楼上掉下来摔死了,而警察在女人破窗而出的那层发现了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据说当时那个男人精神恍惚,情绪也很不稳定。更重要的是:他只记得案发几小时前自己见到过那个坠楼而死的年轻女人,其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在经过精神鉴定后,这个现场目击者兼重要嫌疑人有逆向思维空白症状,也就是说,他失忆了。

警察:“催眠可以找回他失忆的那部分吗?虽然没有证据说明是他杀的,可是也没法排除他的重大嫌疑。”

我:“这个我不能肯定。在见到他本人之前,我什么都不清楚,我得确认。”

警察:“那,你愿意接这单吗?我们想知道,在那个女人死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想了想:“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搭档出差了,我需要打个电话商量下。稍晚些我告诉你?还是明天告诉你?”

警察:“方便的话,现在就打吧。我可以等。”

于是,我打通了搭档的电话,把大体情况跟他描述了一下。

“真可惜我不在,记得把资料都备份,我回来看。”听上去,电话那头的搭档似乎对这件事儿很感兴趣。

“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来接这个?”我在征询他的意见。

搭档:“对啊,反正只需要催眠,也没我什么事儿。别忘了备份,我想知道结果。”

我:“好吧。”

“嗯,有什么问题联系我。”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我放下听筒,转过头对警察点点头。

 

“我并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很害怕,有那么一阵儿,我甚至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拼图一样,我花了好久才从七零八落的记忆碎片中找出了线索。那些线索越来越清晰,慢慢组成了完整的画面我想起是怎么回事儿了我是指在我昏过去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这时,那个女人慢慢转过身望向我这边,但是我依旧看不清她的样子,逆光让我什么都看不清,而且我的头还很疼。

“‘很抱歉我用了强迫性手段让你坐在这里听我说这些,但是我只能这么做。因为之前我尝试过劝一些人来听,并且请他们做见证人,遗憾的是,我找来的男人大多会说一些连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废话。例如:生活很美好啊,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你是不是失恋了?你的工作压力很大吗?你有孩子、有父母吗?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吗?你要不要尝试下新的生活?你现在缺钱吗?是不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境?你尝试一下感情吧!我们交往好不好?这些都是男人的说法。而女人则表达得更简单直接:你是神经病吧?或者尖叫着逃走。所以,在经过反复尝试和失败后,我决定用强迫性的方法来迫使一个人坐在你现在坐的位置上,耐心地听我说清一切。’说完,那个女人耸耸肩。

“这时候我更害怕了,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因为我已经彻底想起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几个警方的人带着那个失忆的男人来了,我快速观察了一下他。

他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高、长相都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撒谎者的那种伪装出的镇定或者伪装出的焦虑。初步判断,我认为他是真的失忆了,因为他略显惊恐不安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困惑和希望他很希望自己的那段空白的记忆能被找回来假如没有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话,这种复杂的情绪是很难装出来的,非常非常难。

稍微进行了一些安抚暗示后,我就开始了例行的询问。在这之前,我反复嘱咐警方的人:绝对不要打断我和失忆者的对话,不可以抽烟,不可以发出声音,不可以走来走去,不可以聊天我不管他现在是不是嫌犯,既然你们让我找回他的记忆,那么就得听我的。

警方的人互相看了看,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我想,我可以开始了。

我:“你能记起来的有多少?我是说那段空白之前。”

失忆者:“呃……只有一点儿……”

我:“好,那说说看你都记得什么。”

失忆者:“那天中午我一直在忙着工作的事儿,到下午才跑出去吃午饭。因为早就过了午饭时间,所以我一个人去的,平时都是和同事一起。吃过饭回公司的路上,在一栋刚刚施工完,还没进行内部装修的写字楼拐角旁,有个女人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她手里的一大摞文件散落得到处都是。”

我:“你去帮忙了?”

失忆者:“是的,呃……看上去她身材似乎很好,所以我从很远就注意到她了……我跑过去帮她收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时发现,那些纸都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然后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我:“当时你是蹲在地上的吗?”

失忆者:“对。”

我:“在那之后就没一点儿印象了?”

失忆者皱着眉:“可能有一点点,但是说起来有点儿怪。”

我:“为什么?”

失忆者:“就像是……就像是溺水那种感觉。”

我:“你指窒息感?”

失忆者:“嗯,就像在水里挣扎着似的你不知道下一口吸到的是气还是水……”

 

“那个女人从窗边走了过来,我逐渐能看清她的脸了。对,就是她,我记起来了。她非常漂亮,而且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但是当时我怕到不行,因为我想起了当我帮她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纸时,她做了什么:她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喷雾罐子,就在我抬头的瞬间,她把什么东西喷到了我的脸上,接下来我就失去了意识。而醒来时,我就被捆在这里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