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隐藏者(1):黑色执着狂
 1.32万

黑暗中的隐藏者(1):黑色执着狂

00:00
11:33

更新提醒

每周一、周四晚更新

点击右上角免费订阅



循着声音,我推开书房门,看到搭档正俯在书桌上往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坐在他面前、背对我的是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

听到我进来,搭档头也不抬地说:“回来了,这位就是催眠师。”很显然,他不是对我说的。

女人转过头。

她看上去岁数不大,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偏瘦,有点儿弱不禁风的样子,一身黑色装束,她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女孩对我点了点头。

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也点了下头回应,然后就在靠门边的小沙发上坐下:“你们继续。”

搭档“嗯”了一声,又在本子上记下些什么,抬起头看着黑衣女孩:“好,你接着说。”

她:“嗯,刚才说到是四五年前开始的……”

搭档:“就是说,应该在你20岁之后?”

她点了点头:“对。有一次我搭配了一身黑色衣服,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感觉那么好过。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只穿黑色的衣服了。”

搭档:“呃……包括饰品和内衣吗?”

她:“包括。”

搭档:“听你未婚夫说,你家的床上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全都是黑色?”

她:“对,都是。我忍不住去买所有黑色的服装和生活用品,我当初差点儿把房间漆成黑色……”

搭档皱了皱眉:“厨房电器呢?有黑色的冰箱和洗衣机?”

她:“冰箱有黑色的,洗衣机我定做了黑色的罩布。”

搭档:“你未婚夫反对过吗?”

她:“现在差不多也习惯了,有时候会说一两句。”

搭档:“你室内的光源呢?很少还是很暗?”

她:“你是说灯吗?我们家灯不多,但不算暗,必需的亮度还是有的。不过我一个人在家不喜欢开很多,最多只开一盏小灯。”

搭档:“最多只开一盏小灯?你是说,还有不开灯的情况?”

她:“嗯……是……不需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什么灯都不开……”

搭档:“晚上?”

她:“嗯。”

搭档:“经常那样吗?”

她似乎在想:“差不多……吧……”

搭档:“你父母只有你一个孩子吗?”

她:“嗯。”

搭档:“他们偏好黑色吗?”

她:“不。”

搭档:“据你所知,你的亲戚当中有人有这种嗜好吗?”

她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没有。”

搭档:“如果可能的话,你会不会把自己使用的全部物品都换成黑色的?”

她:“嗯……基本都换了……办公桌已经被我罩上黑色的桌布了……”

搭档:“公司允许吗?”

她:“这个……还好,因为我们是艺术设计类的公司,所以不怎么干涉每个人的工位风格,只要别太出格就没关系。”

搭档看着手里的记事本:“目前来看,你并不限于喜欢黑色,还喜欢黑暗,对吧?你刚才也说过,你在家有时候甚至不开灯。”

她略微停顿了一下:“对,那样我会觉得很舒服。”

搭档:“有更具体的感受吗?”

她:“具体的……我只是觉得在黑暗中很自在,只有在黑暗中我才能彻底伸展自己的身体。”

搭档:“伸展身体?怎么个伸展法?”

她:“不是真的伸展,只是形容,就是……只有在黑暗中我才会有舒展开身体的感觉,平时都是很不自在的感觉。”

搭档:“在明亮的地方会感到不舒服?”

她:“对,所以我尽量缩短待在有光地方的时间。”

搭档:“对明亮的环境,你排斥到什么程度?逃离?”

她:“对,差不多是那样子。”

搭档:“具体的呢?我是指在明亮环境下是什么感受?”

她:“我也说不好……就是不自在,没有安全感……大概……”

搭档:“听你未婚夫说,你曾经打算把自己的肤色弄成偏黑的颜色?”

她:“嗯……有过。去年有那么一阵儿,我问过很多整形医生,问他们有没有办法把肤色弄得偏黑一点儿,他们说可以,但是不赞同我那么做,因为再想转白比较难,而且对身体不好。我本身身体就比较弱,所以我没再去找过……不过……”

搭档:“不过什么?”

她:“不过我还是想……”

搭档:“把肤色变黑?”

她:“嗯。”

搭档停下笔,抬头看着她,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这很少见:“基本所有女人都希望能让自己的皮肤更白皙,你正相反……”

她:“我也知道这样不是很正常,但是我就是喜欢黑色,喜欢黑暗的环境。后来自己也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是……因为……嗯……前一段时间,有些时候,我会在半夜突然醒过来,我发现……发现……”

搭档:“什么?”

看得出她在犹豫:“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不会答应男朋友来找你们的,之前虽然在别人看来我也许不是很正常,可是我自己认为很好。直到这件事……有时候想想我会觉得可能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所以,我才答应来这里……我要说的这件事你能不告诉我男朋友吗?”

搭档:“没问题,你可以放心。”

她:“嗯……有那么几次,半夜我完全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蹲在床头……或者……或者蹲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搭档:“你是说,你有类似于梦游的行为?”

她:“应该不是梦游……我也说不清,好像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有人叫我躲起来,然后我就跑到某个角落去了……”听到这儿,我背后不由得起了一股寒意。

搭档的脸色更凝重了:“你知道是什么人让你躲在角落吗?”

她:“不知道……那会儿我是半睡半醒的……这不算梦游吧?”

搭档:“不好说。那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会觉得害怕吗?”

她:“如果不照着做,会害怕,按照那个声音告诉我的躲藏在角落,就不会害怕了。”

搭档:“大约发生过几次?”

她低下头仔细地回想着:“三四次吧,我记不太清楚了。”

搭档:“当你彻底清醒后呢?继续待在房间的角落还是回到床上?”

她:“我都会待一会儿再回去。”

搭档:“为什么?”

她:“因为在黑暗中我会感觉很好。”

搭档:“一点儿不会觉得害怕?”

她:“一点儿都不会,很安全。”

搭档:“想必你自己查过是怎么回事儿吧?”

她:“查过。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黑色和黑暗。后来查了一些书,说那是吸血鬼的习性……我知道你会觉得很好笑,但是……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只有在黑暗中我才会有舒适感,再后来……后来……我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人类,也许我是别的什么,我是指习惯于生存在黑暗中的那些生物……大概吧,别笑话我……”

搭档:“怎么可能?当你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儿之后,就开始找那些中世纪有关宗教和那些吸血鬼的书来看,对吧?”

她点了点头。

搭档:“那,你喜欢看血吗?”

她:“血?鲜血?不。”

搭档:“嗯……这么说吧,你这些举动把你未婚夫吓坏了,包括你看的那些书,所以他来求助于我们。”

她低着头:“我知道,为这个我们吵过架,有一阵儿,我们俩差点儿解除婚约,就是因为这些事儿……这并不怪他,我实在是太喜欢黑色和黑暗了……”

搭档迷惑地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问了个缓解气氛的问题:“你不怕大蒜和十字架吧?”

她轻笑了一声:“不。”

搭档:“好,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样,你先休息一会儿,让我和催眠师商量一下,你看行吗?”

她:“好。”说着,她站起身,我留意到她身材不是比较瘦,而是非常瘦。

搭档:“那么,待在哪儿你会感觉更舒服一些?这里?还是刚才你看到的催眠室?”

她看了一眼窗户:“这里吧,这里窗户少,也小……能拉上窗帘吗?”

搭档:“可以,不过最好开着灯。”他指了指桌上的台灯。

“嗯。”女孩点了点头。

 

搭档使了个眼色,我们俩离开书房,去了与催眠室一门之隔的观察室。

进门后,搭档把手里的本子扔到一边,自己坐在桌子上,并把腿也盘了上去。

我对他这副德行早就习以为常深度思考的时候他喜欢盘腿、弓背的姿势,并把双肘抵在膝盖上,用指关节托着下巴。

看来这个女孩的情况难住他了。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