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64 赛跑
 10.01万
试听90

【无证之罪】64 赛跑

00:00
08:08

法医实验室里,陈法医手里拿着一块玻璃贴片,展示给赵铁民和严良:“从小周手上刮下的微粒物质看,发现了微量的粉末状结晶体,经过鉴定,是荧光粉。”


“荧光粉?”赵铁民和严良都皱起了眉。


“不是普通工业用的荧光粉,是法医专用的荧光粉,专门检测某些微证据用的。这种颗粒很小,肉眼几乎看不出,你们瞧,贴片上还是透明的吧。我问过小周,他只碰过塑料袋外面部分,说明塑料袋外面部分涂了荧光粉。我想骆闻把塑料袋拿回去后,用他的荧光灯一照,就能发现袋子上出现了不是他自己的指纹。”


严良道:“也就是说,骆闻发现了我们派人跟踪他?”


陈法医点点头:“应该是这样。”


赵铁民颇显无奈地苦笑一声,叹口气,看向严良:“以他这种手段,我们还怎么弄下去?”


严良抿抿嘴,道:“被他发现就发现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他浑然无知,就不是骆闻了。不过嘛,这也是——好事。”


“好事?”赵铁民不解道,“好在哪?他都发现被我们跟踪了,他还会这么傻,跳进圈子里来?”


严良笑了笑,道:“对,正是如此。你想,如果他到此就洗手不干,从此不再犯罪了,以现有证据,你能拿他怎么样?”


赵铁民冷哼一声,并不答话。但显然他也是承认了,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永远没办法抓骆闻。


“我们不光对骆闻束手无策,包括郭羽和朱慧如,他们俩在面对警方直接施压问询时,也表现出了很稳定的心理状态,并且口供很严密,无从推翻。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基础上,我们对他们俩也是同样束手无策。”


赵铁民咬了咬牙,还是没说话。


严良继续道:“骆闻明明已经知道了我在试探他,警方也在调查他,如果他想求稳,就该在最近这敏感时期按兵不动,过正常人的生活。即便他知道警方会跟踪他,他也该佯装不知。而不是主动出击,去试探警方是否跟踪他。”


赵铁民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严良道:“可是他主动出击了,用计试探警方是否跟踪他,这样一来,警方不是更有理由怀疑他了吗?一定会紧咬着他不放。——”


“咳咳,”赵铁民打断他的话,“请注意你形容警察的动词。”


严良醒悟过来,笑了笑,道:“我是说紧追着他调查,不放手。他为何要主动出击?为何要冒风险?那是因为他想踏进这个圈套。”


“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们警方跟踪他了,他还会踏进来吗?”


严良很肯定地说:“会。既然他冒这么大风险去尝试了,居然反过头试探警方,那只能表明,这个圈套对他的吸引力够大,他必然会去。他等了这么多年,明知前方有危险,也一定会行动了。不过现在有个问题,我担心他最近可能按兵不动,想着等某天警方懈怠了,他再突然行动。”


赵铁民冷声道:“不能允许发生这个突然。”


“可是如果他一直在等呢?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赵铁民肃然道:“我也跟他耗着。”


“如果他接下去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都没动静呢?你还是一样派人耗着?”


赵铁民长长呼了一口气,按了按拳:“我会调整下方案,缩减跟踪的人手。不过,我绝不会让他出现下一个突然。”


严良点点头:“有你这个决心,我就放心了。也不用太悲观,我想他等了这么多年,一定早想知道答案了,他不会忍耐太久的。”


傍晚,赵铁民和严良吃完饭,一同又来到了指挥室。


赵铁民对值班的警员道:“怎么样,有新消息吗?”


“四组的人说目标刚刚去面馆吃了面,出来后又到相距不远的一家小饭馆里去了。”


严良微微皱了下眉,道:“他刚刚去的是重庆面馆?”


“对。四组的人说他先是站着看了会儿菜单,点餐后坐一旁一直一个人吃,期间没和别人说过话。”


严良点点头,又道:“他吃了面后,又去了家小饭馆?”


“对。”


“去了多久?”


“大概二十分钟了吧。”


“他在里面吃饭?”


“嗯,我们也奇怪,他刚吃了面,又去吃饭。”


赵铁民想了想,连忙拨通四组的电话:“目标还在饭馆里吗?”


“在的,他没出来过。”


“他在吃饭?”


“这家生意特别好,他走到里面后看不清了。”


赵铁民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严良立刻道:“让便衣进去看一下。”


几分钟后,电话里传来便衣紧张的声音:“不好,目标逃走了!我们问了店主,店主说他点了几个菜,又说没带手机,借了店里的电话叫了出租车,后来没过几分钟,他说有事要先走,付了菜钱后,没吃饭,直接从后面厨房的小门溜进小区了。”


“你们这帮——”赵铁民一拳敲在桌子上,正要张口骂,严良拉住他。


严良道:“没关系,小区只有正门和西面的侧门,侧门那条路上也有人蹲着。”


赵铁民狠狠挂了电话,拨给侧门的便衣,便衣说他们呆一天了,从没看见过骆闻。


赵铁民连忙下令手下赶紧跟出租车公司确认,才过五、六分钟,就得到消息,骆闻叫的那辆出租车是直接开到小区正门的,因为正门人多,而便衣专注地盯着小饭馆的人员进出,所以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溜出来了。而出租车司机的回答是,骆闻坐上车后,只朝东开出了五、六个路口就下车了,此后去哪了不知道。


赵铁民瞬时脸色泛青,骆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实在可恶!


现在怎么办?只知道他在哪里下的车,当然,详细追查下去肯定能调查清楚他去哪了,但涉及到查监控、查其他路过的出租车,不是一时半会儿有结果的。


他正感觉束手无策,严良微微思索道:“我想,他有可能等不住,直接行动了。”


赵铁民目光一亮,道:“你认为他会直接去……”


“他既然知道我们在跟踪他,也一定会想到,当警方发现他溜出视线后,必然会立刻抓紧找到他。所以,他在跟我们赛跑,他想先我们一步找到李丰田。”


赵铁民点点头,冷笑一声:“李丰田楼下也全是警察,他去了也是自投罗网。”


“是的,所以,等他去找李丰田后,警察就可以去抓他了。不过时机要把握得恰当好处,否则抓不住他的罪证。”


“我知道。”


用户评论
  • 小皮小乖

    阎良要是把这个耐心用来找洛文妻女,没准都找到了

    熬夜不好吗8 回复 @小皮小乖: 要是没有阎良 洛文想找出八年前杀他妻女的事 不知道还得用几年 因为阎良不出现警察就不会找到线索 最后这个案子只能不了了知 洛文就只能继续杀人引起警方的关注 帮他查出那手指印…

  • 南宫踏儿

    坏小孩里严良总跟着瞎掺和,这部小说还是这样,当警察时做假证,不当警察了还不好好做人,什么玩意儿!

    sunnie_53 回复 @南宫踏儿: 你俩真是……说的太对了

  • 可乐20002022

    我不知道结局怎么样,但是这里的严良确实动机是什么真的很难理解,他可以为毫无相关的的母子作伪证,也可以明明知道一个未满14周岁的小孩不深究,长夜难明里的无奈,唯独对洛闻盯着不放,为公?前几起命案就该入坑,为私,自己偷偷的调查,明里暗里点明洛闻就好了,我想不明白他的动机是什么

    尼哈伦裤 回复 @可乐20002022: 动机就是:大家以前都是同事,凭啥你现在开Q7。

  • 走失在潘神的迷宫

    开始讨厌严良,虽然他做的对

  • 1389025vngx

    这严良这么闲,为什么不把这精力用在帮助洛文找出杀害妻女的凶手呢!真正的恶人他不抓,却死盯着洛文不放,真是太恶心了

    听友56057187 回复 @1389025vngx: 那个狗贼没这个能力

  • qcw_189

    作为警方侦查骆文很正常,作者安排阎良掺和进去就显得太无耻了,

  • 听友210948731

    不喜欢颜良,讨厌这人

  • 传说中的鱼骨头

    这不是对朋友的做法。。。

  • colour_2c

    瞬间感觉,严良恶心

  • 曦和0

    阎良真是个无耻小人!难怪教出了张东升这样的学生,祸害

    茜小懒啊 回复 @曦和0: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