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二讲:他找到了赚钱的意义
 9.55万

试听180《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二讲:他找到了赚钱的意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0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一、主要观点一:商业本身具有终极正当性


在这本书中,他谈了三个非常重要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他认为商业本身具有终极正当性。


他说,人从事商业活动,一方面是为了获利,同时也是实现人生价值的一部分。就是,获利本身并不是一个过程,而获利可以成为人生的终极目标。

你无论是去当一个小贩,或者你开一个饭店,甚至你管理一家巨大的公司,这件事情本身可以成为人生追求的一个目标。你今天成为一个企业家,成为一个资本家是一个可以当成人生追求的目标,它不需要再有一个更终极的目标来完成它。


在跟韦伯同时代的美国的一个思想家、政治家,也是个发明家叫富兰克林,他曾经讲过一句话,跟韦伯的思想非常接近,富兰克林说什么呢?富兰克林说,个人有增加自己的资本的责任,而增加资本本身就是目的。就是,你从事商业让自己赚更多的钱,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你人生的目的。


马克斯·韦伯在自己的书中把这段思想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他怎么说呢?他说,人被赚钱动机所左右,把获利作为人生的最终目的。在经济上,获利不再从属于人满足自己物质需要的手段,而这成为资本主义存在的正当性和根本动力所在。所以马克斯·韦伯在这本书中第一次把获利,把从事商业变成了人生的一个终极追求的目标。


这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第一点,他认为这个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核心所在。


那么这个正当性如果放到人类数以千年的人类文明历史中来讲的话,它是一个断崖式的出现,还是一种延续和传承所带来的结果?它跟我们人类的精神生活,跟我们的灵魂本身到底有什么关系?

 

二、主要观点二:新教伦理


那么第二点是,马克斯·韦伯把资本主义的获利精神、终极正当性和一个宗教形态进行的结合,就是新教伦理。


大家知道,基督教是5世纪初在中东地区出现的,有2000多年的历史。在非常漫长的中世纪,基督教曾经成为了一种政教合一的形态,它不但管理你的灵魂,同时管你的身体,管理你的生活。


当时在中世纪的时候,有一些非常显著的现象。比如说一个国王登基了,那么你成为一个地区的国王,谁来认定你呢?需要教皇来给你加冕。再比如说,在中世纪的时候,很多国家实行什一税,就是你每年所赚的钱的10%拿出来捐给教会。


在很长时间里面,基督教(后来叫做天主教),它是一个政教合一的一个形态。


到了16世纪的时候,在德国、在瑞士这一带出现了一些新的宗教改革家,他们认为这样不对。为什么?因为当人的思想和世俗生活都被教廷控制的时候,那么教廷就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庞大的、可怕的怪物,成为绝对真理和绝对财富的拥有者。所以这些宗教改革家开始反对罗马教廷,开始反对梵蒂冈。


其中最著名的是一个德国人,叫做马丁·路德,所以后来就专门有一个教派叫“路德宗”或者叫“路德派”。然后他们开始宣扬什么呢?他们认为说,宗教的归宗教,世俗的归世俗。也就是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政教必须要分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人应该由把灵魂拜托给上帝的同时,人应该成为自我的拥有者,人是存在的本体所在。也就是所谓的人文主义。


我们今天所讲的文艺复兴运动最重要的两个主题:第一个主题是,我们希望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很多审美能够回到希腊时代,回到一两千年前的,人在最早期,像婴儿般纯真的那个时期,所谓的文艺复兴。


第二个,文艺复兴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宗教的革命,就是我们要把人的自主权从上帝那里拿回来,变成我们自己的。


因为马丁·路德这些宗教改革家的出现,整个基督教世界就分裂了,所以我们今天叫有旧教和新教。旧教仍然拜罗马教廷为我们最高的精神领袖和灵魂所在。另外一部分就所谓的新教,新教伦理,在中国也有的时候把它叫做基督教。


天主教和基督教是在16世纪左右的时候分野成两大派别。


那么我们今天看全世界所有资本主义比较发达的国家,比如说美国、英国、德国,都是新教伦理的国家。相反的那些旧教,也就是今天还崇尚的天主教那些国家,比如说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就是地中海沿岸的那些国家,天主教国家,实际上是商业相对落后的国家。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马克斯·韦伯在自己1905年的这本《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进行了解释。他说,资本主义那种追求商业的正当性和新教伦理之间有强大的一个结合性,因为新教伦理有两点。


第一叫做清教徒精神,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是干嘛?我是要实现上帝给我的某一个使命。然后我要约束自己,我们的人生要有节奏,所以有所谓的清教徒精神。


第二,禁欲主义。就是,我不能够让自己的欲望像洪水一样,我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而一个所谓的成熟的人就是一个能够控制自己欲望的人。


马克斯·韦伯说,新教的清教徒精神让一个人能够996地去从事商业的工作,然后禁欲主义让一个人对财富能够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不会因为拥有巨大的财富而变得自我膨胀,因为他心里有个上帝。所以新教是回到了人的本身,人掌握了自己的生命。


那么商业本身也就是人的一个自我驱动,只有人的自我的解放才是一个商业文明的解放。然后制度安排也就是一个能够推动人去正当追求财富的制度,这是一个好的经济制度。亚当·斯密在自己的《国富论》中表达过这样的观点。


所以马克斯·韦伯说,新资本主义精神所推动和崇尚的这些原则和新教伦理有巨大的关系。所以他认为什么呢?资本主义的今天的发芽、今天的存在,它并不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事情,它跟人类文明长期以来的宗教信仰革新有巨大的关系。


他完成了一个勾连,他并没有把它看成一个怪胎,看成一个前所未见的一个东西。他说,这个新的婴儿他有一根脐带,这根脐带跟2000多年来的旧文明有巨大的关系,所以它是我们的亲生子,它不是一个怪物。


他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旦结合以后,你会发觉说,原来我们日日夜夜地去赚钱,去从事商业活动,搞科研,跑市场,这件事情是可以成为我们人生最终的一个追求目标。这件事情本身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它跟我们很长时间的宗教信仰有巨大的关系。当这两件事情完成以后,你会发觉说,你成为一个商人,做一个小贩,当一个企业家,是不是挺心安理得的?


人之为人,最大的一件事情是要知道我存在的价值,正当性,否则的话你从事任何一个职业你会觉得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一件事情,对不对?你要获得认可。这认可有些部分是来自于外人对你的认可,第二是你对自己的认可。所以外部的认可和自我的认可是一个人存在的正当性和价值的认同。


马克斯·韦伯在非常薄的这本书里面,关键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三、主要观点三:资本主义精神的内在——理性和法治


那么除了正当性和把资本主义精神和宗教做结合以外。那么第三件事情是什么呢?


马克斯·韦伯认为资本主义精神的内在其实是人类文明中一种非常优良传统到今天的一种传承。它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是理性,第二是法治。


大家知道理性和法治本身就是文艺复兴运动的人类,向古希腊人类进行致敬和传承的一个重要的东西。我们需要用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这个世界,商业、科技本身就带有巨大的一个理性性。


第二是法治,只有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环境下,商业的游戏、资本主义的种种行为才能够被延续下去,才能够被有秩序地进行下去。


所以马克斯·韦伯说,理性和法治是资本主义存在的最重要的两个基石,而在这两个基石上,每一个人会形成一种全新的责任,叫做职业责任。就是,我是干什么的,我的职业,然后这个职业因此而实现的有边界的责任以及我为整个责任的付出,你给予我所有的回报。这就是商业文明的一种秩序所在。


马克斯·韦伯在1905年开始整体描述人从事商业的一个正当性。


仔细想想,在一百多年前马克斯·韦伯写这本书的时候,在全世界已经出现了一些人,他们白手起家,然后用几十年时间拥有了惊人的财富。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像马克斯·韦伯一样地来拷问自己:为什么呢?


比如说在1900年前后,美国有一个穷小子叫做卡内基,他非常穷,他爸妈是当年坐一艘破船从英格兰地区逃过来的新教徒,逃到了美国。他妈妈是在码头做纺织女工。小时候,他在码头当背包的工人。但是到20多岁的时候,他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成为了一家贸易公司的一个员工,渐渐地成为了一个经理。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铁路和西部开拓成为了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的动力,美国成为了一个火车上的国家,钢铁产业不断地进步。


在这个过程中,卡内基渐渐成为了美国的钢铁大王,然后他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了美国另外一个很传奇的人物,也就是华尔街的创始人叫做摩根,一举套现。


在1900年前后的时候他套现了多少钱?套现5亿美元。那个时候美国一个钢铁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大概是在八美元左右。5亿美元是一个几乎难以想象的一个天文数字,卡内基一个码头背包的穷小子,用几十年时间成为了北美的首富。


当他成为首富的时候,早上起来洗脸,对着镜子里那个日渐苍老的面孔,他问自己一个问题:凭什么呀?我何德何能由一个穷小子变成了今天的美国首富呢?是因为什么呢?


这就是马克斯·韦伯在书里面试图回答的问题,人从事商业活动的根本动力到底是什么?最终上帝给他一个启示,说什么呢?你今天成了首富,是因为上帝派你来获得这些财富,是上帝给了你这个赚钱的机会。你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自己的清教徒的精神,通过自己不懈地工作赚了那么多钱。那么我赚了那么多钱有什么意义?上帝说,那你要把它还给上帝。


所以卡内基后来在他的晚年十多年时间干了一件事,他成立了一个基金叫“卡内基基金会”,在全美国捐助大学。所以卡内基被称为“美国慈善之父”。


很多美国的大学里都有卡内基捐赠的图书馆和教学楼,他到今天为止还是美国高等教育最大的一个捐赠者,所以他最终获得了心灵安慰。在他去世的时候,在他的遗嘱中有一句话说,人死而富有是一种耻辱。


而所有这些都是在一百多年前马克斯·韦伯用自己的这本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给予我们的一个解释,它提供了我们一个正当性。

关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解读就讲到这里。


我是吴晓波,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吴老师推荐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阅读版本,是郁喆隽翻译的彩绘精读本,2018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